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舞台上的搞笑大会 京剧资讯京剧名家弟子传承技艺弘扬文化

交通员——八路军松岭根据地交通员。 磨刀人——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 慧 莲——李玉和家的邻居。 田大婶——慧莲的婆婆。 八路军柏山游击队队长。 游击队员若干人。 卖粥大嫂。 卖烟女孩。

王连举——伪局巡长。原为秘密党员,后叛变投敌。 侯宪补——日寇宪兵队宪补。 伍 长——日寇宪兵队伍长。 假交通员——日寇宪兵队特务。 皮 匠——日寇宪兵队特务。 日寇宪兵、特务若干人。 第一场 接应交通员

[北方某地隆滩火车站附近。铁道路基可见。远处山峦起伏。 [幕启:北风凛冽。四个日寇宪兵巡哨过场。

[李玉和手提号志灯,朝气蓬勃,从容镇定,健步走上。 李玉和 (唱)【西皮散板】 手提红灯四下看…… 上级派人到隆滩。 时间约好七点半, 等车就在这一班。

铁 梅 哼!宪兵和狗腿子,借检查故意刁难人,闹得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买东西。 李玉和 这一群强盗!

李玉和 (望着铁梅背影,高兴地)好闺女! (唱)【西皮原板】 提篮小卖拾煤渣, 担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王连举上。

王连举 老李,鬼子的岗哨,今天布置得很严密,看样子好象有什么事! 李玉和 我知道。老王,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有事我临时通知你。 王连举 好吧。 [王连举下。

[日寇宪兵追喊声、枪声。王连举朝李玉和走的相反方向放了两枪。日寇 宪兵将至,王连举为保自己,畏缩颤抖地朝胳膊打了一枪,倒地。 [伍长带日寇宪兵追上。

伍 长 跳车的有? 王连举 哦!(手指李玉和下场的相反方向)在那边。 伍 长 (惊慌地)卧倒!

铁 梅 奶奶,我爹说:表叔马上就要来了。(放下货篮) 李奶奶 (自语,盼望地)表叔马上就要来了! 铁 梅 奶奶,我怎么有那么多的表叔哇?

铁 梅 嗯。奶奶,您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李奶奶 知道?你知道个啥? 铁 梅 奶奶,您听我说! (唱)【西皮流水】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

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 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 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 他们和爹爹都一样,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李玉和、交通员对暗号。 交通员 我是卖木梳的。 李玉和 有桃木的吗? 交通员 有。要现钱。 李玉和 好,你等着。

[铁梅接过号志灯,看到了它的作用,惊悟。 [李奶奶示意铁梅提货篮出门巡风。 交通员 老李,我是松岭根据地的交通员。(从鞋底取出密电码)这是一份密电码。 [李玉和郑重地接受。

交通员 你把它转送柏山游击队,明天下午在破烂市粥棚,有个磨刀的人和你接头。 暗号照旧。 李玉和 暗号照旧。

交通员 刚才是摔晕了,现在我能走了。 李玉和 好。等一等,我给你换件衣服。 [李玉和拿衣服给交通员换上。

李玉和 (郑重叮嘱)敌人正在到处搜查,情况很紧,路上你要多加小心! 交通员 老李,你放心吧! 李玉和 同志…… (唱)【二黄快三眼】

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 沿小巷过短桥僻静安全。 为同献出忠心赤胆一一, [送交通员下,铁梅进屋。 (接唱)

[幕启:群众丙坐着喝粥。群众甲、乙走进坐下喝粥。 [粥棚近处,坐着卖烟的女孩。群众丁买烟下。

[李玉和一手提号志灯,一手提饭盒,沉着机警地走上。 李玉和 (唱)【西皮摇板】 破烂市我把亲人访, 饭盒里面把密件藏。 千万重障碍 【垛板】 难阻挡,

李玉和 哦。往后可要多加小心哪! 群众丙 嗳。(自语)这年头,碰上日本鬼子,坐车不给钱,还打人!这是什么世 道!

李玉和 好。大嫂,近来你的买卖怎么样啊? 卖粥大嫂 咳!凑合着吧。(盛粥递给李玉和) [群众戊上。

群众甲 嘿!这是配给的混合面! 卖粥大嫂 没法子! 群众乙 哎哟!(砂子硌牙,啐出)硌着了我啦! 群众甲 这里头尽是砂子!

李玉和 (感同身受)唱【西皮流水】 有多少苦同胞怨声载道, 铁蹄下苦挣扎仇恨难消, 春雷爆发等待时机到,

英勇的中国人民岂能够俯首对屠刀! 盼只盼柏山的同志早来到一一 [磨刀人上。 磨刀人 (唱)【西皮摇板】 为访亲人我四下瞧。 红灯高挂迎头照,

[正要与磨刀人接关系,突然警车声响,日寇宪兵冲上,磨刀人为掩护李 玉和,故意把磨刀凳碰倒,将敌人引向自己。 李玉和 【散板】他引狼扑身让我过难关。

[李玉和拿起饭盒和号志灯,泰然自若,从容走至正场,微微一笑,诳过 敌人;转身,昂首迈开胜利的步伐。 [灯暗。

鸠 山 哦,哦!哦!……怎么,掐断了?……哦,请你放心,密电码一定会弄到 手里……限期破案!是!是!(放下耳机。自语)好厉害的党啊!司 令部刚刚找到一点线索,很快地就被他们掐断了!党厉害呀! [伍长、侯宪补上。

鸠 山 哼!抓了一些可疑分子又有什么用处?那个跳车人是党的交通员,他 身上带着一份极其重要的密电码,如果这份密电码落到柏山游击队手里, 于我们帝国是大大的不利! 伍 长 是! 鸠 山 王巡长? 侯宪补 他来了。 鸩 山 叫他进来。 侯宪补 是。(向内)王巡长!

鸠 山 哦!勇敢的年轻人,你吃苦了!我代表司令部授给你一枚勋章。(给 王连举戴上勋章) 王连举 多谢队长。 鸠 山 (唱)【西皮原板】

鸠 山 (步步逼近)年轻人,快讲实活,谁是地下党?谁是同党接应人?交 通员藏在哪里?密电码又落到谁的手里?统统地讲出来,我这里勋章和奖 金是大大的有啊。

王连举 队长阁下,您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鸠 山 哼……!这么一说你应该清醒清醒啦!来! 伍 长 有。

王连举 (怕死求活)队长阁下…… 伍 长 (狰狞地)嘿!(踢倒王连举〕 [二日寇宪兵摁住王连举。 王连举 我……冤枉! 鸠 山 打!

[王连举喊“冤枉”,被二日寇宪兵拉下。伍长随下。 鸠 山 哼!用重刑撬开他的嘴,定叫他招出同党人! [伍长上。

李奶奶 可回来啦!接上了吗?(接过号志灯和饭盒) 李玉和 没有。(脱下大衣) 李奶奶 出什么事了? 李玉和 妈! (唱)【西皮流水】

在粥棚正与磨刀师傅接关系, 警车叫跳来下鬼子搜查急。 磨刀人引狼扑身掩护我, 抓时机打开饭盒藏秘密。 密电码埋藏粥底搜不去—— 铁 梅 磨刀叔叔可真好! 李奶奶 玉和,密电码哪? 李玉和 妈!(亲切、秘密地接唱) 防意外我把它安全转移。 铁 梅 爹,您可真有办法呀!

李玉和 铁梅,这件事你都知道了,这可比性命还要紧,宁可掉脑袋,也不能露底 呀!懂吗? 铁 梅 我懂!

[天色渐黑,李奶奶拿过煤油灯。 李奶奶 呵……瞧你们这爷儿俩…… 李玉和 妈,我有事再出去一趟。 李奶奶 可要小心。早点回来! 李玉和 嗳,您放心吧。 铁 梅 爹,给您戴上围巾。(给李玉和围好围巾)爹,您可要早点回来! 李玉和 (爱抚地)放心吧,啊。(出门) [李玉和下。 [铁梅关门。

[李奶奶虔诚地擦着号志灯。铁梅凝神注视。 李奶奶 铁梅,来,奶奶把红灯的事讲给你听听。 铁 梅 嗳。(高兴地走到桌旁,坐下)

李奶奶 (郑重地)这盏红灯,多少年来照着咱们穷人的脚步走,它照着咱们工人 的脚步走哇!过去,你爷爷举着它;现在是你爹举着它,孩子,昨晚的事 你知道,紧要关头都离不开它。要记住: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哇! 铁 梅 哦。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

[李奶奶满怀信心地望着铁梅,走进里屋。 [铁梅拿起号志灯,端详,深思。 铁 梅 (唱)【西皮散板】

为什么爹爹、表叔【原板】不怕担风险? 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鬼子兵。 我想到:做事要做这样的事, 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铁梅呀!【垛板】年龄十七不算小, 为什么不能帮助爹爹操点心? 好比说:爹爹挑担有千斤重, 铁梅你应该挑上八百斤。 [李奶奶从里屋出。 李奶奶 铁梅,铁梅! 铁 梅 奶奶!

李奶奶 孩子,你在想什么哪? 铁 梅 我没想什么。 [隔壁孩子哭声。 李奶奶 是龙儿在哭吧? 铁 梅 可不是吗!

李奶奶 唉,又没吃的了!咱们家还有点玉米面,快给他们送去。 铁 梅 嗳!(盛面) [慧莲上,敲门。 慧 莲 李奶奶! 铁 梅 慧莲姐来了。 李奶奶 快给她开门去! 铁 梅 嗳!(开门。慧莲进)慧莲姐。

慧 莲 唉!哪儿顾得上给孩子瞧病啊!这年头,找我来缝缝补补、洗衣服的人越 来越少了,家里老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又揭不开锅了。 铁 梅 慧莲姐,给你这个。(递面) 慧 莲 (十分激动)……

李奶奶 别说这个。有堵墙是两家,拆了墙咱们就是一家子。 铁 梅 奶奶,不拆墙咱们也是一家子。 李奶奶 铁梅说得对!

田大婶 不啦,孩子又哭啦,慧莲,回家看孩子去。(见慧莲手中面,感动)…… 李奶奶 先给孩子做点吃的。 田大婶 可你们家也不富裕呀! 李奶奶 咳!(热情地)咱们两家不分你我,就不要说这些了!

李奶奶 是啊。当初。她公爹是铁路上的搬运工人,叫火车给轧死了!日本鬼子不 给抚恤金,还把她丈夫抓了去做苦力。铁梅,两家是同仇共苦的工人,要 尽力照顾他们。

假交通员 我是卖木梳的。 李奶奶 有桃木的吗? 假交通员 有。要现钱。 铁 梅 好,你等着!

[铁梅要拿号志灯,李奶奶急拦,拿起煤油灯,试探对方,铁梅恍然大悟。 假交通员 (回身见灯)哎呀,我找到你们了!谢天谢地,可真不容易呀! [铁梅由吃惊变为愤慨,怒不可遏。

李奶奶 (识破奸计,镇静地)掌柜的,快把木梳拿出来,让我们挑挑哇! 假交通员 哎!老奶奶,我是来取密电码的! 李奶奶 丫头,他说的是什么?

李奶奶 铁梅!开开门,用门挡住亮,你揭信号,我扫地掩护你。快,快! [铁梅开门,李玉和一步跨进屋里,关门。铁梅震惊,李奶奶手中笤帚落地。

[李玉和一无所惧,对敌情作出判断。 李奶奶 孩子!孩子…… 李玉和 妈,我可能被捕!(郑重叮嘱)密电码藏在西河沿老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 您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它交给磨刀师傅!暗号照旧! 李奶奶 暗号照旧!

李玉和 哎呀,好大的面子!(蔑视地掷请帖于桌) 侯宪补 交个朋友嘛。李师傅,请吧! 李玉和 请!(对李奶奶,坚定而庄重地)妈,您多保重。我走啦! 李奶奶 等等!铁梅,拿酒去! 铁 梅 嗳!(进里屋取酒)

侯宪补 嗐!老太大,酒席宴上有的是酒,足够他喝的啦。 李奶奶 呵……穷人喝惯了自己的酒,点点滴滴在心头。(接过铁梅拿来的酒,对 着李玉和,庄严、深情地为李玉和壮别)孩子,这碗酒,你,你把它喝下 去!

李玉和 (庄重接酒)妈,有您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全能对付!(一饮而尽) 谢,谢,妈! (雄伟地)(唱)【西皮二六】 临行喝妈一碗酒, 浑身是胆雄赳赳。

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 千杯万盏会应酬。 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 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 铁 梅 爹!(扑向李玉和,哭)

困倦时留神门户防野狗, 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 家中的事儿你奔走, 要与奶奶分忧愁。 铁 梅 爹!(扑在李玉和怀里哭) 侯宪补 李师傅,走吧!

[李玉和与李奶奶紧紧握手,相互鼓舞,坚持斗争。 [铁梅开门。一阵狂风。李玉和昂首阔步,迎风而去。 [侯宪补跟出。

铁 梅 (关好门,放下“卷窗”,环视屋内)奶奶!(扑到奶奶怀里痛哭。少顷) 奶奶,我爹……他还能回来吗? 李奶奶 你爹…… 铁 梅 爹……

李奶奶 铁梅,眼泪救不了你爹!不要哭。咱们家的事应该让你知道了! 铁 梅 奶奶,什么事啊? 李奶奶 坐下,奶奶跟你说!

[李奶奶眼望围巾,往事,闪过眼前;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铁梅搬小凳傍坐在奶奶身边。 李奶奶 孩子,你爹他好不好? 铁 梅 爹好!

李奶奶 没有。孩子,咱们祖孙三代本不是一家人哪!(站起)你姓陈,我姓李, 你爹他姓张! (唱)【二黄散板】

李奶奶 咳!提起话长啊!早年你爷爷在汉口的江岸机务段当检修工人。他身边有 两个徒弟:一个是你的亲爹叫陈志兴。 铁 梅 我的亲爹陈志兴?

李奶奶 那时候,军阀混战,天下大乱哪!后来,(站起)毛主席党领导着中 国人民闹!十二年二月,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成立了总工会,洋 鬼子走狗吴佩孚硬不让成立!总工会一声号令,全线的工人都罢了工。江 岸一万多工人都上大街呀!就在那天的晚上,天也是这么黑,也是这 么冷。我惦记着你爷爷,坐也坐不稳,睡也睡不着,在灯底下缝补衣裳。 一会儿,忽听得有人敲门,他叫着:“师娘,开门,您快开门!”我赶紧 把门开开,啊!急急忙忙地走进一个人来! 铁 梅 谁呀?

李奶奶 未满周岁的孩子…… 铁 梅 这孩子…… 李奶奶 不是别人! 铁 梅 他是谁呀? 李奶奶 就是你! 铁 梅 我?

李奶奶 你爹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含着眼泪,站在我面前。他叫着:“师娘! 师娘!”他两眼直瞪瞪地望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我心里着急,催着他 快说。他……他说:“我师傅跟我陈师兄都……牺牲了!这孩子是陈师兄 的一条根,是的后代。我要把她抚养,继承!”他连叫着: “师娘啊!师娘! 从此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 这孩子就是您的亲孙 女。” 那时候,我……我就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 铁 梅 奶奶!(扑在奶奶怀里)

擦干了血迹,葬埋了尸体,又上战场。 到如今日寇来烧杀掠抢, 亲眼见你爹爹被捕进牢房。 记下了血和泪一本账, 【垛板】

我爹爹象松柏意志坚强, 顶天立地是英勇的党, 我跟你前进决不徬徨。 红灯高举闪闪亮, 照我爹爹打豺狼。 祖祖孙孙打下去,

[李玉和从容镇静,坚定走上。侯宪补下。 李玉和 (唱)【二黄原板】 一封请帖藏毒箭, 风云突变必有内奸。 笑看他刀斧丛中摆酒宴,

鸠 山 哎呀!好不容易见面哪!当年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你还记得吗? 李玉和 噢,那个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你我是“两股道 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啊!

鸠 山 所以,请你到此好好地叙谈叙谈。来,请坐,请坐。老朋友,今天是私人 宴会,我们只叙友情,不谈别的,好吗?

鸠 山 不会喝?唉!中国有句古语:“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哪!正所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李玉和 (卑视地吹灭火柴)是啊,听听歌曲,喝点美酒,真是神仙过的日子。鸠 山先生,但愿你天天如此,“长命百岁”!(讽刺地掷火柴于地)

鸠 山 呃……(尴尬一笑)老朋友,我是信佛教的人,佛经上有这样一句语,说 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鸠 山 好!讲的好!老朋友,我们所讲的,只不过是一种信仰。其实呢,最高的 信仰,只用两个字便可包括。 李玉和 两个字? 鸠 山 对。

鸠 山 对。老朋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 李玉和 怎么?人不为己,还要天诛地灭? 鸠 山 这是做人的诀窍。

鸠 山 老朋友,不要开玩笑了!就请你来帮帮我的忙吧! 李玉和 我是个穷工人,能帮你什么忙啊?

鸠 山 (威胁地)老朋友,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可别怪我不懂得交情! 李玉和 (从容地)那就随你的便吧! [鸠山示意,王连举上。 鸠 山 老朋友,你看看这是谁呀!

[李玉和目光如电,王连举龟缩胆颤。 [鸠山示意王连举向前劝降。 王连举 老李,你不要…… 李玉和 住口!

李玉和 (拍案而起,奋臂怒斥)无耻叛徒! (唱)【西皮快板】 屈膝投降真劣种, 贪生怕死可怜虫。 敌人的威胁和利诱, 我时时向你敲警钟!

鸠 山 (自以为得意)呃!老朋友,不要发火。呵……(挥令王连举下)老朋友, 这张王牌我本不愿意拿出来,可是你逼得我走投无路哇,所以,我是不得 不这样做呀!

李玉和 (迎头痛击)哼!我料定你会这样做的!你这张王牌,不过是一条断了脊 梁骨的赖皮狗!鸠山,我不会使你满意的!

鸠 山 (诡计失败,凶相毕露)李玉和,我干的这一行,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是 专给下地狱的人发放通行证的!

李玉和 (针锋相对)哼!我干的这一行,你还不知道吗?我是专去拆你们地狱的! 鸠 山 你要知道,我的刑具是从不吃素的!

鸠 山 (妄图恐吓)李玉和,劝你及早把头回,免得筋骨碎! 李玉和 (压倒敌人)宁可筋骨碎,决不把头回! 鸠 山 宪兵队里刑法无情,出生入死!

李玉和 (斩钉截铁,字字千钧)党员钢铁意志,视死如归!鸠山! (痛斥日寇)(唱)【西皮原板】 日本军阀豺狼种, 本性残忍装笑容。 杀我人民侵我国土, 【快板】

说什么“东亚共荣”不“共荣”! 党毛主席民闹, 抗日救国几亿英雄。 你若想依靠叛徒起效用, 这才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鸠 山 来人!

[二日寇宪兵拖李玉和上。李玉和身带伤痕,血迹殷红;英气勃勃,逼近 鸠山,“翻身”,扶椅挺立。 李玉和 (唱)【西皮导板】 狼心狗肺贼鸠山! 鸠 山 密电码,你交出来! 李玉和 鸠山! 【快板】

[磨刀人远处吆喝“磨剪子来抢菜刀”上;再吆喝,并机警地观察,见信 号撤去,又见特务,决定待机再接线。

[同时,李奶奶、铁梅闻声从里屋出,注视窗外。 [磨刀人很自然地吆喝着下。特务窥视,未发现破绽。 李奶奶 铁梅,这位磨刀师傅,说不定是来接关系的!

铁 梅 奶奶,我拿着红灯找他试探试探,看是不是自己人。 李奶奶 不行,门外有狗,你出不去呀!

铁 梅 前些日子,里屋床底下墙根儿的那块石头活动了,帮我爹修的时候,我还 挪开钻过去玩儿过哪! 李奶奶 怎么,你还钻过去啦!

李奶奶 好!让田家帮帮忙。就从那儿走!铁梅,你爹说的暗号你记清楚了没有? 铁 梅 我记清楚了。

李奶奶 好。你要是追上那位磨刀师傅,对准了暗号,接上了关系,就到西河沿老 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去取密电码! 铁 梅 老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

李奶奶 孩子!你不是听你爹讲过吗?可不能有一点马虎哇! 铁 梅 奶奶,您放心吧! 李奶奶 小心! 铁 梅 嗳。

[皮匠抽烟无火,扔掉空火柴盒。上前敲门。 皮 匠 开门! 李奶奶 谁呀? 皮 匠 缝鞋匠。 李奶奶 等着!(开门) 皮 匠 (进门)老太太。 李奶奶 你要干什么? 皮 匠 借火使使。 李奶奶 柜橱上有。

皮 匠 病了?在哪儿呢? 李奶奶 里屋躺着哪。 皮 匠 哦!好,谢谢。(出门) 李奶奶 这条狗!

[皮匠招二特务上,耳语。李奶奶正要关门,二特务推门进屋。 李奶奶 干什么的? 特务乙 查户口! 特务甲 你孙女哪? 李奶奶 病啦。

李奶奶 孩子病了,让她歇会儿。 特务乙 躲开!(拖开李奶奶欲掀门帘) [帘内声:“奶奶,谁呀?” 李奶奶 查户口的!

李奶奶 (感激地)你们帮了我们的大忙了! [铁梅从里屋出。 铁 梅 奶奶,慧莲姐! 慧 莲 铁梅,你可回来了!

李奶奶 要不是慧莲,事情可就闹大了。 慧 莲 你回来就好了,我也该回去看看啦。 铁 梅 谢谢你!

铁 梅 唉!我找了好几条街也没追上。我怕时间太长了,被特务发现,就赶快回 来啦! 李奶奶 哦!

李奶奶 铁梅,我要是被捕,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取出密电码,上柏山! 铁 梅 您放心吧! 侯宪补 开门哪! 李奶奶 开门去! 铁 梅 嗯!(开门)

[鸠山上,进屋,侯宪补随进,侍立。 鸠 山 哦,老人家,你好哇! 李奶奶 你是鸠山先生? 鸠 山 不敢。鸠山。

鸠 山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老人家,李玉和讲有件东西交给你啦。 李奶奶 啥东西? 鸠 山 密电码!

鸠 山 好啦,好啦!你们要是交出这本书,李玉和马上可以回家,给他个副科长, 我保你们富贵荣华。 李奶奶 哼! (唱)【流水】

我看那富贵荣华如粪土, 穷苦人淡饭粗茶分外香。 你既然费尽心机来察访—— (向铁梅)给他找找看。

[铁梅进里屋取出黄历,交李奶奶。 李奶奶 (对鸠山)(唱)【原板】 免得你空手而回徒劳一场。 (递“书”给鸠山)

鸠 山 不错!就是它!就是它!黄历?(翻看)要带回去研究研究它。老人家, 是不是去见见你的儿子! 李奶奶 好!铁梅,好好看家! 鸠 山 不!小姑娘也一起去! 铁 梅 奶奶,咱们走!

鸠 山 好,等他们见面之后,听他们讲些什么,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线索。把 老婆子带上来! 侯宪补 是!(向内)走! [李奶奶上。

鸠 山 你的儿子,就要在这里上西天了!老人家,当一个人犯了罪的时候,他的 母亲能够救他的性命而不救,这样的母亲,未免的太残忍了吧!

李奶奶 (义正词严,审判凶顽)你这是什么话!我的儿子,无缘无故地被你们抓 起来了,你们还要杀害他。是你们犯罪!是你们残忍!你们杀害中国人, 难道还要中国人承当,难道还要我老婆子承当吗? 鸠 山 好!请见见你的儿子去!

[李奶奶毅然走下。鸠山示意侯宪补跟下。 鸠 山 把李玉和带到那儿去! 伍 长 带李——玉——和! [暗转。

[二日寇宪兵上前推搡,李玉和大义凛然,坚韧不拔。“双腿横蹉步”,变 “单腿后蹉”,停;“单腿转身”,“骗腿亮相”。无畏向前,逼退二日寇 宪兵。

贼鸠山要密件毒刑用遍, 筋骨断体肤裂心如铁坚。 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 我看到的红旗高举起, 抗日的烽火已燎原。

我为党做工作很少贡献, 最关心密电码未到柏山。 王连举他和我单线联系, 因此上不怕他乱咬乱攀。 我母亲我女儿和我一样肝胆。 【垛板】

你就是上天入地搜查遍,也到不了你手边; 者顶天立地勇往直前! [李奶奶上。 李奶奶 玉和!

儿受刑不怕浑身的筋骨断, 儿坐牢不怕把牢底来坐穿。 山河破碎,儿的心肝碎, 人民受难,儿的怒火燃! 的道路再艰险,

只是那笔“帐目”(以手式暗示密电码)未还,儿的心不安。 恨不得变雄鹰冲霄汉, 乘风直上飞舞到关山, 要使那几万万同胞脱苦难, 【散板】

你……这样浑身血满脸伤……爹爹呀! 李玉和 孩子,你不要哭!(抚爱地摸着铁梅的头发,毅然地)孩子,挺起来!(搀 起铁梅,深切地)孩子! (接唱)

四海为家,穷苦的生活几十年。 我只有红灯一盏随身带, 你把它好好保留在身边。 铁 梅 (唱)【二黄快三眼】 爹爹给我无价宝, 光辉照儿永向前。 爹爹的品德传给我, 儿脚跟站稳如磐石坚, 爹爹的智慧传给我,

爹爹呀!你的财宝车儿载,船儿装, 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 铁梅我定要把它好好保留在身边。 李玉和 (唱)【二黄散板】 万里长江波浪翻! 我家红灯有人传。 (向铁梅)

伍 长 鸠山队长给你们最后五分钟的考虑,不交出密电码,统统枪毙!(拉过铁 梅)小姑娘,这是最后五分钟,你要交出密电码,一家大小都能活呀!明 白?说!

[铁梅坚定地走回亲人身边。 伍 长 密电码! 铁 梅 不,知,道! 伍 长 统统枪毙! 众日寇 嗨!

李玉和 别这么张牙舞爪的!铁梅,咱们搀着奶奶一块走! [《国际歌》乐起。三人挽臂向前,勇敢坚定,昂首登上高坡。 [鸠山上。

李玉和 (动地惊天的气概)鸠山!中国人民,中国党人,是杀不完的!我要 你,仔细想一想你们的下场! 鸠 山 太可怕了!(对伍长)照计划执行! [鸠山下。 伍 长 枪毙!

[静场。幕内李玉和高呼:“日本帝国主义!”“中国gongchandang wansui !”三 代人振臂齐呼:“毛主席万岁!”

[排枪声。二日寇宪兵拉铁梅上。推倒。 铁 梅 (站起,回身呼唤)爹!奶奶! [鸠山、侯宪补、伍长上。 鸠 山 李铁梅,密电码你交出来! 侯宪补 说! 伍 长

[伍长推铁梅下;日寇宪兵随下。 侯宪补 队长,怎么把她放了? 鸠 山 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侯宪补 是! [灯暗。

铁 梅 爹!奶奶!(扑在桌上哭。少顷,徐徐抬头,见号志灯,急奔过去擎起) 奶奶、爹!你们为什么死的,我都明白了。我要继承你们的遗志,我要做 红灯的继承人!密电码一定送到柏山,血海深仇一定要报!鸠山哪,鸠山! 你抓,你放,虽由不得我,这要密电码,可就由不得你! (唱)【西皮导板】 提起敌寇心肺炸! 【快三眼】

不许泪水腮边挂, 流入心田开火花。 万丈怒火燃烧起, 要把黑地昏天来烧塌! 铁梅我,有准备;

不怕抓,不怕放,不怕皮鞭打,不怕监牢押! 粉身碎骨不交密电码, 贼鸠山你等着吧—— 【散板】

这就是我铁梅给你的好回答! 走!(拿起号志灯欲走) [慧莲从里屋出。 慧 莲 铁梅! 铁 梅 慧莲姐!(放灯,插门) 慧 莲 我妈看你来啦!

田大婶 孩子,你爹跟的事情,我们大家都知道啦!看那些吃人的野兽,能 够横行到什么时候!铁梅,现在门口有人盯着你,你出不去,还是从我们 家走吧!快把衣裳脱下来跟慧莲换换。 铁 梅 不!大婶,我不能连累你们哪! 田大婶 孩子! (唱)【西皮散板】(同时为二人换衣服) 穷不帮穷谁照应, 两颗苦瓜一根藤。 帮助姑娘脱险境, 逃出虎口奔前程。

[慧莲围好铁梅的围巾,遮住下半脸,挎货篮出门,反手带门。下。 [特务乙、丙从电线杆后闪出,跟踪下。 [灯暗。

[幕启:磨刀人率改扮农民的二游队员上;铁梅上,相遇。 铁 梅 磨刀叔叔!(从篮内取出号志灯,举起) 磨刀人 铁梅!(向二游击队员)警戒!

[王连举内喊:“站住!”鸠山、王连举带日寇宪兵追上;磨刀人阻挡。鸠 山喊:“带走!”磨刀人夺过王连举,击毙一日寇宪兵。抛出磨刀凳, 砸向王连举。

[幕启:红旗飘扬,天空明朗。游击队长从山坡上走来。磨刀人引铁梅上。 众游击队员齐上。铁梅把密电码庄重地交给游击队长。众挥舞刀枪,欢 庆胜利。铁梅高举红灯,光芒万丈。 ——徐徐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