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团闹剧班的爆笑冒险 京剧之美传统艺术的瑰丽瑰宝

京剧《五花洞》又名:《三矮奇闻》剧本唱词

角色

潘金莲:旦
假潘金莲:旦
武大:丑
假武大:丑
包拯:净
驴夫:丑
天师:老生
县令:丑
蛇精:旦

剧情

五花洞有千年之老妖,神通广大。一系蜈蚣、一系蝎子、一系壁虎、一系虾蟇、一系毒蛇。忽发奇想,蝎子与壁虎,幻一人形,溷迹于尘世间,以为游戏。有民人武大,暨妻潘金莲,由清河县至阳谷县,寻访乃弟武松。途中相遇,二妖遂变化其夫妻形状,面貌身体、衣服语言,无不毕肖。四人对观之下,谁真谁假,竟难辨别,互扭至县官处控告,真与假口供,一一吻合,县官不能判断。包公巡查到此,提取审问,正要用照妖镜验看,适值天师张杰进谒。知其来历,即命法官会拿。

注释

宋包孝肃,立朝鲠直。虑事周详,又长于折狱才。无论疑难隐约之事,无不立为剖析。凡在包公案下,狱无大小,无冤抑之可言。稗官野史中,有包公“日断阳夜断阴”之语,相传断明七十二件无头案。当时之交口揄扬,已可想见。即千载下人,亦津津乐道。盖包公之断狱,不矜才、不使气、不厌烦琐、不避权豪,铁面铁心,不容有毫厘苟且者。可知私欲尽去,自然神鬼皆骜。虽有妖精怪异,一寓包公之目,欲遁形而不得。剧本情节,谅亦出于七十二件之一。
此剧演时,斗法飞叉一段,颇有精彩,观剧者俱为之目眩神驰,拍手叫绝。

京剧《五花洞》剧本唱词

【第一场】
(蜈蚣精、蝎精、壁虎精、虾蟇精、蛇精同上,同转场,同下。四风旗、四下手、蜈蚣精、蝎精、壁虎精、虾蟇精、蛇精同上。〖点绛唇〗。)
蜈蚣精(念)洞中有千年,变化人形在世间。驾雾腾云人难见,自在逍遥乐安然。 

蜈蚣精、
蝎精、
壁虎精、
虾蟇精、
蛇精(同白)吾乃——

蜈蚣精(白)金头大仙是也。

蝎精(白)毒尾大仙是也。

壁虎精(白)灰身大仙是也。

虾蟇精(白)金眼大仙是也。

蛇精(白)长身大仙是也。

蜈蚣精(白)我等在这五花洞中,千年,倒也逍遥自在。只是无有真阳,不能即成正果。恼恨张杰,倚仗神五雷,每每伤害我等。二位贤弟:

蝎精、
壁虎精(同白)在。

蜈蚣精(白)命你二人,去到京都,变化人形,扰乱世界一回,不得有误。

蝎精、
壁虎精(同白)遵命。

(蝎精、壁虎精同下。)
蜈蚣精(白)他二人此番前去,定能成功。贤弟贤妹,请至洞后畅饮。

虾蟇精、
蛇精(同白)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武大上。)
武大(念)自幼生来身矮小,上下不够三尺高。人人见我哈哈笑,都说我像个搬不倒。

(白)我,武大。妻子潘金莲,夫妻在这清河县内居住。只因年遭荒旱,日子难过,要想到阳谷县找我兄弟武二去。不免将老婆唤出,就此前往。

老婆哪里?

潘金莲(内白)吓哈。

(潘金莲上。)
潘金莲(念)奴家生来命儿穷,嫁了个丈夫三寸钉。别的买卖都不做,终朝每日贴烧饼。

(白)当家的,叫我什么事吓?

武大(白)年头不好,日子难过,我想去到阳谷县,找我兄弟武松去,你看好不好?

潘金莲(白)什么时候去呀?

武大(白)咱们这就走,你后头收拾收拾。我去与你雇驴去。

(潘金莲下。)
武大(白)谁的驴呀?

(驴夫上。)
驴夫(白)我的驴呀。

武大(白)从这儿到阳谷县,要多少钱?

驴夫(白)谁骑呀?

武大(白)你大婶骑。

驴夫(白)我大婶骑,好好,那我就不要钱。

(蝎精、壁虎精暗同上。)
武大(白)不要钱,倒好办啦。

(潘金莲上。)
武大(白)来来,老婆骑上走吓。

(西皮摇板)夫妻一同往前进,

去到阳谷走一程。

(武大、潘金莲、驴夫同下。蝎精、壁虎精自桌同跳下。)
蝎精(白)贤弟,你看你我二人,就变作他夫妻模样,扰乱一番,倒也有趣。

壁虎精(白)好,你且变来。

蝎精(白)闪开了。

(蝎精下,假武大上。)
假武大(白)你看我变得如何?

壁虎精(白)倒也很像。待我变来。

(壁虎精下,假潘金莲上。)
假潘金莲(白)我说你看我变的像不像?

假武大(白)倒也真像。

假潘金莲(白)你我怎样相称?

假武大(白)自然是夫妻相称。

假潘金莲(白)那我不上了你的当了么。

假武大(白)也就是台上这一回,下了台,你是你,我还是我。

假潘金莲(白)如此走吓。

假武大(白)走。

(假武大下。假潘金莲踢腿,大踏步。)
假潘金莲(白)嚘,我还是得这么走。

(假潘金莲下。)
【第三场】
(驴夫、潘金莲同上,驴惊,潘金莲倒,武大赶上。)
武大(白)叫你慢些走,你偏要跑,看看把你大婶,摔下来啦不是?我非揍你不可。

(武大打。驴夫下。)
潘金莲(白)我说当家的,我有点饿啦。

武大(白)你饿啦,吃什么?

(内卖烧饼油炸鬼声。)
武大(白)好,那边有卖油炸鬼的,待我给你买去。

潘金莲(白)我在哪儿等吓?

武大(白)庙里头等我。

(武大、潘金莲同下。潘金莲、假武大同上。)
假武大(白)为了这烧饼油炸鬼,倒叫我跑了半里多地,走,咱们庙里头吃去。

(假武大、潘金莲同进庙。武大、假潘金莲同上。)
武大(白)烧饼油炸鬼,倒叫我跑了半里多地,走,咱们庙里头吃去。

(武大、假潘金莲同进庙。假武大、潘金莲、武大、假潘金莲同对比。)
武大(白)你是谁呀?

假武大(白)你是谁呀?

武大(白)我是武大呀。

假武大(白)我是武大呀。

潘金莲(白)我说你是谁吓?

假潘金莲(白)我说你是谁吓?

潘金莲(白)我是潘金莲呀。

假潘金莲(白)我是潘金莲呀。

武大(白)怪吓。

假武大(白)怪吓。

潘金莲(白)这可是嘚儿真怪。

假潘金莲(白)这可是嘚儿真怪。

武大(白)你别是妖怪吧?

假武大(白)你别是妖怪吧?

潘金莲(白)你是个妖怪吧。

假潘金莲(白)你是个妖怪吧。

武大、
假武大(同白)妖怪听了!

武大(西皮导板)叫声妖怪你听了,

假武大(西皮导板)叫声妖怪你听了,

潘金莲(白)这是从哪里说起。

(西皮慢三眼)不由得潘金莲怒上眉梢。

假潘金莲(白)这是从哪里说起。

(西皮慢三眼)不由得潘金莲怒上眉梢。

潘金莲(西皮慢三眼)自幼儿嫁武大他的身量矮小,

假潘金莲(西皮慢三眼)自幼儿嫁武大他的身量矮小,

潘金莲(西皮慢三眼)遭荒旱夫妻们受尽艰熬。

假潘金莲(西皮慢三眼)遭荒旱夫妻们受尽艰熬。

潘金莲(西皮慢三眼)因此上到阳谷把兄弟来找,

假潘金莲(西皮慢三眼)因此上到阳谷把兄弟来找,

武大、
假武大(同西皮慢三眼)又谁知、

潘金莲、
假潘金莲(同西皮慢三眼)莫妖怪、那哈吓、变人形,呐呼咳,一呀呼咳、咳咳咳。

武大、
假武大(同白)你也不用一呼一,你也不用那呼哈,咱们同闹一趟观音寺。走,去打官司去。

(武大、潘金莲、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下。)
【第四场】
(四皂役、县令同上。)
县令(念)做官不在大小,只要赚饯就好。

(白)本县,阳谷县正堂。自到任以来,官清民顺,今乃放告之期。

来,放告牌抬出。

(四皂役同抬牌。武大、潘金莲、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上。)
武大、
潘金莲、
假武大、
假潘金莲(同白)冤枉。

四皂役(同白)启老爷:外面有人喊冤。

县令(白)将他们带进来。

(武大、潘金莲、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上堂。)
县令(白)你们看老爷的教化不错,他们告状的,跪着就进来啦。

四皂役(同白)他们是站着呐。

(县令下位。)
县令(白)我倒不信,我得看看。

(县令比。)
县令(白)喝,三人一般高。

(县令坐。)
县令(白)我说谁是原告呀?

武大(白)我是原告。

假武大(白)我是原告。

潘金莲(白)我是原告。

假潘金莲(白)我是原告。

县令(白)你们都是原告,老爷不成了被套啦嘛?

四皂役(同白)被告。

县令(白)对啦,被告。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武大(白)小人叫武大。

县令(白)你呐?

假武大(白)小人叫武大。

县令(白)这位太太儿,叫什么?

潘金莲(白)小妇人潘金莲。

县令(白)这一位呐?

假潘金莲(白)小妇人潘金莲。

县令(白)你们有什么冤枉?当堂诉来。

潘金莲(白)老爷容禀:

(西皮二六板)老爷在上容奴禀,

细听潘氏说分明:

年遭荒旱难度命,

夫妻二人把巧计生,

行至中途古庙进,

谁知庙中遇妖精。

到而今真假难凭信,

望求老爷断分明。

假潘金莲(白)老爷容禀:

(西皮二六板)老爷在上容奴禀,

细听潘氏说分明:

年遭荒旱难度命,

夫妻二人把巧计生。

行至中途古庙进,

谁知庙中遇妖精。

到而今真假难凭信,

望求老爷断分明。

县令(白)你们这个案子,我可实在无法子断。

(报子上。)
报子(白)包大人到!

县令(白)好好!包大人到啦,待我前去接差。我把你们带到包大人那里,审问便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皂役、王朝、马汉、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摇板)宋天子坐江山人称有道,

包龙图断阴阳不差分毫。

闷奄奄坐至在二堂道,

赤胆忠心保宋朝。

(县令带武大、潘金莲、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上。)
县令(白)卑职参见老大人。

包拯(白)罢了,你这里民情如何?

县令(白)启大人:卑职衙中,出一奇案。有两个武大,两个潘金莲。

包拯(白)一齐带上来。

(武大、潘金莲、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上堂。)
包拯(白)你等定是妖怪变化,从实招来,可知老夫照妖镜厉害!

(报子上。)
报子(白)天师驾到。

包拯(白)有请!

(四道童、天师同上。)
天师(白)包相升堂,审问何案?

包拯(白)现有两个武大,两个潘氏,正在审问不明,请天师发落。

天师(白)此乃是两真两假。

胆大妖魔,早早现出原形便罢,如若不然,可知山人神五雷厉害!

假武大、
假潘金莲(同白)动不动你就道什么神五雷,俺便是妖怪,你敢把妖怪怎么样?

天师(白)看五雷!

(众法官同上。假武大、假潘金莲同下。)
天师(白)众法官,前去降妖者!

众法官(同白)领法谕。

(众法官同下。天师拉包拯。)
天师(白)包相!

(西皮紧板)手挽手儿出衙厅,

尊一声包相听分明:

胆大妖魔、扰乱世界,变化人形,任凭他有真本领,

怎挡我七星剑、八卦旗、混元宝盒,风火五雷霆。

我命法官去追寻,

擒住了众妖魔同见当今。

(天师下。包拯随下。县令站立。)
县令(白)我的衣裳怎么会短啦?

四皂役(同白)你的身子长啦。

(县令蹲身。)
县令(白)我还得这样走。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蜈蚣精、虾蟇精、蛇精、四风旗同上。蝎精、壁虎精同上,同报。)
蜈蚣精(白)众小妖,出洞。

(众法官同追上。会阵。)
神将(白)孽畜呀,孽畜,你既在洞中千年,就该修其养性,以成正果。尔不该变化人形,扰乱世界。吾奉真人之命,特地前来收服尔等。

蜈蚣精(白)住了。可恨那张杰,倚仗七星剑、八卦旗、神五雷、混元宝盒,每每伤害我等姓命。今日相逢,断难饶你等之命。

神将(白)休得狂言,看剑!

(众人同起打,同下。)
【第七场】
(众法官同上,神将上。)
神将(三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我等速速回复真人便了。

(神将耍叉,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