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古韵新声探索中国戏曲的瑰丽世界 京剧剧本带你领略传统艺术的瑰丽世界

如果仅仅是勾着脸、穿着戏装就叫京剧的话,那么京剧真是不看也罢。看了中国戏曲学院成教部根据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改编、“移植”的同名诗化戏曲,大感失望——京剧与莎剧的“接轨”就这副模样呀!
曾经对李六乙的“新京剧”《穆桂英》感到过失望,可没想到中国戏曲学院的“诗化戏曲”比起李六乙走得更远,更不戏曲。虽然知道这是出探索剧目,话剧也掺和在里面,但看演出前,还是怀着一腔兴奋,希望看到是怎么“巧妙糅合”的。结果不是大失所望,而是一种悲哀——竟打着戏曲的旗号演了一出“相声剧”,“涮”了观众的心。
一开场,两个着戏装的人物赫米亚和第米特里便用京剧的程式出场亮相,可一开口却是纯粹话剧式的对白,观众第一次哄堂大笑。接下来的演出,观众像是在看马戏中的小丑表演,基本上每隔5分钟,全场就会爆发出一次笑声。“人家向你吐口水,你如饮甘泉”,不知道观众是被演员念的这些台词还是念台词的那种语调逗笑的,亦或是被台上那不伦不类的“戏”惹笑的。第二场《茫茫黑夜暂栖身》,两对有情人在黑森林中总是“擦身而过”,那劲头有点像久演不衰的传统武打折子戏《三岔口》。所不同的是《三岔口》由于对演员的功底、技巧、表演有极高的要求,所以在灯光下能打出黑夜的感觉来;而这出戏中,两名演员只是从不同方向绕着舞台跑,还有点假装没看见的味道,真是枉费了戏曲这个词。
身边一位端着照相机的年轻人几次念叨着,这究竟是不是戏曲?如果不是最后一场演员还用韵白念了几句,“戏曲”只剩下身上穿戴的那半截子行头了。这就是“诗化戏曲”?叫“搞笑莎剧”、“相声莎剧”或什么别的“莎剧”都行,只是求求戏曲学院的戏剧家,别把这种东西叫“戏曲”吧!戏曲若如此“诗化”,如此“接轨”西方戏剧,如此被“阉割”,实在是戏曲的“”,戏曲的“堕落”,戏曲的“卖身求荣”。(天乐儿)

 

(摘自 《北京娱乐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