Latest Post

京剧舞台上的搞笑大会 京剧资讯-了解京剧的艺术魅力与最新动态

10月17日,由泰州市委宣传部、江苏省演艺集团公司出品,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演出的新编京剧《梅兰芳蓄须记》在贵阳北京路大剧院上演,作为2023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展演剧目之一,《梅兰芳蓄须记》以其逻辑严明的情节、饱满的人物形象和精彩的演绎为贵阳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现场掌声不断。该剧讲述了著名京剧艺术家梅兰芳先生在日本侵华期间,拒绝为日本人和汉奸演出,蓄须明志的故事。

梅兰芳蓄须是家喻户晓的故事,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呈现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故事,且在潜移默化中表达该剧的主题是主创团队面临的难点,也是该剧所要展现的重点。剧中,主创团队在熟悉与陌生、真实与虚幻、过去与当下之间进行了艺术化的编排处理,使得该剧在故事建构、情节编排、人物塑造、主题表达、二度呈现上都有独到之处,某种程度上,此剧为类似题材的创作提供了一种思路和参考。

灵活紧凑的情节编排。该剧采用元杂剧常用的四折一楔子的叙事体制。楔子作为开场,是故事的引子,起交代故事背景的作用。四折戏围绕“拒演”,将一代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凛凛傲骨和不屈意志在舞台上呈现出来。

第一折《拒票》,中岛送来船票,并带来山本强制梅先生回沪作庆贺演出的消息。第二折《拒演》,梅先生以冒险打针装病的方式来拒绝演出。第三折《写画》,中岛被梅先生感动,告知梅先生山本的阴谋。第四折《读本》,梅先生蓄须明志。

剧中的楔子和尾声是同一个场景发生的事,被编排到剧的一头一尾,整剧是一个首尾呼应的回环嵌套结构。剧中除了梅先生蓄须明志这条主线,还穿插了梅先生与中岛一家的缘分和几次赴日演出两条副线。赴日演出的副线以意识流片段的方式穿插于蓄须明志的故事主线之中,引领叙事灵活地游走于回忆与现实之间,在参与主线叙述,推动情节发展的同时使整个剧情跌宕起伏。“棉花团”作为剧中的一个悬念,以情节点的形式多次出现在剧中,它是梅先生与中岛一家关系的证明,也是主副线情节的交叉点,关联起剧中的几条叙述线,使得叙事线之间相互作用,互为牵连,让整部剧故事逻辑严密且紧凑。

以小见大的精神表达。此剧通过梅兰芳蓄须这个故事,表现了他强烈的爱国情怀和崇高的民族气节。整个剧围绕梅先生拒绝为日本人演出来展开故事,不仅呈现了京剧大师的家国情怀,同时也表现了更宏大的主题——民族精神的传承。编剧通过精心的编排和布局,用以小见大的方式展现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民族气节和民族精神,剧中的梅先生是继承者和传承人中的一个。

从表现形式上看,为了展现梅先生的精神成长和艺术成就,剧中再现了多部梅先生的代表作,如《万里缘》《抗金兵》和《豫让桥》等戏剧片段。这些片段作为梅先生艺术成就的展示,有塑造人物、推动故事的作用,但其更重要的意义是拓展和升华主题。在第二折戏中,在和汉奸朱复昌对话时,梅先生提到表现苏武威武不屈、忠贞爱国的京剧《万里缘》,以对苏武旌节的宣扬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朱复昌继续劝说梅先生演出时,梅先生直接以《抗金兵》中的一段“擂鼓助阵”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在第四折戏中,梅先生在去留徘徊之际,捧起《豫让桥》剧本,在剧中人物豫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大义选择的触动下,进一步坚定自己的决心;又受豫让为复仇“漆身吞炭”策略的启发,用蓄须来解决拒演的难题。以上这些戏中戏的编排,看似为了展现梅先生的个人经历,实则是将人物的精神和行动与历史人物相关联,以直观的呼应和联系将个体的精神追求置身于中华民族的精神滋养之中,于个体的精神和气节中照见民族精神的传承和发扬。

“取意去形”的舞台呈现。整部剧在呈现方式上,注重戏曲意趣的表达。在舞美设计上,做到“以简驭繁”,虽然是新编现代京剧,剧中并未出现现代化、繁复的舞美,而是将中国戏曲舞台空灵和简洁的写意发挥到极致,用几张桌子、几把椅子、简单的木质框架和几幅画一起建构起不同的意向空间,意象化的空间建构与演员的唱念做打相融合,实现舞台空间的呈现;几幅不同内容的水墨画在剧中作或虚或实的指代,与演员一起勾勒出不同的湖光山色和笔墨意趣。

配乐作为戏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戏曲中起着烘托气氛、刻画人物的作用。为丰富剧情表现和突出人物性格及地域性特色,本剧在配乐上,给不同人物安排了与其身份相应的配乐。剧中多折戏出现中岛和梅先生对唱的唱段,虽是同一个场景,两人唱词的配乐却完全不同,中岛唱词的配乐以弹拨弦乐和打击乐为主调,其一抑一顿的节奏和缓慢旋律使得整个配乐略显阴郁。梅先生唱段的配乐以京胡为主调,节奏紧凑、旋律流畅明快,两人唱词配乐形成鲜明的对比,是剧中人物性格的比照,中岛的犹豫和梅先生的坚毅在音乐的烘托下更明显,让人印象深刻。

根据中国戏曲以表演见长的呈现特色,剧中把梅先生人物形象建构和他的艺术追求结合起来,梅先生的人物形象在他忘我的艺术追求和精湛的艺术呈现中立起来,醉心于艺术,为戏痴迷、明德惟馨的艺术家形象由此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