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戏曲艺术的四大巨匠 京剧的演绎与传承戏曲艺术的瑰宝

从无到有,从只言片语最后发现了一大批戏曲专业的评论文章,可以说越作越有兴趣,特别是2012年夏天我协助程永江先生编写《程砚秋演出剧目志》一书时,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摘抄了《顺天时报》第五版的戏广告,使我发现该报的京剧史料极为丰富,主编这一版的是日本学者辻听花先生,他清末就到上海、南京从事日文的教育工作,后来北上到京参加《顺天时报》编辑和采访业务,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这期间他广泛结交京剧老演员,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演出活动,并在报纸上及时报道他们的艺术成就。

小说连载;诗词选登;演员每天在各大戏院演出广告;演员剧照、便照几乎每天都有;对当年演员的艺术评论;堂会戏、义务戏也时有报道。该报的时间跨度大(1905~1930),对演员的婚、丧、嫁、娶、喜庆生日等报道的信息量也相当大,这是今天研究京剧史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以1920年~1930信息量大。

昨据友人所谈,早年演曹操最佳者当首先推叶中定(富社社长叶春善之父),独一无二《阳平关》念大引声音宏亮,静压四座,时人咸以活曹操呼之。

惟彼时无报讯为之揄扬,致斯等别号(活曹操)未克普及。已故黄润甫虽有活曹操之称,然较叶氏之曹操戏有所不及也。叶氏于昆乱花脸戏无一不知,无一不精。开演堂会戏时一昼夜间不摘水纱、网子,后台候管事派戏,不摘水纱网子者,系换多脸谱较速,亦可见其于堂会时演戏之多也。叶氏之妙技继者乏人,伊长子福海(叶春善之兄)少有所得,福海现为富连成社教师,不忍乃父之艺失传,特教陈富瑞为之学习,将来传叶氏之衣钵者非此子莫属,兹将叶忠定当年所演之昆乱最佳之剧列后:《嫁妹》《山门》《北诈》《芦花荡》《功宴》《阳平关》《长坂坡》《捉放曹》《除三害》《渑池会》《柴桑口》《宝莲灯·打堂》《取洛阳》《下河东》《骂王朗》《三侠五义》《乘龙会》《四杰村》

一日单身不用介绍往访俞宅(百顺胡同西头路南),要求面谒老板俞润仙,有人出来导余入室。少焉,一茶颜英伟之老翁进前握手即润仙也。振庭陪坐者,谈稍久获益弗少。余将辞去,润仙命振庭拿一张剧照赠余(即润仙与玉琴之《青石山》剧照),润仙之关平神采奕奕,有烈霸气,玉琴之狐妖亦英武有致,足以对垒。回忆当时匆匆已过十年矣。润仙逝世,玉琴将老。幸为润仙子孙繁荣,门墙不恶,振庭技艺不辱父名,而其杨小楼年齿正壮,元气旺盛,技艺精妙,极有声誉,润仙可以瞑目于地下矣。3、敬悼刘鸿昇(听花)1921年3月13日

刘伶本为黑头后改须生,余曾于堂会聆其《探阴山》,姿态歌曲大有趣致。而于须生剧中别开一派,名震海内,非人力超众大有素养者,曷克臻此。该伶出京日未久忽闻噩耗,虽人寿有限,死生叵测,然一念及剧界之前途,则刘伶去世后继无人实为辛酉剧界初次一大不祥事也。

刘鸿昇京兆顺邑县人,号子余,丙子年生人,原非姓刘,幼时在顺成号小刀铺为徒,铺掌柜刘廷修夫妇见伊聪明,认为嗣子,鸿昇孑身一人乐得不为,遂易姓,刘鸿昇乃其乳名也。……(下录总评)鸿昇出身贫寒,素乏知识入梨园噪名。

一世研究新腔自成一派,较之学谭画虎类犬仿者颇有价值,惟伊人对于社会罪恶深重,缺乏道德,故伊死后无一惜之者。至数其妙技者求于今伶绝无所得,盖鸿昇为天然铁嗓,决非徒袭皮毛所能仿效者也。(1921年4月10日连载稿登完)注:

刘鸿昇赴沪演出仅七日,体弱吸毒过量而病故于后台。4、与老十三旦谈(听花)1921年3月20日

俊山在太原府城入喜字班学戏,学名喜麟,时年仅九岁。三月以后甫行上台,初《白水滩》饰武旦徐凤珠。清同治九年到京,时年十七岁,入全盛和班研究戏剧,第一次在庆和园演《打金枝》。尔来在京从事歌舞。其上台时掌梆子者曰黑熊掌,胡胡者曰吴喜。同治十三年因国服(同治帝故去)归家,有徒一人曰牛雨亭,追随多年。迄今《辛安驿》《梦皇宫》《紫霞宫》《小放牛》等诸剧系其自排之作,而《八大锤》全系看徐小香所演而(学)成,并非其所教。此外谈话甚多不暇备述。并闻俊山夫人王氏今年六十五岁,子一人,孙三人,曾孙一人(十二岁),曾孙女一人(一岁)。又俊山虽年老,每日食事尚不减壮年时云。余久慕侯伶未获面视,常引以为憾事,今不料有人介绍想会一堂,接膝闲谈不独喜遂夙苦之愿。关于维护秦腔之方法种种俊山大露所建,颇有可采。5、湖南会馆之赈灾演剧 (1921年7月29日)

叔岩饰曹福老忠仆之面目、态度宛然在目,说白老苍,做工细腻,雪中扶女主之处惟妙惟肖,数段歌曲抑扬自然有出致。德霖饰玉姐举止稳重,善合身份,雪中艰苦之状摹描逼真,令人泣下,而数段歌曲字正声轻宛若裂帛,腔调自如,如珠走盘妙不可言,是剧演至中场,因时近(夜)二时,匆匆出园归寓未观全出……演出上座一千五六百人之谱,捐款三千元左右,票卷达二千余张,可谓近年来义务戏演出之一大成功也。

王仪仙扇面;李鑫甫之佩剑、花枪照片;李寿峰之手镯、脚镣、彩鞋、木爬;田雨农、侯幼云照片;路三宝之雌雄镖、戟照片;赵仙舫之方巾、富贵衣;麻德子、黄三照片;李顺亭之核桃;贾洪林之便帽、白髯、水衣、彩鞋;程长庚之戏场上用升官图;余紫云笔筒;罗寿山之彩衣、蒲扇、毡帽、带子照片;徐宝芳之木鱼、铜钱;王聚宝之鬓发;杨鸣玉之水衣;陆华云照片、酒杯、网子;杨桂云之便衣;朱莲芬扇面照片;庆四、麻德子、刘鸿昇照片;俞润仙照片;刘赶三眼镜照片;王仙舟、王桂官、何桂山、陈寿峰照片;黄三之胡子、镣铐;郎德山之盔;谭鑫培偶像、烟壶、鼓锤、将军盆盔、黄靠照片;梅巧玲画像、数、青蛇;梅雨田画像、胡琴;梅竹芬画像;穆凤山标旗;王九龄画图;汪笑侬照片、书;李富才、姚增禄、吴艳芳照片;杨月楼照片、刀、花褶子;余三胜偶像;汪桂芬念珠;朱霞芬之八音盘。摘者注:

1927年6月20日《顺天时报》刊出征集五大名伶新剧夺红投票,限定投票之名伶有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程艳秋、徐碧云五人。

程丽秋、李多奎《孝感天》,沈三玉、阎岚亭《收关胜》,九阵风、周喜如《杀四门》,李洪春、王又荃《九龙山》,贯大元、周瑞安、刘春利、刘凤奎《连营寨》。马连良(初次挑班之春福社)大轴马连良、王幼卿等演出《马义救主》。

余叔岩组班胜云社在新明戏院演出王又荃、侯喜瑞、诸如香、慈瑞全《穆柯寨·烧山》,方连元、王长林、范宝亭《打瓜园》,钱金福《瓦口关》,以下广告字迹清楚未抄录。

荀慧生在开明戏院演出《红鸾禧》,前边剧目有杨宝森、蒋少奎《捉放宿店》,傅小山、姚富才、王玉吉《挑华车》,以下照片清楚未全抄录。

徐碧云之荣华社在中和戏院1926年9月1日戏广告演出《大英杰烈》,前边还有郝寿臣、谭富英的两出戏。

马连良初组班春福社,1927年6月15日在广乐园演出《御碑亭·金榜乐》,由马连良、王幼卿主演,尚有罗福山、张春彦、诸如香、马富禄、姜妙香等助演,前边剧目有王荣山、吴彩霞、李春福《战蒲关》,李荣昇、安乐亭、李志义、高连峰、李庆芳、沈长林《击鼓骂曹》,朱桂芳、朱湘泉、钱宝森、杨忠和、侯乐田《蟠桃会》,吴彦衡、刘砚亭、陆喜才、许幼田、沈斌如《花蝴蝶》,郝寿臣、王长林、钱少卿、张春芳、张麒林、鲍吉祥、霍仲三全本《忠孝全》。梅兰芳、余叔岩、陈德霖、龚云甫1927年6月18日在第一舞台合演《探母回令》,前边还有杨小楼、尚小云、徐碧云、高庆奎、荀慧生等诸多名角演出精彩节目,因系大型义务戏,参演人员众多,容以后再作专题介绍。

由津归京武生泰斗李吉瑞1926年9月1日在开明戏院演出的《落马湖》。1926年8月31日还刊出华乐园高庆奎、小翠花、孙毓堃等联合演出《长坂坡·汉津口》等精彩节目。

从以上五张照片图的重点介绍,可以想象当年的京剧舞台演出剧目颇为丰富,而且各个演出剧团的演员阵容非常强大。

张工武丑,献艺40余年,武工高超,喉龄清爽,压倒侪辈。其拿手戏有《三上吊》《大卖艺》《盗银壶》《十字坡》《二龙山》《卧虎沟》《铜网阵》诸出。2、李百岁 1921年10月25日李百岁之《花子拾金》剧照刊出。

日前为张黑作文悼之,墨痕未干,忽接文丑领袖李百岁之讣音。清宣统旅居金陵施教时,刘永春、汪笑侬、时慧宝等先后来宁,未几李伶亦来,余观其剧又与渠认识受教弗鲜。盖李伶善唱丑角之首出者如《花子拾金》一出尤著。3、张淇林系程长庚徒弟,近年为杨小楼说戏,与余相识亦久,奈初遇于谭小培家,后屡次相逢,领教匪浅。

今春往访二次,种种谈止大教蒙昧。讵至1921年阴历十月初十病故。淇林名长保,演武生身体灵动,擅长短打扎靠戏。《安天会》一出演来之佳无以匹敌。曾与老俞配戏《金钱豹》之猴亦称巨掌,复与小楼合演得其出色处弗少。年近耳顺不登场,专在清宫昇平署教戏,后因积劳成疾而病故,享年60岁。4、张紫仙逝世感言 老伶工青衣张紫仙现年63岁,直隶人。

当德霖未享名时声誉极隆。本年(1921年)孙隶堂假同兴堂办喜事,与我同席,沉默寡言,精神如斯,未意遽死,闻系因酒致伤。据调查紫仙系敬善堂出身,名进福,小字六儿,幼入品生曹春山(曹心泉之父)门墙,初演《学舌》《独占》《卖饽饽》《打杠子》诸剧,兼演青衫,做派细腻,隶四喜时声价甚高,年逾不惑不常登台。有子张连福在富连成坐科。(隐侠剧谈摘出)听花《岁抄志感》(1921年12月31日)

一年间病故者有刘鸿昇、张淇林、张黑、陈福胜、白福山、张紫仙、李百岁、薛固久、郭春元、张玉桐及坤伶王金兰先后病故,绝迹梨园,舞榭为之减色弗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