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名角表演艺术中的角色塑造与表演技巧 京剧资讯为何这一传统艺术形式依然风靡全球

「一汤」

指京剧演员缺乏独特的表演。 不同剧目中不同角色的表演雷同,导致人物形象不清,给予观众的审美体验机械无味; 也指演员演唱时缺乏节奏感。 这种平淡无奇的表演,就像同一个汤煮不同的菜一样。 虽然原料不同,但菜肴的味道却变得相同,所以它被比作汤。

“蔬菜”

这意味着舞台表演是一个完整的艺术整体。 演员、乐队、舞台工作人员都紧密配合、相互配合,为了共同的目的,在舞台上表演好,这就是植物人。 男女主之间的默契让整个表演无可挑剔,也被称为菜鸟。

“马皇后”

通常舞台上的表演只能因为需要上台的演员还没有到或者表演还没有完成而放慢速度。 幕后演员往往需要即兴台词,刻意放慢表演速度以延长时间。 马背的反义词是马前。

《马前》

出于某种原因加快演出速度的常用术语。 为了使表演尽快结束,台上表演的演员必须适当减少歌声,压缩表演动作,加快表演速度,以满足马的要求。

《马话》

也作“码字”或“擦除字”。 指过去京剧演员在表演时减少唱或背台词的做法。 马歌词现象的产生,要么是因为表演需要现场加速,要么是演员为了省力而使用小动作。 现场马歌词普遍表现出对表演完整性的不尊重以及对表演不认真的态度。

《小川》

在武侠剧中陪伴主要演员并充当主演的武术对手的演员被称为“夏川”。

“斗争”

读上声调。 指表演者的肢体动作僵硬、毫无生气。 “老都”就是俗人的意思。 “小老豆”是对刚登台、缺乏舞台经验的演员的讽刺用语。 就是说他的表演呆板、不生动、不和谐,充满斗气,没有生气。

“火”

指虽然能够达到一定的戏剧效果,赢得部分观众的掌声,但由于超出了适当的艺术尺度,而使人物性格夸张、走形的表演。 在京剧表演领域,“火”和“温”是相对的术语。 表演过度有时是由于演员过度追求掌声,有时则是由于对角色的理解浅薄不准确。

“温度”

亦写作“瘟疫”。 指由于演员表演的懒惰、平庸而造成的艺术感染力的缺乏,或者是由于剧本松散、空洞而导致的艺术感染力的缺乏。 温情不仅是一种不当的表演倾向,更是一种观众不希望有的美感。 从演员的角度来看,对角色的模糊、肤浅的理解以及技巧和体力的缺乏,会导致表演水准不够,让表演显得平淡无奇,不那么光彩,从而让观众感到不冷不热。 从剧本来看,叙事太多,戏剧性不够。 人物和情节缺乏特色。 过场动画占太多。 即使表演是由优秀的演员表演,也很容易营造出不冷不热的舞台效果。

“六个透明领域”

指能够熟练掌握京剧乐队中各种乐器的演奏。 “六场”是指京剧表演的六种主要伴奏乐器:京胡、南弦、月琴、丹皮、大锣、小锣。 有时,“六景透彻”一词也被广泛引申为熟悉某部剧目的各个方面,从每个人物的唱、念、做、打,到整部剧的锣鼓。 这个词常用来称赞那些对京剧表演和伴奏有丰富知识的人。

“文武乱局不会停止”

意味着京剧演员具有广泛的技艺和全面的才华。 无论是文戏还是武术,昆曲还是皮黄,他们都能做到,而且在表演中都具有相当的艺术品质。 这是对京剧表演领域全能演员的肯定和赞扬。 其中还包括对演员成长规律的认识,即一名优秀京剧演员的卓越而深厚的艺术始终离不开他综合的艺术才华和广泛的艺术实践。

《水的话》

一些常见的歌词或旁白,经常出现在不同的戏剧中。 如:“听了一句话才知道,怎能不落泪”; “看着流泪的眼睛,伤心的人送伤心的人”; “黄梅未落,青梅已落,白发人已送黑发人”“掀起你​​的袍子,带到龙庭,大臣们就会在面前见到你”。等级阶段。” 在京剧中,水词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不应该全盘否定。 但数量不宜过多。 一部剧中,只有大部分台词准确、生动,力求个性化,才能允许出现少量流畅、恰当的水词。

“厚脸皮”

指剧中剧情进展缓慢,在表演精彩部分之前出现许多繁琐、乏味的场面,即剧中精彩的部分仿佛被一层厚厚的皮包裹着。 另外,有些剧目情节过于复杂,线索过于复杂,人物关系不清,剧目主题和思想晦涩难懂,观众难以理解,这也被称为脸皮厚。

“台风”

京剧演员在舞台表演中直观展现的气质和风度。 “台风”这个概念不能从字面上理解为一种舞台风格或舞台表演风格。 京剧演员的表演是塑造生动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 演员一出场就展现出了舞台魅力,给观众留下了至关重要的第一印象。 人们常说“好的演员一出场就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这是台风。 如果所表演的气质、神态与人物身份相符,给人一种神似、光辉的感觉,那就叫台风或者台风好。 它在心理上造成一定程度的光环效应,甚至可以掩盖表演中的一些缺点。

“支柱”

京剧术语。 意思是一个剧团或戏剧的骨干。 指具有人格魅力,支持剧团一切重任的主要演员。

“四梁四柱”

指剧团中除主要演员外的各职业的主要演员。 他们通常在剧中扮演重要的配角,是补充、协助主角表演的重要配合者。 这群演员在表演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就像房子的梁柱一样,所以被比喻为“四梁四柱”。 四梁四柱的艺术造诣标志着整个剧团的艺术水平。

“首都”

指演员自然的个人条件,但主要指演员的声音条件。 因为声音的高低、明亮或沉闷、宽窄,是演员能否唱、念戏的决定性条件,也是京剧演员能否成为优秀演员的基本条件,所以它被称为“资本”。 过去,京剧演员最注重唱功,能唱高亢歌曲的一般被认为是最好的。 甚至流行一种观点:“如果你的声音低于六字调,就不能称为好演员”。 因此,京剧界会考虑声音条件。 作为一流的重要传统。

「侧面风格」

京剧术语。 一般来说,是指演员面部妆容干净清晰,服装得体工整,动作整齐俏丽好看。

《殷人》

指旧式表演,采用现场加词、提问、换台词、换台词、换动作等形式,给现场演员造成必须立即处理的尴尬局面或者钢琴演奏者故意给演员定高调,导致演员在唱歌时不得不勉强表演。 以适当地应对情况。 当场做见不得光的人,是有违表演道德的。

《死人脸》

指演员面部表情呆滞。 眼睛和整个脸部是揭示人物内心世界最敏感的部位。 面部(包括眼睛)的表现是工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配合歌唱、念经、肢体动作塑造整体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丢面子是京剧表演的大忌。 如果演员的表演是“无脸”的,那么人物形象就不活了。 在《梨园园》一书中,“面盘”被列为十大艺术病之一。 京剧表演中使用“死”字,更充分地提醒了这种艺术病态的严重性。

“吃栗子”

由于演员对台词不熟悉或者紧张,如果演员在表演过程中念错台词,或者结巴,或者重复已经念过的台词,那就被称为栗子。 又称跑瓜、吃螺。

“飞机”

指相同或相似的图像相继出现,先出现的图像对后出现的图像的审美效果产生负面影响的现象。 某一剧目演出前一天或几天之内,其他演员已经演过同一剧目,称为“对等剧”。 在同一场演出中,与某剧中的某个场景相似的场景在前剧中已经出现过(例如《吴家坡》和《汾河湾》都有“入窑”的场景),这些场景是叫做“挖麻烦”。 在同一演出中,与某剧主角相同的外貌出现在前剧人物身上,(例如《盗御马》中窦尔敦的外貌与某剧中主角的外貌相似) 《五龙传》中的单雄信),人称“易容”。 刨是京剧演员的大忌。 因此,在安排演出时,尽量避免“刨花”。

“折叠”

读“蛇”,就是折断的意思。 就是说剧本缺乏统一的风格和连贯的节奏,给人一种中途断断续续的感觉。 比如,该剧前半段是快节奏的群戏,带有喜剧风格,后半段却变成了慢节奏的独角戏,唱功严肃。 有的剧目前半段是儿戏,作业繁重,后半段就成了以背诵为主的笑话剧。 有的剧前半段是惊心动魄的匠心剧,后半段却变成了乱七八糟的剧情剧……还有一波三折的问题。 另外,表演中有时会出现不连贯、节奏中断的情况。

《两门拥抱》

一个演员可以同时扮演两个不同职业的角色,或者剧中的某个角色可以由两个不同职业的演员来扮演,这都可以称为双门拥抱。 前者如青衣和花旦,童翠和贾二人,老生和吴胜二人; 后者,如《清风阁》中的张妈妈可以用老聃或文丑来扮演,《乱桃》中的豆儿可以用铜锤或花脸来扮演,《四大进士》中的万可以用花旦或才旦扮演,《八锤》中的卢文龙则可以扮演小生或武生,又称梁门堡。 京剧表演领域的两门现象表明,职业划分不仅严格而且灵活。 这也说明了京剧演员多才多艺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特点”

又名盘儿。 表演某种技术性舞蹈动作或翻滚动作时的理想心理状态,即动作熟练(熟练到形成生理动态定型的程度,即使不特意思考动作要领,也能自然地表现出来)是在动作准确的基础上,既集中又从容的精神状态,信心十足(无论动作多难,不胆怯),全神贯注(除了做好动作外,心无旁骛)。 此时,与运动相关的中枢神经细胞高度兴奋,而与运动无关的中枢神经细胞则受到深度抑制。 因此,它是保证技术动作能够轻松完成的内在因素。 京剧演员只有通过长期的刻苦训练和舞台实践,才能掌握表演各种技巧和动作时应有的“心力”,即掌握风格。 在表演某种技巧之初有意识地调动这种理想的心理状态,并以适当的节奏和强度做出相应的准备性身体动作,就称为“气范儿”。 在这种心理状态的基础上,严格遵循某些动作的程序规范(外在意义上,严格的动作规范也称为“粉丝”),而那些准备好“开始”这种动作的人,又称“范儿”。 在表演某种技巧时,如果范儿掌握得不扎实,当场惊慌、犹豫,就会导致动作未能完成,甚至发生人身意外,这种现象称为“范儿”。

《关中》

这意味着公开。 演员共用的所有服装、道具、乐器等物品都称为“官”。 为舞台上的每个角色伴奏的制琴师被称为“官方胡琴”。 “关中”是一个与“私宅”(即独占)相对的术语。 如果主要演员有自己特制的服装、特制的钢琴演奏者等,就不属于官场范围。 在京剧表演领域,不同剧目、不同角色、不同职业所共有的许多唱腔、节目、技法等,有时可以称为“官唱”。 “关中艺”一词本身并无积极或消极的含义,但有时用在缺乏创造力的舞台现象上却带有批判性。

「底部外壳」

指剧团中除主要演员外,担任配角和配角的演员。 其含义并不完全确定。 扮演重要配角的四梁四柱演员,如果是著名演员,则不计入底圈。

《实践教学》

京剧演员掌握每一个剧目,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曲调都完全是老师教的,这叫实践教学。 如果通过看戏来学习戏曲,虽然可以大致了解某一戏曲的表演,并能上台表演,但由于没有学到戏曲演员的表演经验和技巧,表演的细节显得粗糙、乏味。前辈们。 似是而非、虚假,这叫脱离实际的教学或“显学”。 虽然实践教学不能代替演员自己的创作,但只有通过实践教学学习戏曲,才能为艺术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讨厌台湾”

指演员一到舞台就全力以赴地表演。 为了好戏而勇往直前的精神,仿佛以舞台为战场,想将自己对敌人的仇恨发泄得淋漓尽致,所以叫做恨。 塔。

“要食物”

本义是指演员在表演时不顾情节的需要和自身在艺术整体中应有的地位,自我膨胀、自我满足,从自我表达出发,在表演过程中随意增减台词。 ,或者在台上随意喝水或者擦汗,也就是所谓的做明星。 如今,“请食”一词与“请色”同义。 主要是指在表演时炫耀自己的技艺,以赢得观众的掌声。 这种孤立的意识不利于表演质量的提高。

“绝招”

指京剧表演中难度较高的技术表演。 在具体应用中,不分广义和狭义两种用法。 从广义上讲,凡是难度较高的武术技巧都称为绝技。 狭义的用法是指所使用的技巧,无论是武术技巧还是其他奇特的技巧,都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别人无法企及的,所以称为绝技。 比如程砚秋先生的水秀功夫非一般演员所能企及,关素霜的斗旗技术更是前无古人,堪称绝活。

“洒狗血”

指不顾剧中指定的场景、角色身份、人物性格的特殊性,单纯迎合一些欣赏水平不高的观众的口味,超越应有的艺术标准,为了博取好评而故意做一些过分的动作,这叫洒狗血。 因为古老的传说,如果将狗血洒在已化为人形的怪物身上,就能使其显现出原来的形状。 所以,“洒狗血”这句话就是用来讽刺那些用过度表演来取悦观众的演员的。 ,这样的表演将演员对艺术不负责任的态度“原形毕露”。 虽然血腥的表演可能会赢得一些掌声,但实际上是艺术上的失败。

“铆钉”

京剧演员在表演中充分发挥个人表演能力时,称为“耍上”,也写作“猫上”。 某场表演与平时的一般表演相比显得格外精彩,或者某个特定的表演细节(如某一个歌声)倾尽全力表演,堪称铆足了劲。 尤其是当某一表演片段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表演时,演员刻意选择最难的那一个,这也是优秀的标志。

“反向位置”

变声的生理现象发生在14岁到18岁之间的青年男性中。京剧演员中的变声现象称为倒位(这个过程对于女孩来说不明显)。 反转期间,他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无法进行正常的歌唱。 结业是关系到演员(尤其是文艺演员)艺术人生的一件大事。 因此,在长或短的平仓期间,都需要科学地维护和使用声音,才能在度过平仓期后获得理想的声音。 嗓音。

“拔树叶”

京剧演员在表演中抄袭、使用他人的创作(如某种歌声、某种身体姿势),称为抚叶。 因为抚叶不符合一规的本意,是一个贬义词。 事实上,表演中借别人的创作为己用的现象很多。 只要使用得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特别是一些演员在表演舞蹈时,如果能够将自己表演中引入的舞蹈元素进行加工和发展,使其成为整体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应该得到肯定。

“覆盖”

当两个角色互相唱歌或朗诵时,他们之间的连接处称为“盖口”。 盖子有两种类型:死盖和活动盖。 死掩体是指一些固定的对话台词,双方不能随意添加或更改。 伸缩嘴意味着台词不固定,一方当场即兴发挥,另一方则必须相应回应。 两人言语紧凑,完美,谓之“盖口严谨”; 否则,称为“盖口严”。 笑料的不同处理与人物情绪的表达有关,也影响观众审美情绪的集中与松弛。 而且,笑点的速度和力度取决于两个演员的共同努力和适当的配合。 处理不仅是演员表演的重点,也是观众欣赏的重点。

“棒槌”

这是对不懂京剧表演艺术的外行人的讽刺用语。 棍子是一根实心的木棍,用来比喻外行,有讽刺不懂京剧表演的意思。 另外,内部人对外人的冷嘲热讽,也称为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