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五庄观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年近古稀的知名剧作家、国光剧团艺术总监王安祈,近日在台北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道出自己的戏曲人生。

她一生挚爱京剧,集创作、教学、编剧与艺术总监于一身,被认为是“实务与理论兼具的杰出剧作家”。她以传承戏曲、推动京剧现代化为终身志业,将戏曲融入生命之中。

王安祈的母亲生于苏州,长在天津,自小喜欢京剧,不到十岁就“混”进后台,向后来成为京剧大师的少年李少春要到签名照,喜滋滋去沈阳向戏迷舅舅炫耀。不料正逢“九一八”事变,她一到东北就又被推上火车折返天津。

“我的情感、经验全从京剧中来。”王安祈回忆说,她五岁听《罗成叫关》唱片,竟止不住流下泪来;小学时听京剧《祭江》,体会到超龄的人生情感。她痴迷于动人的唱腔,抄写着一句句戏词念白。

在两岸隔绝年代,她还常听从流传而来的京剧唱片,了解新编戏风格。假日,她随母亲踏遍台北的剧场,常是台下最小的观众。同学中流行的是西洋歌曲,身旁无同龄人听戏,这令她颇感孤单寂寞。

“我所有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都来自戏曲。”王安祈很小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京剧难以被现代人接受?默默立志“一定要让京剧现代化”。

上世纪70年代,王安祈毫不犹豫选择了大学中文系:“我要读文学,把传统诗词根基打好,才能更好投入戏曲创作。”

她接连在台大取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学习之余,她看戏也评戏,引起京剧界名家注意。博士毕业当晚,她便接到改编剧本的工作。

《孔雀东南飞》《再生缘》……越来越多剧团找王安祈合作,她忙得不可开交、不亦乐乎。2002年,她受邀担任国光剧团艺术总监,更深入戏曲实务,全力探索京剧现代化。

“我想的现代化不是加灯光布景,让服装舞台变得很现代,而是要新编剧本。剧本要与现代人的情感思想接轨,才能被现代人接受。”她说。

《三个人儿两盏灯》呈现的寂寞感,《金锁记》意象化文辞营造的情境,《孟小冬》喃喃自语的笔法透露丝丝心绪……

编剧之于王安祈,像一趟“向内凝视深掘”的旅程。在她笔下,故事还是那个故事,传统价值未被否定,但运用古典文辞、文学技法,生动捕捉剧中人物情感,立体塑造人物形象。

2009年冬天,国光剧团携新京剧《金锁记》到演出,引起轰动。在北京大学那一场,谢幕时已近晚上11时,“竟有800多人留下座谈”,令她始料未及。

后来,剧团新编戏获评“京剧新美学”,在上海演出时受到戏迷肯定,让她更坚定京剧现代化探索的方向。

“每次创作都是全新探索,”王安祈说,“隐喻、镜像、后设、意识流、蒙太奇……诸多文学笔法、文化理论与传统戏曲表演艺术结合,激发了京剧的各种可能。”

“文学化、现代化是京剧新美学的核心价值。它仍在发展,将与文学及各类当代艺术同步前行。”30年不断探索,王安祈时时挂念京剧的传承发展。

1985年起,她先后在新竹清华大学、大学戏剧学系执教30余年。培养戏曲创作人才是她专注的目标。课堂上,她不要求学生编出符合京剧格律的剧本,更强调“把脑袋打开”。

“我很幸运,始终留着一只眼睛在高校。”她说,研究教学与实际剧场经验合而为一,让她知晓年轻人喜好,更好改编剧本。

近几十年,京剧在不断式微。只有一所戏曲学校,还常招不满人导致人才短缺,师资力量缺乏让演员基础不足。为此,王安祈一直呼吁:“剧校剧团应更积极投入人才培育,京剧在才能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教学上我们要仰赖。”王安祈说,多年来,两岸京剧界加强交流合作和人才培养,包括请老师来台教学,或送学生寒暑假到学习。疫情期间,岛内学生也坚持通过视频方式进行学习。

“在的京剧学习环境下,学生意识到传统深不可测,激发出向上的动力,努力打好基础。”王安祈对新生代京剧演员的变化颇感欣慰。

“世上没有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每当我构思新戏时,总有影像浮现眼前,那是母亲紧捂着签名照的身影。”王安祈说,京剧源于、根在,京剧在要发展好,与的交流必不可少。

几十年来,她奔走两岸,热心参与戏曲交流,与同行合作编戏。在她看来,戏曲传承绵绵不绝,名角如云、观之不尽,戏坛则擅长创新,彼此交流更能碰撞出耀眼火花。

“戏曲是两岸共享、共同珍爱的传统艺术。”王安祈认为,两岸有责任共同努力,将这一艺术瑰宝传承下去。

如今,王安祈仍奔走于戏曲研究的路上。因与癌症抗争多年,不再允许高强度工作,她准备卸下剧团职务。但谈及未来,这位剧作家说:“我会继续听戏、评戏。我一辈子都在戏里,都在等待一出更好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