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舞台上的搞笑大会 京剧资讯京剧名家弟子传承技艺弘扬文化

蔡邕为父所迫,别家赴试,留妻赵五娘养赡双亲;嗣中状元,牛丞相强招赘为婿。蔡乡荒歉,赵五娘乞求赈米奉养公婆,己则暗食糠秕,蔡母疑其有私,大闹;事白,蔡母羞愧,争食糠而噎死。蔡父继亦病故。邻人张广才助赵五娘葬亲修坟,并赠琵琶,令其上京寻夫。赵五娘至京,假扮女尼,深入相府见牛氏,备述前情。牛氏贤,以赵五娘所画公婆真容题诗示蔡邕,夫妻得团圆。蔡邕请旨归祭,适张广才代为扫墓,严责不孝,经赵五娘讲情,张广才怒始释。圣旨复下,满门荣封。

(白)小生,蔡邕,字表伯喈。抱经济之奇才,当文明之盛世。幼而学,壮而行,虽望青云万里;入则孝,出则悌,怎离白发双亲?幸新娶妻房,乃陈留郡人赵氏五娘,仪容俊雅,休夸桃李之姿;德性幽闲,可寄蘋繁之托。正是夫妻和顺,父母康宁。诗云: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今喜双亲既寿而康,对此春光,就花下斟酒,与双亲称寿,岂不是好?昨已吩咐娘子安排,待我请出爹娘。

张广才(白)啊,老哥、老嫂,此位是本县书吏。今乃之年,他已将令郎名字开去,即日就要赴考,命令郎收拾行装,速去为是呀。

赵五娘(白)啊相公,你只管放心前去,不要以家为念。公婆在堂,自有妾身尽孝。还是求名为上。倘若此去高中,岂不荣宗耀祖?望相公思之!

(白)老汉,张广才。只因今乃之年,奉劝伯喈进京赴考,今日荣行,在此候等相送。远远望见蔡家父子来也。

蔡邕(白)啊大公,晚生此去,家中并无亲人,父母年老,只有娘子,又是女流。凡事仰赖相助。倘有欠缺,尚望接济。

(白)哎呀夫啊,你我夫妻完婚不过两月,就这样活活地分离!父母在堂,三场考毕,你要急速回家,且莫留恋他乡啊!

蔡邕(白)妻呀,休怪为夫心狠,此乃被事所逼。父母在堂,望你代我尽孝。为夫若有寸进,即刻还家,岂肯留恋他乡!

(白)老夫,牛旭东。汉室为臣,官拜首相。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年已及笄,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女儿许配与他,不免将夫人请出,阖家商议。

牛旭东(白)啊夫人,你我夫妻年过半百,只有此女,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女儿许配与他,特请夫人商议。

牛旭东(白)启奏万岁:老臣有一小女,年已及笄,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小女匹配与他,求万岁做主。

牛旭东(白)倒无有什么国事。新科状元游街夸官已毕,上殿谢恩,我在金殿之上,启奏一本,求万岁做主,将女儿婚配与他。万岁准奏,命老夫遣媒说合,他若不允,万岁做主。

(白)小生,蔡伯喈。蒙圣恩钦点头名状元,不得即归乡里。父母在堂,无人侍奉,岂可久留他乡?欲待上表请归,不知圣意如何。正是:

蔡邕(白)这个我家已有妻室,况父母在堂,岂能在相府招赘?请你代言,多谢太师美意,就说我实难从命。

媒婆(白)哎哟!太师既爱您才貌双全,小姐又是个绝色的女子,你们要是成了亲,真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状元老爷,您就答应了吧!

媒婆(白)状元老爷,我家太师乃是当朝首相;况且这门亲事又是当今万岁的旨意,恐怕您不能违抗吧?

媒婆(白)太师爷,再不要提起,状元老爷好不识抬举啦,是他言道,家有父母在堂,又有妻室,不能从命。

汉文帝(白)嗯,原来为父母在堂,辞归奉亲。卿家可知:尽忠难以尽孝?封卿为议郎之职,赐婚牛桂英,在朝为官,不得擅离朝堂。退班!

蔡母(白)哎呀呀,不是你这老天杀的逼着我儿上京赶考,哪能落到如此地步?如今陈留郡荒旱,举家都要饿死,怎么,还不叫我埋怨你么!

蔡母(白)啊!我儿被你逼了出去。还要将我饿死,如今连话都不许我说了?好好好,我这条老命不久也是饿死,今天我就与你拚了!

赵五娘(白)公婆不必动怒,你儿进京,许久未回,陈留郡遭此荒旱,才有此祸,连累二老忍饥受饿,皆媳妇一人之罪。还求公婆忍耐,媳妇就是求化,也要奉养公婆。若是实在无路可走,纵死也要死在一处啊!

赵五娘(白)哎呀公婆啊!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出头露面?公爹年迈,腹内又饥,万万不能前去的。媳妇前去倒也无妨。

赵五娘(白)哎呀且住!想我丈夫一去不归,婆婆终日埋怨公爹,又遭荒旱,难以度日。婆婆言道,若再无有饭吃,休要见她。唉!不免前去领些粮米,也好奉养公婆啊!

里正(数板)老夫五旬,家中没有人,因充里正来瞎混,谁知还是不安宁!人家大小有点儿事,把我忙得了不成。地面儿倘若出人命,好像我家打死人。官到将我板子问,打得我两腿棒疮疼。如今开仓来放赈,这件买卖上我门。终日喝点儿高粮水,哪一天不吃肉几斤。眼前混,不顾人,粮米被我换成银。倘若上司将我问,拚着打得疼。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死和生,死和生!

(白)在下,里正猫狸。今当开仓放赈,上司派我跟李社长管理,只是这粮米被我卖了许多,亏空不小。上司要问,少不得就把李社长牵连在内。正是:

里正(白)哈哈!你这小贱人啊,只顾要粮,就不顾别人的性命!你在大人面前哭哭啼啼,将我的差事闹掉,打了我四十大板,还得赔出粮米。我跟你说,这米是我卖被褥衣服换来的,你还我便罢;如若不然,哼哼,我要你的命!

赵五娘(白)里正老爷呀!我丈夫出外未回,家中无人,可怜我公婆已有二三日未曾用饭。若是将米还你,岂不将我公婆饿死?也罢!里正老爷,我将身上破衣脱下,与你换米吧!

里正(白)你丈夫出外不管爹娘,你也甭管他们啦。你裳给我,也是破的。再说,你脱啦,身上也冷啊,我也不忍心要你的呀。

赵五娘(白)唉,二位妈妈有所不知,是我领取粮米回来,中途被里正拦阻,抢了去了。丢失粮米,有何脸面去见我公婆,故而我要投井一死呀

周大妈(同白)为这个呀!咳,我们也是刚刚领粮回来,这么办吧:我们带你去到街上叫化,或许有人周济于你,也未可知。

赵五娘(白)这个么?哎呀是呀,我只顾一死,公婆在家,无人照管,若是饿死,岂不罪在我身?唉!事到如今,依从妈妈了吧!

(白)老汉张广才。乃陈留郡人氏。近年此处荒旱,难以度日。我有个街邻蔡从简,他子蔡伯喈进京赶考,老汉受他之托,替他应家中之事。这几日未到他家,不知他家景况如何?看这样大雪纷飞,待老汉拿些粮米送与他家。唉!有道是:既受人之托,要忠人之事喏!

赵五娘(白)公婆有所不知,儿领粮回来,行至中途,又被强人抢去。多蒙吴大娘、周妈妈带我在长街叫化,又赠我许多粮米,故而回来迟了。

张广才(白)慢来,慢来!我在外面未曾冻散。来到你家,被你们这样拉拉扯扯,倒要将我拉散了。一个说了,一个再说。

蔡父(白)大公有看不知,只因媳妇去领粮米,中途被人抢去了。幸遇吴大娘、周妈妈领她长街叫化,又赠她粮米。好好回来,这老乞婆却说她这这这哎哟哟,叫我怎么说得出口哇!

张广才(白)哈哈哈这样饥荒年月,怎么还要争吵?五娘可算是孝道的媳妇。我有一言奉劝,兄嫂听了!

蔡邕(白)下官,蔡伯喈。进京赴试,幸喜高中,不想被牛太师强逼招赘。家有父母,不能尽孝。天哪,天!

祝英台女扮男装与梁山伯同学会稽,祝英台心许于梁山伯,梁山伯却不知祝英台为女子…[详细]

宋时,天波杨府的烧火丫鬟杨排风,降服了青龙,化为焰火棍。宋、辽交战,杨延昭之…[详细]

明嘉靖皇帝昏庸残暴,不理朝政,一味修道炼丹,追求长生不老。户部主事海瑞,进谒…[详细]

隋末唐初,李世民被囚南牢,罗成去探视,遇齐王李元吉。李元吉为了翦除李世民心腹…[详细]

宋将狄青,奉命征讨上乘、印唐二国;途中误入鄯善国,与双阳公主婚配,一同去印唐…[详细]

北魏时,北方突厥入侵中原,贺廷玉奉旨征兵。陕西花弧年老多病,子年尚幼,其女花…[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