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瑰宝百首经典名段荟萃 京剧剧本的演绎人生我是主角吗

梁山泊盗首宋江,率众攻打大名府,背上患大疮,势极危重,退回山寨,浪里白条张顺,举荐建康府(即今之金陵)名医安道全,有妙手回春之术,命张顺星夜前往,敦请到山。行至江边唤渡,遇截江鬼张旺,诱进船舱,劫去盘缠行李,张凫水逃得性命。赶入建康,知安道全匿一妓女李湘兰(《水浒》作李巧儿)。寻至妓院中,说明敦请之故,安道全口虽允许,而身则耽于温柔乡里,依依不舍,任凭催促,置若罔闻。适值张旺得了横财,特来与李妓寻欢,被张顺瞧见,将李妓及鸨母、龟奴尽行杀死,蘸血大书墙上,“杀人者安道全也”七字,有意使安道全看明,安道全恐祸及,遂同上梁山。

是剧描摹妓女、鸨母、龟奴等,势利情态,惟妙惟肖,床头金尽,受种种之欺负糟蹋,不堪言状,溷迹花丛,耽于逸乐者,当亦知所警醒。演剧之有益于社会,今而后益信。

(白)在下安道全,镇江人氏,只因此地青楼,有一美妓,名叫李湘兰,生得天姿国色,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我来在院中,花了许多银钱,又将衣物质尽,那鸨儿每以白眼相加,少时她到来,难免又是一场恶气。

李湘兰(白)我说你看人家各院之中,猜拳行令,吹弹歌唱,何等的热闹。单单咱们这院内,冰清冷皂。连我们这儿的灶王爷,也是垂头丧气,连一点精神都没有。

安道全(白)想是那灶王爷,受了风寒,待我与他开上一个药方儿,只要天门冬三钱,麦门冬三钱,防风二钱,连翘二钱,甘草一钱,生姜三片,煎成一大杯,与他吃了,盖上一床厚厚的棉被,出上一身透汗,也就好了。

李湘兰(白)你也不必报这药名,我说你是有元宝银锭儿,还是方槽,你拿出来换换,咱们这儿也热闹热闹。

鸨儿(白)我叫你安老大,还是抬举你呐。你要是有什么打算,快快想法子,弄几个钱来,你打听打听,天底下舍什么的都有,没有舍这个的。

鸨儿(白)我说你简直的耍无赖子。我告诉你说,你今有钱便罢,如若无有,你就是小孩子拉屎你与我挪个窝罢。

安道全(白)你这是要叫我走吓,这却不难,你大爷进院的时节,带来多少银钱,均花在此处,今要叫你安大爷走,你将银钱把还与我,我即刻就走。

鸨儿(白)是吓,我说你进院的时候,我们这孩子,准是呱呱叫,元封陈绍,打一探子,准是苦头儿的,打从你到了这儿,你出来,进去,进去,出来,把门槛子都磨易了,你今个就与我修理门面罢。

安道全(白)前次我与王大人的老太太看病,他言道病体痊愈,要谢银一千两,如若送来,我全数奉上。

鸨儿(白)我说安大爷呀,你能真真不识玩,我说了两句玩笑话,你看你的脸都红啦。你请坐,我叫他们打酒去。

张旺(白)这个人,要是发了财,运气来了,城墙也挡不住。我刚一掀台帘子,打鼓的就是一个撕鞭,八喇啦搭仓,就给我寸一下子。正是:

(白)在下劫江鬼张旺,乘船为业,前一天来了一个客人,叫我渡他过江,我看他包裹内,金银甚多,是我起了不良之意,同我伙计陈四商议,用药酒将他灌醉,推到江中把他金银得了,因为与陈四分赃不公,我把他也揍啦,这金银我全得啦,故此买些衣裳,吃吃喝喝,这银子花不完,烧做得我五鸡子六兽,实实难受,我想到窑子里逛逛,这钱可就花得快了,又不知道窑子,在哪儿,向人家打听,人家说你看见晚上,挂铁丝大灯笼,我可就进去啦,里头有个上岁数的老掌柜的,一招呼我,我说我有点色,他说是,你是生麝,还是熟麝。我说我是人色,要玩人,他就反了脸,把我骂出来啦。我又向人一打听,人家说,你走错了道儿啦。那是同仁堂药店,我又重新细细一问,人说这秦淮河下,有一出名妓女,名叫李湘兰,我倒要去看看,哈哈,到啦。

张旺(白)常言道得好,识大买钱二,天牌压地牌,大道旁的驴,谁爱骑谁骑,大爷有钱,一定要看看。

网站资源来源于迅雷或百度网盘,本站不存储任何资源,如资源侵犯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将立即予以删除。站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