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五庄观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崇公道(白)不错,生下一个儿子来。放东也不好,放西也不好,找个鸡罩,把他罩起来。那天我打衙门回来,想着我的儿子,一掀鸡罩——忒落,来了一个老鹰雕抓跑了。

崇公道(白)是我老伴的。他穿小你穿大。头上剪去一段,后头缝上两针。这就是“少前无有后跟”。

崇公道(白)你提那王三公子,进得院来,花了三万六千两银子。有了银子你老鸨子才好。无有银子,随口唾骂。

崇公道(白)你提起那皮氏,顶不是人做的。那一天我打衙门回来,看见皮氏站在门口,手拿长烟杆,头上贴着红绿太阳膏药,点点红嘴唇,他与我老伯伯,眉来眼去眼去眉来。你猜怎么样?

崇公道(白)哎呀,你说那李虎,他是顺毛驴,怎么说,怎么好。你这一撸,他就炸。慢说你,就是他老子,也是要拿板子打的。

崇公道(白)哼哼。说来说去,我也不是好人了。你进得监来,老伯伯待你不错。你要吃面,我与你剥蒜;你要吃疙拉,我与你做面。说来说去,我亦不是好人了。这是枷,你与我,带起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