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本古典京剧的华丽舞台与戏剧魅力 京剧之美经典与传统的艺术画卷

马明捷,笔名鸣杰,汉族,中员。祖籍山东平度。1963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文系。先后担任吉林省文化局戏曲研究室、旅大市文化局戏剧理论研究室干部,旅大市文联编辑,大连市艺术学校教师、副校长,大连市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大连京剧团(院)艺术顾问,1996年晋升研究员。生前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大连市戏剧家协会、顾问,辽宁省老艺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曲学院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毕业论文导师,大连外国语学院客座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京剧要振兴、要发展,就必须改革,这是从事京剧的和爱好京剧的人早已取得的共识。但是,怎么改,把京剧改成什么样?理论界的说法太多了,而且真正从改革实践中总结、提升出来,并能用之于实践产生成功效应的则又实在太少了。

梅兰芳是跨越近代、现代、当代的改革家,他对京剧艺术的革新与创造是全方位的,并带动了整个京剧艺术的发展。梅的“移步不换形”论不仅是他自已改革实践的总结,也是所有京剧艺术家改革实践的总结,综观京剧发展的历史,无数成功的事例无一不是这样做的。

移步就是改革,就是发展,不换形不是指表层的形态而是指京剧的本质形态。移步是手段,不换形是目的。梅先生说的很朴素,却充满辩证法、科学性。“移步不换形”论虽然刚刚出世即被压了下去,但是,五十年代初到六十年代初京剧新剧目的创作,表演艺术的革新,京剧人才的培育等,其实都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按着这个理论做的。凡是这样做的,都成功了,凡是不这样做的,都失败了。本世纪是这样,二十一世纪一定还是这样,不移步就要僵化、凝固,失去活力;换了形,京剧就不是京剧了,它在中国,在世界也就失去了它生存的价值。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改革京剧,振兴京剧,绝不是改变京剧,发动一场造剧运动。新时期以来,京剧改革的理论和实践都很活跃,新戏出了很多,但是成功的较少。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把精力都花在“移步”上了,或者忽视了不换形,或者有意换形,失去了京剧的本质形态,这样便失去了爱好京剧、喜欢京剧的群体。所以,我认为对京剧的改革,“移步”一定要受“不换形”的制约,不论怎样“移步”,京剧的本质形态都要保留,如《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杨门女将》、《满江红》、《义责王魁》、《白蛇传》等剧目的成功,都是移了步而没有变形的成功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