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日前,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2年度资助项目、北京京剧院新编京剧《大刀王五》在长安大戏院再度上演。与2021年首演相比,此次上演的《大刀王五》发生鲜明的变化。尽管演出已经结束,但是它留给人们众多的思考。

尤其是剧中主人公“王五”这个人物形象。他是一位武林中人,侠客义士,以“武生”行当演绎,实属应当。但是如果只用武生的各种程式又不足以刻画其人物的现代性;若盲目使用非戏曲表演,又会让这出新编京剧显得不伦不类。

优秀青年武生演员詹磊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并成功塑造王五这位爱国义士的?北京青年报文化专栏“后台”就此对话詹磊,与他就“王五”形象再创作的话题进行探讨。

詹磊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无论看小说还是影视作品,认为武林大侠有了高强的武艺就可以所向披靡,在他们身上没有“失败”二字。但是京剧《大刀王五》里,他要出演的却是一位“失败”的英雄,因为王五“搭救谭嗣同”的这个主观任务没有完成。

为了塑造好人物,詹磊曾跟影视领域的专家进行过探讨。在给人物做“小传”的时候,他五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是不可能救出谭嗣同的。在清廷顽固派眼里,谭嗣同等六君子是必须得砍头的。既然如此,王五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险呢?在詹磊看来,把这个问题想明白,就能给他的人物创作打开一个局面。

在詹磊看来,王五所以要救谭嗣同,一方面是侠义精神使然。谭嗣同是他的徒弟,也是他有着共同语言的好友,徒弟与好友出事了,不去救是为不义;而另一方面,谭嗣同是一位利国利民的人物,他的思想与言行也无时无刻地影响甚至是教育着王五,特别是那些先进的思想对王五有着“启蒙”的作用。王五去救谭嗣同,是一种家国情怀在起作用:他希望让百姓们知道,谭嗣同是有拥护者的,谭嗣同的精神是可以让百姓们觉醒的。

詹磊认为王五营救谭嗣同,根本上是谭嗣同所倡导的思想与精神在王五身上所起的作用。“王五正是因为对谭嗣同思想与行为的认同,他的人生轨迹才会发生变化,才会有后面的种种行动。谭嗣同对于王五这样的行武之人来说起到了‘启蒙’的作用。在这种启蒙思想下,王五的信念、希望、理想乃至于他的世界观都有所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谭嗣同是‘因’,王五是‘果’。”詹磊说。

在詹磊看来,王五是一位悲剧性的英雄人物。其悲剧性在于失败的结局是注定的,而其英雄性在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要以实际行动与清廷进行抗争,以警醒后人。“这出戏就是要体现出那种‘不屈的精神’与‘根本的无奈’之间的矛盾。”詹磊说,“在这种矛盾下,王五这个人物就更为‘立体’,更为复杂,也更为鲜活了。”

京剧《大刀王五》的剧本经过一年多的打磨,与之前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在詹磊看来,调整后的剧本增加了“文戏”的分量,更注重文武兼备,对于人物内心的刻画更加细腻了。

此次上演的《大刀王五》与2021年首演相比,增加了王五搭救安维峻的场次,其作用不只是还原历史桥段,丰富故事情节,更重要的是它从一开始向观众展示了王五的性格与思想基础,与后面王五搭救谭嗣同之间形成了映射,观众从中可以看到王五的成长。

詹磊分析,安维峻是一位上书60余道奏折立陈朝廷弊端的耿直大臣,他甚至敢指责慈禧,参奏李鸿章等权臣,是一位对国对民皆有利的忠臣。王五搭救安维峻是出于对忠臣的敬仰,也可以从中看到他日渐成熟的新的价值观,但还没有到达搭救谭嗣同时的高度。因此他在创作中,必须要体会两种背景、情境下,王五在做相类似的事情时的不同。

“这个剧本‘立’起来之后,再给人物做重新的思考,这是最重要的。我认为用‘武戏文唱’这四个字来形容这出戏的特点尤为合适。文唱,不是说我们要加多少唱腔儿,而是在戏剧中,当叙事环境和情节发生了改变,演员要对人物进行重新定位和思考。”詹磊说。

詹磊说以往他演戏,首先会考虑是用什么武打动作,如何让武打更精彩。而这次排演,他思考更多的是人物的塑造:“‘打’的环节是由大家共同呈现的、非常激烈和精彩的桥段。我们通过武打交代情节、环境,塑造人物。”

此次复演,除了搭救安维峻以外,《大刀王五》在文场戏里还精雕细琢地丰富了许多情节,例如“宝月楼会师弟”“浏阳会馆劝谭嗣同速离京城”“法场义救谭嗣同”等,这些场次的人物创作让詹磊觉得非常“累心”:不同场景、不同的情境,遇到不同的人或者同一个人不同的阶段,王五的内心、态度和行为都不一样,演员必须要演出其在特定情境下的不同层面。

如何在一部新编京剧中塑造人物呢,特别是它讲述了近代中国的故事,剧中人的穿着更近现代而非古代?

“我希望这出戏能打造成不同于传统武戏的剧目,剧中多元素的融合是一次探索与尝试,我十分惊喜地发现许多观众很认同这个方式,就是以京剧为手段,在呈现方面融入了自然表演。”詹磊说,“在表演上,有两位良师益友为我提供了灵感来源。一位是从事影视行业的兄长,他帮助我剖析人物,打开思路,从影视表演的角度为我带来参考意见,另一名是此次演出的艺术指导松岩,他叫我在创作人物过程中要‘放下’——放下很多京剧的程式。”

起初,松岩的建议让詹磊非常不适应,“我太熟悉传统戏里的那种程式表演了,突然让我‘放下’,我都不知道这个人物怎么‘站’着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詹磊从对王五的理解、态度以及他和搭档的交流中寻找途径。以戏剧中叙事的情境和环节中寻找人物言行的依据,将话剧中的一些表演手法和传统程式表演相结合,最终完成一个既符合戏剧情境又不背离传统戏曲的大刀王五。

“新编京剧《大刀王五》在深度加工后有了更精良的舞台呈现,作为主演我非常感谢北京市文旅局及北京京剧院各级领导的信任与支持。每次排练,院领导和团领导都亲临现场、严格把关,主创团队给予了我全方位的支持与指引,我的师父杨少春先生及此剧的艺术指导张四全先生、郎石昌先生,专家老师张学治先生、周家新先生对我悉心指导,感谢所有演员、舞美队同仁、院直各部门同事的付出!

在我一生中最好的年纪赶上好的领导、好的剧本、好的搭档、好的机遇是无比幸运之事,我心怀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