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近年来,新编京剧武戏比较少见。怎么能将现代技法融入到京剧武戏中,让更多年轻观众能够接受,并爱上京剧武戏?”接到新编京剧《大刀王五》作曲和唱腔设计的任务时,这个想法就一直萦绕在朱绍玉的心间。而他的想法也与该戏各位主创不谋而合。

北京京剧院新编京剧《大刀王五》于2021年首演后,入选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2年度资助项目。经过一年多的加工提高,该戏将于10月26日、27日在长安大戏院再度上演。

与以往新编京剧相比,该戏在武打、音乐和唱腔设计,以及舞台呈现方面都有所突破。日前,该戏的部分主创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揭秘幕后创作故事。

“新编京剧《大刀王五》可以说是集北京京剧院全院之力打造的一出武戏,在塑造武戏的同时,也没忘了把文戏精雕细琢。”艺术指导松岩表示,该戏把所有的武打都融入到了剧情当中,“这部戏在武打的编排上注重连情带打。”

松岩进一步解释,“比如说大刀王五想救出他的徒儿谭嗣同,所以劫囚车是一个重场戏,我们把开打按照风格的体现进行了设计,头几场全是小打、稳打;在劫囚车时进入一种激烈的武打,精彩的技巧也施展开来;随着剧情的发展,到最后劫囚车这一关键时刻,是一种特别炸裂的武打。这样设计既符合故事情节的发展,又烘托了剧情。”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演员们在有限的时间内既要吃透剧本,又要将武戏的动作和文戏表演融会贯通,是非常难的。青年演员们的刻苦给松岩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刀王五的主演詹磊是一位优秀的武生演员,较少演出文戏,经过我与他沟通讲解后,他的进步特别大,既能够体会到文戏的底蕴,也能很好地展现出王五的人物性格,包括唱腔都能完成,可见私下里下了非常大的功夫。”

青年演员们如饥似渴吸取知识的精神让松岩非常感动,他表示,“这帮孩子特别可爱,让我觉得京剧有希望,要像他们这么干,京剧肯定会辉煌。”

“北京京剧院创排《大刀王五》这么一出新编武戏,是具有代表意义的。”在作曲、唱腔设计朱绍玉看来,加工提高之后的新编京剧《大刀王五》“更有戏了”。

“武戏音乐唱腔如何做是个新的问题。”朱绍玉认为,近年来,在京剧众多新编戏中武戏的创作并不多见,现在再做新编京剧武戏,应该怎么利用现代的技法,把一些经典现代戏的音乐创作经验揉到《大刀王五》这出戏的音乐创作之中,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在《大刀王五》中,朱绍玉做了一些尝试,如加入一些现代戏的音乐创作理念,加上一些合唱和管弦乐,再融入独唱、伴唱、对唱,还有一些帮腔的形式。“这出戏在音乐唱腔方面与过去的武戏不太一样,它的音乐量会大一些,有时用音乐代替一些打击乐,有时将打击乐与音乐相融合,使它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

此外,在唱腔设计方面也有很大不同。“无论是王五、谭嗣同还是崇震的唱腔,在旋律上都根据现代人的审美进行了很大的革新,当然首先必须是京剧,守正创新这是一个前提。”

在朱绍玉看来,在音乐和唱腔创作上,《大刀王五》更像是一个探索或者实验,“大家都想问,现代人喜欢的京剧到底是什么样子?一个武戏从头打到结束是不可能的,演出过程中肯定要穿插很多文戏,文戏一定会牵扯到音乐、唱腔,如何处理才能和武戏勾连起来,这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我希望通过这次探索与尝试,对今后武戏音乐唱腔的创作能够有所帮助。”

在以往的京剧中,很少能看到比较现代化的舞美呈现,而在新编京剧《大刀王五》中,舞台呈现也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结合声、光、电、美、意境,以及动效、音效,这在京剧之前的程式化表演中很少运用。” 新编京剧《大刀王五》的导演张峰曾执导过《一剪芳华》《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等电视剧,在他看来,这些影视化的呈现方式和京剧连接会有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我希望在京剧当中往前走一步,用影视化的呈现方式和京剧做一个连接,要迈出这一步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在新编京剧《大刀王五》的舞台上,张峰运用激光、血迹烟雾以及各种气氛动效来增加紧张感和氛围感,烘托了整部剧的气氛,也提升了可看性。张峰表示,“我希望观众走进剧院,能够沉浸式地去看《大刀王五》。既让年轻的观众能走进剧场,也让老艺术家、老戏迷们能留下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京剧武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