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韵千曲一幅抽象的戏曲长卷 绘传中国风探索脸谱艺术的古韵与现代魅力

怎么就戏不止人听还鬼神听了,我寻思我都成鬼了,那我不听点好的去?我听谭富英余叔岩不香吗,非得跟活人抢戏听。都做鬼了,能见谭鑫培了,您该听点好的了,别惦记那比阴间还阴间的(部分)现代演员和新编戏了。

也不知道这种“新习俗”又是哪位短视频平台民俗学家创造出来的,从来没有这一说,你问我为什么有演员刮风下雨台下没人也在唱,你若不唱,他不管饭呐。中断,那可不算场次,重唱一台,要加班了。

又:要是戏一开场就不能停,那各地因为唱得太烂/货不对板等缘故被轰下去的演员该狂喜了,我管你怎么哄,我就是不停,戏一开场,不能停嘛。

伶工一职,本为末流,“戏子”即带有外行对伶业的极度轻视。说“男旦”之前,先说另外一个词儿:“坤角儿”,清末以前,伶人均为男子,无需区分备注性别,直至女子学演戏曲的“髦儿班”兴起,为了强调女伶性别,才出现“坤伶”这一系的词,包括但不限于“坤伶”、“坤生”等。

强调男性性别时,则又造出与之相对的“乾旦”一词。而男旦一词,最早建国后才出现,一般带有贬低意味,老先生介绍人时,不会说“谁谁谁是男旦”,只会介绍为“旦角/x派旦角”,没这说法。后来传统戏曲断代,这些忌讳鲜少再被人提起了,但你说忌讳不忌讳,四大名旦怎么不叫四大男旦啊,是不是?

故而咱也不知道自诩“男旦传人”的xxx和xxx是什么想法,问过他师父“男旦”这词儿什么意思吗。

某水果机公司今年的新年影片,设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主角儿在科班呆了二十年,是他师父的关门。那么,礼貌提问,在科班待二十多年,您这是延毕吧,关门是不光学了开门关门?

这便引出一个问题,就是外界对于梨园行的刻板想象:一个落魄老头儿在四合院里含辛茹苦把一群小孩拉扯大,这就是科班了。首先,明确科班是什么,百度上说:科班本意是指旧时学、演结合的戏剧班子,是成为演员的必须也是唯一途径。第一个误区,“唯一途径”?那可未必,票友下海不需要这个途径,除此之外,演员还有“包身徒弟”和家里请老师这两条路子。入之后,戏曲演员培训更是多了“专科学校”这一条途径,比科班文明,并且教习文化知识。不过说科班是旧时培养演员的主要途径,是可以的。

其次,科班学习时长,一般为七年,科满后要效力两年或三年,称作“效师”,期间演出报酬仍归科班所有。科班动辄打骂,生活条件残酷,故而坐科七年也有“七年大狱”之称。

不过,49年尤其是公私合营之后,科班便成了历史产物,戏曲演员由各级戏校培养,短视频上那种建构在当下的传统科班形态的“戏班子”,我们一般美称为票友、自乐班。:)

5.“我才xx岁,就喜欢听京剧,这正常吗?”多少岁听戏都很正常,就是问出这种话的阁下脑子有点不正常。

听京剧和任何爱好都一样,没有谁比谁高贵这一说,更不是标榜自己“特立独行”的产物,不是说会哼两句海岛冰轮梨花开,个人的这个姿势水平就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以及如果所谓的“就喜欢听京剧”,是喜欢听一些脍炙人口的流水段子合集之类的,那么建议您去听两三本完整的戏,多认识几个演员,再来判断所喜欢的是不是真正的京剧艺术。

又:不是喜欢余叔岩谭富英就是品味绝佳,没人规定只能喜欢梅兰芳不能喜欢李维康,也没人说喜欢关正明赵燕侠就一定比喜欢言兴朋洪雪飞懂行。用厚古薄今来显示自己的品味高尚,duck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