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京剧的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的荟萃与融合,极富民族韵味,并且华美悠扬。中国戏剧的音乐,传承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的演唱音乐和祭祀、典礼、歌舞音乐,集宫廷雅乐和民间小调的精华,吸收各个地方乡音曲调,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戏剧音乐。而京剧又融合各地方戏剧的音乐精华,因此,京剧的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精粹的体现。主要由唱腔、念白、伴奏和曲牌组成。

在梆子、皮黄出现之前,戏曲音乐是套式结构,即曲牌联套。演出一出大戏时,按照表现的情绪和曲牌音乐的规律,将不同的曲牌连缀起来演奏。

随着戏剧的发展,曲牌联套结构的局限性逐步显现出来,于是以板、眼为节律的音乐结构出现了,即现在仍在沿用的板式结构。徽汉二声腔进京合流之前,板式结构已逐步取代了套式结构。京剧的声腔与板式进行各种有机搭配,形成了完整的京剧唱腔体系。

京剧的唱腔为板式变化体。乐队以鼓和板控制音乐的节拍。鼓师左手持板,打一下为一“板”,为强拍;右手持鼓签,打一下为一“眼”,是弱拍。

声腔京剧以西皮、二黄为主要唱腔,合称“皮黄腔”。此外,京剧也常用其他一些声腔,如四平调、南梆子、高拨子以及各种杂腔小调。西皮的旋律起伏较大,节奏紧凑,唱腔流畅明快,适合于表现欢快、坚毅的情绪;二黄的旋律则较为平稳,节奏舒缓,唱腔凝重浑厚,更宜于抒发沉郁、悲愤的情怀。西皮和二黄经过京剧的有机糅合,在同一剧里交错使用,却浑然天成,和谐一致,天衣无缝。

唱词板式结构的唱词一定要合辙押韵;上下句的尾字要讲平仄;每段唱词一般不少于四句,多则不限;唱词一般是七字句或十字句,但每一句必须音节分明。如七字句一般按二二三的音乐排列,如《武家坡》王宝钏的一句唱词的音节为“手指 西凉 高声骂”。十字句按三三四的音节为排列,如《捉放曹》中陈宫的一句唱词的音节为“听他言 吓得我 心惊胆怕”。有些唱词就是带韵味的大白话,非常浅显、通俗。

念白,就是京剧的对话或独白。明代戏剧理论家徐渭曾有“唱为主,白为宾”的说法。因此,道白也称为“宾白”,戏剧的行话叫“念白”。“唱”和“念”,在京剧表演中起着相辅相成的作用。唱,是带音乐的述说;念,虽然不带音乐,但却有极强的节律要求,是一种富有音乐性的舞台语言,每一句念白都有非常动听的韵律美。因而,念白也属于音乐的范畴。

声韵京剧的音韵是古代中州韵(河南一带的语言)与安徽、湖广(湖南、湖北)、北京等地语音的混合体,韵脚采用北方戏曲、曲艺通用的十三辙,并在此基础上又有所变化。无论是唱还是念,京剧中都有“尖字”和“团字”的出现,是京剧演化过程中南方话向北方话脱胎时留下的“基因”(在京剧现代戏和部分新编历史戏的表演中,已经摒弃了“中州韵”和“尖”、“团”发音的方式)。这些在京剧里已成约定俗成的“正确”发音,成了京剧发音的规律,观众也习惯成自然,如此就形成了京剧特有的行腔艺术。

念白京剧的念白分韵白、京白、方言白等。韵白就是带有一定韵味儿的道白,主要体现在韵律节奏和发音方式。京剧韵白的声调,是以“中州韵”为读音、咬字、归韵的标准,有“阴、阳、上、去”四个声调,外加“入”声调。入声调就带出了江浙、湖广等南方声调的韵味儿,增加了语言的抑扬顿挫,带有节奏型和音乐性。京剧中,正面人物、上层人物和主要人物,念白大多念韵白,给人以庄重、沉稳、严肃、矜持的感觉。京白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北京方言,也不是普通话,而是京剧特有的一种舞台语言。念京白的主要是花旦和丑行,净行有时也穿插念京白,其他行当为了捧逗,调节舞台情绪,偶尔也念京白。京白给人的感觉是轻松、活泼、亲切、自然、节奏明快。

京剧表演离不开音乐伴奏,乐队伴奏可分为管弦乐和打击乐两大类,也称“文场”和“武场”。京剧乐队总称“场面”,或“文武场”。

起初在演出中,乐队摆在舞台正中的后半部分。后来由于此种座位的操作形式妨碍演员的表演,又影响乐师与观众的视线和听觉,经改革,乐队摆在舞台下场门一侧,延续至今。

文场乐器主要包括京胡、京二胡、月琴、三弦等。这几件乐器俗称“三大件”或“四大件”,是伴奏皮黄唱腔和演奏弦乐曲牌的主要乐器。京剧文场伴奏以胡琴为主,操胡琴的琴师为主乐师,称为“琴师”。

武场乐器主要包括鼓板、大锣、小锣、铙钹等。其中鼓板又是领奏乐器。打鼓之人称为“鼓师”,也叫“鼓佬”,是京剧乐队的总指挥,也是整台戏的总指挥。

京剧打击乐的音响节奏,如果用谐音字或者符号谱式将它记录下来,既可以视奏又可以诵念,便成为打击乐谱,或叫作“锣鼓经”、“锣鼓点子”。 京剧里常用的锣鼓经大约有一百多种,都有固定的形式和用途。锣鼓经一般用“仓、台、七、扎、冬”等字作为符号来记谱,如“仓”表示大锣,“台”表示小锣,“七”表示铙钹等。

京剧的音乐之所以丰富多彩、美妙动听,除了自身形成的皮黄腔等众多板式外,还广受博取,吸收了昆区及其他地方戏曲的音乐精华,收集了许多南、北戏曲和曲艺的曲牌,如《夜深沉》《朝天子》《万年欢》《大开门》《小开门》等。

京剧音乐曲牌约有六十余首,能恰如其分地表现舞台上任何氛围、任何场面、任何动作。大到出兵、排阵、饮宴、庆典、吊唁、祭奠等;小到写信、、做针线、擦门窗、洒扫地面等,都有曲牌音乐衬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