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团闹剧班的爆笑冒险 京剧之美传统艺术的瑰丽瑰宝

的爱好是哲学和京戏。退休后出了一本书,收录了他近25年来的文章和讲话,内容大到治国方略,小到工程设计,书名为《学哲学用哲学》。还醉心于京剧曲目的改编。他力主推动的《中国京剧音像集萃》里,收录了他亲自修订的四部传统大戏。

纨绔子弟胡为登场唱到:“我爸爸胡搞。只因他老人家曾做过一任县官,官当的时间不长,钱捞的不少,算得上高效益!”“老子他捞钱不择手段,小子我花钱不讲章法;老子敢捞,儿子敢花。这叫什么?这叫生态平衡。”

这是先后十易其稿、改编自梅派名剧《生死恨》的《韩玉娘》里的唱段,《韩玉娘》的改编被认为是“既继承原剧精华又脱胎换骨的一出新戏,为传统京剧的改编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2009年4月6日至4月12日,“改编剧目汇演”在天津中华剧院举行。《西厢记》、《韩玉娘》、《刘兰芝》、《金山寺·断桥·雷峰塔》(简称《金·断·雷》)、《楚宫恨》五出大戏第一次汇演,来自北京、上海、天津等地方10家院团及海外京剧名家、演员参加演出,以豪华而强劲的阵容演绎同志精心改编的五大传统剧目。

京剧传统剧目原本是极为丰富多彩的,有“唐三千、宋八百,唱不尽的‘三’(国)、列国”之称。1989年出版的《京剧剧目辞典》,多达5300余出。

然而近些年来,京剧舞台却一直苦于剧目单调贫乏,实际演出剧目不过数十出,总是一些熟戏演来演去,大量的传统剧目流失或濒临失传,甚至某些名剧和年代并不久远的新编戏也处于搁置、辍演状态。

京剧这种“广有家财”而又在剧目上捉襟见肘的困窘局面,究其原因,首先是“一剧之本”还有着不同程度的加工、锤炼余地,由于历史的局限,一些剧目节奏缓慢,剧情前后重复、拖沓,过于冗长,传统戏则普遍存在词句不通,为了合辙押韵而拼凑“水词”的问题。还有的人物行为、情节安排前后矛盾,不合情理等等,剧本的这些缺憾与精美的表演艺术越来越不相适应,难以被当代观众所接受,造成许多内容很好也不乏精彩表演和唱段的剧目“曲传而戏难传”。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还在天津市长的位子上,就在繁忙政务之余修订、整理、改编剧本,此后20余年不断修改。这次汇演展示的是他投入精力最多、全剧整体修改量最大,也最具影响的改编剧目。

改编的剧目大部分都是文戏,因为文戏更重文本和唱词,且故事大多是家喻户晓的民间传说,也曾属于京剧历史上的名剧或曾在舞台热演的大师、流派代表剧目。

在改编中,他不是为改而改,而是坚持从剧目实际和时代、观众需要出发;不是随意变型,改得面目全非。针对具体剧目具体分析,有的放矢。对全局从主题思想到情节结构、人物塑造都通盘谋划,巧为剪裁,在文字上精雕细琢,芟除枝蔓,减少重复,增减并改,补缺润色,在精炼全剧的同时,使得主要人物形象和核心唱段得到了强化和丰富。

几乎所有的剧目都由原来的4个多小时精简为2个多小时,但又保留了经典唱段。一位老戏迷散戏后对记者说:原来也看过这个题材的戏,这次改编后,感觉结构很干净、明了,同时把大量时间留给精彩唱段,很是过瘾!

最早改编成熟的《西厢记》舍弃了大团圆结尾,在长亭送别处就戛然而止,暗含张生、崔莺莺的悲剧性结尾,马连良儿子马崇仁赞为“改得最精彩之处”。《西厢记》于1999年第二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获“示范演出奖”。

《金·断·雷》、《楚宫恨》先后在第三、四届京剧节获“优秀保留剧目创新奖”和“荣誉改编奖”,《韩玉娘》在2008年第五届京剧节荣获“特别荣誉改编奖”。

在这次“改编剧目汇演”中,身为张君秋艺术基金会副会长的张派名家薛亚萍在《刘兰芝》一剧中成功饰演了刘兰芝这一角色。谈及此次汇演,她颇多感慨。“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跟着老师张君秋先生与老市长一起改戏的情景。”薛亚萍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天津戏曲学校的一批学生面临着分配问题,他们后来成立天津青年京剧团。1986年,任天津市市长的提出“喊一百句振兴京剧口号,不如踏踏实实抓一个团”。从当年6月起,他亲自选定剧目和老师,为天津青年京剧团传授,排演京剧经典剧目,史称“百日集训”。

《刘兰芝》是最早被改编的剧目之一,薛亚萍清楚地记得“老市长”和君秋先生在排练现场切磋唱词,为了丰满人物,适合现代人的视觉审美,删节了繁复的场次,专注地在三场戏上下功夫,使情节更加合情合理。

集训场所在天津宾馆,100天时间,排出了10出经典剧目,也带出了一支“菊坛劲旅”。如今,天津青年京剧团的演员阵容,服饰配备,相比北京京剧团都不差。这次集训创立了新时期京剧人才培养模式,被全国众院团引用和推广。

据说,在1985年的一次出门调研途中,听着车里的京剧录音带,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过去老艺术家的演出很少留下影像,但却保存了不少录音。能不能组织他们的亲传或后代中的优秀中青年演员,在熟悉这些演出的老艺术家具体指导帮助下进行配像,力求达到和近似当年的演出形象。这就是“京剧音配像”工程。

2007年,所有能找到的戏曲录音资料终于配完,一共有460出。在庆功宴上,感慨地对在座的艺术家们说:“音配像是百年大计,你们的名字都在上面,100年后,人们都记得你们。100年后,谁会记得啊?!”

今天,继承与发展仍然是京剧艺术的历史性课题。对传统剧目的进一步锤炼和提高,追求艺术上的进步,适应时代的需要走向精品化,既是继承又是发展,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发展,实现高水平传承中的创新,意义同样是重大而深远的。

当然,同样重要的还有方法问题。《改编剧本集》的《后记》中指出:“京剧传统剧目可改的地方很多,但要按照京剧的规矩改,才能达到既继承京剧的优良传统,又不断创新发展,推陈出新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