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四郎探母》这个剧本的名字可不止一个,还可以叫做《四盘山》哦!

这些角色要担当

杨延辉要演老生,
铁镜公主和萧太后都是旦角,
杨延昭演老生,
杨宗保则要演小生呢,
佘太君是老旦,
杨八姐、杨九妹和四夫人都是旦角,
大国舅和二国舅这两个丑角可别忘了啊!

剧情就是这样威风凛凛

杨延辉被抓了后,改变了名字,和铁镜公主结了婚。辽邦的萧天佐准备摆天门阵,佘太君亲自上阵啦!杨延辉想着妈妈,于是和铁镜公主商量后,他们偷了令箭,趁机出关,私底下回到了宋营,和兄弟们重逢了!后来,杨延辉回到了辽邦,被萧后知道了,要斩杀他,但是懂事的铁镜公主就代为求情啦!

<st听说有一出京剧叫做《四郎探母》?哎呀,这可是一场豪华的剧目啊!< p=””></st听说有一出京剧叫做《四郎探母》?哎呀,这可是一场豪华的剧目啊!<>

【第一场:坐宫】
(上场的是杨延辉哦~)
杨延辉(卖情)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感觉一阵风。 

(感性)沙滩赴会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好想见见家中母,难免泪眼婆娑颤。

(说理)我是这场戏的主角,叫做四郎延辉啊!我父亲是金刀令公,老母则是佘氏太君。只因为十五年前,我留着圆圆的萝卜头,去了沙滩赴会,结果被抓了起来。虽然幸运地得到了萧太后的宽容,不被斩首,却被嫁到北方当了公主。我最近听说,我的母亲被解押到了北方的番地,要去送粮草。而我也想去见一面,可是,关井太多,不给过路费啊,我怎么办呢?思念老母,怕是哭泣成沟也!

(小清新)杨延辉在坐宫院自我感慨,

想起了往事,当年真的惨哇!

我好比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儿,

没有母亲的陪伴,怎么才能好起来呢?

<st中鸟有翅难展啊!< p=””></st中鸟有翅难展啊!<>

  我就像一只离开了山林的孤独老虎;

我就像一只南飞的孤雁,迷失了方向;

我就像一只龙,被沙滩拖住了。

不过回想一下沙滩赴会那年,

(西皮二六板)真是热血沸腾的一场好戏啊,

乱刀片片,鲜血淋漓,尸骸横生,

杨家将东逃西散,勇士们像死鱼一样掉下马鞍。

被捉住后,我改了名字,改了姓氏,脱离了困境,

从杨(yáng)变成了木(mù),以求更好的结婚对象。

然而,萧天佐又来了,摆出了他的‘天门大阵’,

可怜的我妈咪,带着粮草到了北番。

我其实是很想见她一面的,

可我现在身处番地,距离老妈天涯海角也有万里之遥啊!

想着老母,心情难免崩溃,

想到老娘,难免会掉泪成湖啊!

(真情流露)啊老娘啊!想见你真的太难了!

(西皮摇板)要想相聚只有在梦里,才可能实现!

铁镜公主(悄悄说)小鬼头!

丫鬟(小声回答)是!

铁镜公主(微笑)带我去找他吧!

丫鬟(高兴)好!

(丫鬟带着铁镜公主一同上场。)
铁镜公主(欢快旋律)芍药开着牡丹,艳丽霓红花海。

阳光明媚,春光旖旎,鸟儿欢唱到天涯。

我原本想和驸马共同度过美好时光,

可他却总是愁眉苦脸、郁郁寡欢。

(铁镜公主进门)嘿,驸马,咱们家来报到啦!

(丫鬟引铁镜公主进门,杨延辉站起来迎接。)
杨延辉(带点忧愁)哦,公主过奖了,请坐!

铁镜公主(调皮)驸马,别假装做鱼了,什么烦心事,说不定我这个小公主还能帮你呢。

杨延辉(无奈)哎呦,你这小丫头,看到我哭就将我心事猜到了。

铁镜公主(得意)哈哈,想不到吧!那你就跟这个小公主说说,让我帮你分忧解难吧。

杨延辉(叹气)唉,其实我真的有点心事,但是就算大罗神仙来了,恐怕也猜不出。

>铁镜公主(调皮)嗯?你这是什么心事?是不是老婆欺负你啦?

杨延辉(想要解释)没有、没有啊……

铁镜公主(开玩笑)哎呀,看你这表情,心事重重啊!你说嘛,让我来猜猜看嘛。

杨延辉(无奈)好吧,你就猜猜看吧。

铁镜公主(开心)好啊,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来猜一猜。

丫头,准备点我要的东西。

丫鬟(恭敬)是!

铁镜公主(微笑)那就开始吧!说出来吧,你的心事是不是老婆想要洋娃娃,你没给她买惹她不高兴啊?

杨延辉(惊讶)这……这怎么可能?是不是你自己想要洋娃娃啊?

铁镜公主(捂嘴偷笑)哈哈,我可是八百年没玩过洋娃娃了,不会是我自己吧。

杨延辉(无奈叹息)算了算了,还是不要猜了,说出来也不是个事儿。

>铁镜公主(俏皮)猜对了没有?

杨延辉(惊喜)哇!公主你太厉害了!

铁镜公主(得意)这当然啦,我可是有超能力的。

杨延辉(愕然)超能力?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铁镜公主(坚定)绝对不是,我能感受到你心里想的事情,像这次,想太后的事情,那是绝对猜不着的。

杨延辉(惊叹)那公主平时也一直能感受到我在想什么吗?

铁镜公主(微笑)哎呀,就算你想去天边海角,我也时刻能感受到你在想我。

杨延辉(感动)公主,你真是我的灵魂伴侣啊!

铁镜公主(调皮)那也得看你有没有灵魂才行啊!

杨延辉(哭泣)我真是太幸福了!

铁镜公主(调侃)是幸福不长久,刚说到冷落就泪流满面啊。

(唱调皮歌)莫不是夫妻们图样图森破?

铁镜公主(俏皮)怎么样,猜对了吗?

杨延辉(惊讶)公主您太神啦!

铁镜公主(得意)难道你们夫妻出去玩我不知道吗?我可是随时掌握你们的动态。

杨延辉(疑惑)可是,我们从来没去过秦楼楚馆啊。

铁镜公主(想想)什么?这不是当地最著名的景点吗?我怎么会猜错呢?

杨延辉(解释)公主您搞错啦,我们平时都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去旅游。

铁镜公主(惊讶)什么?这么忙?怎么连我都照顾不周了啊!

杨延辉(抱歉)不是这个意思,公主您是最重要的,只是太忙了,真是抱歉。

铁镜公主(开心)算了算了,既然你们都不想去秦楼楚馆,那我们就在皇宫内院共度良宵吧!

杨延辉(高兴)好呀,真是太棒啦!

铁镜公主(开玩笑)别忘了,丫头,准备点美食和饮料,好好享受夫妻二人世界啊。

(唱欢快歌)莫不是夫妻们烦心事多?

出个大红花来!

杨延辉(好奇)公主你有什么独门秘籍吗?

铁镜公主(神秘)这可不能告诉你,不然怎么叫独门秘籍呢?

杨延辉(谄媚)公主您就放过我吧,这次我一定猜中!

铁镜公主(想想)好吧,就给你个小提示。怎么样?

杨延辉(兴奋)太感谢公主您啦!提示是什么?

铁镜公主(深沉)时间就是最好的提示,你自己好好思考吧。

杨延辉(震撼)公主真是英明啊!那我现在就去努力猜。

铁镜公主(调侃)少爷您慢慢想啊,别时间到了还没猜出来。

(唱欢快歌)莫不是猜不出就罚你饮凉汤?

然世间了。

铁镜公主(俏皮)哈哈,看来准没少想啊。别担心,我没看见你眼里的心事啦。

杨延辉(吐槽)那您刚才猜什么呢?

铁镜公主(得意)哈哈,你猜不到。反正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做梦都会想到的那种。

杨延辉(好奇)公主您也太神了吧。

铁镜公主(自信)猜谜可是我的强项,再难的谜我都能猜中。

杨延辉(试探)那您来一道难一点的吧。

铁镜公主(叹气)这样吧,想一个数字,范围在一百和五百之间,看看你能不能猜中。

杨延辉(兴奋)太好啦!那就让我来猜吧。

(唱欢快歌)莫不是这次我能猜到底,赢得公主真心夸?

公主(幽默)哎呀呀,这位南来的哥哥,你带来的不是来争婚吧?

杨延辉(慌张)当、当然不是啦!只是想和公主永结为伴。

(唱快板)南来有美人,番邦有豪杰。

烟花三月下扬州,一见倾心到老。

铁镜公主(嬉笑)好啦好啦,看你这么诚恳,我就允许你追求我咯。

杨延辉(兴奋)太好啦!那我可以送公主很多贺礼吗?

铁镜公主(开心)当然可以啊!送多少都行,送钻石、黄金,统统收下。

杨延辉(心疼钱包)这、这个……那我再考虑一下吧。

(杨延辉、铁镜公主手牵手蹦跶下场。)
(唱欢快歌)南来哥哥番邦妹,

两情相悦美事多。

花式求婚看这里,

骑白马送礼跑。

跳起来)哎呀,公主你跑调了啦!应该是“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是怎么样的长,是怎么样的短”。

铁镜公主(佯装生气)啧啧啧,你太过分了吧!竟然敢指责我跑调,来来来,给我跳十个跳床再说!

杨延辉(尴尬)好的好的,我错了!

(唱欢快歌)番邦女子万万条,

对天发誓真可爱。

长短跑调马后炮,

爱情如梦痴痴牢。

延辉(搞怪表情)哈哈哈,原来是我看错了!我还以为你叫“铜钱镜公主”呢!

铁镜公主(惊讶)什么?铜钱?难道你没看清楚吗?我可是铁做的啊!

杨延辉(脸红)啊,对对对,我晕了,我刚才眼花了,应该是“铁钱镜公主”!

铁镜公主(无奈)好吧,我不和你这个驸马斗嘴了,你快去探望你的母亲吧!

(快乐音乐伴奏)别忘了留下地址,母亲可等不及。

杨延辉(唱歌)莫道儿女离愁苦,

念君红妆语泪雨。

今日重逢幸妙姻,

携手浪迹大草原。

铁镜公主(幸灾乐祸)真不愧是你!一上来就说假话,有本事你再来一次!

杨延辉(调皮表情)好好好,我不骗你了!我姓杨,名延辉,家在华夏国一个小村庄,母亲是个贤惠的农家妇女,我小时候喜欢练武,后来误打误撞成了驸马,来到了你们国家。

铁镜公主(惊叹)哎呀,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原来你还是个武林高手啊!

杨延辉(得意) 是啊是啊,我可是华夏国的武林大侠!

铁镜公主(调皮)哦哟,那你可要小心了,我这国家也有很多武学高手呢!

杨延辉(紧张)公主,你开玩笑啦,你们国家又不是武林世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高手呢?

铁镜公主(神秘)嘻嘻,这个你还是别问我了,我们国家还有许多你想象不到的秘密呢!

杨延辉(好奇)啊?真的假的?

铁镜公主(神秘)呵呵,想知道?先陪我练练武功再说吧!

(欢快音乐伴奏)武林高手贴身护花行,

两国驸马比武场。

铁镜公主(无语)你说过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懂,不过你这副表情倒是很让人心疼啊!

杨延辉(假惺惺)公主你不理解,我不怪你。但我心中一直有个疙瘩,拜托你一定要帮我解决啊!

铁镜公主(耐心)好好好,你说吧,我会尽力帮你的。

杨延辉(大喊)我滴老婆被(调皮)公主,你猜猜我的老婆叫什么?

铁镜公主(好奇)我怎么猜得出来呢?

杨延辉(得意)哼哼,她叫刘婉儿!

(得瑟舞蹈)刘婉儿,刘婉儿,她是我的爱人啊!

铁镜公主(嫉妒)哎,你还爱着你的老婆呢?

杨延辉(耿直)是啊,我真的非常爱她!

铁镜公主(怒)那你还要娶我干嘛!

杨延辉(苦口婆心)公主,你不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我们两国的和平,你难道不为此付出些牺牲吗?

铁镜公主(思索)这倒也是,那好吧,我为了和平也得忍一忍了,但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可不会手软哦!

杨延辉(谄媚)绝不敢,我一定会像对待刘婉儿一样宠爱你,亲爱的贤公主!

(欢快音乐伴奏)驸马公主成双入洞房,

欢声笑语庆团圆!

> 杨延辉这几天可算是急坏了,想了又想,嘴上都不肯说出口。

铁镜公主(调皮):瞧您那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莫非是患了哪种怪病?

杨延辉(懊恼):不不不,病并不是病,只是有点麻烦。

铁镜公主(好奇):有什么麻烦事?说来听听嘛

杨延辉(郁闷):前几天,我的老妈子带着一大堆粮草来到北方,可都被萧天佐给抢走了。

铁镜公主(暴跳如雷):什么?粮草被抢?这太可恶了!

杨延辉(悲愤交加):是啊,这都怪我不该让老妈子来送粮,现在粮草不够用,士兵们都得忍饥挨饿了,我真的是心如刀割啊!

铁镜公主(豁然开朗):没事,没事,我帮你出个主意!

杨延辉(惊喜万分):谢谢公主!那您说,该怎么办呢?

铁镜公主(出谋划策):咱们不就是姻亲吗?我这里有粮草,你派人去拿就行了。

杨延辉(感激不已):公主真是大义凛然啊!我果然没看错人,这下我放心了。

(感恩音乐伴奏)夫妻情深真挚,

交往人品高尚!

> 杨延辉和铁镜公主坐在一块,互相间好像是有些爱意在里面。

铁镜公主(挤眉弄眼):听说你要去见你的母亲?这可怎么行啊,你得亲我一下才行。

杨延辉(兴奋):那好啊!(亲上了铁镜公主一口)亲爱的公主,你真是我心中的唯一!

铁镜公主(脸红):哎哟,干嘛这样说话呢?(偷偷的在心里YY)

杨延辉(拉回话题):好的,那我这就去见母亲了。

铁镜公主(玩笑):你对我再盟个誓愿吧,保证不会娶别的女人。

杨延辉(表情认真):公主,你放心,我怎么舍得娶别的女人呢?假如有哪个女人被我迷住了,就让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吧!

铁镜公主(开心):这才是你的好男人形象。

(浪漫音乐伴奏)情比金坚神跟鬼,

姻缘天定好成双!

杨延辉跪在地上,手心冒汗,心里紧张的犹如把刀子让贱人拿着。铁镜公主看着他幸灾乐祸的问道:

铁镜公主(捉弄):哎呀,怎么样啊?是不是很想拜堂啊,我的驸马?

杨延辉(懊恼):啊啊啊!我如果找不到母亲,肯定要被赶出家门了!

(音乐剧舞台)黄沙弥漫,尸体随处可见。

铁镜公主(安慰):哎呀,别太悲观了,一定会有办法的。

(音乐剧舞台)咱家盟誓愿,心中充满信心和勇气。

你可以去后宫乔装打扮,

(铁镜公主离开)
铁镜公主(带笑):你要是能够拿回金鈚箭,我就帮你见你的母亲。

(音乐剧舞台)杨延辉假扮成小番,

完美地盗取了令箭。

(音乐剧舞台)驸马爷顿时元气满满,准备去拜会母亲了!

杨延辉被铁镜公主赶出关卡后,他迫不及待地走到远处,摊开手掌,翻来覆去的计算着:如果往这边走10里,岔路左转再走5里,然后沿着颠簸不堪的路固走了2里,就能够到达找到母亲的地方。萧太后坐在银安殿上,看着四辽兵、四辽女、四值殿官,口中唱着:

萧太后(唱):两个国家打仗就跟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打牌一样,根本毫无头绪。

但是,王爷却举办了一场双龙会宴,结果杨家的人却惨死在那里。

(音乐转换)银安殿等待着文武大臣的到来。

铁镜公主一进入金殿就直接去问母亲是否安好。

萧太后(担忧):我儿不在后宫,你来问我干嘛呢?

铁镜公主(正色):因为我有一样重要的事情想要和您汇报。

萧太后好奇地问:“啊?什么事啊?”

铁镜公主(白):驸马爷要去寻找他失散的母亲,而他需要我们的帮助。

萧太后坐在金殿上,耳边响起了愁苦之音:

萧太后(唱):我儿啊,你在皇宫里面一天到晚呆着,可怎么办啊?

我作为母亲,怎么能不来看看你呢?

萧太后又唱道(唱):儿子啊,你说话一点都不豁达,作为一个皇帝,你可得学会过关斩将!

我们母女俩天天来问候问安,也是对你的一种关心啊。

铁镜公主(白):妈妈,我回喀吧!

(白)拜拜,妈妈!

正在铁镜公主向萧太后告别的时候,一个金色的箭矢引起了她的注意。

铁镜公主(唱):我仔细看一眼,这金鈚箭多漂亮,我可不能就这样放过它啊!

可问题来了,它距离我好远啊!

铁镜公主(喊):我该怎么办啊?

(突然一拍)我有办法了!

说完铁镜公主就咬牙切齿地掐自己一口,喜神都快哭了。

萧太后(唱):你回来啦!

没事吧?

铁镜公主(答):妈妈,我勉强撑过来了。

铁镜公主走进金殿,萧太后好奇地问她:

萧太后(唱):孙女哭哭啼啼的是干嘛呢?

铁镜公主(唱):妈妈,您知道小奴才多皮啊,他抢过了我的玩具要求我给他玩令箭。

我觉得奇怪,按照规矩来说不是应该斩了他的吗?

铁镜公主(白):可我又不忍心看他被斩了,咋办啊?

萧太后听了她的话,皱了皱眉头。

萧太后(唱):虽然我的孙女不太懂规矩,但我不能让她心里不舒服啊。

关于令箭的事情,明天早上五点钟时候再把它送回来就行啦!

(跟着众人的节奏)交领!

(萧太后递给铁镜公主金批令箭,铁镜公主接过来。)

铁镜公主(唱):谢谢你,妈妈,我知道你最好了!

(笑了笑)我也很喜欢你给我拿来玩的金鈚箭!

铁镜公主跑到萧太后那里,狂喜地说:

铁镜公主(唱):妈妈,我太厉害啦!我设计了一个巧妙的陷阱,成功让您中招。哈哈哈哈哈!

(装模作样地)麻烦您把金鈚箭还给我!

萧太后听她这么说,顿时没了话语。

(众人自两侧退下,萧太后退出。)

【第三场:交令】
(杨延辉登场。)

杨延辉(唱):我摘下那顶胡狄冠,脱下漂亮的滚龙衫。

(努力做出造型)我的毡帽戴得很齐,龙泉宝剑挂在腰间。

我就这样站在宫门口,等待铁镜公主归还令箭的到来,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铁镜公主驾到。)

铁镜公主(唱):我偷来了您的金鈚箭,让您的儿媳妇开心了一整天。

(得意洋洋地)现在,交出您的银安箭,让我和我的驸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我这个驸马听您的就是了。

铁镜公主(大笑):你看吧你看吧,这就是娘俩之间的聊天风格——话到一半被我忘了,直接跳到下一个话题。

杨延辉(苦笑):那是那是,我得恶补一下公主的聊天技巧啊。

铁镜公主(得意洋洋):没错没错,我是天生的聊天高手,我说什么都有人愿意听我说啊!

杨延辉(笑):好啦好啦,别得意的在我心口上挥舞了,放下令箭,我们继续在金銮殿坐下来聊。

铁镜公主(拿着令箭):好的驸马,随您的便啦!

铁镜公主(哭):哎呀,你这一拜,是想干嘛呢?还是不要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有多少人在一夜之间会做出多少荒唐的事情。

杨延辉(唱戏腔):这一拜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想拜一下美丽的公主大人而已啊。

铁镜公主(眉头紧皱):别开玩笑了,赶紧上马吧,我们要过关啦!

大国舅(唱快板):拿到金鈚箭好激动,

二国舅(唱快板):哎呀呀,这情况怎么这么尴尬,驸马爷,你没令箭,我们怎么放你过去呢?

杨延辉(得意洋洋):哦,这个简单,只要你们跟我一起唱一首歌,我就让你们过去。

大国舅(疑惑):是什么歌?

杨延辉(唱戏腔):小蜜蜂,飞呀飞,到处寻找美丽的花朵,嗡嗡嗡嗡嗡……

二国舅(皱眉):这是什么鬼歌啊?

杨延辉(眼神深情):这是我和公主大人经常唱的歌,只要你们跟我唱,我就让你们过去。

大国舅、二国舅(无奈):那好吧,那我们就随你的意了,小蜜蜂,飞呀飞……

(马夫摇铃,过关成功)

现,手举箭自言自语)

杨延辉(得意洋洋):哎呀,这可真是太后的金鈚箭啊,我还以为我抓错了呢。

大国舅(调侃):小伙子,你这眼力不错啊,就是性子有点急躁。

二国舅(同情):这些年战乱一直没停啊,你这小子打仗也就打啊,别太辛苦了。

杨延辉(感慨):言语虽然简单,但是意义很深奥啊。

大国舅(惊讶):哎,你这小子莫不是还诗词歌赋那一套也有点把握?

杨延辉(不屑):这有什么,这是我和公主大人每天必学的。

大国舅、二国舅(羡慕):哎呀呀,你们夫妻俩可真是有情饮水饱啊。

杨延辉(英气逼人):小小年纪就能披荆斩棘,今天通过关口,明天征战沙场,哪怕南蛮乔要变装,我也能看破他的伪装。

大国舅(惊呼):哇塞,哥们儿,你真是一股清流啊,让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要望尘莫及了。

二国舅(感慨):年轻真好啊。

(马夫摇铃,杨延辉过关成功)

这,奉了父帅将令,要巡营瞭哨,路上要小心哦。

四宋兵(眉头一皱):杨宗保哥哥,你这么不在状态,要不要喝点咖啡提提神?

杨宗保(惊讶):咖啡?那是什么玩意啊?

四宋兵(笑嘻嘻):你这孤陋寡闻的家伙,咖啡可是现在最时髦的饮料啊。

杨宗保(兴奋):哇塞,那我可得尝尝啊。

四宋兵(递杯子):来,来,先尝一口,别喝太多了,容易上头。

杨宗保(呷一口):哇,这味道太独特了吧!感觉像是在喝烤麸粉汁。

四宋兵(同感):是啊,是啊,别人都说喝咖啡有助于集中精神,但我每次喝完反而觉得头脑更不清晰了。

杨宗保(拍脑袋):这倒是真的,我觉得我现在的头脑好像被咖啡浸泡过一样。

四宋兵(担忧):那这样可咋办啊?

杨宗保(信心满满):没事,没事,我还是能够巡营瞭哨的。就算我现在有点茫,但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正确的位置。

四宋兵(感叹):杨宗保哥哥,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勇士啊。

(杨宗保手举长枪,四宋兵抡起大刀,一同前行)

忙个啥啊,赶紧来听我说啊!

听说萧天佐竟然在那边耍花招,摆了一个超级无敌大阵,想要夺走我们主爷的锦绣龙廷!

不过我们可不能就这么认输了,前进的兄弟们都会有封赠,后退的兄弟们也要听从军令,插上箭头,继续游营。

话说回来,你们有没有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銮铃声?那可是重要情报的信号啊,赶紧把绊马绳撒下来,让敌人丫想逃就逃不掉!

(马夫牵着杨延辉走上来)嘿,这位兄弟,你怎么跟着马夫来了?

杨延辉(快板表演):啊,眼看着宋营就在不远处,刀枪剑戟就像一片密林,我准备直接冲进宋营,见到我亲爱的娘亲啦!

(结果杨延辉一脚绊到了石头上)砰!

四宋兵(押着杨延辉):哎呀,杨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啊,一不小心就摔倒了?

马夫(揶揄):他可能是被那些刀枪剑戟吓坏了吧哈哈哈。

(杨宗保也下场了)

听说有一份战报要送到东京,不是一般的大事啊!

传言宋王爷亲自领兵征战,眼看就要到达战场了。

不过听说那个萧天佐又摆弄出了一个什么无名阵,整个营地的将领都在想方设法破解阵法,可就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好在我主爷命令我去巡视营地,结果中途竟然遇到了一个神秘的仙人!

仙人给了我三卷天书,上面详尽地记载了番邦摆下的阵法。

现在,我要带着这份宝贵的文件,坐在宝帐里等待我们的将士破开天门阵,夺回胜利!

(举起宝剑和令箭)

宝剑令箭在手,我们必定能够迎来胜利的曙光!

看到父帅,杨宗保急忙说分明!

(白)参见父帅大人!

杨延昭问:夜已深,进营有何要事?

杨宗保得意地回答道:孩儿巡营,瞭望到了一个番邦奸细!

杨延昭问:有何证明?

杨宗保自信满满地回答:宝剑令箭就是证明!

杨延昭接过宝剑和令箭,说道:啊,果然是番邦的!既然如此,那就吩咐打鼓升帐吧!

(杨延昭下了。)
杨宗保马上应道:得令!

发令响亮地传了出去:听令,元帅有令,要升帐了,要升帐了,来啦!

(杨宗保下去了。四名军士自两旁一起分开,杨延昭又回到帐中。)
杨延昭宣示:拿住了那些番邦将领,现在要升帐问根源了!

啊!押上来了!

(两位宋朝士兵押着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大吼一声,震得人人都心惊胆战:

(西皮快板)

杨家将军,令鬼神闻风色变,

大胆地走进了宝帐!

(杨延辉进入了帐内。)
在帐中,杨延辉昂首阔步,宛如英雄!

(西皮快板)

高高在上,目光如炬,

问我一句,答一句!

杨延昭在帐中冷眼旁观,看到了一个英姿飒爽的绝世豪杰,

行动如同龙虎腾飞,别有风采!

他问道:

(西皮快板)

你这个番邦来自哪里啊?

在哪州、哪县有家呢?

你到底是来找我家主帅有何事情呢?

杨延辉自信地回答:

(西皮快板)

我原来住在山上,

跟着西部牛仔)

仁义之师必定行!

杨延辉大臂一挥:

“我到啦!”

(西部牛仔飞快奔走。)

见了杨延辰,他豪气干云地说出自己的故事:

(西部牛仔巧妙地扭动着身子)

我来自后磁州郡,

火塘寨上就是我家门口!

我的父亲是个高官显爵,

我的母亲则是佘氏老太君!

在十五年前的沙滩会上,

我因为爱听音乐,被那些贼人擒住了!

不过,我的兄弟六弟独特的眼光,认出我来了!

现在,我是你们的四哥,回到宋营来啦!

听完他的故事,杨延昭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他的长相。

(跟着西部牛仔)

啊哈,原来是他啊!杨家军里的子弟都这么帅气呀!

(西部牛仔开始跳舞)

大家快点解开他的绑缚吧,

为这仁义之师增添气派!

哦吼!杨家大宅终于热闹起来了!

(杨延昭与杨延辉松开了杨宗保的捆绑,大家一同坐下。)
杨延昭情绪高涨,把声音扬起来:

(西部牛仔跟着节奏跳舞)

兄弟们坐在一起,谈论家常喜事,

情感交流,故事连篇!

这时,杨宗保走进了帐篷,声音哀怨地哭诉着,

(西部牛仔扮成杨宗保的样子)

“啊,听到前面帐篷传来哭泣声,我去看了一眼,

发现是我父亲心中的伤痛啊!我得去和他说清楚!”

杨延昭心急如焚地问起他的父亲是谁,

杨宗保答道:

(西部牛仔换上了杨宗保的形象)

“他是父帅啊!”

杨延昭连忙施礼行礼,

“拜见父帅!”

然后转头对杨延辉说:

(跟着西部牛仔)

你看,现在的后代接力棒太棒了!

这辈子已经赚够了!

杨延辉快速反应道:

(西部牛仔快步跳舞)

这还用你说,我远古时代就知道啦!

杨延昭与杨宗保齐声回答:

(西部牛仔大喊)

谢天谢地!

(西部牛仔跳舞结束。)

请大佬们坐个好位!

哎呦!这位四哥还真是波澜壮阔啊!

十五年前,他和咱们分别,踏上了漫漫征途,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出了龙潭虎穴!

(鼓掌声响起)

杨延辉感慨万千,说不尽的往事:

(打起了伴鼓)

好兄弟们,分别十五年,如今重逢真是难得!

听说老娘在北郡?于是我就偷偷摸摸改扮黑夜,

偷偷溜进后院,探望了亲人!

杨延昭嘴皮子厉害,一口一个四哥,

说起四嫂的心事,简直把我们都哭坏了!

这时,杨宗保上前来,摆出了一副有点厉害的架势:

(跟着鼓声轻摇)

老父大人有旨,

传讯各军队员。

四哥已今归来,

大家都别在帐里喊口号。

(鼓声响彻云霄)

听说你们有谁不要听父亲的话,只会在营地里闲逛?

(西部牛仔散乱地跳舞)

你们这伙人,真的是让人没法让人放心啊!

杨宗保听到老父亲的话,斩钉截铁回答:

(西部牛仔摇起了舞步)

老父大人有旨,

作战不许偏听偏信。

(激烈鼓声响起)

原来四伯回来了,要晓谕外面的军民,不要高声喊口号!

(狂野鼓声戛然而止)

杨延辉问起娘亲的下落,

杨延昭立马出门开路,

(西部牛仔快速踢踏舞)

哥哥我来带路!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娘亲附近,

(西部牛仔转身跳了一下)

他们兄妹在寻找娘亲的时候,心情很难过。

接下来是第七幕——见娘。

(杨八姐、杨九妹引着佘太君走上台)

佘太君说道:

(跟着鼓声摇曳)

听说宋王爷要往北边去,

两个国家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

(鼓声隆隆,震耳欲聋)

杨八姐和杨九妹,你们在干嘛呢?

(跟着音乐扭动身体)

佘太君问道:

(挥动手臂)

前方护送,请问为什么要张灯结彩?

(杨延昭、杨延辉一同走上台)

杨延昭说道:

(扭动腰部)

老哥你站在门口,

贤弟去向萱台报告。

(杨延昭走向门口)

杨延昆说道:

(扭动膝盖)

贤弟去见母亲。

佘太君问道:

(扭动头部)

儿啊,夜里很安静,你进来是为了什么?

杨延辉说道:

(扭动身体)

恭喜母亲,恭喜母亲!

佘太君问道:

(扭动手腕)

为什么要恭喜我呢?

杨延辉说道:

(扭动脚踝)

四哥回来了!

佘太君问道:

(扭动头部)

哪个四哥啊?

杨延辉说道:

(扭动屁股)

嘿,你猜,是你的最爱啊!

你知道失落的那个小国度吗?它失落了整整15年,但现在,他们归来了?

杨延昭说道:

(用夸张的语气)

都回来了!

佘太君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地跳了起来:

(拍手欢呼)

快让他进来!

杨延昭说道:

(做出麦克风的手势)

喂,四哥,母亲在招呼你呢!

杨延辉问道:

(摆出酷酷的姿势)

我母亲在哪里?

(杨延辉和杨延昭走进了屋里)

佘太君问道:

(拍手叫道)

我的儿啊?

(杨延辉进来了)

(佘太君喊叫)

这是我的四哥?

(杨延辉和佘太君一起叫喊)

孩儿!(娘啊)!(我的娃)!(我的儿子)!

佘太君说道:

(轻轻地抚摸儿子的脸)

我们一见面就哭得稀里哗啦的!

用一种夸张的语调说)

哎呀呀,这场沙滩会真是悲催啊!

大哥被宋王长枪刺坏,二哥被短剑命丧阳台,三哥的马被踩成泥块……

最可悲的是我的儿啊!

失落番邦一十五载,你还是没有回来!

现在只剩下六弟当元帅,

我的七弟被潘洪绑在那芭蕉树上,被乱箭穿身,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

(哭头)

娘就说了我的儿怎么也回不来,延辉啊,我的儿啊!

(佘太君做出唏哩哗啦的哭泣声)

(杨延辉打断了母亲的哭声)

老妈,我回来了!

(杨延辉双手合十跪在地上)

现在来接受您的恩赐!

(杨延辉三叩九拜,花式地拜倒在地)

(模仿杨延辉夸张的语气)

娘啊,你看我连千拜万拜都不足以抵消我的罪过。

太后大人太仁慈了,给我找了铁镜公主做伴。

我在失落番邦呆了整整15年,一直把老娘挂在心上。

胡狄衣衫没穿好,每年花都开了,我的心可还是闭着。

听到老娘征北塞,我有了一个想法,就是改头换面去找老娘!

见到母亲后,我的愁眉都消散了。

(小声嘀咕)反正我做儿子的要是连这么点小阿斗把戏都做不出来的话,那还算儿子吗?

(清嗓子)愿老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身体棒棒哒,家庭和和美美,永远和谐无灾!

(杨延辉开心地拍着手)

嗨呀!

佘太君(模仿儿子快乐的语气)

那就太好了啊,我的儿!

(做出跳舞的动作)

我们全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身体更棒棒哒!

(佘太君和杨延辉一起high起来)

(西皮流水板)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儿子被困在番邦外。

到底公主贤不贤哉?

杨延辉(西皮流水板)铁镜公主这么可爱,

我和她还生了一个小宝宝。

她被我留下的话,怎奈两国相争,她也不能来。

佘太君(白)哎呀!

(西皮摇板)我望着深深的番邦拜拜,

贤德的儿媳不能来。

杨延辉(西皮摇板)六弟,上来拜见兄长,

你也要挂上忠孝铜牌。

杨延昭(白)四哥。

(西皮摇板)怎么这么说啊,我们可是同胎的啊!

杨延辉(西皮摇板)二妹啊,请您先别着急,

听我老五解释一下。

杨延五(模仿周星驰风格)

真的啊,假的都是真的,真的都是假的啊!

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一起努力门门高升,哎呀客官您说是不是啊?

(杨延辉满脸黑线)

(西皮摇板)四哥啊,你在番邦外可别太难受了,

我们姐妹两个会在老娘身边侍奉她的。

杨八姐、杨九妹(同白)嗯!

(西皮摇板)毕竟四哥失落在外,老母需要我们操心呢。

佘太君(凄凉的声音)我儿啊,真是被困番邦外了啊!

(湿润的眼睛)我哭得都坏了我的女裙钗啊!

杨延辉(西皮散板)我听到这些话真是心如刀绞,

就像是被钢刀割了一般。

顺便问一下,我的四嫂现在在哪?

杨八姐、杨九妹(西皮散板)她现在还在帐篷里哦,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就带你过去吧!

佘太君(兴奋的声音)来,来,来,我们一起去找儿子啊!

(杨家三兄弟和两位姐妹挽起手臂一起走向帐篷)

啊!杨延辉,你终于回来了!

我的夫啊,你在番营以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呢?

杨延辉(西皮散板)嫂子,汝夫在走失期间可曾想起我?

四夫人(呆滞)哎?

哦!(想了想)

好像没有哎!

杨延辉(懊恼)唉,看来我这十五年来的心血都白费了啊!

不知该不该告诉你,我还在外面捉了不少鱼呢。

四夫人(惊异)捉鱼?原来你居然比萱台里的小厨娘还厉害啊!

杨延辉(自豪)不要小看我的本事啊!

就算在番营,我也能让你品尝到海鲜美味!

杨八姐、杨九妹(同白)哇,我们真是佩服你啊,四哥!

四夫人(开心)好啊,那我们以后就让你做我们的私人大厨吧!

天啊,我真是太幸福了!

杨延辉(开心)那当然啦,嫂子!

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吃喝玩乐,开开心心过每一天!

(大家一起欢笑、拥抱)

(微妙的表情)好像比我见过的那个四哥还要精神啊。

杨延辉(调皮)没错,嫂子,我一路健康快乐,好比一只可爱的小鸟。

只不过,我比小鸟厉害,还能在野外捉鱼呢!

四夫人(简直找不到话说)哦,原来如此啊。

(激动)那我现在就想让你亲手做一道菜给我尝尝啊!

杨八姐、杨九妹(同声赞同)嗯嗯,我们也想尝尝四哥亲手做的海鲜大餐啊!

杨延辉(开心)没问题啊,姐妹们,我一定会让你们大饱口福的!

说不定到时候你们还能夸我是天下第一大厨呢!

四夫人(开心)好啊,我们现在就去准备材料,让你一展身手!

(激动)我真是太期待这顿大餐了!

杨八姐、杨九妹(同声)姐夫,我们跟你去买海鲜吧!

你可得选好最新鲜的呀!

杨延辉(调皮)放心,姐妹们,要选海鲜我可不是随便的,我是专业级别的野外大厨!

这顿海鲜大餐,让你们尝到的不仅仅是食物,还有我的精神财富哦!

(大家一起笑闹着出门去购物)

皮欢快板)今日郎中再薰香,夫妻团圆在眼上!

四夫人(激动)延辉,你还记得我?

杨延辉(调皮)我当然记得我们家的大当家!

虽然你现在变成了一位优雅的贤妻,但我还是能够看到你小时候活泼可爱的模样!

四夫人(不悦)你这个臭小子,还是老样子啊!

不过你回来了,我就原谅你了!

杨延辉(开心)好,既然你原谅我了,那我们今晚就要烤上一些好吃的肉,好好庆祝这次的团圆!

你的厨艺可得进步了,我可不想吃到焦黑的大肉。

四夫人(挑眉)你这厨艺真的进步了吗?

(偷笑)难不成还是在荒岛上学来的吧。

杨延辉(懊悔)啊,我错了,亲爱的!

怎么办才好呢?

四夫人(假装生气)拿出烤肉棒,给我来一顿惊喜呀!

(忍不住笑)

杨延辉(调皮)好啊,妻子大人,我这就替你烤肉,让你吃个满足!

(拿出烤肉棒,准备下锅)

四夫人(激动)好嘞,我们今晚就好好的享受这次团圆吧!

(幸福满满地笑)

(西洋乐欢快)夫妻俩的情真似海,

我和你一同走过风雨,

感谢有你一路相伴,

相互扶持,

在人生的路途中前行。

四夫人(跳起舞来)哎呀!延辉,你看,我们俩这么多年,还是一样有情有义啊!

杨延辉(跟着跳)妻子大人,你说得没错,我们俩是情比金坚的好夫妻!

记得当年你眼眶泛红,我心里也跟着痛啊。

四夫人(感慨万分)是啊,当我寂寞无助的时候,你总是站在我身旁,给我支持与鼓励。

杨延辉(懊悔)是我太过不经思考,才让你这么难过。

但现在,我们还是得好好经营我们的爱情啊,不然小甜蜜可就没了!

四夫人(开心)没错,好夫妻如你我,爱情只会越来越甜蜜哦!

(拉着杨延辉翩翩起舞)

杨延辉(调皮)好嘞,让我们一起跳一支神仙舞,为我们的美好爱情祝福吧!

(与四夫人跳起了舞)

(哭嚎)哎呀!你们要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杨延辉(傻眼)唉!

(西皮散板)你留我为什么呢?

四夫人(挑刺)你不知老娘身体差,

这儿嫁不出你儿子吧?

杨延辉(无语)噢!

(西皮散板)我当然知道老娘年迈,

咱们吃饭睡觉是要排

(白)对不?

舍弃老婆出门外!

(杨延辉失手推倒四夫人,慌忙扶起,两人互相搀扶着走。)
【第九场:嚎堂】
(杨延昭、杨八姐、杨九妹引佘太君现身)
佘太君(西皮散板)我儿回家了,真替他操碎了心。

想不到今夜他竟然重归身旁。

(哭嚎)

杨家三姐妹(哭作一团)唉哟哟哟!

杨延辉(怨念)啊!为什么你们都要哭啊,我还不是回来了吗?

(怒斥)不要再哭了,不要浪费纸巾和眼泪了!

佘太君(脆弱)我…我只是太高兴了,哭出了情绪。

(哭嚎)

杨家三姐妹(不停哭叫)唉哟哟哟!

杨延辉(无语)算了,我不说你们了,你们怎么高兴怎么来吧。

(西皮散板)好啦好啦,嚎堂大团圆,幸福满满,再也不用呼啦啦地哭了!

亲戚们)哎呀!你们哭啥呢?走了又不是再也不见面!

四夫人(挑剔)你这小子,不知道老母年事已高,

你的贤内助该怎么办?

杨延辉(得意)嗨,这点小事,有我啊!我家媳妇可是独立、坚强、聪明的女性啊!

(高兴)都已经嫁给我这样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子汉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佘太君(惊讶)啊?这还真是令人放心呐!

(得意)我儿啊,果然是长大了啊!可看出娘的一番教诲啊!

杨延辉(得意洋洋)对啊,我是娘的精品啊,我跑得过菜市场老鼠,也跑不过我娘的狗啊!

佘太君(小声)啧啧,不服不行啊,我这个母亲应该多关心关心杨二的思想啊!

(得意)好了啦,乖儿子,有我们支持你,祝你好运!

(调皮)(杨家三姐妹也来凑热闹)这么说来,我们这一家的男人都这么有魅力啊!当心我们这些女人被你们吃干抹净啊!

辉(反西皮散板)有情人终成眷属,别离时总是那么难受。

杨八姐(得意)哇,四哥哥真是想不到啊,长这么英俊潇洒,唱歌还这么好听!

杨九妹(调皮)是啊是啊,四哥哥唱歌给我们听听呀!

杨延辉(得意)哪里哪里,其实我青梅竹马时就开始练习了!唱一首《断了的弦》,给大家听听吧!

四夫人(挑剔)不许唱,舞口唱肚子,因为你昨晚吃了太多辣椒,声音都哑了,不然怕你把老娘我吓到!

佘太君(同意)嗯嗯,四夫人说得对,杨四郎你还是弹个曲子给我们听听吧!

杨延辉(不服)不!不唱不弹,我要走!(用力挣脱,差点摔倒)

杨八姐、杨九妹(惊呼)小心!

杨延昭(急追)四哥快停下,你摔了怎么办?

四夫人(哭)我的夫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杨延辉(心软)好啦好啦,别哭啦,我不走了,给大家弹一支《二泉映月》吧!

佘太君(开心)好啊好啊,这才是我的乖儿子!

杨八姐、杨九妹(高兴)耶!听四哥哥弹琴,我们一家人真是太幸福了!

筷、杨康至此,停。)
大国舅(哭诉)杨康,你这个叛徒,真是害了我们一家子啊!

二国筷(咬牙切齿)杨康,我跟你有仇,有你这个哥哥真是丢脸!

杨康(无动于衷)康,就是康,我又不是永远的杨康!

杨延辉(得意)哈哈哈,你们来追我,真是费尽周折啊!

四辽兵(冷酷)还是束手就擒吧,反抗只会让你自己更难堪!

杨延辉(淡定)别威胁我,我杨延辉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大国舅(激动)我不管你是杨家的还是封狼居胥的,你这个叛徒,还想跑?

二国筷(狠狠)我要自己下山,只身进翠羽,你若不怕,就和我来下手!

杨康(无所谓)你爱咋咋地,我可不管!反正我是不会再回去了,拜拜啦!

四辽兵(无奈)看来,只能硬来了,兄弟们,上啊!

(辽兵围上来,杨延辉挥剑抵抗。)

杨延辉(大喊)谁怕谁啊!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四辽兵(狠笑)年轻人,你太天真了!给我——擒!

(四辽兵一起扑上来,将杨延辉按倒在地。)

杨延辉(悲呼)救命啊!救我!

(幕落)

舅爷们,你们真是找到我了啊!

二国舅(嘲讽)木易,你这个倒霉蛋,被咱们终于抓到啦!

大国舅(得意)看看,这就是木易混混嘛,现在知道栅子口的艰难了吧!

四辽女(调侃)木易,你个小燕子,现在可是被大老鹰抓住了啊!

杨延辉(冷漠)你们想咋地就咋地吧,反正杨延辉已经深陷囹圄了。

四辽兵(威胁)还是好好配合我们吧,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萧太后(命令)赶紧搜身,看看他是不是藏着什么!

(二国舅搜索木易,发现他身上确实有什么。)

二国舅(惊喜)太后,这里有一封信,是我们给你寄回来的!

大国舅(讽刺)看看,这不是木易混混想要寄丢的信嘛,出门前可真是仔细啊!

杨延辉(暴跳如雷)你们竟然搜查我的身体,真是太过分了!

四辽女(嘲笑)没想到吧,木易,你这么想当英雄,结果却变成了败类!

萧太后(审视)信?让我看看,这可是什么东西?

(萧太后打开信,看了一遍后惊呼起来。)

萧太后(高喊)有内奸,有内奸啊!赶紧来人,召集所有将领,我们要搞清楚这封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所有人议论纷纷,场面一度混乱。)

杨延辉(自言自语)这可真是倒霉透顶了,没想到我的一时冲动竟然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幕落)

(西皮欢快)儿子有罪太后明鉴,

为官胜似做布衫。

萧太后(暴怒)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敢唱歌!

二国舅(嘲讽)来人啊,让他尝尝我们大辽的毒打!

(几名辽兵进来,将杨延辉打得鲜血淋漓,发出惨叫声。)

杨延辉(哀求)求求你们放了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四辽女(不屑)不信,谁会相信你这种人!

大国舅(附和)是啊,你这个叛徒,就算死了也不能得到宽恕!

萧太后(决断)好了,不要再打了。不过木易,你必须要对你的所作所为负责。你将归隔离审查,等待进一步处理。

杨延辉(沮丧)是,太后。我会认罚的。

萧太后(警告)你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否则,后果自负!

二国舅(命令)走吧,杨延辉,等待审查吧。

(杨延辉被押离现场,其他人也陆续离开。)

(幕落)

板)哎哟,疼死我了!

萧太后(老气横秋)你这个叛徒,还有心情编歌?!

大国舅(淫笑)哈哈哈,太后万岁,真是个幽默的人啊!

二国舅(装道貌岸然)太后圣明,不过这杨四郎真是误会死了,我看还是放了他吧。

萧太后(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既然你不是叛徒,这刑也就不必执行了。

(所有人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做梦)

杨延辉(激动)太后宽大仁慈,孩儿感激不尽!

大国舅(眼中含泪)你的孩儿还算有点良心,否则我可把你的家门给拆了!

二国舅(机灵)哈哈哈,我们这就去拆他的家门!

(众人欢笑离去,杨延辉在原地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西皮调皮板)好好保护我就行了。

铁镜公主 (哀怨)夫君,若非你,吾定难逃此劫!

大国舅(媒婆模样)哎呀呀,你们这对夫妻从今以后就要好好珍惜啊,不能再闹别扭了哦。

二国舅(口吐芬芳)是啊,夫妻俩多沟通,少争吵,不然小三很快就会上门的哦。

杨延辉(微笑)谢谢二位舅舅的关心,我和公主一定好好珍惜这份爱情!

铁镜公主(恍然大悟)对了,我们还没拍结婚照呢!

(众人一阵哄笑)

大国舅(调侃)好啊,别忘了要邀请我们一起去拍哦!

二国舅(推销)我们家这边拍婚纱照套餐优惠力度大,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哦。

(夫妻二人手牵手离开,众人也陆续散去。)

(幕落)

铁镜公主(调皮口吻)娘娘,您真会开玩笑啊,我和驸马爷哪有那闲心去盗令牌啊。

(众人哄笑)

(西皮得意板)那就是传言不实啦,还好我提醒了大家不要轻易相信谣言呢。

萧太后(微笑)不愧是我家的乖公主啊,有你在为母后排忧解难,我就放心了。

铁镜公主(捧场似的)哪里,哪里,这么多年,妹妹还是第一次被夸奖呢。

(众人又笑了起来)

杨延辉(迎合)没错没错,公主真是贤淑大方,让我这个驸马爷每天都有幸福感。

铁镜公主(腼腆)驸马爷说的什么呢,都是我的错。

(众人鼓掌)

萧太后(微笑)好了好了,你们俩也不用夸对方那么多了,母后我留你们在宫中就是因为你们相敬如宾啊。

(众人微笑,气氛轻松)

(幕落)

(西皮调侃板)哎呀,看你们这个套路,不就是想让母后心软,放过你们吗?

萧太后(同调侃板)放过你们,没门!

铁镜公主(挑逗)那你还要我们干嘛啊?

萧太后(得意)当然是让你们用一辈子的幸福去赎罪啊。

杨延辉(喜上眉梢)太后,您就是个大好人啊!

铁镜公主(同喜板)是呢是呢,儿媳妇会好好报答母后的恩情的。

(众人笑声大作)

萧太后(微笑)好了好了,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这件事情以后再也提不得了哦,不然……

铁镜公主(惊恐)不然怎样啊?

萧太后(玩笑)不然,我就得想些新花样来惩罚你们啦。

杨延辉(调皮)好啊好啊,母后您管教我们,我们一定乖乖听话哦。

(众人再次欢笑)

(幕落)

近得了个秘书,你们知道吗?

二国舅(好奇)秘书?

大国舅(点头) 是啊,听说特别喜欢吃糖果。

二国舅(心领神会)哦,这不就容易了吗?

大国舅(惊讶)你想到了什么?

二国舅(得意)给老太后送一盒糖果,顺便夹上一张驸马和老太后的合照,说不定就能挽救他的小命了。

大国舅(赞赏)真是个好主意啊!快准备准备,时间紧迫啊。

(一会儿)

萧太后(质问)这是什么意思?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大国舅(卖关子)老太后您不是说要了解一下儿媳妇的情况吗?这不正好有一张合照吗?

二国舅(跟进)还有还有,这糖果包装上有老太后的名字呢,看来是特地为您准备的啊。

(萧太后愣住)

杨延辉(掏心掏肺)太后,其实儿臣真的是爱岳母,从心底里感激您对儿媳妇的照顾,就算……就算要奉命赴汤蹈火,儿臣也不会后悔。

铁镜公主(感动)我太感动了,有这么贴心的岳母真是我的福分。

(众人齐喊“救命啊”)

萧太后(犹豫)那好吧,就暂且饶了你们。

(众人松了口气)

杨延辉(感慨)太后,您真是一位仁慈的母后啊。

大国舅(掩嘴偷笑)呸!好险啊。

二国舅(也笑)还好我们有点小聪明。

(众人欢笑,幕落)


二国舅(同声西皮调侃板)哎呀,这可是难题啊,太后您可真是考我们的智商。

(众人窃笑)

大国舅(挠头)太后,实在是我们太无知了,还请您开恩。

二国舅(卖关子)太后,您还记得第一次让我们来宫里时,当时是多么的热情啊!您还特地准备了一桌子美食,您说,只要我们肯帮您一个忙,您什么都可以做到……

大国舅(跟进) 可惜我们太年轻,太天真,没有想到您想让我们这么做。

二国舅(思考) 您一定是太想让驸马能够和公主在一起了,所以才让我们放他出关的吧。

(萧太后笑了)

萧太后(调皮)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啊,还挺会说话。

大国舅(得意) 太后您过奖了,我们这只是说了实话。

二国舅(眉飞色舞) 太后,您是不是要大恩大惠,让我们哥儿俩请您去玩几天呢?

萧太后(惊讶)啊?你们请我去玩?

大国舅(得意) 是啊是啊,太后您可是我们的恩主啊,怎么能让您在宫里闷闷不乐呢?

二国舅(卖关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豪华别墅、美食佳肴和精彩娱乐节目,保证您开心到爆棚!

(众人齐声喊“请吧请吧”)

萧太后(乐得合不拢嘴)好吧好吧,我就应允你们了,不过……

大国舅(跳脚) 没事没事,太后您开心就好。

二国舅(同唱)老太后,老娘亲,要玩就玩开心啊!

(众人欢笑,幕落)

板)嗯,这话说得好,你倒是有出息啊。

大国舅(挠头) 看来这次真的得出大力,不然老命不保。

二国舅(嘿嘿) 不过,我们可是无所畏惧的好汉子,反正谁要是想碰咱们,先问问我们的刀剑答应不答应!

(萧太后摆摆手)

萧太后(调侃)好了好了,你们就别嚷嚷了,快去给我抓回木易来!

大国舅(举手) 太后请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们,绝对办得妥妥贴贴!

二国舅(跟进) 对啊对啊,木易见了我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投降的!

(众人爆笑)

铁镜公主(叉腰)瞎吹个什么牛啊,去吧去吧,别给我丢脸了!

萧太后(叹气)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子,究竟要捅出多少篓子才肯收敛啊……

(众人一拥而出)

大国舅、二国舅(同声) 快走快走,木易等着我们呢!

(幕落)

,就是那个让所有世家子弟都掩耳盗铃的假宝藏啊。

铁镜公主(豁然开朗)哦哦哦,当初那个儿盗令啊!

大国舅(着急) 对对对,当初那个儿盗令啊,您打在谁的身上啊?

铁镜公主(得意洋洋)我那会儿,就是看准驸马您倒霉,专门给您塞上一份,再说其他人,谁理他呢?

萧太后(白)我擦,这是什么逻辑啊。

大国舅(摸下巴) 公主,您的意思是……

铁镜公主(眼冒奸光)我的意思就是,你们二位国舅赶紧想办法搞到儿盗令的真正藏身处,驸马就能够脱身啦!不过……

二国舅(警惕) 不过什么?快说快说!

铁镜公主(狡黠)不过,这藏身处不好找,您们得先请出个人来——

萧太后(警惕)谁?

铁镜公主(得意)当然是真正的贼主儿呀!

(众人惊讶)

萧太后(叉腰)就你这鬼精灵知道?

铁镜公主(自夸)放心吧,太后,咱们家可是有玄机的!

二国舅(激动) 好嘞好嘞,这个办法可以试试!走,我们马上出发!

大国舅(抢先) 谁让我咱们“再来一次”的“老板”啊!

(幕落)

,真是个阴险的咒道!我喜欢!

萧太后(白)你们这些奸臣,想陷害我家女儿和皇帝,你们可得小心点啊!

二国舅(白)太后娘娘说的有道理,我们马上回去反省去。

大国舅(白)是呀,我们错了。

铁镜公主(白)你们等等,我想出主意了!

二国舅、大国舅(同白)嗯?

铁镜公主(得意)我们要是赶不上祈雨大典,咱们就让祈雨大典推迟一天!

(众人惊愕)

二国舅(惋惜) 咱们家虽然有玄机,但是这个主意……唉。

大国舅(悲哀) 驸马爷,您还是接了罢。

(幕落)

了!

铁镜公主(白)好吧好吧,那咱们就按照这个计划来,我拿起宝剑就随便挥一挥,你们赶紧护住我啊!

二国舅(白)那我们不如把另一个人扔过去呢?这个人胆小怕事,肯定不敢撒泼打滚啊!

大国舅(白)好主意!但是,要是扔错人怎么办呢?

铁镜公主(白)这个嘛,你们关注一下,看清楚了再扔。扔错了,我们再找下一个嘛。

二国舅(白)说得好!

大国舅(白)我们找明白了再扔!

(众人忙碌,寻找可扔的人)

萧太后(白)你们这些奸臣,还真会玩啊!

(众人停下来,扭头看向太后)

铁镜公主(白)太后娘娘说什么呢?

萧太后(娇嗔)什么什么,你们这群人把我的女儿和皇帝都想陷害,还有脸问我说什么啊?

大国舅(白)太后娘娘您哪里想得到呢?我们只是要找个能够吓唬人的人扔过去,让太子能够得以脱身。

二国舅(白)绝对不会有任何危害太后娘娘您和太子的意思。

铁镜公主(白)太后娘娘您放心吧,咱们家可是有玄机的。

萧太后(沉默)唉,你们就去吧,别被人捉了回来。

(众人继续忙碌,四处寻找可扔的人。)

(幕落)

铁镜公主(白)够了!

(翻着牌子)翻到这张牌,你们就要扔阿哥了!

(白)天啊,我这是自寻死路啊!

大国舅、
二国舅(同白)哇!公主,公主别吓唬我们啊!

饶了我吧!

铁镜公主(白)好吧好吧,我就心软一次,取消这项计划。

二国舅(白)哦,公主您这是太宽容了!

真让我求生欲大增啊!

铁镜公主(白)别太高兴了,差使,解下这个混蛋。

(二国舅解下杨延辉。杨延辉下。)
铁镜公主(白)哎,你们这些差使怎么都这么奸诈啊。

二国舅(白)诶,别这么说嘛,公主您不要这么小气,要宽大为怀嘛。

我们差使心里苦啊,也是有难处的嘛。

(众人继续分赃,和谐地共处一宫。)

大国舅(白)哎呦,别闹了,别遥想当年啊!

铁镜公主(白)国舅。

大国舅、
二国舅(同白)公主。

铁镜公主(白)我家母后虽然赦免了驸马爷,可她还在埋怨啊!

大国舅、
二国舅(同白)哈哈,这不正常嘛!

铁镜公主(白)有啥办法吗?

大国舅(白)娘儿俩的矛盾不过是个小插曲,您过去,笑嘻嘻的,让她觉得您很亲切。

二国舅(白)对啊,别忘了,要抱你家儿子着呢!

大国舅(白)没错,轻松自在把阿哥带着去拜见娘儿俩就好啦!

铁镜公主(白)这招好!我这就马不停蹄的过去!

大国舅(白)走啦走啦,让你的笑容融化她的怨气!

二国舅(白)那是咯,让她尝到您的亲切,就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您的儿子了!

(铁镜公主信心满满地去见娘儿俩,人人开心,阿哥也很满足)

不好啊,您的表情都调到那边去了,我们得想点儿法子了!

(萧太后扭腰不理。)
大国舅(白)哎哟,还不行——继续扭。

铁镜公主(白)嗯,您的脖子都快扭断啦。

大国舅(白)别呀别呀,这样的姿势脖子不痛吗?您别扭了啊,我们来个抱团儿,都围着您转吧!

二国舅(白)对啊对啊,团团转,让您感受我们的热情,让您感受我们的诚意!

铁镜公主(白)好啊好啊,您这边的风水那么好,我们绕着您团团转,不过瘾啊!

(萧太后被他们热情包围,心情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