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五庄观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小连生原名潘月樵,字万胜,江苏扬州甘泉县人。曾祖曾官云南布政司,后因“洪杨之乱”举家北迁。父名福云,先娶安徽安庆人詹氏,后娶侯氏即月樵生母。父殁,家道中落,詹氏养子为月樵长兄,送之入梆子科班习武生,勤学苦练颇有成就,16岁应邀来沪出演于天仙茶园,竟然一唱而红。

不久慕夏奎章之名,经人介绍拜夏为师,艺更猛进,为天仙园主所器重,包银逐年增加,排演连台本戏12本《铁公鸡》,潘饰主角张嘉祥,当时此角为做工老生应工,武生赵小廉则演程国瑞。此剧连演数年,盛况不减,天仙盈利极丰。潘为人很讲情谊,在天仙搭班长达十数年之久。

潘月樵嗓音偏左,演老生戏唱工因而稍逊,但做工、念白无出其右者:如演《群英会》之鲁肃,在舟中唱到“浑身战抖”时,一只纱帽翅顿时摇动;演《战宛城》之张绣,背耍令旗进场,走到下场门帘,正好令旗卷成一根旗杆;演《战长沙》之黄忠,落马时手执大刀走“抢背”,均被誉为绝活。

即使演配角戏,如《玉堂春》剧中之刘秉义,《搜孤救孤》剧中之公孙杵白(曾在上海为谭鑫培配演),《杀庙》剧中之韩琪,也皆有独到之处。潘因师事夏奎章,与月恒、月珊有师兄弟之谊,会夏氏昆仲接办丹桂,潘乃过班。直到后来夏氏昆仲创办新舞台,他始终和夏氏昆仲合作,并且深受他们的革新精神影响,不但在演剧方面力图革新,而在思想上也趋维新,因而参加民党,成为同盟会会员。

新舞台创立于1908年,共集资三万,潘月樵、夏月珊认半数,绅商学界负担另一半。新舞台之名即由月樵所取,富有改良之意。月樵实痛种族沦亡,恨清朝之,为而借舞台结交海内外贤豪志士,当其时他和党人黄兴、陈英土、蓝天蔚等人早有秘密来往也。

辛亥军兴,9月13日之夜,潘月樵单人独骑策马至制造局探营。是夜细雨绵绵,昏暗不辨人影,面前是一片树林,月樵鼓足勇气直闯深处,见草地上已聚三千之众,彼等误潘为歹徒,旋经说明始知皆群众,乃推潘为总指挥。

潘将众人编成五个队,自己一马当先下令总攻,奈防守甚严铁板大门殊难攻入。潘乃转向炮队营游说,营中多为湘人,晓以大义,向众人慷慨陈词,士兵为之感动,边门守兵先开营门不作抵抗,潘乃推出大炮三座,再攻大门。但由于缺乏战斗经验,并未奏效,当此干钧一发之际,潘一面命令敢死队与炸弹队同时进攻,一面由夏氏昆仲绕道边门,纵火焚烧,于是守兵不战而退。

夏月珊率众搭梯,翻墙而入,火光四起,乘势冲入制造局。乱军中潘见到钮永建、黄膺白诸人亦向前挺进,此时忽有人呼其名,细视之,正是陈英士被铁链铜锁反捆,潘立即救解。而此时月樵已左足受伤不良于行。以一伶人能置生死于度外,奋勇攻打制造局,其爱国之心、之志殊令人钦佩也。之后,陈英士就沪军都督,潘又捐献经费千元。

不久,沪军都督府委潘为调查部长,潘于元车(1912年)农历二月初九日到任,不领俸薪。继之潘去宁晋谒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孙氏对潘倍加赞许,拟委以军职,潘以艺人只会卖艺拒之。中山知其志在演剧,未便强留,亲笔题赠“现身说法,高台教化”八个字横幅。

翌年(1913年)元旦,上海伶界联合会九亩地祖师庙扩建落成,举行盛会,会场正中悬挂中山先生为潘所题的这块横幅,由此可见民初的潘月樵不仅为上海伶界领袖,亦民党要人也。

赵君玉原名云麟,坐科上海小金台科班,习铜锤花脸,艺名大大奎官,其兄云龙则艺名小小叫天。后来君玉倒仓,从乃父赵小廉改学武生。民元搭新新舞台,经理孙玉声(笔名海上漱石生)为之取名君玉。擅演短打武生戏,演《花蝴蝶》、《四杰村》、《恶虎村》等剧,以虎跳、旋子、抢背有独到处而著称,加以年少英俊,更以扮相漂亮风靡申江。

当年冯子和红遍上海,他的小生搭档为龙小云。一次龙忽“拿乔”与冯拆档他去,事出仓促,冯无法演戏,乃商请赵君玉与之合作。君玉家学渊源,对小生戏得自家传,慨然应允。从此赵君玉不但成了冯子和的小生搭档,而且向冯执礼学旦角戏,后来又向薛瑶卿、小双凤问艺,不久就改唱旦角,由于他是武生底子,允文允武,成了江南唯一文武全才的且角。

赵君玉全盛时期在上海丹桂第一台挑大梁,初演冯(子和)派戏,不久别树一帜自编新戏。如《正德帝三访刘倩倩》、《杨云友三嫁董其昌》(后来荷慧生重新改编,剧名《丹青引》)、《苏小妹三难秦少游》(后来吴素秋重新改编,剧名《苏小妹》)等,每出戏都有个“三”字,使观众耳目为之一新。那时演员能有私房戏的还不多,就上海旦角而论,冯子和后赵君玉一人而已,因而自成一家被誉为“赵派”。

赵君玉学自南方科班,出道在上海,是位典型的海派演员。但他的艺术曾获得谭鑫培、梅兰芳的赞赏。那是1914年梅兰芳第二次来沪献艺,与赵君玉同台演出,戏院老板有意把他们的戏码拴在一起,先后演出了《五花洞》、《樊江关》、《大登殿》等剧,尤以《五花洞》二人私下商妥同去定做了一套色样相同的服装,以示台上的潘金莲难辨真伪。

梅、赵都是扮相秀丽,嗓音甜润,二人在台上秋色平分,赵君玉始终风头甚健,不让梅专美于前,故梅对他颇为钦佩。1915年谭鑫培已年近古稀,在上海新舞台演出了10天,新舞台当家旦角是赵君玉,老谭要唱《汾河湾》,势必要赵君玉演柳迎春,而赵没演过这个角色,老谭为之现说现演,不料演出后丝丝入扣,精彩纷呈,一无差错,因此老谭对他大为嘉奖。

赵君玉在新舞台时期,配合夏氏昆仲改革创新,大演时装戏。他在《拿破仑》一剧中饰皇后约瑟芬,把这位外国皇后演活了。赵君玉演时装戏确有独到之处,笔者30年代初在上海看过他演的《黄慧如与陆根荣》和《黄白英与童三毛》二剧,一是他的扮相一如女性难辨雌雄,二是他讲的一口吴侬软语颇具惑力,三是举止动作生活化,非常自然。即此三点已殊难能可贵,难怪当时赵虽已由绚烂归于平淡,而其风采仍不减当年。

赵君玉的艺术很全面,文武昆乱一脚踢。古装、西装、时装戏无一不精。如此人才可惜为烟、赌、女色所累,后来声容憔悴,在上海已无立足之地。抗成军兴,赵如泉奔赴内地,在云南经营昆明大舞台,得悉君玉在泸潦倒,乃召之去。此时君玉已年近花甲,不期有一海上名花高九云者,童年时即慕赵之色艺,当其时九方雏儿,可望而不可及,能与赵接近者皆其前辈名花也。如今赵虽老去,但九云仍以能得之为荣,乃追踪而去,且与赵在昆明正式结婚。

小杨月楼(1900—1947年)原名慧侬,天津人。童年时即出台演戏,艺名七岁红,唱老生。戏院老板因为杨月楼的名气大,就叫他改名为小杨月楼。那时他不到10岁,童子音,嗓子冲,唱刘鸿声一派的戏,很受欢迎。当时百代公司还为他录制不少老生唱片,后来倒仓变嗓,改习花旦。很多人都不知他是老生出身,这些唱片现在倒成了珍品。

小杨月楼有武底子,有创造性,改旦角后自己编排了不少新戏,所以能一唱而红。北伐前后,赵君玉、小杨月楼、黄玉麟、刘筱衡被上海人称之为南方四大名旦。

小杨月楼的戏路极似北方的尚小云,尚是武生改旦角的,也是武底子好,台上洒得开。小杨月楼除能动武戏外,还擅演小生。他的小生戏在江南别创一格,以演翎子戏见长,演全部《貂蝉》,前饰貂蝉,后饰吕布,就是小杨月楼首创。他的小生戏为牛松山所授,因而颇有来历。

他的旦角代表作,有《芸娘》、《忠烈鸳鸯》、《麻疯女》、《刁刘氏》、《石头人招亲》、《李三娘》等。其中演《忠烈鸳鸯》在台上使大刀开打,颇见功力。

他还有几出戏很出名。但近似胡闹,只是为了迎合上海人的胃口,所谓“噱头”而已。如演《观音得道》赤足上台,演《盘丝洞》露出雪白皮肤,穿透明浴衣;演《七擒孟获》饰祝融夫人与孟获拥抱大跳其舞之类。低级庸俗、不堪入目。当年周信芳排演连台本戏《封神榜》,他饰妲己,其妖冶之态,较诸演《盘丝洞》更为大胆,当时确有一部分观众,是为了看他演妲己而来也。

小杨月楼于1926年曾率领剧团东渡扶桑,去日本演出。那次随杨去日本的演员人数众多,皆南方演员,有武生郑法祥(小活猴)、武旦尹九霄、小丑葛华卿等人,先在东京帝国剧场演出一场,招待彼邦名流。

继之在歌舞座作营业演出。第一天小杨月楼《芸娘》、郑法祥《金刀阵》,第二天杨演《花木兰》、郑演《水帘洞》,第三天杨演《贵妃醉酒》、郑演《闹天宫》。

由于此前,梅兰芳已到日本演出两次;尤其是另一南方名旦绿牡丹(黄玉麟)跑在他的前面,于1925年7月1日至25日,也带领一批海派演员如程桐春、张鑫龄、赛三省、小穆子等来到日本,在帝国剧场演毕不久。小杨月楼与绿牡丹同是海派路子,自然号召力大减,因而上座奇惨,铩羽而归。但这段海派京剧演员出国史料,现在已鲜为人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