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在前不久的第二十四届全国电影推介会暨第一届全国电影交易会上,一部“剧本杀电影”引起了业内外的关注。在国产电影广泛地从翻拍和改编中寻求IP的大潮里,能够实现题材创新的原创电影,总是可以带来一股新风。

这部电影名叫《戏杀》,由牛朝阳编剧兼导演,贾冰、喻恩泰、蒋梦婕、刘桦、于洋、李倩、牛信信、王清亭、冯鑫垚、寒丰、徐哲等人主演,以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一段扑朔迷离、多重反转、拷问人心的悬疑故事。

曾经为观众带来中国首部“线D”魔幻爱情片的牛朝阳导演,从新兴的娱乐文化“剧本杀”中获取灵感,融合其形式上、叙事上、人物构建上的特性,创新出了独特的“剧本杀电影”。一部电影,多种体验。

“剧本杀电影”这个词组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近几年的电影市场中,有的电影也用“剧本杀”概念做宣传。似乎只要在一个密闭空间,发生了一个案件,就是一部剧本杀电影。但密闭空间与案件并不是剧本杀的全部要素,多年以前的《尼罗河上的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等著名电影也具有这两个要素,但没人把它们称为剧本杀电影。真正意义上的剧本杀电影应该具备一个前所未有的形式,那就是“围桌猜凶”。

剧本杀是2019年在内地兴起的一种集知识属性、心理博弈属性、强社交属性于一体的娱乐项目,深受年轻人喜爱。剧本杀的玩法是,玩家先选择人物,阅读人物对应剧本,搜集线索后找出案件真凶。其表现形式为“围桌猜凶”,在此基础上,“推定凶手”和“还原案件”。牛朝阳在接触到剧本杀后,敏锐地捕捉到了剧本杀与悬疑电影的契合点,并以此为灵感,创作了《戏杀》的剧本。

在影片中,天姿国色的京剧名伶墨怜伊被暗枪杀害。头七之夜,不靠谱的私家侦探满天飞(贾冰 饰)和八位嫌疑人(喻恩泰、蒋梦婕、刘桦、于洋、李倩、牛信信、冯鑫垚、寒丰 饰)被劫持在一家戏院。自称“疯子”的神秘花脸强迫满探长必须在四小时内查明真凶,否则,就将现场所有人杀死,祭献墨怜伊亡魂。于是,在满探长的引领下,5男3女的8人剧本杀成局,在枪口下围桌猜凶,所有嫌疑人必须小心翼翼、斗智斗勇。

应该说,《戏杀》对剧本杀玩法和内核的呈现更为准确、到位、完整,相当于将一场剧本杀有头有尾地搬上了大银幕。

牛朝阳是电影圈有名的“悬疑推手”,在2011年和2012年编剧兼导演的《床下有人》《半夜不要照镜子》接连取得票房成功后,以监制的身份推出了数十部卖座悬疑片、惊悚片。其中“床下有人系列”“恐怖电影院系列”都是国产悬疑片领域的知名品牌。

此次再次回归执导悬疑片,牛朝阳创新性地启用了贾冰、喻恩泰、刘桦、于洋等喜剧演员。喜剧和悬疑,是两种最难融合在一起的类型元素。长久以来,“惊吓”和“惊喜”大都是一对互相排斥的观影体验。《戏杀》是如何让两者有机共存的呢?

原来,这得益于“剧本杀电影”的独特形式。在满探长推凶的过程中,几位嫌疑人都要进行自我辩解,并寻找机会误导别人。这时,喜剧演员的表演就带有更强烈的迷惑性。他们看上去好像是憨憨傻傻地博君一笑,其实暗藏诡计与杀招。

牛朝阳很好地把握了搞笑的尺度,让喜剧人第一次在悬疑氛围里如鱼得水。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给观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

无论是1996年以唱作人身份出道,还是2003年编剧导演24集电视剧《少女总裁》转战影视圈,牛朝阳一直保持着敏锐的创作活力和国际化的视野,总能在传统领域里寻觅到创新点。

2004年,他为自己编剧导演的电视剧《281封信》创作了插曲《两只蝴蝶》。这首歌旋律朗朗上口、歌词直抒胸臆,切中了大众对流行音乐的新诉求,很快便借着网络歌曲兴起的东风,成为全国使用量最高的彩铃,创造了下载超过一亿人次的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2013年,他邀请好莱坞的3D技术指导Keith Collea先生,使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3D拍摄系统,拍摄了中国首部所有镜头全部“线D”的《白狐》,让中国的3D电影赶上了世界的脚步。

如今,他又推出了首部“剧本杀电影”,在内容创作上深度融合娱乐形式,推陈出新,打通流行文化之间的壁垒,为传统的院线电影成功引流。

多年来能在不同领域取得成就,不断创新,显然得益于他从容不迫的心态。潜心创作,不断挑战自我,不懈探索全新领域,从生活点滴中汲取灵感,在让自己更优秀的路上,牛朝阳永不停步。(影评人:满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