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如何成为戏曲大师 黑龙江省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张欢

相传有张继保者,原姓薛,襁褓时即遭兵难,父母委之于地,为开豆腐店之张元秀拾回,抚为己子,钟爱非常;继又送之入学,令其读书。盖张元秀本无子者,故爱护若掌上珠,胜于己出。不意至十三岁时,忽为薛氏生母认去,张继保掉头不顾,竟随之俱去,张元秀亦无如之何。从此老夫妇二人,思子逾分,日夕对泣,而老妻悲痛尤甚,致成疾病。以是生理抛荒,几将流为乞丐。数年后,忽张继保得中状元还乡,其薛氏亲生父母,令继保往清风亭地方,访寻二老迎归奉养,张继保勉强允从而去。时二老因得地保之报告,适亦在清风亭侧伺望,心中甚喜,以为必蒙优礼。孰意张继保既至,反眼若不相识,竟屏斥不认。二老复轮次哀告,跪求收养,张继保始赏给青钱二百,挥之使去。于是二老气愤填膺,触壁而死。张继保方欲回家,天忽阴云,大雨雷电,将张继保殛死,观者大快。呜呼继保岂即叔宝,何遂全无心肝若此耶?

是剧初无年代可考;惟据《打龙袍》中,包拯放粮回京,命在宫外演放花灯,令扮“清风亭雷打张继保”故事,以感动仁宗,则当在仁宗以前无疑。

此剧喜怒哀乐,四者具备,颇具力量,为须生、老旦二角之做工戏。沪上推贵俊卿为第一,演时描摹各种情状,面面最到,洵杰作也!

(白)老身周氏,自幼配与张元秀为妻。只因那年元宵观灯,从周梁桥拾来一子,取名继保,年交一十三岁。因不肯读书,被老天杀的,赶打在外。在清风亭上,也不知是他亲娘,不是他的亲娘,竟自认去了。是我朝思暮想,想出这场大病。咳!今日不免唤出这老天杀的,说他几句,出出我的恶气!

张元秀(白)那继保奴才,逃出门去,是我赶他,赶至清风亭上,遇着他娘亲,将那血书,念的一字不差,才叫他领了去了!若是一字有差,慢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只鸡犬,也是不能得够吓!

张元秀(白)我拾了他来,为的是张门后代;谁想娶了你这老乞婆来,一不生男,而不养女,叫我怎生不恨!

周氏(白)你道我一不生男,二不养女,那是你张门无德;我这抚养一十三载,也非容易,慢说是人,就是块顽石,摩也摩光了。

张元秀(白)哦,哈哈吓,妈妈,这都是为你我的儿子生气,从今以后,不要生气,不要伤了二老的和气;从今以后,不要想他了!

薛荣(白)儿吓,想你今日得中,现有血书在此,命你去到清风亭,将张家二老,接进府来,同享荣华。

张元秀(白)我么自从你那继保兄弟,不听教调,逃出门来,是我赶至这清风亭上,被他亲娘认了去,是我二老朝思暮想,染成疾病,买卖也不曾做,只落得在乞讨之中,吓吓吓

(白)我把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奴才!想当初周梁桥下,将你拾来,可怜一十三载,费尽心力,抚养,才有今日。怎么你一旦为官,丧尽天理良心,反执意不认;与我二老,二百铜钱,够你吃的,够儿喝的?天吓天吓,这是我抚养别人的儿子下场头!拼我这条老命不要,与你拼罢!

(白)曾记得周梁桥下,拾了儿来,指望接续张门后代香烟。如今儿一步登高,不认我二老,还则罢了,反将你恩母逼死,赏与为父这二百铜钱,你这奴才想来,为父的恩养儿一十三载,这二百铜钱,是够儿吃的,是够儿穿的?为父的不要!赏与你这奴才钉棺材钉!

(白)我乃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是也。今有张继保不认他恩父恩母,玉帝大怒,命雷神用五雷将他击死。

吓,这不是状元老爷么?我晓得了,他恩父恩母不相认,反将二老逼死亭前,怪不得老天爷将他打死,就是我吓,也要打他两下。哈哈哈!一个人交运,城门挡不住。你看还有二百铜钱,待我拿了下去,打点酒喝喝罢。

祝英台女扮男装与梁山伯同学会稽,祝英台心许于梁山伯,梁山伯却不知祝英台为女子…[详细]

宋时,天波杨府的烧火丫鬟杨排风,降服了青龙,化为焰火棍。宋、辽交战,杨延昭之…[详细]

明嘉靖皇帝昏庸残暴,不理朝政,一味修道炼丹,追求长生不老。户部主事海瑞,进谒…[详细]

隋末唐初,李世民被囚南牢,罗成去探视,遇齐王李元吉。李元吉为了翦除李世民心腹…[详细]

宋将狄青,奉命征讨上乘、印唐二国;途中误入鄯善国,与双阳公主婚配,一同去印唐…[详细]

北魏时,北方突厥入侵中原,贺廷玉奉旨征兵。陕西花弧年老多病,子年尚幼,其女花…[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