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五庄观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官渡之战》是一台京剧,其中有许多精彩的角色。曹操的扮演者是净角,许攸、袁绍、田丰和荀攸则是老生角。此外,审配和许诸扮演净角,张辽则是老生角,而廖承和两位更夫则扮演丑角。

剧情

这个故事讲述了袁绍大举进攻曹操,但曹操用声东击西之计,在白马和延津打败了颜良和文丑。之后,曹操假装撤军,引诱袁绍深入。然而,袁绍听信了许攸的谗言,并率军进驻官渡。曹操利用袁绍失去警惕,轻兵偷袭,烧毁了袁军的辎重,歼灭了袁军主力。

注释

这部作品是由孙承佩于1960年改编,改编自《三国演义》和《战官渡》,也称为《乌巢劫粮》。北京京剧团演出了这部作品。

让我们一起来看京剧《官渡之战》的剧本唱词吧!

【第一场】
(袁绍上场。)
袁绍(介绍自己)四世三公,是盟主,天下称雄。领雄兵,据河北,谁敢与我抗衡! 

(众袁将也上场。)
众袁将(齐声问候)参见主公。

袁绍(礼貌地回应)并排在两旁。

众袁将(同声回答)啊。

袁绍(接着唱)袁家门第最为高级,河北四州多富裕。众诸侯曾推举我为盟主,而如今袁术也号召众人归心。

(讲述自己)我叫袁绍,字本初。四世三公,家世光荣。我占据冀、青、幽、并四州之地,拥兵百万。如今汉家气数已尽,天子之位,理应由我袁家继承。但可恨的是,曹操却虚假邀请我出兵,摆了一道美味诱人的陷阱……

彼时在会议室内,袁绍声情并茂地唱道:意欲尊奉天子,实为窃汉家名号。只有彻底打败曹操,我们才能完成伟大的事业。

众位大夫,

众袁将(同声回答)主公。

袁绍(提问)各位有何良策,如何进攻曹操?

众袁将(一片沉默)这……

田丰(陈述建议)臣有一计,愿意献上:我们不如趁曹操大军未稳定时,试图通过其他方面对其进行攻击。

审配(提出自己的意见)田大夫说得极是,但我有不同看法。如今曹操移都许昌,势力尚未稳定,此时攻打曹操最为合适。如果耽误时间,那曹操就会愈发强大,留下后患。

田丰(试图反驳)这……

审配(强调自己的观点)主公,请务必听我一言。如今正是我军强大、敌军薄弱的时候,如果不趁此机会,何时再能击败曹操?田大夫的想法实在不明智,反而是在自取灭亡。

袁绍(表态)真是前所未有的困境啊。两位大夫的建议都有可取之处。我们必须在前进和后退之间做出明智的选择,为汉家荣耀而战。

当下会议室内,气氛热烈。突然,审配与袁绍同时大声宣称:“不识时务!”

田丰和袁伯笑声四溢,田丰甚至一边笑一边辩解说:“我笑这‘不识时务’。主公,我曾劝过您,利用曹操东伐刘备时的机会,攻取许昌。当时,曹操势单力薄,如果我们趁机出兵,能够一举取胜。可是,您却因病不肯出征。如今曹操已经破刘备,势力更增强,而我们却在这时候发起进攻。实在是有些‘不识时务’呢。”

审配想要为袁伯的失误辩解,但袁伯却阻止了他,表示不会追究田丰的失言。

会议室内,袁绍摩拳擦掌地说道:“破了曹操,我还要用他呢!”审配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袁绍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我要让他当上许昌太守,到那时候他才会自惭形秽!”

袁绍开始高声吟唱:“袁家兵如山崩海啸,瞧曹操还有哪敢来动枪刀。他本是宦官后代,如老鼠般胆小怯懦,若不投奔他,只有望风而逃。”

中军报告道:“主公,许攸押着粮食已经回营。”袁绍下令:“让他进来见我。”

许攸进入会议室后,袁绍问他:“你是奉我的命令去催粮的吧?”许攸流利地吟唱道:“奉命前往冀州催粮,升斗入库粮满仓。”

许攸跃跃欲试,快步走入会议室,向袁绍躬身施礼:“参见主公。”袁绍满面笑容地说:“许大夫,少礼了。”众人齐声称呼:“许大夫!”

袁绍问许攸:“钱粮催齐了吗?”许攸沉声道:“小民已经纳清了租赋,但是很多豪强大户却不肯上交。审配那家也是,家族兵强马壮,不仅不交租赋,还强迫小民成为他们家的佃户,更不向主公缴纳粮食。”

袁绍勃然大怒:“什么审配,竟然敢抗命不纳粮食!立刻让他来见我!”

袁绍震怒非常,审配一进入会议室,他就紧张地盯着他:“审大夫,你是不是拒绝纳粮食?”审配微笑谦虚道:“主公明鉴,实不然。只因许攸对我们无礼,引起不必要的不快。现在既然许大夫回来了,我们家下人自然会纳清粮食。”袁绍听到此处,心中顿时一阵轻松。许攸却喋喋不休地说:“主公,审大夫说谎了,他们家族的确转嫁了税负给小民。如果这件事扩散开来,我们的军队就会缺乏支撑。”审配则大喊冤枉:“啊!主公,许攸分明是故意抹黑我!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就无法为主公效劳了啊!”袁绍忙劝:“行了,审大夫,只要你肯纳税,我们就就此罢休。”审配微微一笑:“谢主公。”许攸则冷哼一声,不再发言。

袁绍眉头紧锁,对许攸说:“你曾与曹操有交情,现在要你去说服他归降,保存他的封侯之位。”许攸迟疑地问:“这……主公,恐怕曹操不会答应。”袁绍冷哼一声:“哼,既然他不肯归降,那就让我们的大军践踏他的城池!”这时审配插话道:“请主公恕罪,这等大事还是由台上之人去更为稳妥。”袁绍却对审配不屑一顾:“你与曹操根本不是朋友,这件事让许攸去办。”许攸顿时明白,躬身回答:“主公,您的命令是我的荣幸。”

许攸怀着紧张的心情,匆匆离开了大营,开始了他的劝降之旅。审配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快点回来。许攸面带微笑,随着马蹄声远去。袁绍在帐中唤来陈琳,他端坐在上首位置,陈琳微微一礼:“陈琳拜见主公。”袁绍却直截了当地问:“曹操的降书写好了吗?”陈琳默默念起了自己的诗,“笔下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然后回答道:“参见主公,降书已经写好了。”袁绍点点头,对陈琳说:“陈大夫,将讨曹檄文送给我,我好好审阅一番。”陈琳将讨曹檄文庄严地念了出来,道出了曹操的贱族身世和世代被清流族群排斥的不幸遭遇。众将听完后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袁绍也加入了欢笑的行列,掌声和笑声交相呼应。袁绍一边拍着手,一边盘算着如何让这份檄文更广泛地传播。他忽然拍了拍陈琳的肩膀:“陈大夫,这份檄文非常精妙,你要多多抄写,分送给各大诸侯。对于曹操的军心扰乱也要多加照顾,不要有半点漏洞。”陈琳诚恳地回答:“遵命,主公。”袁绍起身,重重地拍了拍颜良的肩膀:“颜良听令!”颜良敬礼:“在。”袁绍神色严肃地下令:“你带着本部兵士,直取白马,一定要成功。”颜良恭声回答:“得令。”袁绍又宣布:“其余将士跟随老夫破曹去。”众将响起了啊的一声,齐声同唱起了牌子曲。
【第二场】
许褚、张辽和许诸都在场,许褚突然大声叫道:“我们该怎么办?”张辽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道:“丞相肯定已经有了决定。”许褚担忧地问:“是要打还是要和呢?”张辽呵呵一笑,“许将军,听说袁绍已经兴兵而来,他的檄文已经遍布许昌。现在我们需要决定如何应对。昨天你我求见丞相,却始终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张辽和许褚一路走来,他们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向门官。门官已经见惯了他们的闹事,笑嘻嘻地说道:“嘿,你们两位又来了。”张辽深情款款地说:“我们有一件要事,必须求见丞相,今日一定要见到他。”门官拿起手中的公文,不紧不慢地回道:“真是遗憾啊,丞相已经下令,没有重要事件是需要会见你们的。”张辽神色凝重,再次强调道:“我们今天必须见到丞相,没有其他选择!”门官不耐烦地摆手,“不可能,不可能的。”许褚咆哮起来:“你们走开!还是我们自己闯进去!”
曹操在房间里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声,问门官发生了什么事。“许褚和张辽两个闹事要求见您,”门官小心翼翼地回答。曹操皱了皱眉,疑惑不解:“这两个家伙又想干什么?”不行啊!袁绍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队正向我们杀来,若不及时防备,后果不堪设想。希望丞相能够认真对待这份檄文,采取有效措施应对。

曹操听后神色严肃,语气庄重:“多谢二位将军来报信,老夫也深知河北形势严峻。我一定会仔细研究这份檄文,制定周详的作战计划。二位将军辛苦了。”许褚和张辽连忙行礼:“丞相英明神武,小小事情岂算什么。”曹操微笑着摆手:“你们两位尽管回去歇息吧。”二人告退之后,曹操握紧双拳,不禁感叹:河北大势已定,必须要连战连胜,才能守卫中国北部的稳定。曹操坐在宽敞的大殿上,许褚和张辽恭敬地向他行礼。看到二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曹操不由得心生疑虑:“怎么了,二位将军,有何事让你们如此烦恼?”张辽苦笑着说:“我们还是将此事禀告丞相吧,这么多天来每每看到这份檄文,我们都忍不住生气又无奈。”曹操听了,眉头微皱,问道:“这么大火气?发生什么事了?” “您看这份檄文吧,”许褚沉声说道,拿出了一个铺满污渍的破旧纸张。曹操拿起檄文,看了一眼,顿时怒火中烧:“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污蔑家族荣耀!”他瞠目结舌地念道:“曹操本是宦官后,世代不齿于清流。祖父曹腾中常侍,父亲曹嵩姓夏侯。”张辽怒气冲冲地说:“太气人了!这可是陈琳所做的!” 曹操哈哈大笑,放下檄文,说道:“嗯,看来陈琳还没有失去幽默感呢。”曹操哈哈大笑,许褚和张辽却因为檄文中的污言秽语心生怒气。许褚瞪大眼睛,声音沉重地质问曹操:“陈琳既然这么无礼,辱骂丞相,为何不擒而杀之?丞相您为何指着檄文大笑?” 曹操笑容依旧,解释道:“将军可知道,老夫头风症状一直很严重,今天读到这份檄文竟出了一身冷汗,症状竟然好转了。这倒是要感谢陈琳啊!” 张辽听了,还未来得及开口,曹操就又开始笑得前仰后合。张辽有点为难地问道:“丞相,袁绍发动进攻,你们准备如何应对?” 曹操深思片刻,摇头苦笑:“老夫虽有好将在身边,但袁绍兵力太过强大,胜负难以预料啊。” 许褚却坚定地说道:“丞相,就算是一死相拼,我们也要奋勇杀敌!”张辽也跟着附和:“是啊,我们不惧怕牺牲!” 曹操细心地关怀着,哪忍心将这些忠勇之士推向死亡的深渊呢?他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老夫帐下将士如此之多,岂能让你们送死?我们还是得想出其他的应对方法。”荀攸有些在意地低声嘀咕:“嗯哼!”荀攸手持文案走进大殿,行了一礼后,低声念叨着:“许攸到许昌,想必是来劝降的。” 曹操淡淡地问:“有何军情?”荀攸答道:“许攸前来求见丞相。”曹操听完,眉头微皱。张辽和许褚也随之加入讨论中。张辽翘起眉头,甜言蜜语地说道:“啊!丞相,许攸!难道他是袁绍的使者,前来说服我们投降吗?” 许褚则毫不客气地咆哮道:“这个舌辩之徒,难道还不如一刀两断!” 曹操睁大了眼睛,厉声训斥道:“将军请冷静,你们可以暂且退出。”许褚和张辽顿时明白了丞相的意图,恭敬行了礼后退了下去。 曹操回到原位,举目望向荀攸说:“你说许攸现在在哪?”荀攸立即回答:“现在他在帐外等候。”曹操点了点头,在汹涌的心潮中徐徐而行,径直走向外面。荀攸躬身行礼,恭敬地说道:“遵命。有请许大夫。”荀攸下场,许攸缓步上前。许攸说:“丞相,久违了。您的身体如何?”曹操谦虚地回答:“哪里,哪里,您问得太客气了。我天下未平,身体也得健康才能吧。哈哈哈……”许攸问道:“丞相,您打算怎么样才能平定天下呢?”曹操坚定地回答:“老夫打算灭掉袁绍。” 许攸皱起眉头说道:“哦?那袁绍也要灭你啊。”曹操不屑地嗤笑着:“哼,还不知道谁能胜利呢。”许攸却自信地回答:“以我的观察,袁绍胜算更大。”曹操听完许攸的话,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沉思着自己的计划。许攸目光锐利地看着曹操,清晰地发现了丞相犹豫的神色。他说:“丞相,请听我细说。袁绍家族历经四世,三公之位有过,门庭豪族,旧部遍布天下,若一声号令,必定响应。众诸侯也彼此推崇,它们都认为袁绍是盟主。这些门第显赫,堂堂正正,丞相您强过他们吗?” 曹操露出犹豫的神色,他承认:“我要比不上袁绍。” 许攸又说:“袁绍控制了河北四州,天下最富饶的领地都属于他。尽管丞相拥有燕、豫两州,但袁绍的土地更加广阔,您怎么比得上他?” 曹操不禁感到有些无言以对。许攸又继续说:“而且最厉害的是,江东的孙策和袁绍关系密切,他们曾经订下盟约,约定平分土地,攻取许昌。众诸侯都准备相助,您比得上这么强大的联盟吗?” 曹操只是默默地摇着头。“这三个问题,丞相都比不过袁绍。你还敢挑战他的地位吗?哈哈,那不是自寻死路吗?”许攸挑衅地笑道。曹操问道:“你认为怎么样?”许攸深思熟虑后回答道:“如果您效忠袁绍,凭借您的才华,只要稍加努力,晋升封侯并非难事。” 曹操大笑道:“哈哈哈,许远,你真是个好猎物。”许攸有些不解地问道:“您说什么?” 曹操继续说道:“如果我只是追求个人名位,归顺于袁绍是很容易的。但作为一个为国家和人民效力的人,我岂会屈服于袁绍?!”许攸还是不理解:“为何如此?” 曹操愤怒地说道:“想想看,袁绍放任豪强欺压百姓。而我,却一直致力于压制这些豪强。我甚至想要跨越黄河,将袁绍生擒!”许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丞相,我担心您还是有心无力啊。”曹操则回答说:“袁绍虽然外表强势,但实际上内里虚弱。我怎么会被这种人威胁?”西皮摇板和流水板的琴音响起,唤起了人们对于袁绍的批评,这些都是袁绍的劣根性。他从祖先那里偷走了虚名,没有独立的主见,只会沉迷于奇思妙想,完全不顾及后果。他表面上威风凛凛,其实委曲求全,法律很不严肃,缺少自我反省。当董卓趁机逃脱并内乱开始时,袁绍一点也没看出来,结果加剧了战乱。他占领了冀州,掌握了巨大的权利,并试图进攻许都并觊觎九鼎。只有等到他败落的那一天,中原才能够安定下来。 许攸弹奏出西皮散板,开始谈论袁绍与刘表的结亲,以及二人联手打算消灭曹操。从南方和北方分别进行入侵,企图摧毁曹操的阵营。,看似威风凛凛,实则只是一个守门狗,毫无远大抱负只想削弱中原。他对于自己的才华充满自信,但实际上只会空谈诗词,荒废了许多时间。然而田丰有能力和胆识,却被袁绍所忽视,袁绍选择不听取有用的建议。颜良和文丑是两个英俊潇洒的男子汉,但老夫认为他们只是虚有其表。袁绍虽然占据了广阔的土地,但相较于许昌只是小巫见大巫。即使丞相有千般计谋,也难以抗过如泰山般坚固的对手。正如曹操所说的那样:“子远!”—— 这指日便有千军万马将入侵中原。(原文不完整,请提供完整的内容)许昌城中的百姓们过着安宁祥和的日子,而如果袁绍率军前来交战,胜负难料。

人们低着头沉思着,曹操的势力虽然强大,但就差一个能够压制豪强的人才啊!

许攸摇着头,想再跟曹操进谏一次。

曹操对许攸说:“子远,我料袁绍必败。”

许攸不以为然,由衷地想为袁绍效力。

曹操问许攸,你怎么想为袁绍效力呢?

许攸向曹操建议,要劝袁绍压制豪强。

曹操不以为然,提醒许攸道豪强会压迫你们。

许攸知道曹操的想法,便告辞离开。

曹操突然想起什么,叫中军备好酒来相送许攸。

曹操将一匹良马和一件锦袍作为礼物送给许攸,并举起酒杯,热情地邀请许攸留下来共饮。

许攸感激地接受了礼物,并与曹操一起品尝美酒,共话天下大事。

曹操又送给许攸一匹良马和锦袍,祝愿他旅途顺利。

许攸称赞曹操的美酒暖人心,感慨良马锦袍厚情。

曹操好心相送,许攸心悦诚服,两人关系更加亲近。

曹操送别许攸,许攸感恩不尽。

许攸感慨曹操所送的锦袍,足以御风霜,纷纷扬扬,也能体现出他们深厚的友情。

曹操不仅送了锦袍,还赠送了一匹良驹,叮嘱许攸要平安归乡。

曹操挥手致别,许攸也不禁泪流满面。

许攸在路上想起曹操的深情厚意,感叹他的心地宽广。

回到河北后,许攸心系曹操的关怀,但他也深知自己的局限,不敢给曹操添麻烦。

许攸骑着马匆匆离去,丞相的话在心里回响,让他倍感温暖和感激。

曹操送别许攸,祝他保重。

许攸礼貌地回答,希望曹操松柏长青、永远安康。

许攸离开后,曹操和荀攸开始商议下一步的计谋。

荀攸向曹操报告,袁绍攻占了白马城。

曹操不以为意,决心直接前往白马城,生擒颜良。

荀攸立即提出一个妙计:曹操带领大军先到延津河岸,装模作样地准备渡河,诱使袁绍出兵围攻,这样颜良就会成为孤军,易于擒拿。

曹操听了荀攸的建议,赞不绝口,立马下令部队准备,等待行动的指示。

曹操和荀攸的策略密谋,气氛紧张,同时也充满了斗智斗勇的乐趣。

动态的场景上演着这场攻防战。荀攸听从曹操的命令,一同出发。

第三场

袁绍和众将士们一起出现,气氛紧张而充满战意。

 

袁绍穿着西皮,快板地唱着颜良的英勇,白马坡上的战斗场面引人入胜。

他认为颜良是一位优秀的将军,而且已经布下了战场,曹操不敢轻举妄动,必须困死在许昌。

袁绍麾下的探子上前汇报,曹操派兵直接前往延津,有阻止袁绍军队回归的意图。

袁绍下令再派一位探子前去观察,同时决定乘机发起攻击,生擒曹操。

激昂的音乐声响起,袁绍骑在马上,面对着一群将士,发表了振奋人心的演说。他决定前往延津,顶住曹操的阻碍,不让让他轻易通过。

袁绍唱出一阵快板,激情四溢,士兵们也随着他的节奏高喊口号,气氛热烈而激烈。

突然,袁绍停下话筒,眉头紧锁,发现曹操的大军不见了踪影。

他认为可能是曹操利用车轮战术,调换了军队的方向,让颜良孤军,最终被关羽斩杀。

一名探子跑来汇报,证实了袁绍的猜测。袁绍震惊,不知所措,曹操的计谋让他落入了完全的被动。

袁绍命令士兵们一路追击曹操,但曹操已经识破了袁绍的计谋,他让文丑去追,然后故意落后,等待袁绍的大军上钩。

眼看曹操逃跑在即,袁绍挥动了手中的长矛,带着顶天立地般的气势,号令全军随他追杀。士兵们犹如猛兽腾空而起,周围草木都在他们的铁蹄下颤抖。

曹操和他的将军们则像一条鱼,被众人追逐着。文丑一路追到了曹操身后,但曹操逆转乾坤,让文丑措手不及。

袁绍军队正在紧迫追赶着曹操的人马,此时,文丑率领四名将士赶到前线。曹操想到了一个聪明的计策,他让张辽传令下去,让军队在此地歇息,让粮草先行前往,如果袁绍的军队来抢粮草,就任由他们劫掠。

这个计策让张辽有些犹豫,但曹操毫不动摇,坚信袁绍不会攻打他们的休息点,而是追赶他们的人马。

许褚则认为曹操应该迎战袁绍,而不是等待他们来抢夺粮草。其他曹操的将领也纷纷支持许褚的意见。但曹操保持冷静,他说自己有更好的安排。

在这个时刻,文丑和他手下的四名将士到了前面,他们开始抢夺曹操的粮草。许褚按照曹操的指示开始追回被抢夺的粮草。曹操并没有立即迎战袁绍,而是等待袁军自己来撞到他们手中。

曹操非常有自信,他比袁绍更了解人心。他相信文丑只是贪婪地想要夺走他们的粮草,而并没有很高的士气。曹操希望趁这个时机,杀死文丑,夺回失去的粮草。他指挥许褚和其他将领一起出击。

曹操比喻这场行动就像钓鱼一样,以粮草作为诱饵,吸引袁绍的注意,再趁机出其不意,取得胜利。

最终,曹操的计划成功了,他们成功夺回失去的粮草,并且杀死了文丑。曹操肯定了许褚和其他将领的表现,但他还没有准备好迎战袁绍,因为袁绍的兵力庞大,曹操必须更好地计划和策略,才能取得胜利。

流东去,人生几何!

众人听了田丰的话,感慨万分。田丰坚决要求面见主公,他有急切的利害要向主公说明。但是中军告诉他,主公听到曹操斩杀颜良、文丑的消息之后,非常愤怒,可能不愿意面见他。但是田丰并不退缩,他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必须亲自向主公解释。

几经周折,田丰终于见到了主公,他向主公详细介绍了曹操的计划和策略,以及他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主公深受感动,认为田丰是他的得力助手,并决定带领他的军队离开官渡。

在这场战斗结束后,曹操成功地击败了袁绍的军队,证明了他的智谋和领导能力。他们顺利地撤退和重组,为未来的战斗做好了准备。而田丰也因为他的勇气和智慧崭露头角,成为主公重要的谋臣和顾问。。

北方士兵已经陷入了绝境。在这个关键时刻,田丰挺身而出,击鼓激励士气。中军劝他不要去,但田丰毫不退缩,坚定地向前。他击鼓震耳欲聋,引来了袁绍的注意。

袁绍询问田丰的来意,是否是来讥笑他。田丰进入帐篷,向主公参见。袁绍问他为什么击鼓,田丰回答说听说主公要进攻官渡,他为此激动不已。他认为这是士兵生死存亡的时刻,必须打起精神,振作士气。

袁绍被田丰的话所感动,他认为这位谋士真正关心北方的安危。田丰的举动为袁绍鼓舞士气,增强了他战胜曹操的信心。他们并肩作战,最终惊天动地地打赢了官渡之战。

田丰劝袁绍不要兵渡黄河,认为这样做非常危险,并可能导致战事失败。袁绍则认为他已经胜券在握,不需要再多嘴。田丰表示担忧,他害怕颜良和文丑的失败会成为前车之鉴。

袁绍对田丰的话非常生气,认为他一直在阻挠。他说他有妙计,而且气势汹汹,声称要破奸曹。他认为田丰的担心是自私的,而且他的行为已经扰乱了军心。他训斥田丰勇气小,暗示他需要更加勇敢,才能在这场战斗中胜利。

田丰面对主公的指责显得很镇静,他知道自己的话是出自对主公的关心和忠诚。虽然他的建议被拒绝,但他仍然愿意为主公献策出谋划策,为胜利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四个壮汉进来把田丰给绑了起来,田丰淡定自若地说出了“袁家基业火化冰消”的绝句。他被带下了台,一旁的审配趁机揭露许攸的背叛。据说许攸并没有真心劝降曹操,反而出谋划策杀了颜良和文丑。为此曹操赠给他锦袍和良马,而许攸也成了曹操的心腹。袁绍听后感到震惊,命令许攸站出来并问他是否背叛了自己。许攸回答说他是来报告劝降曹操的事情的,袁绍却认为他是为曹操出谋划策,责备他不忠。许攸试图辩解,袁绍却态度强硬,让许攸非常尴尬。袁绍气愤地责问许攸为何背主降曹。许攸不明所以,对袁绍的指责感到迷惑。袁绍指出许攸在劝说曹操时没有真心为他谋取利益,反而出谋划策斩了自己的将领颜良和文丑。他问许攸还有什么话好说。许攸试图辩驳,但袁绍置若罔闻,还说他是在散布谣言。袁绍接着问许攸锦袍良马是谁赠与的,许攸顺水推舟地回答是曹操。袁绍嘲讽他,认为这不过是曹操收买他的手段,并让许攸不得不投降曹操。审配趁机揭露许攸的奸诈,要求袁绍杀了他。袁绍决定暂时不杀许攸,但是要将他的首级送给项羽,并禁止他在帐中参与军务。袁绍和他的军师审配正商量着催粮的问题,因为粮草对于军队来说非常重要。审配一时没有想到该派谁去催粮,这时许攸主动提出自己愿意前往。然而,审配提醒许攸上次催粮的时候引起了不少有钱人的不满,而且继续前去可能引起更大的麻烦。袁绍听了很不耐烦,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催促审配赶快回冀州筹备粮草,并确保在军队需要时及时调用。审配表示服从命令,离开了房间。袁绍告诉许攸也可以离开了。许攸离开了袁绍的营帐,心情沉重。回到自己的营帐,他叹了口气。同时,中军接到了袁绍让军队出发的命令。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军营,士兵们亢奋地准备行动。袁绍拿起唢呐和二黄,开始吹奏军号。军营里响起了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将要撼动整个山脉。铁骑跃马,指挥官们挥舞着旌旗,冲锋陷阵的士兵神采飞扬。袁绍吆喝着辎重车跟随军队,粮车如流水一般涌动,高耸如山。整个军营顿时充满了无穷的活力和决心。今天,我们将一举擒获那个奸诈的曹操!只有扫除他,我们才能消除心头之恨。我们现在催马来到了官渡口,所有袁家将领整齐列队。我们等待着曹操的兵马前来应战。袁绍拿起唢呐和二黄,高声吆喝,要曹操交出兵权。曹操听到了号角的声音,来到城头观望。他看到袁家军队浩浩荡荡,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袁绍向曹操发起挑战,要他出城一战。曹操听到这话,淡定自若地回应道:“原来袁绍公带着军队来了。”袁绍和曹操在官渡相遇,曹操自称是袁绍的故交,袁绍却不以为然,认为曹操是来脱逃的。他高声喊道,全天下都听他的令,曹操不敢与他正面交战,只想躲起来避风头。袁绍嘲讽曹操,说他不过是一个曾经的宦官,根本不值一提。他相信曹操的军队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粮草,防不胜防,无法对他的军队造成任何威胁。袁绍很自信,认为曹操注定要败北,劝他早日归顺,否则后果自负。曹操对此不屑一顾,坚称要奉陪到底,他岂能轻易退缩?曹操怒斥袁绍,说他是口不择言。他凭什么认为曹操会向他投降呢?曹操大声问道,他有哪些人能够保护他,辅佐他,平定天下,镇压群雄,阻止强盗?他曹操不惧行凶作恶,不畏艰险险阻,不惧流血流汗,因为他为国家而战。他曹操愿意带领英勇的士兵征服你,消灭你,摧毁你的豪强势力,彻底打败你。袁绍大声呵斥曹操,发誓要消灭他所有的士兵,将他的城池摧毁,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失败。曹操一派镇定自若,他告诫袁绍不要过于急躁,士兵是否开战都取决于自己的意志。他提醒袁绍要小心,不要中了他的圈套,在官渡口就已经埋下了伏兵。袁绍听了曹操的话,咆哮着召集将士一起向曹操发起猛攻。曹操命令射箭还击,阻止了袁绍的进攻,他毫不示弱,坚定地捍卫着自己的领土和领土的尊严。曹操和他的心腹许诸、张辽来到了袁绍的营地。袁绍对曹操的到来并不满意,他咆哮着说自己已经设下了天罗网,让曹操无处可逃,即使他再逍遥自在也无法逃脱被围歼的命运。他指出曹操兵少粮缺,短时间内难以支持久战,他预言自己只需要三个月就能将曹操击败。袁绍下令将官渡团团围住,昼夜攻打,丝毫不容出现失误。他得意洋洋地大笑,咯咯咯咯,同时下令将曹操围住。袁绍的将领们纷纷响应,他们围住官渡,时刻准备发起致命一击。在官渡的夜晚,两个更夫轮流念着官渡战争的经历。他们挖掘壕沟、巡视大营,日夜不停地走着。一位更夫兴致勃勃地与另一位更夫聊着丞相曹操的性情变化。他们都惊异于曹操最近改变的脾气,之前他总是利用虚假的情报来引诱敌方进入困境,但这次的官渡之战已经打了半年多,却没有交战也没有出兵。他们都纳闷丞相到底在想些什么。更夫们在议论着曹操出奇制胜的战术,为仍在战争中的官渡注入了一丝新奇的气息。在官渡滇滇寂寂的夜晚,两个更夫忧心忡忡地聊着曹操对抗袁绍的战略。虽然他们在挖沟、筑寨,但这些工作对于不安的更夫来说已经够无聊的了。更夫乙不禁感到焦躁,更夫甲试图安抚他的心情。更夫甲向他描述了曹操神奇的用兵之道,阐述了打败袁绍非同小可的事实。但更夫乙不解,如果曹操的计策如此高明,这一次官渡战争却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战斗,他不明白曹操为什么还不出兵。更夫甲说:这回曹操要豁出去了,开始了一场真正的大战。更夫乙对此感到兴奋,并期待着随时参与到这场烽火连天的战争中去。在官渡滇滇的夜晚,两个更夫在路边交谈着曹操对抗袁绍的计策。更夫甲自信地向更夫乙解释说,咱们丞相一如既往地使用自己的用兵之道:等待机会,不能轻易浪费。他强调着深挖壕沟,夯实营盘的重要性,因为这可以消耗袁绍的战力。袁绍被耗尽之后,曹操就可以轻松对付他。没有人比更夫甲更了解曹操的用兵思路。更夫乙听着更夫甲的话,似乎有所疑惑。更夫甲继续解释说,不能简单地瞬间胜利,需要小心打算,就像他指出更夫乙不像曹操那样谨慎。更夫乙有点生气,但又不得不承认更夫甲的话有道理。更夫甲用自己清晰的语言逐渐解释清楚,更夫乙最终接受了他的观点。在官渡滇滇的营地里,更夫甲和更夫乙正在巡逻,进行着有趣的对话。更夫乙担心粮草问题,可能因为吃得太多太快而耗尽了。更夫甲并不十分相信这个观点,认为这是袁绍蓄意制造的谣言。毕竟,曹操的将士们已经吃了半年的口粮,而曹操却仍然天天巡视地盘和指挥作战。更夫甲告诉更夫乙不要听信这种谣言,因为它会惑乱军心。更夫乙满怀敬意地听了更夫甲的话,并决定跟随他巡营。他们两个一路走过,因为在官渡之战中保卫粮草是至关重要的。在官渡口的决战中,曹操和袁绍的士兵们紧张地对峙。曹操意识到,获得充足的口粮对于取得胜利至关重要。战争中没有粮草的军队就像是一只没有翅膀的鹰,注定无法飞翔。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内部粮草不足,外面也没有草叶。曹操的军官们建议退兵,可是曹操坚定地不同意。他决定夜以继日地写信求粮。曹操深知如果内部和外部都失去了养料,那么结果就会像覆水难收。他觉得许昌城应该有足够的粮食,所以他写了一封信,请求粮师火速运来。粮草不足是一种军心病,所以曹操也祈求荀彧能够及时解决这个问题,给士兵们带来安心。然而,曹操还没有得到响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足够的支持。面对内外粮草匮乏的情况,虽然有粮也难以支撑太久时间。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只有偷袭敌方粮草或者用计谋诱敌,才能突破敌军高强的阵势,取得胜利。在思考中,曹操的眉头紧皱,他对着燃着孤灯的桌子无计可施。正在这时,荀攸进来了。他脸上带着担忧,轻声说:“随丞相在官渡日夜防守,内无粮外无草令人担忧。”曹操旋即睁开了睡眼,问道:“夜静进帐何事?”荀攸紧接着回答:“丞相,你我困守官渡,已有半载,是战是走,丞相要当机立断。”曹操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的意见是什么?”)

曹操面对严峻的局势,粮草告急,军心动荡。荀攸建议退守许昌,但曹操认为这样会让士兵们丧失斗志。他已经下令许昌运来救援。荀攸问曹操是否要继续坚守官渡,曹操肯定地回答道:“固守官渡!”然而,荀攸仍然困惑于如何打破袁绍之策。曹操坦诚表示自己正在思考如何破敌。荀攸认为先解决粮草问题,再想办法破敌。曹操同意了荀攸的看法,他命人去催促许昌运送救援。同时,曹操也召见了下人,准备商讨如何突破敌军。现在局势十分紧张,曹操的头脑正在疾速运转,考虑着如何让士兵们在这次官渡口的决战中获得胜利。一遭,今日必须斩了这个老贼。

许攸恼羞成怒,他心中非常愤怒,因为一直以来他的忠言都被袁绍拒绝。他决定今天一定要斩杀这个老贼。

(白)快来,我有重要军情要传达。

(白)请丞相示下。

曹操听闻这消息,他的眉头深锁。

曹操(白)什么情况?

(白)有孟德的书信,命我去许昌。

曹操听后点了点头。

曹操(白)这是军中机密大事,你一路须小心,切记,乔装改扮。

(白)我明白。

曹操(白)好了,赶紧去吧。

(白)是。

(下。)
曹操看着小卒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暗祈祷他能顺利完成这次任务。他再次看向荀攸,沉思了一会儿。

曹操 (念)许昌送书信,官渡侯佳音。

荀攸(念)官渡口有好音。

(曹操、荀攸同下。)
【第八场】
许攸大声喊道:

许攸(内西皮导板) 袁绍老贼,不听忠言,今日我要斩了你!

许攸非常愤怒,因为他所提出的建议遭到了袁绍的拒绝。他发誓今天要斩杀这个老贼。

p>这段诗描述了一个人在战乱时期的困境,他无法去到安全的地方,同时也难以处理军中的事务。他感到日日坐愁城,就像被困在牢笼里一样。廖承在念诗的同时,军士拿住了一个嫌疑人。

廖承(念)袁曹两家交战,巡查要严格。

(白)请报告大人:抓住了嫌疑人。

许攸(白)押进来。

廖承和军士押着嫌疑人上来。

许攸(白)喂!胆大妄为的奸细,你为何被派来,快说出来!

(白)我只是路过这里,他们搞错了。

许攸(白)哼,这是个荒谬的说法,搜一下他的身体!

军士(白)遵命!

接着,军士对嫌疑人进行搜查。

军士进行了搜查,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许攸命令说再搜搜他的头。军士进行了搜索并发现了一封书信。

军士(白)找到了一封书信。

许攸(白)给我看看。

许攸看了一下书信。

许攸(白)哎呀,这是曹操的书信,我要拆开看看。

许攸拆开信封,看到了信中的内容。

许攸(白)“军中粮草告急,我们需要大量粮食来解决,希望你能火速送来,务必不要耽误。”

来人啊!

廖承(白)有事吗?

许攸(白)把他送到后面的帐篷里关起来,等待处理吧。

廖承下令将囚犯押走。军士们将嫌疑人带出了房间。

许攸意识到曹操军队缺粮,而他们自己正在攻打曹操。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以分兵攻打许昌。他紧急前往中军帐,请求袁绍做出决策。

(西皮散板)曹操军队今天缺乏粮食,

这正好是我们攻打许昌的好机会。

现在我们需要立即前往中军帐,向主公寻求支持。

袁绍的中军帐有人汇报许攸前来,袁绍召见了他。

中军汇报(白):启禀主公,许攸前来求见。

袁绍(白):把他请进来。

许攸进入中军帐。

许攸(白):参见主公。

夜已经很深了,袁绍突然走进帐篷里,许攸快步随后进来。许攸告诉袁绍,他们在巡逻时捕获了一个奸细,手中拿着曹操的书信,写明了军中缺粮的情况。他建议要趁此时大举攻打曹操,一路去攻官渡,一路去攻许昌,曹操必定会落入他们的陷阱。

袁绍很感兴趣,问道:“书信现在在哪里?”许攸答道:“现在就在这儿,主公请看。”他随即拿出书信,呈给了袁绍。

袁绍仔细看了一下书信,然后放声大笑。他知道这是曹操特别为了拖延时间而修造的假书,以迷惑袁绍的判断力。袁绍说:“我明白了,这是曹操诱敌之计,我们不能相信。”

许攸却不同意,他认为曹操军队的粮草已经枯竭,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攻打时机。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可能会一直后悔。

袁绍听后陷入沉思,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思考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突然间,中军带着密信前来禀报。袁绍立马将信收到手中看了一遍。

(白)许攸!

许攸赶紧跑上前回答,“在。”

袁绍问他,“怪不得你多次前来献计,这曹操知道我们实力强大,无力胜之,故而向你打探情报,让你献计调虎离山,你说对不对?”

许攸连忙否认,“主公啊,我对你一片忠心,怎么可以说我与曹操勾结?这不是无中生有吗?”

袁绍满怀疑虑地看着他,“你说吧,前一次我让你去招降曹操,他不肯投降,倒是赠你锦衣良马,这又是怎么回事?”

许攸有气无力地回答,“这个嘛……”

袁绍摆手制止,“那算了,你先下去。”

突然,一封密函从邺郡传来,信中提到许攸家中不法,全家被逮捕入狱。

许攸惊慌失措地说出一声“啊!”

袁绍怒斥他,“像你这样的匹夫,还有脸在这里献计!左右,把他赶出去!”

中军立刻应声,将许攸轰了出去。

许攸失落地自语,“唉,想不到我投效袁绍多年,为他效命,现在却无人保护。”

廖承走了过来,称呼他,“老爷。”

许攸深情地回忆,“我曾如此真心地为袁绍效力,却不想他听信谗言,冤枉我全家入狱。我真不该那么忠心地辅佐于他。”

最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吧。”

(二黄散板)谁曾料,三个人志量小,

却落得全家无下落。

许攸不应该为他卖身,

(白)走!

许攸激动地说起他被误解的经历,“他们说我与曹操勾结,当着这些军士的面,将我赶出帐外,我真的被气炸了!”

他充满怨愤地想到,“可恼的事情相交织,悲愤难以平复。我真不应该当初投效袁绍,现在被卷进这场祸罢了。”

许攸绝望地感叹,“我看来是逃不出这场灾祸了。”

他很无奈地思考,“我虽曾为了袁绍多次规劝,但他却不听,听信了谗言,以致于害了我这位故交。”

许攸既怒火中烧,也感到深深的忧虑,“我知道他难以破敌曹操,注定会在今朝瓦解。他的死期也即将到来,我想他袁家的基业也注定要毁于一旦。”

他感慨道,“审配贼子之前去冀州催粮,趁机诬告我又陷害了我全家。事到如今,我真的是无话可说了,真是恨死那个贼子了!”

最终,许攸无奈地叹息,“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看我也逃不出这场祸了。”

(二黄原板)看来这场祸已亟不可救了,

面对家人的困境和自己的无助,许攸的内心深感焦虑。他感到自己的苦难无法自保,只能让家人受尽煎熬。

他越想越觉得心头恼火,因为他只是因为袁绍错误的决定而受到谴责和打击。

许攸愤愤不平,打算自尽,但此时他的好友廖承挡住了他。

廖承感到有些无助,他不明白许攸为何想要行这样的短见。

他试图阻止许攸,问道,“老爷,您为何要行此短见?”

许攸无奈地向廖承诉说了自己的困境,“哎呀,老军哪,袁绍听信谗言说我与曹操勾结,审配贼子又害了我全家大小。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是进退两难,唉,只求一死。”

廖承试图给许攸提出建议,“袁绍不听忠言,日后必被曹操所灭,而曹公礼贤下士,仁义待人,老爷何不投奔于他呢?”

廖承向许攸提出了建议,让他考虑投奔曹操。他认为,曹操是一位重用人才的人,与许攸也有旧交。如果他帮助曹操灭掉袁绍,就可以成就大事,同时也可以报复审配的恶行。许攸被说服了,要求立刻备马。但在离开之前,他突然想起袁绍的背叛,感到非常愤怒和无义。最终,许攸笑着出发,决心去保护曹操和捉拿审配。

许攸在听取廖承的建议之后,心中有些动摇。但廖承的话却让他坚定了信念,毅然决定投效曹操。廖承对他说,曹操正是一位愿意礼贤下士,待英豪的人。利用许攸的才能,曹操可以轻松灭掉袁绍,得到他说不尽的报酬。此外,如果许攸能够将审配抓住,那么他的仇恨也可以消解。

许攸听后表示同意,要求廖承立刻备马伺候。但在启程前,他突然想起袁绍的背叛,感到非常的无义和愤怒。

最终,许攸发出大笑声,决定前往保护曹操并捉拿审配。他的决心坚定,自信满满。

(西皮散板)快马飞奔奔乌巢。

曹军士兵劫粮车,

火光熊熊照天烧。

袁绍手中千军虎豹困,

一夜之间魂飞魄散逃。

许攸和廖承一起出发,他们听到一首西皮散板歌曲传唱着冀州粮车奔乌巢的故事。歌曲里提到了曹操劫取粮草的策略,将四处放火,让袁绍的军队陷入饥荒,一夜之间成为饿殍。许攸和廖承得到了灵感,决定将这个策略传递给曹操。

曹操身处中军帐,思念着远在许昌的军粮。他无法预计何时可以获得支援,但他白天黑夜都不离开帐篷,一心思考如何打败袁绍。

就在这时,荀攸前来报告,许攸的全家被袁绍关押,许攸因此愤怒而投降曹操。

曹操听到许攸的来信,非常开心。他认为许攸是一个优秀的谋略家,他的加入将极大地助力于战争的胜利。

从帐篷里走出来,曹操听到有人到访,要求荀攸前去迎接。荀攸遵命后,向他报告许攸的到来,并邀请他出来见面。
曹操出来迎接许攸,两人相见非常高兴,因为曹操早前曾劝许攸留下,但被他拒绝了。现在,许攸自己的家庭遭到了打击,只好单身前来投奔曹操,他希望曹操能够收留他。
曹操听到这些话,感到非常心疼。他说,许攸一家人被关押,令人感到不安。如果许攸早些听从他的劝告,就不会遭到这样的遭遇。
许攸感到自责,但曹操却不希望他再沉浸在过错中。他强调自己不会看轻许攸的投降,并对他表示欢迎。他认为能够再次相聚已经是三生有幸,这也是他的期盼。攸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试探一下曹操的态度。
他向曹操道歉,表示自己的愚昧已经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曹操对许攸进行了安慰,并许诺在将来一定会为他报仇。
接着,曹操询问了袁绍的军务情况,许攸告诉他袁绍知道曹操在官渡受困,军队疲惫不堪,缺粮短裤。有些人向袁绍建议分兵进攻许昌,这样曹操就全面无法应对。
曹操听到这些情况后,惊讶万分,问许攸是谁提出这个毒计。
这时,许攸微笑着承认是他提出的。曹操问他为什么这样做,许攸则回答曹操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因为他知道曹操很担心这个问题。
曹操虽然听了有些气愤,但是他也同时想到了许攸的聪明才智,以及他为了曹操的利益可以不惜一切的决心。曹操谈及袁绍对许攸的态度,认为如果他真听从许攸的建议,许攸就不会来投降他了。这个说法激起了许攸的疑惑。
曹操解释说,如果袁绍真的采取了许攸的建议,他的实力就可能得到加强,这样许攸就更加无力反抗他,从而不得不来投降曹操。
许攸听到曹操这样说,一边乐呵呵地笑着,一边感叹“人言孟德奸诈。今日一见,哎,果然是话不虚传。”
曹操则回答他的问题,说他们的营中还有足够多的粮草,可以支撑他们半年甚至是一年之久。但是,许攸却对此表示怀疑,认为曹操的话未必就是事实。
曹操则强调,粮草的储备足够他们持续一段时间,他表示自己对粮草的储备非常有把握。
听了曹操的话后,许攸不禁发出了一声呵呵,他开始明白曹操之前被人称作孟德奸诈的原因了。许攸听到曹操的话,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的“啊”声。曹操则对他说:岂不闻兵不厌诈?我只是想告诉你实话。我们的粮草现在只够这个月用了。
曹操的话语有些深意,他认为作战的过程中往往需要些许的谎言和欺骗,这是战争的一部分。他以一种坦诚的口吻告诉许攸实情,同时也让他明白了战争中心理战术的重要性。
此外,曹操还强调了他们的粮草储备只够这个月用,让许攸更加意识到了粮草紧缺问题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