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韵千曲一幅抽象的戏曲长卷 绘传中国风探索脸谱艺术的古韵与现代魅力

荀灌娘,晋荀崧女。幼有奇节。荀崧为襄阳城太守,被杜曾所围。荀灌娘十三,率勇士数十突围夜出,往求救兵。及会战,杜曾死兵散。荀灌娘与荆州周抚结百年之好。

(白)本帅、杜曾。在一田大王驾前为臣,官拜大元帅。日前我师仰观天象,见福星坠于荆襄。为此吾主命我带领雄兵二十万,前来夺取福禄土地。看前面离襄阳不远。

杜曾(白)襄阳城甚是坚固,难以攻打,这便怎么处?哦呵有了:不免将襄阳城团团围住,待等他的兵尽粮绝,自然投降。

(白)奴家、荀灌娘。乃颖川人氏。曾祖荀彧,汉末曾官侍中,因谏加九锡,与曹操不合,吞药自尽;爹爹荀崧,晋室为臣,官拜襄阳太守。母亲早亡,生我兄妹二人。兄长荀常,为人痴呆,爹爹屡屡与他生气。奴家虽是女流,自幼勤攻书史,兼习武艺,爹爹时常言道:兴门之男,衰门之女。女慧男痴,甚非佳兆。奴也曾劝我哥哥改过,怎奈他一时不醒悟。适才与爹爹问安已毕,不免习学女红便了!

(白)我、荀常。我瞧人家对儿子,都是爱如珍宝;惟有我爹爹,他总不孝顺我这个儿子。现放着万贯家材,他不给我成家立业。每天老逼着我写字读书。一点不好,非打即骂,忤逆之至,不可言矣。正所谓“中年不丧父,是大不幸也”。待我问问妹子,我还是亲生的哪,还是抱养的?就是这个主意。

荀常(白)你才胡说哪!他既是我的亲爸爸,他为什么不叫我吃喝玩乐,竟叫我读书写字,这是什么道理?

荀常(白)你这话,比我更傻。似乎咱们这样人家,又不少吃,又不缺穿。我这人才,什么干不得,非要读书干什么呀?

荀常(白)迂腐话儿。据我说,简直不必读书。吃饱了,哪儿有大戏,坐下就听;哪儿有好玩就玩。这才称得起是“闲人”呐!

荀常(白)你没有听见吗?什么“杜曾带领人马围困襄阳,水泄不通”。他这时自顾不暇,哪有空儿管我?我这就要玩去了。

荀崧(白)儿呀!那杜曾带领二十万之众,前来夺取襄阳,我们兵微将寡,如何抵挡?倘被贼寇擒去,一世英名,付于流水;不如自刎,落个干净声名,岂不是好?

荀常(白)不能依你!我先前不念书,你跟我吹胡子、瞪眼睛。这个当儿,我发奋读书,你又不叫我念了,从今儿个起,我可念定了!

荀崧(白)是呀!我想平南将军石览,乃是我的故吏。若去求他,必来相救。只是贼兵甚众,何人杀出重围,前去求救呢?

荀崧(白)想那杜曾带领二十万之众,你一人如何济事?倘被贼人擒去,岂不辱身丧命!你、你、你还不与我退入后堂!

荀灌娘(白)爹爹此言差矣!当初詹公淳于意犯罪当刑,其少女名叫缇萦,伏阙上书,情愿替父。汉文帝召见,怜悯其孝,赦却其父之罪。又有一个上虞曹盱,五月五日龙舟竞渡,遭风付难,其名叫曹娥,啼哭投江,龙神敬之,五日之后,抱父尸浮出水面,此二人皆是幼年的女子,怎么就该孝传千古?女儿一十三岁,不为年小,当此之时,不能与父解危,生我何为也!

荀灌娘(白)无人出去求救,城破之日,也是一死。莫若舍命闯出重围,万一侥幸脱身,一来保住国家的城池,二来也可救了爹爹的性命,岂不两全?

荀灌娘(白)爹爹呀!当年赵子龙匹马单枪,大战长坂坡,曹操称他一身是胆。田单守即墨,纵火牛而破燕将,人都议论他千古奇谋。所以曾子曰:“诚其心”,孟子曰:“正其气”。不怕是女子,只要有胆气,“虽千万人吾往矣”!

荀灌娘(白)爹爹不必疑虑。女儿心志已经决定。今夜定要冲破贼营,以解此围。就此进内,改扮戎装去也!

(白)今日看将起来,生男亦无用,养女何须愁。一十八岁的儿子,不及一十三岁的女儿,真乃恨事!哎,真乃恨事!

荀灌娘(白)自古道:“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以前女儿一人,尚要冲出此围;如今又有家将勇士同往,何愁重围不透?

荀灌娘(白)众位既然奋勇,当提精神,今夜饱餐战饭,多带干粮,三更时分,坠城而下,先向北门放火,砍杀贼营,再回转南门,杀往荆州小路而行。倘有追兵,沿途多带火绳,听我指挥,定然出得重围。

(白)我爸爸每天逼我写字念书,闹出乱子来了。杜曾带领人马,困住襄阳,水泄不通,这个当儿办公事还来不及哪,哪有空儿管我?不用说了,这就好玩了。

(四上手、八女兵引荀灌娘同上。四龙套、四下手、四番将引杜曾同上。会阵,起打,众人自两边分下。)

荀灌娘(白)且住!贼兵扬言专追马上女子。我不免到前面古庙之中,穿了家将的衣甲,改换男装便了。正是:

(白)且住!荀崧防守甚严,石览救兵又到,襄阳何日得破?哦呵有了:我不免挑选帐下年少的兵丁,假扮女子,去往襄阳,只说荀家之女,搬兵而回,诈他的城池。襄阳岂不唾手而得!

荀常(白)对啦。这么办:我在城门洞里去等她,她要是假的,我就来个哇呀呀,你听见哇呀呀,就赶紧把千斤闸放下来,那还怕她什么?

荀常(白)咱们城里有女子出城搬兵,杜曾手下就有女子诈城,哪儿有这么凑巧的事。碰巧这女子是掳来的。咱们不问个明白,糊里糊涂,就给杀啦。难道不怕伤了天理?你可记得书经有云:“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古来圣人,没有草菅人命的。

荀常(白)老爷子,你瞧,又亏了我吧!幸亏问一问,要是糊里糊涂冤杀了好人,难免报应。倘是报在自身,不过你自己现眼;倘若报在儿孙,我可受了累了。

(白)老夫、周访。生来像貌异常,与三国关公相似。蒙晋帝隆恩,镇守荆州。所生一子名叫周抚,年方一十五岁,曾受异人传授,颇知兵法。前者杜滔兄弟攻犯我关,我请来陶士行先生,定下火攻之计,将他杀退。近闻杜曾兵困襄阳,为此命我儿日夜操演兵马。正是:

陶侃(白)襄阳乃荆州门户,哪有不救之理?但贼势方张,未可轻敌。山人料那襄阳太守荀崧,颇知兵法。杜曾有勇无谋,一时尚不致攻破城池。久困不下,贼势稍挫,都督再发兵前去,大功必成。

荀灌娘(白)襄阳乃是荆州门户,若襄阳有失,荆州恐亦难保。家父虽知兵法,怎奈兵微将少,还望都督早兴人马,以救危城。

荀灌娘(白)都督此言差矣!那刘遐大破石虎之事,妇人女子尚且效命疆场。都督掌握重兵,见贼不战,岂不怕天下英雄耻笑?

荀灌娘(白)兵贵神速,不闻巧迟。昔日魏国如姬,窃符救赵,人称她巾帼丈夫。我虽不敢妄比古人,只是我父被困,作女哦,作儿的不能分忧,贪生何益!既是都督不肯发兵,待我自刎了吧!

(白)可笑周访,被我一番责备,即刻发兵。咳!我怎么这么糊涂,我穿了男装,在周访面前,讲今比古,竟说了些女人的故事,未免是大大的一个破绽,所幸我说的无心,他们听的无意,没有看破我的行藏。看,远远望见荆州人马来也。

荀灌娘(白)我是为出城救父。且待破贼之后,禀知家父,慢说是结义,就是与你作

周抚(白)仁兄忒以见外了。昔日桃园兄弟,也曾同眠。你我何妨效法古人。来,来,来,待小弟与兄卸甲。

荀灌娘(白)啊仁兄,你我今夜不必睡了,依小弟之见,何不杀往贼营,与那杜曾一个措手不及,你看如何?

陶侃(白)杜曾屡胜而骄,今日定要擒他。荀公子听令:山人与你书信一封,命你抄出小路,打了周家旗号去往城中,报知令尊,不得有误。

荀灌娘(白)“荆州周都督之子周抚,智勇俱备,年方一十五岁,尚未授室;令嫒灌娘,改装救父,孝义双全。正堪”

荀崧(白)不想灌娘如此英勇。到此时节仍不免有儿女之态。周抚少年英俊,倒也是个佳婿;但灌娘女扮男装,连我也不能认得出来,那陶士行不知他从何看破。待他来时,我倒要问个明白。他若说得不清不明,我便不允他的亲事。到时看他如何对答!

荀常(白)你不知道,我离开爸爸就机灵,见着爸爸就糊涂。这是从小儿没管好,外界的人不明白,我是受他的传染。

陶侃(白)都督今番失了眼力了。这是荀太守小姐,女扮男装,往荆州借兵。公等俱被她瞒过了,只是瞒不过山人。

网站资源来源于迅雷或百度网盘,本站不存储任何资源,如资源侵犯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将立即予以删除。站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