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京剧的多样面纱探索传统艺术的丰富种类 中国脸谱文化的历史演变与现代影响

京剧《窃兵符》【头本】剧本唱词

角色

赵括:小生
廉颇:净

剧情

秦王命王龁为将,出师伐赵。赵王以廉颇为将,拒之,秦不得逞。赵大夫郭开,受秦相范雎之贿,在赵王前诽谤廉颇衰老怯战,有降秦之意,并荐赵括代将。赵王听信谗言,削去廉颇兵权,以赵括代之。秦王闻讯,就以白起代王龁为将,大败赵军,赵括战死。

京剧《窃兵符》【头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郭开(内白)马来! 

(四兵丁引郭开同上。)
郭开(缕缕金)人难料,

我机关。

只图家豪富,

哪管国摧残!

(念)我本无心求富贵,谁知富贵逼人来。

(白)自家,赵邦大夫郭开便是。只因秦兵伐韩,已拔野王城池,冯亭无奈,将上党一十七城,献降我主,我主贪其地利,竟尔收纳。岂知秦怒我邦妄行收纳韩地,移兵犯赵,我邦赵茄迎战,被秦军杀得一骑不返,又拜廉颇为将,前往退敌。谁知这老儿老练持重,只以列营坚守,再不肯与秦军一战,故而秦相范雎,遣他心腹门客,以黄金千缢,从间道投我私第,教我布散流言,直说廉颇已老,为将不堪,若用马服君之子赵括代之,则秦君不难杀退。又说其事若成后,另有重谢。哈哈,我想国君贪地惹祸,我是臣下,便取些私贿又有何妨?大王已被流言煽惑,命我前往大营,探取廉颇举止,归报主上。我何不乘机就说此老果被秦军所逼,不久将要降秦。如此一说,哪怕主上不遣赵括代将,我的黄金自然安稳而受。就是这个主意。

来呀!前离廉颇大营不远,尔等分头前往各营,唤集诸将,同到中军帐,听传大王钧旨,不得有误。

四兵丁(同白)啊!

郭开(缕缕金)分头休迟慢,

立将命传:

同到中军听令宣,

好将机谋办,

好将机谋办。

(郭开、四兵丁同下。)
【第二场】
(二旗牌引廉颇同上。)
廉颇(引子)镇日营垒闭,任狂狙往来驱驰。胸中已预奇谋计,待时动,鼠辈披靡。

(念)恼恨嬴秦虎狼行,兴兵伐赵怎能容?安排妙计深沟垒,且待时机显战功!

(白)某,廉颇。只因秦、韩争战,我主私受韩地,以致秦王愤怒,移兵直犯我国。可叹赵茄一战丧命,我主命某家前来迎敌。某想此番秦伐韩国,秦力其耕,而赵收其获,那秦王怎肯甘心。若是与其力战,必难退其劲军。为此在这金门山下,排成数十营垒,犹如列星之状,尽教秦兵挑战,某只坚壁不出。那秦师攻垒不能得入,待他兵疲粮尽,那时节便可一鼓而战,此乃以逸待劳疲其锐气之计也。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内同白)请!

(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上。)
冯亭(念)朔风摧叶雁门秋,

傅豹(念)万里烟尘迷敌楼。

王容(念)征骑长思青海上,

苏射(念)胡茄夜听陇山头。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俺——

冯亭(白)冯亭。

傅豹(白)傅豹。

王容(白)王容。

苏射(白)苏射。

冯亭(白)你我同见大将军!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请!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大将军在上,末将参!

廉颇(白)少礼!诸君进帐,必有所为?

傅豹(白)大夫郭开,口传大王有令,着末将等同来中军帐恭候。

廉颇(白)郭大夫可曾来到?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已到辕门。

廉颇(白)吩咐大开营门!

二旗牌(同白)大开营门!

(〖大吹打〗。四大铠持排枪自两边分上,四兵丁引郭开同上,廉颇、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迎接。)
郭开(白)啊大将军!

廉颇(白)大夫!

郭开、
廉颇(同白)请!

(廉颇、郭开同进帐。)
郭开(白)大将军!众位将军!

廉颇(白)大夫!

(〖吹打毕〗。)
廉颇(白)若有君旨,就请开读。

郭开(白)下官是奉面谕而来,有事动问,并无君旨。

廉颇(白)如此!上坐,请教!

郭开(白)有僭了!

廉颇(白)众位将军两旁坐下。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告坐!

廉颇(白)啊大夫,大王近日可好?

郭开(白)大王安好。啊大将军,前者大王曾闻秦将王龁人马离我大营十里挑战,将军一骑不发,后又逼近我营五里,几次三番攻寨,将军总是闭门不战,为此特命下官前来面问:是众将畏秦如虎,不敢与他相斗呢?还是大将军另有别谋,按兵不战?就请说明,下官还要赶回上复君命。

廉颇(白)原来为此。大夫听了!

(八声甘州歌)久在军旅,

岂敢将大任当做儿戏?

常言“欲速不达”,

此古语人所共知。

郭开(白)窃闻兵贵神速。今大将军反言欲速不达,难道持久便能成功么?

(八声甘州歌)兵贵神速是先机,

欲速不达恐未宜。

吾知君守罅隙,

若老师糜帑罪归谁?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大夫!

(同八声甘州歌)三军命、仗总持,

稍有不谨悔噬脐。

廉颇(白)呵呵着哇!胜负乃兵家之常事,战守全赖总帅主持。若是谋之不谨,算之未善,备之不周,竟尔草草行事,徒撄敌人之锋,此将之过也。且制敌之道,攻心为上。心者,所以取智谋、主决断而已矣。某家既受君恩,岂可旦夕不谨?烦大夫就将此言,先去奏闻主上,说臣廉颇随后有奏章呈览。

郭开(白)哦,据大将军之意,还当待时交兵?

廉颇(白)然!

(郭开背躬。)
郭开(白)喂呀妙啊!但愿他永不交兵,我的私财得矣。

(郭开向廉颇。)
郭开(白)谨如大将军所言,郭开就此复命去也!

(风入松)君今持重用兵稳,

主听自然安枕。

二旗牌(同白)开门!

(〖吹打〗。四大铠同下,四兵丁同带马,郭开上马。)
郭开(白)请!

廉颇、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请!

(四兵丁、郭开同下。)
廉颇(白)冯将军,你在韩国曾闻郭开之名否?

冯亭(白)这!冯亭却不深知。

廉颇(白)喏!

(风入松)他是吾君侧贪婪辈,

仗宠幸逢迎为事。

冯亭(白)哦!哦!哦!

报子(内白)报!

(报子上。)
报子(白)启上大将军:秦将王龁又来攻打营垒。

廉颇(白)吩咐各守各寨,不许擅动!

报子(白)啊!

(报子下。)
廉颇(白)众将官,秦贼前来攻我营垒,如有擅自出战者,斩!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廉颇(白)冯将军!知某闭垒不战之意否?

冯亭(白)无非避其勃然之勇,待其疲惫而后击之。大将军可是此意?

廉颇(白)哈哈哈!智谋之士所见略同也!

(风入松)吾岂是怯战的懦腐,

自有日,见髙低。

(白)掩门!

二旗牌(同白)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赵丹(内白)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引赵丹同上。)
赵丹(西皮慢板)秋风起雁南归天高气爽,

苑林中叶泛红好似春光。

喜冯亭力不能与秦相抗,

降我国将上党献与孤王。

又谁料那秦家撇韩不讲,

鼓其怒移强兵直犯孤邦。

头一战竟将我赵茄命丧,

第二队老廉颇闭垒严防。

有人说廉颇老不堪为将,

若能使赵括去秦定败亡。

孤因此命郭开前往探望,

(郭开上。)
郭开(西皮摇板)急忙忙上殿来面见大王。

(白)臣,郭开朝见。大王千岁!

赵丹(白)平身。

郭开(白)千千岁!

赵丹(白)命你去问大将军,长闭营垒,不与秦战之事,可曾问来?

郭开(白)臣将大王口谕,一一问他,廉颇竟说得好!

(西皮摇板)他自来在行伍久历战场,

论机宜讲进退自有主张。

他还说主若疑当日里不该拜将,

既命将又何须说短道长!

赵丹(白)嗯!

郭开(西皮摇板)似这般狂悖语目无君上,

哪像个大将才拓土开疆。

赵丹(白)他毕竟开兵不开兵呢?

郭开(西皮摇板)迟共早且待他筹熟再讲,

守三年并五载又待何妨!

赵丹(白)哎呀!

(西皮摇板)若守到三五载与秦打仗,

全不想劳我师费孤钱粮。

(白)哎!

(西皮摇板)果应了近日里人言不谎,

他诚是老无用误了孤王。

郭开(白)诚如大王所言。微臣一路回来,人人都说,廉颇衰老怯战,定误国家大事。又闻人言,道他不日将要归降秦邦。

赵丹(白)哎呀呀!这还了得!

郭开(白)还有人言道,说我赵国唯有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最良。若用他为将,管保杀得秦兵片甲不还。

赵丹(白)哦哦哦!寡人近日也曾听得赵括智勇无双,但不知他果有真才实学否?

郭开(白)郭开知他久矣。且臣昨日酉刻进城,不及来见大王,也曾去他府中,探他口气,问他可愿去代廉颇?那赵括闻言便哈哈笑道,他平素有言:

(念)但得一朝为主将,孙武也要拱手降。

赵丹(白)哦,听他这般口气,其才定然可观。

郭开(白)说什么“定然可观”,简直是栋梁大才。臣为大王计,先召廉颇回都,问他个坐失机宜,有心降敌之罪,拿来立即枭首。后拜赵括为将,去退秦兵,易如反掌。

赵丹(白)廉颇恶迹未彰,一旦斩之,恐失人心。今命赵括前往,代其兵权也就是了。

郭开(白)我主度量如天,微臣实切拜伏。

赵丹(白)赵括今在何处?

郭开(白)昨晚与臣谈得投机,唯恐大王见用,臣今早已将他带至朝房候旨。

赵丹(白)宣来见孤。

郭开(白)领旨!

大王有旨:宣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上殿见驾。

赵括(内白)领旨!

(赵括上。)
赵括(念)燕额虎头气轩昂,武略文韬满腹藏。

(白)小臣,赵括朝见。愿大王千岁!

赵丹(白)平身。

赵括(白)千千岁!

赵丹(白)今有秦将王龁统兵二十万,来犯我邦,廉颇衰老怯战,人人说你智谋胜过尔父。寡人今欲用汝去代廉颇大任,汝能为孤击退秦兵否?

赵括(白)秦邦若使白起为将,小臣尚费筹划,若是王龁,何足道耶?

赵丹(白)卿家何以惧白起,而小视王龁?

赵括(白)白起数将秦军,先伐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再攻大梁,取大小六十一城。南攻楚邦,拔鄢郢,定巫黔。且败我赵国贾偃,沉卒二万于河。他战必胜,攻必取,威名素著,军士望风而栗。臣若与他对战,胜负居半,故而尚费筹划。若王龁者,新为秦将,乘廉颇衰怯,故敢大肆猖狂,他若遇小臣,犹如秋叶之遇西风,不足一扫耳!

赵丹(白)哦哦哦!

赵括(西皮摇板)臣敢夸六韬似吕望,

战策机谋满腹藏。

那孙武兵书人会讲,

谁能似臣做有方?

七雄中才推白起将,

臣赵括也能比高强。

我王不以臣言妄,

当效个管仲辅齐桓将霸业匡。

赵丹(笑)哈哈哈!

(西皮摇板)一番言说得孤心内爽,

小赵括果然是国家栋梁!

(白)赵括!

赵括(白)臣!

赵丹(西皮摇板)今寡人任命你代廉颇为将,

赵括(白)谢大王!

赵丹(白)但有一件。

(西皮摇板)万不可恃才独断总得要与众人商量。

赵括(白)臣遵旨!

赵丹(白)今赐卿世袭汝父马服君之爵,赏黄金千两、彩缎千端,率劲军二十万,持了兵符去代廉颇为将。

赵括(白)谢大王!

赵丹(白)平身。

赵括(白)千千岁!

赵丹(白)内侍,取兵符过来。

大太监(白)遵旨!

(大太监取兵符。)
赵丹(白)郭开,准备冠戴。传谕当事官军,同到朝门,伺候大将军,即往校场挑选精兵。

郭开(白)领旨!正是:

(念)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郭开下。)
大太监(白)兵符在此。

赵丹(白)哈哈哈,嬴稷呀,嬴稷!我赵丹今日得此名将,直教你函关永闭也!

啊马服君!

赵括(白)大王!

赵丹(西皮摇板)此一去取代那廉颇为将,

节制全凭卿承当。

勿以身贵轻属将,

勿以刚愎自逞强。

与士卒同甘苦共同将养,

见敌人虚捣实务要安详。

慎之慎之持符往,

赵括(白)领旨!

(赵括接符。四太监、大太监、赵丹同下。)
赵括(笑)哈哈哈……

(唱)今日里吐气扬眉是赵郎。

(四龙套、四红大铠、中军、郭开自两边分上。)
郭开(白)请大将军!

(〖大吹打〗。赵括换红蟒、金冠。)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参见大将军!

赵括(白)起过了!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啊!

郭开(白)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

赵括(白)实大夫推荐之力也。

郭开(白)岂敢!岂敢!

赵括(白)众将官,校场阅兵去者。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啊!

(〖吹打〗。四龙套、四红大铠、中军、赵括同排队下。)
郭开(白)哦呵妙哇!且喜赵括代将已成,待我急回私寓,报知范雎门客,道那赵括已代廉颇大权。他所惧者,秦邦白起,若得白起前来暗助王龁,管保立败赵军,不愁那秦王不再谢我万两黄金也!

(西皮摇板)只图我富我安享,

哪管他苦他受殃。

(郭开下。)
【第四场】
赵胜(内白)走啊!

(赵胜上。)
赵胜(白)哎呀!

(西皮摇板)忽听赵括去代将,

吓得我搔首无主张。

(白)平原君赵胜。正在私第筹思抗秦之事,家人报道,主上饬遣赵括去代廉颇为将。我想赵括,虽有虚名未见其实,今日突掌大权,未必便能退秦。倘若不济,则国家大事去矣!为此赶来面奏,着那赵括去作廉颇副将可也!

(西皮摇板)趁未发兵当明讲,

(赵夫人上。)
赵夫人(西皮摇板)执笏亲陈我君王。

(白)相国!

赵胜(白)啊老夫人何来?

赵夫人(白)因大王命小儿赵括为将,去代廉颇大将军之权。小儿虽曾读过父书,每以天下莫及,实则言过其实,断然不可为将。故此赶来见君面辞,免致有误国家大事,敢烦相国转达。

赵胜(白)哦,吾亦虑及公子年轻,不足以当大任。老夫人既来面辞,甚好。请在朝房等候,吾即请主登殿面奏,看大王如何区处。

赵夫人(白)有劳了!

(西皮摇板)他无力焉能居人上,

兔儿岂知虎狼强。

妾身来辞非是妄,

赵胜(白)是是是。请在朝房少待。

(赵夫人下。)
赵胜(西皮摇板)赵括之母甚贤良。

且把金钟忙击响,

(赵胜击钟。四太监引赵丹同上。)
赵胜(白)大王!

赵丹(西皮摇板)相国有何大事商?

赵胜(白)臣闻主公令赵括去代廉颇为将,此事不知是谁保举?

赵丹(白)此事谁能保举?孤因廉颇镇日闭垒,不与秦兵交战。且近日朝野纷纷传说,都道廉颇衰老,不足敌秦,独畏我邦马服君之子赵括英名,若使其为将,必败秦君无疑,寡人所以遣之耳。

赵胜(白)我主以众口哓哓即使赵括前去代将,何异胶柱鼓瑟。臣闻赵括,徒读父书,不知通变,大王何不察之?

赵丹(白)孤见他气宇轩昂,口若悬河,自是将相之才,何须再察!

赵胜(白)常言有云,知子者莫如父母。其母尚且道他不堪为将,亲来见君求辞,大王何不宣来一问。

赵丹(白)哦!宣她上殿。

赵胜(白)领旨!

大王有旨:宣赵括之母上殿。

赵夫人(内白)领旨!

(赵夫人上。)
赵夫人(念)宁可才胜任,不可任胜才。

(白)臣妾见驾。愿大王千岁!

赵丹(白)平身。

赵夫人(白)千千岁!

赵丹(白)孤闻将门必出虎子。卿子气宇才华不凡,今日命他为将,正是英雄出于少年,老夫人反道不可,是何意耶?

赵夫人(白)妾闻天之生才有限,必当育之有素,培之有方,使之习练已成,然后指而庵之,庶可能胜其任。若还平居,漠不关心,骤然任其大权,诚恐一旦偾事,悔无及矣!

(西皮慢板)妾闻道用器材有模有样,

论大小论广微全要端详。

识其心辨其志平素培养,

岂可把樗栎材去作栋梁?

亡夫奢他也曾沐恩为将,

战兢兢断不敢违众自狂。

那胡伤困阏与无人敢抗,

他与那许历将把秦军败亡。

论三略与六韬括固能讲,

无如他目无人一己嚣张。

今日里若使这儿郎代将,

胜与败吉与凶谁个承当?

赵丹(白)呃!

(唱)轩辕爷用力牧天下钦仰,

齐景公用穣苴名震诸邦。

孤今番用赵括实将古仿,

老夫人何须来说此不祥!

赵夫人(白)臣妾何敢妄言祸福。括父为将之日,所得赏赐,尽与军吏。受命之初,即宿军中,全不问及家事。与士卒同甘共苦,每事必要博咨于众,不敢自专。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所赐金帛悉归私家。妾想为将者,岂宜如此?且括父临终,尝戒妾曰:括若为将,必败赵兵。臣妾谨识其言,愿主别选良将为是,赵括断不可用也。

(唱)论世情谁不想儿孙兴旺,

身荣显自然是光耀门墙。

似这般祖与父一家欢畅,

却不道骤富贵恐非吉祥。

而况括从幼来语言狂妄,

过其实无真才臣妾常防。

今日事不得已来奏君上,

敢冒渎求我主召回狂郎。

赵胜(白)大王!

(唱)括母言一句句剀切不爽,

知子者莫如母故不包藏。

望我主召回括勿遣为上,

赵丹(白)呃!

(唱)既已遣又何必另作主张!

(白)寡人心意已决,再勿复言,归第去吧!

赵夫人(白)大王既不听臣妾之言,倘若兵败,臣妾一家,请免连坐之罪。

赵丹(白)万一兵败,罪在寡人,不关你一家之事也就是了。

内侍,持节立催赵大将军起行,相国同夫人俱退。

赵胜、
赵夫人(同白)遵旨!

赵丹(唱)孤王令旨谁敢抗,

(四太监、赵丹同下。)
赵夫人(白)千岁!

(唱)好叫我进退无主心悒怏。

赵胜(白)老夫人!

(唱)常言吉人有天相,

保得他马到成功退豺狼。

赵夫人(白)愿如相国所言。

赵胜、
赵夫人(同白)请!

(赵胜、赵夫人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红大铠、中军背符、赵括持节同上。)
赵括(步步娇)一朝身荣谁不望,

母氏何须让。

纷纷羡才郎,

英勇实胜衰朽老将。

(白)可笑我母以父临终遗言,道我不堪为将,直去金殿恳辞。喜得主上能识英雄,特赐节符,令我紧急进军。哎!母亲哪母亲!儿今若是退不了秦兵,真枉读父书也!

前站想已早到大营,众军士,直往中军去者!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啊!

赵括(步步娇)策马紧提缌,

威威荡荡军声壮。

(〖吹打〗。廉颇、冯亭、傅豹、王容、苏射、二旗牌同上。)
赵括(白)大王旨下!

廉颇(白)千岁!

赵括(白)“秦兵屡逼我营,尔大将军廉颇,未见与其一战,多因衰老畏惧,不足退彼豺狼。”

廉颇(白)啊!

(廉颇撩髯看。)
廉颇(白)哼!

赵括(白) “若还恋栈袖手,必致有误大事。特遣马服君赵括,前来代将。所有兵符、节钺,一并交清。廉颇即日执节回都,赵括择期开垒迎战。旨到勿违。”

廉颇(白)千千岁!

(〖大吹打〗。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对看。)
廉颇(白)取符印过来!

二旗牌(同白)啊!

冯亭(白)且慢!哎呀大将军哪!窃闻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且强秦在前,若无持重大将镇之,势必有失机宜,请自三思,万勿轻易交代。

廉颇(白)唉!冯将军哪!

(唱)你道是将军抗命某固敢,

却不道君旨重如山。

谁不见某白发苍苍似雪染,

谁不知他青春英雄出少年。

且主上疑我无肝胆,

自然他智勇非等闲。

某若是今日来恋栈,

那鄙吝臭名谁肯担?

今日里正好卸重担,

(白)印来!

(旗牌甲递印。)
廉颇(唱)做一个林下悠闲倒觉安然。

(白)大将军!

赵括(白)不敢!

廉颇(唱)从今后军国大事仗你办,

赵括(白)那是自然。

廉颇(唱)但愿你旗开得胜捷报传。

赵括(白)容易得很!

(〖大吹打〗。赵括拜印。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跪、同摇手,廉颇举印洒泪。)
赵括(白)起过一旁!

(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起。廉颇丢印,赵括接印。)
廉颇(白)马来!

(旗牌甲带马,廉颇上马。)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大将军哪!

(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哭。廉颇回望。)
廉颇(白)请了!

(廉颇下。赵括登高台。)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众将参!

中军(白)站下!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中军(白)升帐!

赵括(念)天生英才气概雄,文韬武略气若虹!笑看秦军如败叶,怎当暴雨与疾风。

(白)众将官!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有!

赵括(白)那四面八方的营头,俱是遵照廉颇将军之令设置的么?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正是。

赵括(笑)哈哈哈!

(白)兵家唯仗实力敢战,何必设此虚势!与我全行撤去,并成一个大寨。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冯亭(白)啊!慢着!元帅,此为八方四围之势,敌人有力难攻之垒,若是全行撤去,实与我军不利,元帅上裁!

赵括(白)汝是韩国上党守将冯亭么?

冯亭(白)末将正是冯亭。

赵括(白)汝前者不以上党归秦,而反归我赵邦者,分明嫁祸于赵。且汝既已归降我国,合当谨听指挥,今我初出一令,尔便擅行阻挠,汝有心卖我赵邦无疑。

来,推出斩了!

四红大铠(同白)啊!

(四红大铠押冯亭同下。傅豹、王容、苏射同跪。)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启元帅:冯亭虽是降将,来到我营办事谨慎,并无一点二心。况且元帅新任之日,斩将不利,乞求宽宥!

赵括(白)列位请起!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傅豹、王容、苏射同起立。)
赵括(白)俺赵括呵!

(江儿水)自来有成算,

何况掌衡权?

且初出一令擅来犯!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求元帅开恩!

赵括(白)也罢!

(江儿水)我今暂网开一面,

释回来见另有言。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多谢元帅!

王容(白)将冯亭松绑,来见元帅。

(四红大铠押冯亭同上。)
冯亭(白)多谢元帅不斩之恩!

赵括(白)汝既身在行伍,当知军令如山,何得擅行阻令,敢谓吾是妄诞庸才么?

冯亭(白)末将不敢!

赵括(白)嗣后再若多言,定斩不赦。

冯亭(白)喳!

中军(白)起去!

冯亭(白)谢元帅!

赵括(白)众军士,吾今退查册籍,明日全营听令。所有前任约束,尽行听我更改。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赵括(白)军垒全行拆去,与俺合成一所大营。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赵括(白)将吾所带将士,尽易旧时之将。秦兵若来,各要奋勇当先,得胜便行追逐,定要杀得秦军一骑不返。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啊!

赵括(白)掩门!

中军(白)掩门!

(赵括、中军、四红大铠同下。)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哎呀!

(同江儿水)似此专行独擅,

刚愎自断,

这成败未可轻觇。

(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下。)
【第六场】
(四军士、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司马梗同上。)
王龁(念)七雄分列似罗星,

王翦(念)烟尘滚滚动刀兵。

蒙骜(念)山河带砺唯秦盛,

司马错、
司马梗(同念)天命有意佐西嬴。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某——

王龁(白)王龁。

王翦(白)王翦

蒙骜(白)蒙骜。

司马错(白)司马错。

司马梗(白)司马梗。

王龁(白)列位将军!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元帅!

王龁(白)我等奉命来伐赵邦,利在速战,无奈廉颇坚守不出。昨接密旨,主上用范相反间之计,去邯郸布散流言,果然赵丹撤回廉颇,竟用赵括为将。又言赵括最惧我国武安君白大将军智勇,因命其暗来长平,总督军事,又令诸军不许说出武安君姓字。诸位将军属下都已吩咐过否?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俱皆吩咐过了。

王龁(白)大将军即将来到,同在营外恭候。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请!

(〖吹打〗。四下手引白起同上。)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大将军!

白起(白)列位将军!

(众人同进门。四下手同暗下。)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大将军请上,受某等一拜!

白起(白)某家也有一拜!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大将军英名素著,邻邦震恐,匡扶社稷,末将等实切叨光。

白起(白)自愧菲才,空有虚誉,拓地开疆,全赖诸位将军之力。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不敢!

白起(白)落座讲话。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谢坐!

(〖牌子〗。众人同坐。)
白起(白)大王密旨,诸君想已知晓。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俱已知晓。

白起(白)吾之姓字,此际各营务须秘密。直待赚取赵括来到长平,方可显露。各营可曾吩咐?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俱皆吩咐过了。

王龁(白)闻廉颇已回邯郸,赵括已经任事。连日以来,未见他的动静。大将军知彼果有真才实学否?

白起(白)吾谅那赵括呵!

(粉蝶儿)只不过仗门庭将门裔,

一味价恃才傲物无忌。

闻他虽然饱读其父书,

又何曾经历军机。

王龁(白)原来如此。为今之计,将如何收服于他?

白起(白)欲钓金鳌,必投所好。明日王元帅亲往赵营挑战,只须败,不可胜,引他离了大营。

王龁(白)遵命!

白起(白)二位司马将军!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在!

白起(白)各领一万五千军马,间道而进,一边截其后军,一边绝其粮道。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得令!

白起(白)王、蒙二位将军!

王翦、
蒙骜(同白)大将军!

白起(白)君等各领铁骑万余,从左右杀出,将赵兵截住,分为两段。吾自率领大军,四面围裹,将他困在核心,然后称我名号,哪怕那赵括不惊魂丧胆,其部下军士不怕他不解甲来降。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笑)哈哈哈……

白起(粉蝶儿)似吾这饵投鲸鲵,

上我钩有翅也难飞。

王龁(白)此计诚出万全,某等合当谨遵。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喳!

王龁(白)备有筵宴,与大将军洗尘。

白起(白)多谢了。正是:

(念)安排天罗地网计,

王龁(念)谅他插翅也难飞!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赵括上,纛旗手随上。)
赵括(红芍药)兵家事已属吾持,

问诸军谁敢违背。

(白)连日已将军中之事,全行更改重理,只候秦兵挑战,管取一鼓杀得他神魂俱丧,鬼泣神逃也!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内同白)报!

(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同上。)
苏射(白)启元帅:秦兵讨战。

赵括(白)是谁督军?

冯亭、
傅豹、
王容、
苏射(同白)是秦营总帅王龁,亲自领兵而来。

赵括(白)好,正要拿他。

众军士!

(四龙套、四红大铠自两边分上。)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有!

赵括(白)今日初次交锋,务须奋力追杀,如有一人退缩者,立斩不贷!

(粉蝶儿)须知食禄千朝用一日,

方显得报君出力。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啊!

赵括(白)就此开垒迎敌者!

(内喊声。四下手、四军士引王龁同上,杀过合。)
赵括(白)来者何人?

王龁(白)某乃秦国督军总帅王龁在此。

赵括(白)看枪!

王龁(白)哎哟!

(王龁下.)
赵括(白)哪里走!

(赵括追下。冯亭、傅豹、王容、苏射、四军士、四下手同杀,同下。王龁、四军士同上,赵括追上。王龁败下,四军士败下。)
赵括(笑)哈哈哈……

(白)我原说此贼有何伎俩,敢来同我对敌,眼见他逢我便走,士卒见面即逃。

来,与我一面传谕司马,具表回朝报捷,一面催取后军,追杀秦贼。

纛旗手(白)得令!

(纛旗手下。)
赵栝(白)众军士,随俺紧紧追赶!

四龙套、
四红大铠(内同白)啊!

赵括(粉蝶儿)一齐努力奋神威,

紧追上何得迟滞!

杀得他马困人疲,

逼得他欲遁无处。

(赵括下。)
【第八场】
(四军卒引王翦、蒙骜同上。)
王翦、
蒙骜(同耍孩儿)奉令分为东西翼,

要截赵兵队。

不容他首尾接续,

此是我主帅定就牢笼计。

钓鲸鲵早投香饵食,

谅狂郎无逃避!

(王翦、蒙骜、四军卒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王龁引赵括同上,王龁闪下。)
冯亭(内白)元帅请住马!

(冯亭冲上。)
冯亭(白)元帅!

赵括(白)有何话讲?

冯亭(白)末将在后,望见尘土四起,其中定有埋伏!且秦人多诈,王龁虽败,犹恐中他赚哄之计,合当分兵探其虚实,然后或进或退,切勿再行追赶。

赵括(白)呸!眼见秦兵如羊遇虎,逃窜不及,又何敢前来赚我?汝累次向我饶舌,切实可恶,吃俺一枪!

(赵括刺。)
冯亭(白)哎呀!

(冯亭架住,闪下。纛旗手上。)
纛旗手(白)启禀元帅:大事不好了!

赵括(白)何事惊慌?

蠢旗手(白)后军已被秦将司马错截住,粮道又被司马梗阻断,现今粮草不继,如何是好?

赵括(白)呀!

(赵括洒。)
赵括(白)唔唷唷!

(会河阳)我无语沉吟,

意如乱麻。

恨当时想不到这机宜,

如今敌人断我后军粮食,

却教我如何立?

(四红大铠同上。)
四红大铠(同白)启元帅:秦兵四面八方杀拢来了。

赵括(白)左边谁当?

四红大铠(同白)傅豹。

赵括(白)右边谁当?

四红大铠(同白)王容。

赵括(白)殿后?

四红大铠(同白)苏射独当。

赵括(白)众将官!吾闻人于死地而后生,我军胜败在此一战,快快冲杀过去。

四红大铠(同白)啊!

(四军士、王翦同冲上,四红大铠、四军士自两边分下。赵括、王翦同过合。)
王翦(白)赵括!汝已中我武安君之计,还不投降,等待何时?

赵括(白)汝乃何人?

王翦(白)大将王翦。

赵括(白)看枪!

(王翦压住赵括枪。傅豹上,挑,赵括闪下。王翦、傅豹同起打,王翦杀死傅豹。苏射上,王翦、苏射同起打,苏射败下,王翦追下。赵括上,蒙骜追上,赵括、蒙骜同起打,蒙骜压住赵括枪,王容上,挑,赵括闪下。蒙骜、王容同起打,蒙骜杀死王容。冯亭上,冯亭、蒙骜同起打,冯亭败下,蒙骜追下。赵括上,两望。)
赵括(白)哎呀!

(会河阳)众军杀得来似鼎沸!

(白)哎呀天哪!

(会河阳)好叫我遁无地。

(白起上,纛旗手随上。)
白起(白)看枪!

(白起挑赵括冠,刺。)
赵括(白)来将是谁?

白起(白)秦国大将军武安君白起在此。

赵括(白)哎呀!

白起(白)看枪!

(白起、赵括同起打,白起挑落赵括枪,赵括抽剑。白起打赵括落马,白起逼赵括,冯亭上,挑,赵括下。苏射上,加入起打,苏射、冯亭同败下。白起追下。赵括披发上,四望,走圆场。)
赵括(白)罢了哇,罢了!

(缕缕金)神魂散,魄已飞,

不听冯亭谏,

以致丧全师。

(白)嗳!哎呀!亲娘啊!

(缕缕金)悔违慈母命,

噬脐无及!

白起(内白)哪里走!

(白起上,纛旗手随上,白起剑杀赵括。纛旗手献首级。)
白起(白)来!将此首级悬于高杆,招取赵军投降。有不降者,照此人头行事!

纛旗手(白)得令!

(纛旗手下。)
白起(白)赵括呀,赵括!

(缕缕金)尔今朝英勇何处去?

枉自恃刚愎!

(白起下。冯亭、苏射自两边分冲上,同望。纛旗手持标头上。白起上。)
白起(白)赵邦军士快快投降!

(白起下。四龙套、四红大铠同上。)
四龙套、
四红大铠(同白)快降啊!快降啊!

(四龙套、四红大铠自两边分冲下。冯亭、苏射同望。)
冯亭、
苏射(同白)哎呀!

(同踏破锦地花)血淋漓、滴溜溜人头举!

他枉费自恃,

到而今死不足惜!

(冯亭、苏射同拭泪。)
苏射(白)哎呀,将军哪!若使廉大将军用事,何至如此!且赵括数违将军之谏,此番丧师辱国,皆其罪也,死何足惜!看秦兵如潮涌而来,你我急走为上。

冯亭(白)咳!我降赵者,实想协力破秦,不料用此孺子,自执己见,今日全师已没,我冯亭何忍独自偷生。

(踏破锦地花)战死沙场是我本意。

(白)那厢追兵来也!

(苏射望。)
冯亭(白)罢!

(冯亭自刎。)
苏射(白)哎呀,冯将军自刎而亡,哎,将军哪!

(踏破锦地花)甚惨凄!

问谁来负尸归。

司马错、
司马梗(内同白)哪里走?

(司马错、司马梗同上,司马错、司马梗追苏射同下。)
【第十场】
(〖起初更鼓〗。二旗牌执灯引白起同上,同登高台。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司马梗同上。)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大将军!

白起(白)列公,赵邦降兵共有几何?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按册算来,共有四十余万。

白起(白)某想一朝纳降敌人四十余万,倘若一时变动,何以提防?可将赵卒分为十个营头,令吾十将统之,配以我兵二十万,俱用红巾裹头,各以牛酒犒劳,等到三更以后,见无红巾裹头者,与某全行杀之,以消后患。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得令!

(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司马梗同下。〖起二更鼓〗。)
白起(白)某白起呵!

(越恁好)实非有意,

实非有意,

奈彼众,起是非。

一夜坑之,释却吾心中疑。

(〖起三更鼓〗。)
白起(白)呀!

(越恁好)听谦楼已报三更初,

看血流沟渠。

四将官、
四军士(内同白)杀!

(〖急急风〗。四将官、四军士红巾裹头追四龙套、四红大铠同上,同跑下。白起望。)
白起(白)杀得好爽快也!

(越恁好)杀声儿直震天和地,

哭声儿直叫得鬼神凄!

(王龁、王翦、蒙骜、司马错、司马梗同上。)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斩杀完毕。

王龁(白)留下年少军兵二百四十名,意欲放归赵邦,作个恩威并举,大将军以为何如?

白起(白)如此甚善。同备捷书申报去者!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白)啊!

(同红绣鞋)尸骸人头山齐,山齐,

血流成渠丹碧,丹碧,

长平役,

亘古稀。

(白起下高台。)
王龁、
王翦、
蒙骜、
司马错、
司马梗(同红绣鞋)白起台,后人题,

骨嶙嶙,

魄无依。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