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脸谱文化面具背后的故事与象征 茶渐凉复言中国贵妃

马明捷,笔名鸣杰,汉族,中员。祖籍山东平度。1963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文系。先后担任吉林省文化局戏曲研究室、旅大市文化局戏剧理论研究室干部,旅大市文联编辑,大连市艺术学校教师、副校长,大连市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大连京剧团(院)艺术顾问,1996年晋升研究员。生前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大连市戏剧家协会、顾问,辽宁省老艺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曲学院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毕业论文导师,大连外国语学院客座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不久前,大连京剧团为庆祝邓宛霞京昆剧团成立和徽班进京二百年,南下赴港,与邓剧团联合演出,拉开香港纪念徽班进京活动的序幕。

香港人口逾六百万,各方面均已实现高度现代化,文化艺术方面受市政局支持的有香港管弦乐团、香港中乐团、香港芭蕾舞团等。而中国传统戏曲艺术,却从没有专业剧团。所以邓的剧团成立在香港颇引人注目。而且与大连京剧团的八天联合演出,成了香港各界注意的一件盛事。《星岛晚报》介绍邓剧团成立的文章标题是《意国歌剧、京昆腔调谁更讨好?邓宛霞发扬国粹志不渝》,文章结尾引了邓宛霞一句话:“只要有优秀的演员,妥善的安排,为什么中国戏曲艺术就比不上西方?”

这句话是香港著名专栏作家、京剧评论家江上舟先生发表在香港《新晚报》上的文章标题。杨赤在香港演了《九江口》、《绝龙岭》,与邓宛霞合演了《霸王别姬》,其中《九江口》最引各界人士的注意。

《九江口》是袁世海先生的代表作,唱、念、做、打并重。香港观众从没看过袁先生演过,国内也没有人演这出戏了,而这出戏却最能展示杨赤文武兼备的长处,又是袁先生精心指教的。所以,在香港杨赤一炮而红,剧场气氛极为热烈。饰华云龙的牟善伦也不含糊,“闯宫”一场,与杨赤对啃,剧场里彩声不断,后面的“摘印”、“阻驾”、“跑船”等场,杨赤的唱功、念功、武功都得到发挥。每到精彩处,轰雷般的掌声响彻剧场,连剧场也忘情地和观众一起大声叫好儿。一位来自日本的华侨说:“到香港看了大连京剧团的《九江口》是意外的收获,就是什么生意都不做,也算没白来。”江上舟的文章还说,“戏迷惊异于大连京剧团,出了这么个好的花脸演员”,还说“此子必登大雅之堂,大将之才也”。

这又是一篇文章的标题,作者署名诸葛娘,发表在9月4日《星岛晚报》上。“靓”是广东话,漂亮的意思。李萍在香港只主演了一出《女杀四门》,这出戏前两年还有人在香港演过,报上的文章几乎是叫号:“且看大连的李萍如何,若能在场上稳的住,就值得捧场。”严峻的形势摆在李萍面前。《女杀四门》前文后武,张铁华老师为发挥李萍长处,前面安排了大段唱,后面扎靠开打。闻占萍老师专门为她设计了【西皮慢板】。杨秋雯老师为她规范身段,张、闻、杨老师的心血没有白费,一出《女杀四门》,使李萍的名字遍传香港票界和戏迷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