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名角表演艺术中的角色塑造与表演技巧 京剧资讯为何这一传统艺术形式依然风靡全球

四十年前的中国曾经发生过一次“兰亭论辩”,论辩的双方是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书法界巨擘郭沫若和高二适,论辩的结果则以郭沫若的大获全胜告终,其获胜的原因不是因为郭沫若掌握了比高二适更多的证据,而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参入,各种势力的综合作用,最终导致高二适的彻底败北。 虽然目前对于神龙本究竟是否兰亭真迹还是没有一个结论,但是高二适的败北显然适不正常现象,因为郭沫若既无法以更多的道理叫高二适心服口服,却有在强大的后盾下获得胜利,其结果是以来取代事实,尽管谁也搞不清事实究竟是什么。 这桩公案说明了一个问题,对于一些大家都难以彻底说服对方的论辩内容,只能以其存在为客观现象,而完全没有必要在争论中以外力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 柳木疙瘩生病卧床多日,今日登坛台一看,榆木疙瘩与保皇、党锢诸人正与撕边一锣先生言来语去,打起了字音官司,越到后面火药味儿越浓,牵三挂五,说了好多乱七八糟的话,想来榆木疙瘩与柳木疙瘩也算旧交,撕边一锣先生与柳木疙瘩也是挚友,若两家竟成“郭、高”之争,反为不美,因此不顾病体虚弱,只有点灯熬油写帖子了。 对于乌盆记当中的那句唱词,柳木疙瘩病后耳背,听不清楚,再说,对余杨也实在缺乏研究,不敢胡说八道,说错了倒被人笑话了去,只能针对此桩公案说说自己的看法了。 首先,柳木疙瘩认为,撕边老先生是论坛中的前辈,他长期研究杨派,对字音有很深的造诣,因此,他听出那句唱词是“鸟掠林”定然有他的道理,当然,“鸟掠林”从唱词的比对意义上确实说不通,但是,对于撕边先生这种对字音一丝不苟的研究,作为后辈应该表现出极大的敬意,现在的京剧研究确实需要这样的一丝不苟,但是,对于撕边先生的“以正视听”之说,柳木疙瘩实在也难以接受,因为就算撕边先生研究有成,还是需要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不能说自己认为是“鸟掠林”,就一口咬定自己是对的,就要正人家的视听,不同的意见肯定是存在的,如果换种说法,比如用“商榷”之类的言语似乎更加妥当一些。 保皇先生是论坛中的青年隽秀,研究京剧也颇有造诣,在此辩论之处,比较有价值的意见也是来自于保皇先生,保皇先生与撕边先生的交流还属于正常,能够做到就事论事,虽然谁也不能说服谁,但是毕竟还是比较富有建设性的。 至于榆木疙瘩,柳木疙瘩可不得不说说你的不是了,俺也知道你打字慢,打不出长篇大论来,可是,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夹枪带棒的一阵胡搅呢。再说了,撕边先生毕竟是你我的前辈,虽然榆木疙瘩对京剧比较有研究,但是没有必要耍横枪与老先生调侃,何况撕边老先生也不善此道(柳木疙瘩倒是精通,等俺大好了,再和你调侃世情),关键问题是,榆木疙瘩的调侃实在过分了,特别是“女店”一说,简直就是在拿老先生开心,这种做法实不可取,咱们在论坛上,讨论一些有关京剧的问题是正常现象,出现分歧也是自然,但是切记必须尊老爱幼,顾忌他人的体面,榆木疙瘩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本来想在MSN与你交流,但是想来此时你正在上班,也只好发贴于此了。 至于那个党锢,柳木疙瘩识不得此人,但是此人在此桩公案中实属罪大恶极之辈,先有以蝙蝠代鸟之说,接着以两个凡是恶毒攻击撕边老先生,之后又将榆木疙瘩“女店”之说发扬光大,胡乱演绎,其行为实在是恶劣之极,京剧论坛上出现如此低素质,无道德之辈,实在令人齿寒,此人不仅对德高望重的撕边老先生大为不敬,还胡乱篡改乌盆记内容,并以此恶毒攻击撕边先生,是可忍,孰不可忍!柳木疙瘩不希望京剧的净土被此等人污染,如果党锢有意改过自新,柳木疙瘩还是欢迎的,如果其继续坚持错误,必将自绝于论坛。 热爱京剧的朋友们来到论坛,都是因为心中怀着对京剧艺术的一份痴爱,虽然大家仅仅是网上交流,但是目标是一致的,应该说,所有喜欢京剧的人,都应该有建立友谊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我们的国粹艺术。当然,论坛上面起争执是很正常的,如果争执仅仅如撕边先生与保皇先生之间的交流,论坛上面一定会出现很多富有建设性的帖子,这对大家加深对京剧的理解,提高认识是大有裨益的,但是如果如榆木疙瘩和党锢那边胡搅蛮缠,恶意中伤,对前辈先生肆意侮辱,则实在不可取,过去论坛上面还要许多很有造诣的老先生,由于其言语难免出现如撕边先生“以正视听”般的不妥,就被人抓住一顿攻击,最终落荒而逃,这对无论是对论坛而言,还是对京剧而言,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撕边先生痴迷京剧,热爱论坛,理应受到大家的尊重,希望榆木疙瘩三思,党锢之流及早回头,则论坛幸甚,京剧幸甚。 柳木疙瘩病中写于夜半时分,若论坛诸公能解我之意,则不枉柳木疙瘩背靠枕头,深夜打字了。

 

本贴由柳木疙瘩于2005年2月26日00:06:36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