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脸谱文化面具背后的故事与象征 茶渐凉复言中国贵妃

明武宗(朱厚照)私游大同,过李龙酒店,见李妹凤姐貌美,乃加调戏。后实告以自己是皇帝,封凤姐为妃。故事见《正德游龙宝卷》。又名《梅龙镇》、《美龙镇》。

朱厚照(正德帝):(内)嗯喷!(“小锣冒儿头”:上,“小锣原场”:至九龙口,整冠,捋髯,抖袖,至台口,念“引子”)

德。(“扎”)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昨日改装出宫,住在梅龙镇上,适才店主东巡更做捕去了,临行言道:要茶要酒,只用木马儿一响,便有人来。孤王独坐店中,闷煞人也!(站起,唱“四平调”)

孤忙将木马儿一声响,(敲击堂木一下,“小锣钹一击”,接唱)唤出递茶送酒人。(击堂木一下)酒保!

将茶盘(随唱随左转身,开门,进门,转一小圆场,挖到小边)放至在桌案上,(用左手用手帕挡脸,右手从下边递茶盘放在桌子上,正德帝右手用扇子搭凤姐手帕,二人相视,“小锣一击”)呀啐!(出门,向小边,接唱)

朱:嗯喷!(凤姐回头,“小锣一击”:转身,示意朱有什么事?朱告诉她带子掉了。凤姐俯身捡带子,朱踩带子另一端“小锣一击”,凤姐在另一端拉带子,拉不动,招手,示意让朱走开,朱摆扇子,摇头,示意不走开。凤姐一赌气,把带子放下,“小锣一击”:向上场门走去。)嗯喷!(“小锣一击”:朱示意凤姐回来,凤姐回头,示意朱唤她做什么?朱示意把带子拿走。凤姐示意朱不要去踩带子了,朱点头同意。

凤姐再次去拾带子,朱复踩,凤姐仍拉不动,倒带子到朱跟前,示意朱看上前方,朱看上前方时,凤姐推朱向前,把带子拿走。“小锣夺头”)

朱:哎呀且住!(“小锣一击”:站起离座出桌,用扇打“背躬”)吃粮当军的人竟有这等苦处!也罢!待孤王回转朝阁,发十万饷银犒赏他们。哎,酒大姐,我与你商量商量。(归原座)

朱:放下!(学凤姐声)好,放下了。(把银子放在桌子上。李去取,朱用扇盖住银子,(“小锣一击”)

李:哎呀且住!(“小锣一击”)看这军爷有些不老诚!待我哄他一哄。啊军爷,你进得我们店来,可曾看见过一副古画?

朱:哎呀!这个小丫头,她竟晓得男女有别呀!哈哈哈—-!(凤姐把灯放在台中,然后从朱身后绕到小边,朱俯身拾起灯,唱“四平”)

啊—掸一掸灰尘。(“二黄八岔”:擦桌子,净手,从上场门端酒菜,模仿正德帝饮酒等动作。)哎!(唱“四平”)

请出军爷饮杯巡。(“小锣一击”)(向下场门)啊,军爷,请出来吃酒哇!啊!军爷,请出来用酒哇!你看这人,叫他出来,他又不出来了!(正德帝下场门上,出侧门,站在凤姐身后,用扇子打凤姐头一下:“小锣一击”。然后站大边)

朱:再看看?好就再看看,再看看又有何妨呢。(绕到凤姐身后到大边打量。“小锣一击”) 好!好!好!

朱:哎!回来,回来!(“小锣一击”)你真是个呆傻子,这桌酒席被我吃残了,你哥哥回来问你要钱,你拿何言答对呀?

李:哎呀是呀!(“小锣一击”)这桌酒席被他吃残了,银子被他拿去了,等我哥哥回来问我要钱,我是何言答对呀?(“小锣一击”)嗯!我再哄他一哄。啊军爷,你们那里老鼠是什么颜色的?

李:呕!你看,在那里!在那里!(向大边台口指“小锣一击”:朱离桌去找时,李把酒斟上一杯)在这里!

朱:正是做响马打抢来的。不犯事便罢,若是犯事,我就说你兄妹二人是窝主。银子不要了,酒也不吃了,我要走了!(提袍襟欲走,凤姐急拦“小锣一击”)

李:且住!(“小锣一击”)他的银子乃是打抢来的,若不犯事还则罢了,倘若犯了事,将我兄妹二人攀连在内,这—–这便如何是好?(“小锣一击”)哥哥啊哥哥,今日也卖酒,明日也卖酒,这就是卖酒的下场头呕!(唱“四平”)

李:如此我就——招、招、招!(“小锣三击”:二人反正反互相用手招对方,然后正德帝握住凤姐手)

朱:哎呀呀!凶得很!这个丫头片子!有了,待我来哄她一哄。呕!那旁是李龙哥回来了!辛苦你了!改日再见,请了,请了!

李:我哥哥回来了。待我来开门。(把椅子搬回外场椅,然后开门,左转身向大边;正德帝用扇挡脸,进门归外场椅坐)哥哥在哪里?(回身进门,挖向小边)哥哥在哪里?

朱:呃!(急拦“小锣一击”)哎呀且住!(“小锣一击”)这个丫头,若是喊叫出去,惊动乡约地保前来,将我拿去送官,君臣相见,成何体统啊?这?(“小锣一击”)有了!她若有福,就封她一宫;她若无福,孤王拉马走去。(归座)啊,酒大姐,你可认得我?

叫一声凤姐你来看宝,(“小拉子”:凤姐蹲下用手抚摸黄帔)男女有别呀!哈哈哈—-!(接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