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舞台上的搞笑大会 京剧资讯京剧名家弟子传承技艺弘扬文化

京剧《对花枪》剧本 姜桂枝 薛红敏 饰 罗 成 杨剑舒 饰 罗 成 孙士平 饰 罗 焕 唐芙蓉 饰 罗 艺 李志国 饰 罗 松 张玉奎 饰 程咬金 刘长春 饰 史大奈 曹玉林 饰 尤 通 韩明森 饰 秦 琼 武耀光 饰 第场 罗松:(白)母亲罗焕:(白)奶奶姜桂枝:(白)孙儿【西皮摇板】姜家花枪本祖传精湛出奇不一般罗松:【西皮摇板】一百单八枪枪险银枪一抖鬼神寒罗焕:【西皮板】练花枪祖母来指点谁敢试试我这枪尖姜桂枝:(白)哈哈孙儿的枪路俱已学齐枪法也见长了哈哈罗焕:(白)奶奶要是有一天能找到爷爷我还要在爷爷面前练练花枪我比爷爷的花枪学得还多呢罗松:(白)呃休得胡言惹你祖母着恼罗焕:(白)奶奶才不恼我呢奶奶想爷爷我也想爷爷呀姜桂枝:(白)唉!如今隋炀帝荒淫无道百姓流离你爷爷离家四十余载杳无音信想他已不在人世了孙儿不必提他 罗焕:(白)我一定要找到我爷爷自我小的时候我就没见过我爷爷连我爹也没见过那怎么成哪罗松:(白)啊!母亲如今群雄四起各据山头若能遇到哪路英雄打探我父下落姜桂枝:(白)唉! 你父离家四十载世道荒乱信难来 为娘当年方十九 如今两鬓俱斑白 丫环:(白)启禀老夫人外面来了两位大汉要面见您说是跟咱们庄借粮来的姜桂枝:(白)他们是哪里来的丫环:(白)打从瓦岗而来罗松:(白) 罗焕:(白)(白)罗松:(白)有请丫环:(白)有请两位壮士 尤通:(白)奉了山寨命史大奈:(白)前来借军粮尤通:(白)参见老夫人姜桂枝:(白)二位壮士到此何事尤通:(白)啊!老夫人只因隋炀帝荒淫无道黎民涂炭瓦岗寨为民除害今日我弟兄奉山寨之命前来借粮,以为军用老夫人乃一庄之主您是料无推辞的了史大奈:(白)是啊您不会推辞吧姜桂枝:(白)想瓦岗寨举义旗灭官军乃我方百姓之屏障哪有不奉献之理请二位壮士放心尤通:(白)老夫人深明大义真真可敬史大奈:(白)实实可敬啊姜桂枝:(白)二位过奖了尤通:(白)老夫人!您请坐尤通:(白)啊!老夫人我看这院中摆列刀枪不知您家中谁习武哇罗松:(白)我家三代俱都习武罗焕:(白)我们家都使花枪 史大奈:(白)噢!小公子也会使花枪尤通:(白)何不演习一回让我们瞻仰瞻仰史大奈:(白)罗焕:(白)哎尤通:(白)史大奈:(白)尤通:(白)史大奈:(白)罗焕:(白)尤通:(白)史大奈:(白)罗焕:(白)尤通:(白)好枪法史大奈:(白)罗焕:(白)尤通:(白)史大奈:(白)罗焕:(白)尤通:(白)好枪法!好枪法史大奈:(白)哥哥我瞧这枪法怎么有点眼熟啊尤通:(白)别说了!愚兄看得明白,小公子的枪法跟咱们罗成贤弟的枪法相同啊姜桂枝:(白)啊二位壮士久闻瓦岗英雄甚多俱都武艺出众二位何不讲老身愿闻史大奈:(白)噢老夫人您愿听尤通:(白)兄弟!说说 史大奈:(白)好您听我说说 【西皮摇板】提起瓦岗威名震招聚天下众英雄【流水】贾家楼前曾结拜结下了三十六条好汉英雄为弟兄天堂潞州单雄信山东豪杰数秦琼少年英雄王伯党白马银枪将罗成姜桂枝:(白)罗成但不知那罗成多大年纪罗松:(白)是啊他多大年纪史大奈:(白)嗯正在青春年少姜桂枝:(白)噢原来是个后生之辈罗松:(白)但不知瓦岗寨上还有何人会使花枪尤通:(白)哎!有哇 史大奈:(白)您听着【西皮流水】罗成虽然年正少还有罗艺是个老英雄姜桂枝:(白)罗艺 尤通:(白)对!老英雄罗艺 罗松:(白)可是我父 罗焕:(白)奶奶那不是我爷爷吗 姜桂枝:(白)想这世间同名同姓者甚多我问你那罗艺他多大年纪祖居何地尤通:(白)那罗艺祖居淄川郡年过花甲六十一春史大奈:(白)对姜桂枝:(白)是他 罗松:(白)定是我父 罗焕:(白)没错同名同姓同地方还同使花枪叔叔那罗艺不是别人就是我爷爷这就是我奶奶我奶奶找他都找了四十多年了 史大奈:(白)这个尤通:(白)咳什么这个那个的快拜见伯母吧 史大奈:(白)哎尤通:(白)啊伯母在上 史大奈、尤通:(白)侄儿大礼参拜 姜桂枝:(白)侄儿们 (尤、史走到一旁) 史大奈:(白)哎!我说哥哥咱们只知道有个秦伯母从来没见过这个伯母啊这个是真的吗 尤通:(白)我看像是真的,就凭小公子的花枪那还能有假吗 史大奈:(白)噢!难道说这老头他还瞒 尤通:(白)噢怪不得小公子的枪法这么厉害原来使的是罗家枪法罗焕:(白)哎!不对是姜家枪法连我爷爷的枪法还是我奶奶教的哪 史大奈、尤通:(白)噢姜桂枝:(白)休得多言罗松:(白)啊!母亲就该请二位壮士带信回山才是 姜桂枝:(白)是啊就烦二位壮士回山告知罗艺就说南阳姜氏桂枝带领儿孙即刻到瓦岗寨寻他罗松:(白)军粮一同送到史大奈:(白)待我禀告伯父知道 尤通:(白)接伯母上山全家团聚 姜桂枝:(白)有劳了 尤通:(白)告辞啦 姜桂枝:(白)我儿代送 罗松:(白)是! 史大奈:(白)哥哥!这回可热闹了尤通:(白)可不是?送信去吧 史大奈:(白)走着 罗焕:(白)奶奶就要见着我爷爷了我可真高兴啊 罗松:(白)是啊母亲如今喜从天降不负母亲抚养儿孙的苦心哪 姜桂枝:(白)是啊为娘也甚是欢喜想不到你父远在天边却近在身旁 罗松:(白)我们几时启程投奔瓦岗 姜桂枝:(白)我儿与孙孙带上为娘书信先行叫你父下山亲自迎接为娘 罗松:(白)待儿前去备马 姜桂枝:(白)快去!快去 罗松:(白)是是是 姜桂枝:(白)孙儿 罗焕:(白)在 姜桂枝:(白)溶墨伺候 罗焕:(白)是啦 姜桂枝:【西皮导板】叫孙儿你与我速备纸砚 罗焕: 奶奶,来啦 姜桂枝:【西皮原板】未曾提笔好心酸自你走后四十载为妻盼你凋朱颜两眼望穿云边月十夜常有九不眠如今儿孙 【快板】俱长大你我夫妻得团圆先叫儿孙把你见叫他为我将信传脉脉深情嫌纸短【西皮散板】喜相逢举家大小笑开颜 罗松:(白)孩儿俱已准备停当 姜桂枝:(白)儿啊替为娘多多问候你父速去速归罗松:(白)孩儿遵命母亲敬候佳音罗焕:(白)奶奶我找爷爷去了我找爷爷去了 罗焕:(白) 爹,前面就是瓦岗寨了! 咱们快点儿走吧 罗松:(白) 紧紧加鞭 罗焕:(白) 是了! 第三场: (罗艺上场门上) 罗艺:【西皮摇板】 适才二将来报信 借军粮去到龙口村 想不到巧遇 姜氏女 她要到瓦岗来认亲人 我当年学花枪 与她成婚配 夫妻恩爱情谊深 离别后, 我曾多次寄书信 兵荒马乱 她离了姜家集 我投信无门 原以为前妻已不在 我在山东 又娶了秦氏女 生下我儿小罗成 谁知今日 她带儿孙将我找 在众人面前我又认亲 我好难为情 【西皮摇板】 这里的孩儿也长大 那里还有小孙孙 这也是亲来 那也是亲 叫我罗艺怎为人 罗成:【】 嘿 罗成闻言气难平 传言之事可是真 (白) 方才尤通、史大奈之言 不知是真是假 罗艺:(白) 呃,我家久居山东之地 谁人不知 那南阳之地 为父未曾到过 焉有此事 罗成:(白) 哦,是是是 尤通:(白) 哎,老伯父, 您的儿子孙子都来了 现在山下等候 您怎么不接他们去啊 史大奈:(白) 是啊 您怎么不接他们去啊 罗艺:(白) 这是哪里说起 想天下同名同姓者甚多 明明是他们认错了 你们速速下山 叫那罗松暂回家乡就是 罗成:(白) 是啊,叫他们暂回家乡 不要乱认亲眷啊 史大奈:(白) 这就不对了 人家老太太 说的是清清楚楚 这事儿还能有假吗 罗艺:(白) 老夫并无这门亲事 一定是他们认错了 尤通:(白) 怎么会认错呢 您祖居何地 年庚几何 人家老太太 说的是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的 人家小孙子还说 您那花枪 还是人家老太太教的呢 罗艺:(白) 岂有此理 尤通:(白) 就差叫他小名了 史大奈:(白) 老伯父 到底有没有这门亲事呀 尤通:(白) 绝无此事 罗成;(白) 爹爹 【西皮摇板】 莫不是官兵定下认亲计 罗艺:(白) 着啊 想使我父子不合 搅乱军心 罗成;(白) 爹爹 既是官兵定下认亲之计 待孩儿下山结果他的性命 罗艺:(白) 我儿你去不得 罗成;(白) 为何去不得 尤通:(白) 老伯父怕这贼人枪法厉害 你不是他的对手 史大奈:(白) 是啊 罗成;(白) 哎呀,真真可恼 待俺去也 罗艺:(白) 你二人速速下山 千万不可动武啊 尤通:(白) 哎,老伯父 您不是说没这门亲事吗 既是官军派来的奸细 您就让他们打去吧 史大奈:(白) 就让他们打去吧 罗艺:(白) 不不不,速速解劝就是 史大奈:(白) 我说哥哥 今儿个这老头说话 怎么吞吞吐吐的啊 尤通:(白) 他是瞪着俩眼不认账 史大奈:(白) 咱们哥俩赶紧下山看看 可别真打起来呀 尤通:(白) 快去快去 史大奈:(白) 走着走着 罗艺:(白) 啊呀,不好了 【】 罗成一怒下山林 老夫心中不安宁 他二人较量来相争 伤哪个也是伤我的亲生 秦琼快来 秦琼:(白) 姑父后账将我唤 定为认亲他两为难 参见姑父 有何事议 罗艺:(白) 啊呀,侄儿啊 山下来了一员战将 名叫罗松 枪法十分的厉害 你表弟罗成闻言提枪而去 恐其有伤 你速速前去 叫那罗松暂回家乡就是 秦琼:(白) 但不知那罗松他是何人 罗艺:(白) 休得多言 速速解劝就是 秦琼:(白) 哦,是是是 哎呀,且住 适才听史大奈、尤通所言 那罗松乃是他亲生之子 只是我姑母秦氏在此 他又不肯相认 这,有了 我不免下山看个明白 再作道理 第四场 罗焕:【西皮快板】 在山下等得我心中焦躁 迟迟地不回音所为哪条 我这里催战马山下环绕 来了 见一将下山来身穿白袍 罗成;(白) 呔,这一娃娃 到此作甚 罗焕:(白) 我是来找我爷爷罗艺的 罗成;(白) 瓦岗寨上无有你的爷爷 还不与我走去 罗焕:(白) 你这个人这么厉害 你是谁啊 罗成;(白) 俺是你爷爷罗成 罗焕:(白) 你跟谁称爷爷 告诉你 我也不是好惹的 罗成;(白) 休得在此絮絮叨叨 先吃爷爷我一枪 罗焕:(白) 好,你也吃爷爷我一枪 罗松:(白) 且住 不知我儿因何 与那将争斗起来 待我速速赶上 史大奈:(白) 罗壮士 秦二哥 这就是你表弟罗松啊 罗松:(白) 此位是 秦琼:(白) 再下秦叔宝 罗松:(白) 哦 尤通:(白) 你们是亲表兄弟 还不赶快相认啊 罗松:(白) 秦二哥,小弟有礼了 秦琼:(白) 少礼 罗松:(白) 不知我儿因何 与那将争斗起来 秦琼:(白) 那将就是我表弟罗成 唉 一家人厮杀起来了 尤通:(白) 这事儿都怪 罗艺老伯父不肯相认 罗成贤弟不察详情 下山就打起来了 罗松:(白) 啊,秦二哥 还是速速解劝才是 秦琼:(白) 好,你我分头解劝 以免骨肉相残 罗成;(白) 哎呀,且住! 想我罗家武艺从未外传 怎么这个娃娃 竟会使俺罗家枪法 哎呀,不好 我若被他战败 岂不令人耻笑 嗯,等他到来 我刺他绝命三枪 罗焕:(白) 看枪 罗焕:(白) 好哇! 跟我使起绝命三枪来了 告诉你 我奶奶早教会我了 你也吃我转还三枪 罗松;(白) 大胆 放肆 这是你叔叔罗成 罗焕:(白) 什么 叔叔? 刚才他还跟我称爷爷呢 秦琼:(白) 表弟 这就是你兄长罗松 快快见过 罗成;(白) 这…… 尤通:(白) 罗成贤弟 你们都姓罗 枪法都一样 你们是一家人 还不赶快相认啊 罗成;(白) 这个 罗焕:(白) 哼 罗松:(白) 方才得罪,向前赔礼 罗焕:(白) 我不去 罗松:(白) 快快前去 罗焕:(白) 不去 罗松:(白) 快去 罗焕:(白) 去就去 罗焕:(白) 叔叔 刚才失手打着您了 我们这儿给您赔礼了 秦琼:(白) 我表弟罗成性情孤傲 不要理他 啊,表弟 快快带领我等拜见姑母 罗松:(白) 还望秦二哥 好言相劝我母才是 尤通:(白) 对,这事儿 得向老伯母讲个明白 史大奈:(白) 要不讲明白还得打啊 尤通:(白) 是啊 罗松、秦琼:(白) 请 罗焕:(白) 罗成;(白) 第五场: 姜桂芝:【反二黄中三眼】 我的家祖居南阳地 离城十里姜家集 老爹爹练就好武艺 祖传的花枪甚出奇 姜桂芝生来无有兄弟 我母只有一个闺女 我自幼随父把花枪练 爹娘疼爱我 我们一家三人命相依 【反二黄慢原板】 四十年前有一天 清晨起大雪飘飘铺满地 遇一个年少人他病倒在庙里 我父扶他起 向前问仔细 他说道家住在淄川叫罗艺 进京赶考却不幸在中途染病倒在俺姜家集 老爹爹背他回了家 娘为他换寒衣 治好了他的病 收他做徒弟 罗艺练花枪 由我来教习 花枪枪路共六趟 一百单八枪枪奇 巧女纫针他学会 白蛇吐芯未学齐 练花枪脉脉含情常私语 练花枪彼此爱慕会心意 【反二黄快二六】 有一天爹娘叫我在那堂前坐 向我把那婚姻的事儿提 臊得我臊得我脸儿红 头儿低 恨不得把头藏进那水缸里 羞答答羞答答心儿跳不言语 甜滋滋的微笑表心意 爹娘知我心 此情告罗艺 欢喜得罗艺见我就把那笑脸迎 满脸笑嘻嘻 那一年那一年我十九 罗艺年方二十一 (伴唱) 请宾客摆宴席 吹吹打打满堂喜 (姜唱) 点花烛 (伴唱) 点花烛拜天地 花枪结良缘 做了好夫妻 (姜唱) 花枪结良缘 做了好夫妻 【反二黄慢板】 好男儿立志在疆场之上 怎能够虚度这大好时光 罗艺他还要进京赴考场 凭花枪他也要中个状元郎 为妻我怎能够把他来阻挡 是我身怀有孕舍不得远离夫郎 送别时他叮咛我 有孕之身多保重 生男生女都要使他们成栋梁 送别时我叮咛他 远离家乡心心相印 一定要常把那书信来往 流泪眼观流泪眼 送别亲人痛断肠 痛断肠 【反二黄原板】 自别后兵荒马乱灾祸降 我一家人逃离南阳 来在这龙口村上 颠沛流离异乡地 从此音信两茫茫 (伴场) 耿耿秋夜长 孤灯小寒窗 漫漫愁不断 默默盼夫郎 (姜唱) 盼夫郎 盼夫郎我盼过了多少 春去秋来柳叶黄 为想我夫病倒床 盼夫郎盼得我 朝思暮也想 天天倚门望 盼夫郎盼得我 两眼泪哭干 时时把你挂心肠 盼夫郎盼得我 青春已过 两鬓白如霜 日日盼,夜夜盼 盼大了我儿娶妻房 生了个孙孙叫罗焕 他的武艺 比他的爷爷还要强 我儿一桩心事 腹内藏 常提起为什么 他无有爹来只有娘 一句话问得我 两泪汪汪 一句话勾起我 数十年往事 我好心伤 你走后如石沉大海 无处访 你怎知家中的妻儿老小 盼你望断了肠 四十年我与儿孙 相依为命苦读时光 四十年日日夜夜 陪伴着我只有 我夫那杆旧花枪 (伴唱) 流尽辛酸泪 熬尽苦时光 分别数十年 深情总难忘 何日重相见 话别这凄凉 何日重相见 话别这凄凉 【反二黄快二六】春雷一声划破长空震天响一桩喜事驱散乌云从天降喜今日得知儿父在那瓦岗寨上喜今日方知我夫就在我身旁喜今日拨开云雾我的心花放喜今日四十年愁云一扫光【反二黄快板】将身稳坐大厅上待等那松儿送信归来我带领儿孙一同往骨肉团圆痛叙衷肠合家欢乐喜洋洋合家欢乐喜洋洋 罗松:(白)母亲!罗焕:(白)奶奶!姜桂枝:(白)我儿回来了可曾见着你父不知你父他何前来 罗松:(白)孩儿未曾见着我父今有秦二哥带领史、尤二将前来拜见母亲 姜桂枝:(白)这是何故哇? 罗焕:(白)奶奶!我爷爷他他不认咱们了他说咱们是假的他不但不认咱们还叫罗成说是我的叔叔下山与我交战那罗成他他还向我使起绝命三枪奶奶!要不是您早教会我孙儿我就没命了姜桂枝:(白)真真可恼!叫我好恨! 罗松:(白)我儿不必多讲!姜桂枝:(白)此事不怪罗成贤弟,都怪姜桂枝:(白)都怪你父变了心肠为娘都明白了罗松:(白)母亲!我们不如回转家乡,有孩儿孝敬母亲! 姜桂枝:(白)你我就这样不明不白而回岂不被人耻笑我儿唤他前来为娘自有安排罗松:(白)母亲多多保重姜桂枝:(白)快去快去 罗松:(白)是罗松:(白)有请秦二哥 秦琼:(白)参见姑母姜桂枝:(白)侄儿们少礼秦琼:(白)啊!姑母!侄儿前来迎接姑母上山! 姜桂枝:(白)侄儿不必多讲你三人回山告知罗艺就说南阳姜氏桂枝单叫罗艺下山交战姜桂枝:(白)尤通:(白)对!您要是不和他交战哪他是不会相认的这件事甭说您了就连我这口气也难消啊史大奈:(白)咳!姜桂枝:(白)尤通贤侄命你速速回山当着众位英雄就说老身此番前来不为认亲只是与那忘恩负义之人前来交战尤通:(白)待我速回山寨报与大王程咬金知道! 姜桂枝:(白)孙儿 罗焕:(白)在姜桂枝:(白)待我全身披挂你……与祖母备马罗松:(白)秦二哥如何是好秦琼:(白)贤弟不必担心待我回山禀明大王自有安排罗松、秦琼:(白)请 第六场 程咬金:(白)可恼哇唉老罗艺呀真可恼真可恼唉!结发之人怎能抛你怎能抛 程咬金: 伯母来到瓦岗寨,那罗艺不认妻子儿孙叫咱程咬金气怎消程咬金:(白)啊!尤通贤弟那罗艺他不认儿孙真真的可恼 尤通:(白)啊!大王等秦二哥回来大伙儿一同商议非让他认下不可程咬金:(白)嗯 (秦、史上场门上) 秦琼:(白)参见大王!程咬金:(白)回来了史大奈:(白)人家老太太可在山下骂阵呢!单叫罗艺出马! 程咬金:(白)哎!这个!啊!秦二哥!你看此事如何是好? 秦琼:(白)啊!大王!我想此事还叫罗艺出马方可完好尤通:(白)对呀!罗艺要是不出马这事可完不了啊史大奈:(白)要是他到了阵前这不就认下了吗程咬金:(白)他要是不肯出战这可怎么办哪尤通:(白)好办哪您就按军令执行程咬金:(白)按军令执行尤通听令尤通:(白)在! 程咬金:(白)传我将令叫那罗艺披挂来见尤通:(白)得令! 尤通:(白)大王有令:罗艺披挂来见哪 罗艺:(白)来也!【西皮快板】大王将令一声传罗艺忐忑心不安莫不是为那姜氏认亲事叫我在众人面前怎敢吐真言罢罢罢进帐把大王见寨中何事把我传(白)参见大王何事差遣程咬金:(白)山下来了一员女将单单叫你出马命你下山将她擒来罗艺:(白)大王将令怎敢不遵只是老夫年迈不能出战哪尤通:(白)哎!老伯父您不是说这是官军定下的认亲计吗您正好下山将那奸细擒来也好领功受赏啊史大奈:(白)是啊罗艺:(白)老夫年迈,不能出战哪 程咬金:(白)老伯父你推说年迈不能出战她有亲罗艺:(白)无亲程咬金:(白)既然无亲 罗艺:(白)老夫武艺谁人不知 程咬金:(白)好!罗艺听令 罗艺:(白)在! 程咬金:(白)命你速速下山将那奸细擒来如若不然定然军令施行罗艺:(白)这! 程咬金:(白)什么这个那个的!贤弟,带马呀尤通:(白)带马带马 尤通:(白)下去吧 程咬金:(白)啊!众随我观阵去者 尤通:(白)带马!带马! 第场 (暗场,从左到右,罗焕,罗松,尤通,秦琼,程咬金,史大奈站后排,姜桂枝上场门上) 姜桂枝:【高拨子导板】空盼望气难忍我好心伤,【回龙】跨战马,提银枪足穿战靴换戎装今日里我上战场来寻忘恩负义郎这苦衷,对谁讲倒叫我又悲又恨又羞又恼怒火满腔【摇板】结发之人他不认不认儿孙丧天良叫尔等你与我高声嚷叫罗义快下山来对花枪 罗艺:无奈何下山来较量她怎知我心中犹豫彷徨我仔细看姜桂枝:我细端详。罗艺:她正是我妻姜氏女, 姜桂枝:他果然是罗艺负心郎见面不必把话讲叫你认认这花枪罗

原创力文档创建于2008年,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分享给其他用户(可下载、阅读),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所有。原创力文档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发链接和相关诉求至 电线) ,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