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舞台上的搞笑大会 京剧资讯京剧名家弟子传承技艺弘扬文化

我国的戏曲文化已经流传了很多年,被捧出来的名角红人更是多如繁星,但是也有一些人时运不济,白白浪费了天赋和优势,最终或泯然众人,或自甘堕落,皆使人不胜唏嘘。

徐碧云出生在一个梨园世家了,祖上两辈都是圈内的名人,在这样的氛围下长大,再加上个人天赋,徐碧云从小就很被大家看好。

他一开始学习的是武生,但后来又改学了旦角,可谓是文武双全,12岁就开始坐科,没多久就能挑大梁独当一面。他的嗓音亮脆干净,极为动听,很快就打响了名声。当时的很多名角儿都和他同台搭过戏,一时间风头大盛,势头甚至不在四大名旦之下。

当时的徐碧云有一个铁杆戏迷,后者正好开着绸缎庄,各种最新的衣料不要钱似的堆在徐碧云的面前,他的戏服料子永远是最新的,款式好看,脸面自然也就好看。

唱戏、看戏的人都知道旦角儿的行头很要紧,有这位铁杆戏迷的支持,徐碧云的风头可以说是更上一层楼。但是唱戏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功力,要想在这个行业一直走下来,平常的勤学苦练也是不能免的。可他偏偏不是个自律的性格,没多久就染上了烟瘾,还和一个军阀的姨太太闹出了绯闻。

梅兰芳等人一起努力,好不容易从军阀手里保下了徐碧云,可是却再也不允许他在北京唱戏了,无奈之下,他只得背井离乡,去外地表演,等风头平息下去,再返回北京。

可重返北京的徐碧云已经被烟瘾熏坏了嗓子,虽然还能唱戏,但嗓音已经不能跟之前相比了,因为长时间吸食烟草,他的精神也变得差起来,面色萎靡不振,扮相也没之前那么出彩了,名气自然比不了从前,最后终于消失在了其他人的光芒下。

上文的徐碧云是当时的旦角第五名,而这位朱琴心则排第六,他没有徐碧云那样的世家背景,当也是从小就爱好京剧,他的家世不错,上过学,还会说英文,刚开始跟着大师陈德霖学青衣,后来又另拜了师傅,改学了花旦。

学成之后,朱琴心就开始登台演出,他的台风很稳,加上嗓音和扮相都不错,很快就在圈内闯出了名声,二十三岁时就能自己挑班儿。

他最擅长的就是《陈圆圆》,扮相新颖,表演入微,再加上有其他名角儿跟他一起搭戏,几乎每场都能获得满堂彩。

可是就在1927年,处于鼎盛期的朱琴心在一次演出中不小心烧伤了脸,只能先告别戏台,回家修养一段时间。但就在他休息的这段时间,他的搭档选择了离开自己组了新班子。

重新回归戏台的朱琴心因为没有了合适的搭档,加之天赋有限,事业很快就开始走向了下坡路,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和上面两位不同,黄桂秋一开始只是一个喜欢听戏的票友,但在他十八岁那年,偶然登台演唱可一出《起解》,一唱成名,还被大师陈德霖收入门下,安安心心地学习了两年,才开始正式登台。

他的嗓音甜润,很得人心,连当时的老顾曲家孙先生都说当时的戏剧界,如果只论唱功的话,除了梅兰芳,没人能比得上黄桂秋。

四年后,黄桂秋正式自立门户,在天津组班演出,已经年近七十的师傅陈德霖为了来给他捧场,特意从北京赶来,再次登台。但就在这场演出之后,陈德霖就病倒了,并在回家后不久就逝世了。

师傅的逝世对黄桂秋的打击非常大,他很快就解散了自己的戏班,在家守孝,足足过了三个月才在好友的邀请下再次登台。

可是北京已经成了黄桂秋的伤心地,他不想再留在这儿,于是辗转去了东北,但当时的东北军阀混乱,他的出现很快就引起了一位军阀的注意。

黄桂秋只想好好唱戏,没有理会军阀的殷勤,一不小心就惹恼了对方,好在被对方的姨太太仗义搭救,才躲过了毁容的危险,并将他重新送回了北京。后来还有人将此事改成了小说《秋海棠》,又将其改编成了话剧,想让黄桂秋亲自饰演,但被对方严词拒绝。

和前面三位不同,黄玉麟的出身要厉害很多,他是仕宦出身,但在他出生没多久,家里的情况就不大好了,九岁那年,黄玉麟就拜了当时的名伶戚艳冰为师,开始学习花旦,十三岁时正式开始跟着师傅在东北登台演出。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两年,师傅戚艳冰就离世了,他的父亲出面做主,将师傅曾经的艺名——绿牡丹转授给了他。从那时候起,黄玉麟就开始以这个艺名在东北演出。

过了三年,已经十六岁的黄玉麟来到了北京,遇到了自己的第二任师傅王瑶卿,对方将他誉为天才,还开始教他学青衣戏。

一年之后,黄玉麟回到了上海,以“绿牡丹”的名字红透了南北,还被邀请去日本演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时的他才不过十八岁,可谓是年少成名。

载誉而归的黄玉麟乘着势头,又连续跑了好几个地方演出,每次都能收获大量赞誉和掌声,真真切切地名利双收。

可是很快,因为大量的演出,他的嗓子开始出现问题,再加上家里的原因,他不得不离开了戏台,回到了家里。

等到处理完家里的事情,黄玉麟想要重返戏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早已经恢复不了从前的出彩,就算他最后戒除了烟瘾,可坏掉的嗓音终究还是好不了了,他也只得该别戏台,开始转战商群,但因为经营不善,生意也没做成,最后只能依靠教别人唱戏,勉强维持生活,也是让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