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古韵新声探索中国戏曲的瑰丽世界 京剧剧本带你领略传统艺术的瑰丽世界

唐,贞元年间,西洛书生张珙进京应试,在河中府普救寺邂逅崔相国的女儿崔莺莺,二人一见倾心。张珙乃搬入寺内,居住西厢之侧,以期俟机与崔莺莺相近。河中叛将孙飞虎,知崔莺莺貌美,兵围普救寺,欲掠之。崔夫人于危急中誓言:“有人能退去贼兵,愿倒赔妆奁,将莺莺之为妻。”张珙有挚友白马将军杜确,统兵镇守蒲关,乃修书一封,命寺僧惠明下书往邀杜确前来解围。杜确剿灭孙飞虎之后,张珙本思与崔莺莺结成夫妇,岂知崔夫人嫌其为白衣秀士,悔却前言,借词推托。张珙与崔莺莺两心怏怏,红娘乃往来传书递柬,先使二人在花园相会,继之更促成二人婚事,共度佳期。事为崔夫人闻知,怒笞红娘。红娘据理申辩,并责崔夫人出尔反尔之过,终使崔夫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依红娘之见,准张珙与崔莺莺结亲,但须张珙赴试高中之后,始允成礼。张珙遂离河中,取路入都。至此,张珙与崔莺莺之事,告一段落。

《西厢记》为家喻户晓的名著,近世以来,《佳期》、《拷红》等折,还活跃在南、北昆曲舞台上。曲艺节目中,也有不少演唱西厢故事者。我(荀慧生)在《西厢记》中,最喜爱红娘。这个人物善良、正直,爽朗、热情,反抗性也很强烈。崔、张的结合,借助于红娘之力不小。昆曲《拷红》一折,即是重点强调红娘这一人物,歌颂她的勇敢、沉着和机智。

京剧早年本无演《西厢》故事的剧目,我为弥补这一缺陷,乃着手创编。因我最喜红娘其人,遂参照王本《西厢》和昆曲《拷红》编写成《红娘》一剧,以张生、莺莺情事为纲,以红娘一角为主,歌颂这一见义勇为、之美的青年女性。剧本于一九三六年编成,同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北京首次演出。我自饰红娘,何佩华饰崔莺莺,高维廉饰张君瑞,何盛清饰崔夫人,张春彦饰白马将军。演出后,深得好评。此后数十年,率演不衰。其后又根据演出心得、体会,对于剧情和唱、做,随时加工改进。尤其解放后,重新加以整理,使主题更为突出。此剧唱腔和表演身段,我皆有独特创造:如《琴心》一场的“反汉调”,《佳期》一场的“反四平”,以及《逾墙》一场红娘手持棋盘引入张生的身段等等,都不见于其他戏中。这些创造,因密切结合人物性格,久已脍炙人口。

张珙(白)今当开科取士之期,小生进京应举。只因我有一好友,名唤杜确,人称白马将军,与小生同郡同学,结为八拜之交,如今他已弃文就武,统领十万大军镇守蒲关,小生意欲顺道前往探望一番,路经此处,特来上刹瞻仰,不想与长老幸会。但不知长老因何至此?

法聪(白)您不知道,那西厢住着崔老夫人带着莺莺小姐,在这儿替老相国办佛事。小姐长得真是天仙一般!甭说小姐长得好看,就是小姐身旁的丫鬟红娘,嘿,长的也好看极啦!您要不信我带您看看去。

法本(白)斋供、道场,老僧俱已备齐。今乃二月十五日,释迦牟尼佛受供之日。就请老夫人、小姐前来拈香。

张珙(白)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氏,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

(白)哎呀,且住!适才遇见莺莺小姐,使小生顿生爱慕之意。我不免搬到这寺内,靠近西厢耳房居住。若有机会,得与小姐亲近也未可知。不免请出长老商议。

张珙(白)只因小生亡母尚未追荐。适才长老言道,今乃佛爷受供之日。小生意欲备钱五贯,求长老带一份斋供,届时一同追荐如何?

(白)奴家崔莺莺。爹爹崔珏,不幸亡故。与母扶柩归葬,因道路不靖,将灵柩暂停河中府普救寺内。母亲命红娘去问长老追荐之事,天到这般时候,还不见红娘到来。

红娘(白)咱们在庭院扑蝶散心的时候,遇见的那位书生,也在长老那里。我出来的时候,他对我深深作了一个揖,真眉瞪眼地说道:“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氏,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

崔夫人(白)一旁坐下。啊女儿,适才红娘报道:今日乃追荐你亡父之期,长老已在佛殿诵经,速随为娘前去。

崔莺莺(白)母亲哪!乱兵如此猖狂,不如将孩儿献出,既可保得一家老小,全寺僧众,也可平安无事的了哇!

崔夫人(白)女儿不可如此糊涂!想我崔家,从无“再婚”之女。若是将你献出,岂不辱没了崔家门庭!

红娘(白)哎呀,老夫人哪!小姐既不能从贼,又无退兵之计,倘若孙飞虎杀进寺来,难道说我们就束手被擒不成吗?

张珙(白)就请长老对贼首言讲夫人钧命:小姐孝服在身,请他暂退一箭之地,待等三日,拜别相国灵柩,改换礼服送去成亲。这不是退兵之计吗?

张珙(白)小生有一好友,名唤杜确,人称白马将军,现统十万大军镇守蒲关。与小生有八拜之交。小生修书前去,必能退得贼兵。这不是退兵之计么?

孙飞虎(白)唗!三番两次推托,你老爷好不耐烦。速将莺莺献出还则罢了;如其不然,先杀掉你这老家伙!

张珙(白)杜仁兄,小弟本当从命;只因孙飞虎围寺,崔老夫人自出赏格:如有人退得贼兵,愿将小姐许配为妻。待小弟完成花烛,再往蒲关拜谢!

杜确(白)如此说来,我倒作了你的大媒了。本应留此吃了两家喜酒,怎奈军务在身,不能久留。改日再来拜贺。

崔夫人(白)他乃有公务之人,焉能久留。啊,先生救命之恩,老身焉敢忘却。张先生今日就搬到书院来住,明日叫红娘请先生吃酒。明一定要来呀,哈哈哈!

张珙(白)红娘姐不必沉吟,少时见了老夫人,定是这样讲:张先生你来了,与我家莺莺成双成对,饮合欢酒,洞房成亲。红娘姐,你说是也不是?

崔夫人(白)先生哪里知道,老相国在世之时,已将小女许与老身侄儿郑恒为妻。愿以金帛奉酬,请先生另选名门,各谐,以为两便。

张珙(白)请问老夫人,杜将军若是不来,孙飞虎公然无礼,小姐岂不被贼玷辱?老夫人那时又当如何?

张珙(白)老夫人有言在先:有人计退贼兵,必将小姐许配。如今贼兵既退,老夫人悔却前言,不讲信义,难道说戏弄我张君瑞不成?

红娘(白)这个老太太,真是老奸巨猾呀!利用完了人家,又想跟人家退亲,还说人家不会吃酒吃醉啦,呱呱呱就走啦!

张珙(白)红娘姐,小生实指望与你家小姐结为,不料老夫人悔婚。事到如今,你快与我想个主意才好。

红娘(白)我们小姐也喜欢琴音。她时常跟我说,昔日司马相如求卓文君时,曾弹一曲,名曰什么凤

红娘(白)不错,凤求凰。我们小姐每夜必到花园焚香。今夜我以咳嗽为号,你就弹起琴来,我再看她的颜色行事,再把这封信给她,成与不成可就看你的造化啦!

(白)咳!奴家命薄,自幼父母将我终身许与郑恒,虽非心愿,怎奈母命难违。那日花园偶见张生,实指望得配此人,终身有靠;不料母亲悔婚。这且不言,适才长老报道:张生在书斋愁病交加,想是为了母亲悔婚之事。哎!母亲,事到如今,叫女儿何以为人?正是:

红娘(白)我是学老夫人说话哪。老夫人还说:从今以后,你二人要“兄妹”相称。来来来,拜见你的什么“哥哥”呀!

崔莺莺(白)红娘大胆!想我乃闺阁之女,何胆敢拿书信戏弄于我?待我禀告老夫人,打死你这小贱人!

红娘(白)小姐,这封书信就是张生写的。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您既然不愿意,我去告诉老夫人去。

崔莺莺(白)写封回信去对他言讲:小姐问候先生,乃“兄妹”之礼,并无别意。再要如此言语,禀告老夫人,连你这小贱人也有性命之忧!快去!

红娘(白)你还提那封书信哪?被我们老夫人看见啦!劝你从今以后息了邪念,再若如此,要打死你这小奴才。

红娘(白)哟!我们小姐,表面上跟我庄庄重重地,骨子里头,那是怎么回事呀?张先生,我们小姐约你今晚跳墙,那么你就去跳吧!

张珙(白)好个顽皮的丫头。适才红娘送来小姐的书信,约我花园相会,看天色尚早,真是“度日如年”。正是:

崔夫人(白)儿呀!只因你父在世,将我儿许配你表兄郑恒。张生亲事,不能应允。且等你表兄到来,护送你父灵柩归葬。至于欠那张生之情,只要多送金帛也就是了。我儿三年孝满,就与你表兄成亲。

崔莺莺(白)非是女儿不孝,违抗母命。只是孝服在身,这亲事暂且不提。看天色已晚,女儿还要往花园焚香,愿母亲福寿绵长。

红娘(白)现在太湖石旁。你的好运气来啦,老夫人睡觉去啦。就剩小姐一个人儿啦。小姐要想下棋,我拿棋盘遮着你的身体,引你进去,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崔莺莺(白)一炷香:愿亡父灵柩早日归葬;二炷香:愿老母福寿康宁;这三炷香

红娘(白)你真正岂有此理!只会欺侮我,见了我们小姐连个大气儿也不敢出。你看今天多好的机会呀,你怎么一点儿勇气都没有啊?

琴童(白)可了不得啦!我家相公的病越来越厉害,吃药也不见效,想走也走不了啦,你说这可怎么办哪?

法聪(白)你先别急,等我把师傅请出来,咱们央告央告他,请他在老夫人面前说说好话,把莺莺小姐许配你们相公不就行了吗?

法聪(白)回师傅的话:只因崔老夫人悔婚,张相公一。请您对老夫人去说说,把小姐许配张相公,也算您作了一件好事。

(白)那张生身染重病,我们小姐也是寝食不安,都是老夫人悔婚,才惹出这许多麻烦。小姐开了个药方,叫我送去。小姐又不是医生,怎能治好病症哪!哎!我只好送去。

网站资源来源于迅雷或百度网盘,本站不存储任何资源,如资源侵犯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将立即予以删除。站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