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名角在舞台表演之外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个人品质 京剧剧本戏迷们的宝藏

京剧《探寒窑》又名:《母女会》剧本唱词

角色

陈氏:老旦
王宝钏:正旦

剧情

王允官居首相,有少女名宝钏,彩楼择配,球中丐者薛平贵。王允以为耻,逐薛平贵。女愤,出从薛平贵居寒窑。临行与父三击掌为誓:不富贵,无相见。薛平贵从军西去,女独居寒窑十七年,备受艰苦。有魏虎者,女之姊婿也,自西域归,诡称平贵已死。王宝钏闻耗,悲忧成疾。相府老仆告知老夫人,夫人携婢捧银,亲至寒窑探病,则见败瓦颓垣,菜羹粗粝,较之相府画栋雕梁,珍馐美味,不胜苦乐之感。王宝钏形容憔悴,见母大哭。夫人劝以同回相府,王宝钏坚执不允,夫人爱怜之极欲与女同居寒窑。王宝钏无奈,假允同归。诳夫人出窑紧闭双门,以示决绝。夫人叹息而去。

京剧《探寒窑》剧本唱词

(丫鬟引陈氏同上。)
陈氏(引子)鹤发皓首,两鬓如霜。 

(念)夫为相国伴皇家,妻沾雨露享荣华。终朝只把娇儿叹,哪得周全喜生花。

(白)老身陈氏,配夫王允。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金钏,许配苏龙;次女银钏,许配魏虎;三女宝钏,配夫平贵。可恨三女性情高傲,居住城南,老身百般相劝,执意不肯回府。今早也曾命家院去往城南,探望三女度日光景如何。这时候怎么还不见回来?

丫鬟伺候了!

(家院上。)
家院(念)有事即来报,无事不乱言。

(白)参见老夫人。

陈氏(白)罢了,起来。命你打听三姑娘,光景如何?

家院(白)三姑娘在窑中身染重病。

陈氏(白)你待怎讲?

家院(白)三姑娘身染重病!

陈氏(白)哎呀,儿吓!

(西皮摇板)听得家院一声禀,

烈性的三女病缠身。

(哭板)眼望城南高声叫,

我的儿吓……

(西皮摇板)怎能够到寒窑探望儿身。

家院(白)老夫人不必啼哭,何不多带银米衣裳,去往寒窑探望三姑娘。

陈氏(白)言之有理。家院、丫鬟,多带银米衣裳与你三姑娘。家院,吩咐外面车辆伺候。

家院(白)车辆走上。

陈氏(白)儿吓!

(西皮慢板)叫家院你与我前把路引,

想从前大不该彩楼结亲。

为宝钏把我的精神用尽,

为女儿与相国吵闹相争;

为宝钏常忧闷神昏不定,

为女儿哭得我头闷眼昏。

实可叹薛平郎西凉丧命,

宝钏儿受凄凉一十七春。

家院(白)老夫人,此地已是寒窑。

陈氏(白)前去叫门。

家院(白)三姑娘开门来。

王宝钏(内白)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忽听窑外有人声,

想必是四邻探奴身。

薛郎一去无音信,

寒窑内哭坏女钗裙。

家院(白)三姑娘开门来,老夫人来了。

王宝钏(白)哎呀!

(西皮流水板)老娘来到城南郡,

好一似钢刀刺在心。

儿夫西凉丧了命,

这回怎见老娘亲?

(王宝钏开窑,出窑。)
王宝钏(叫头)母亲!

陈氏(叫头)宝钏!

王宝钏(叫头)老娘!

陈氏(叫头)我儿!

王宝钏(哭)老娘亲吓!

陈氏(哭)哎呀,儿吓!

(西皮导板)一见娇儿珠泪滚,

(哭)三女,宝钏儿吓!

(西皮流水板)手搀三女说分明:

儿在相府多侥幸,

乖巧伶俐甚聪明。

闲来绣阁挑花朵,

闷来花园散精神。

多少侍女来陪伴,

许多丫鬟随后跟。

自从我儿出相府,

母女分别十七春。

从前娇容如嫩笋,

今朝我儿变了形。

面黄肌瘦容颜改,

忍饥受饱不回心。

日见无人来谈论,

晚来好似一孤灯。

寒风冷凉儿受尽,

破窑怎藏儿的身?

你本是宰相千金女,

叫娘心疼不心疼!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老娘不必两泪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大姐、二姐有福分,

许配为官做宦人。

惟有女儿命内苦,

彩球单打花郎身。

好的好来歹的歹,

富的富来贫的贫。

若人多想为官宦,

谁做耕田种地人?

陈氏(西皮流水板)背地里只把相国恨,

三个女儿两看承。

大女、二女我不爱,

唯有冤家我心疼。

老身今年六十九,

瓦上霜来风前灯。

今日见了娇儿面,

好似枯木又逢春。

王宝钏(白)母亲请上,待女儿拜见。

陈氏(白)儿不要拜了。

王宝钏(白)儿久离膝下,少奉甘旨,望母亲恕罪!

陈氏(白)我儿起来。

家院、丫鬟,见过你三姑娘。

家院、
丫鬟(同白)参见三姑娘!

王宝钏(白)罢了!

王宝钏(白)母亲不在相府,来至寒窑则甚?

陈氏(白)家院回府:报道吾儿身染重病。此病从何而起?

王宝钏(白)多因魏虎打从寒窑经过,言道儿丈夫命丧西凉,爹爹又差人前来劝奴改嫁,儿闻此言,因此身体十分病重。今日母亲到此,该是儿的病,好了一半了。

陈氏(白)哦,我把你这老天杀的,常常逼我儿改嫁,此番回去,又要与他吵闹一场!

王宝钏(白)吓,母亲,为了女儿,不要伤了你二老的和气。

陈氏(白)儿吓,为娘看在我儿分上,不与你父吵闹就是。

王宝钏(白)多谢母亲。

陈氏(白)儿吓,为娘要进窑内看看,我儿的度日光景如何?

王宝钏(白)寒窑窄小,不看也罢了。

陈氏(白)咳,我儿住了一十七载,难道为娘就进去不得么?

王宝钏(白)如此待女儿打扫打扫。

陈氏(白)不用打扫,与为娘带路进窑,儿吓!

(西皮摇板)雕梁画阁儿不住,

寒窑怎存我儿身?

王宝钏(白)哎,母亲请用。

陈氏(白)哎呀!

(西皮摇板)珍馐海味儿不用,

罐内稀饭怎度光阴?

王宝钏、
陈氏(同三叫头)(母亲)(宝钏)!(老娘)(我儿)!哎吓,(老娘亲)(儿吓)!

陈氏(西皮摇板)哭一声王宝钏!

王宝钏(西皮摇板)叫一声老娘亲!

陈氏(西皮摇板)想当年在相府何等侥幸,

到如今住寒窑娘好心痛。

王宝钏(西皮摇板)只当孩儿伤了命,

何劳娘亲挂在心?

陈氏(西皮摇板)儿随为娘回相府,

只享荣华不愁贫。

王宝钏(西皮摇板)儿与爹爹三击掌,

饿死寒窑不进相府门。

陈氏(哭板)王宝钏……

王宝钏(哭板)老娘亲……

陈氏、
王宝钏(同哭板)呀吓呀吓!

陈氏(哭)我的儿吓……

王宝钏(哭)老娘亲吓……

王宝钏(西皮导板)老娘亲请上容儿拜禀,

陈氏(白)我儿不必拜了,一旁坐了。

(家院、丫鬟同暗下。)
王宝钏(西皮慢板)母女们在寒窑叙一叙苦情:

都只为老娘亲身染重病,

女儿在后花园把香来焚。

许愿降香三年整,

后宫娘娘得知情。

恩赐五彩花绒线,

绣成了彩球定终身。

实指望打中宦门后,

谁知单打在花郎身。

夫妻二人相府进,

老爹爹一见怒气升。

前门赶出薛平贵,

后门赶出女儿身。

夫妻二人无投奔,

破瓦寒窑把身存。

渠江河内妖魔显,

红鬃烈马乱伤人。

平贵擒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去讨封。

西凉贼子造了反,

平贵倒做马先行。

一去不觉十七载,

儿比孤雁失了群。

老娘回府对父论,

休把孩儿挂在心。

陈氏(西皮摇板)我儿不必心烦闷,

不要啼哭费精神。

不要听你父的话,

不要牵挂平郎身。

儿随为娘回相府,

跟娘坐来随娘行。

倘若你父有谈论,

舍生忘死拼他人。

若是为娘归泉路,

儿就是披麻戴孝人。

王宝钏(西皮摇板)老娘亲不必两泪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倘若老娘身亡故,

儿是披麻戴孝人;

倘若爹爹身亡故,

女儿不去哭半声。

宝钏烧香把佛敬,

儿要修修来世身。

陈氏(西皮摇板)立志守节拿得稳,

皇天不负你这苦心人。

(家院、丫鬟同暗上。)
陈氏(白)家院、丫鬟,将银米衣裳,交与你三姑娘。

王宝钏(白)且慢,相府之物,一概不要。

陈氏(白)儿吓,你不收下,岂不辜负为娘一片好心?儿吓,收下罢!

王宝钏(白)多谢母亲!

陈氏(白)这便才是。

家院、丫鬟,你们暂且回去,老身在此陪伴你三姑娘一宵,明日回府。

王宝钏(白)吓,母亲,寒窑肮脏得紧,母亲焉能得住?

陈氏(白)我儿住得,难道为娘就住不得么?

王宝钏(白)且住,母亲不回相府,这便如何是好?我自有道理。

吓,母亲,女儿情愿回转相府去了。

陈氏(白)好,我儿情愿回得相府了!

家院吩咐车辆搭上。

我儿开了窑门。

王宝钏(白)是。

(陈氏、家院、丫鬟同出窑,王宝钏关窑门。)
陈氏(白)儿吓,为何将窑门紧闭?

王宝钏(白)啊吓,母亲哪!儿与爹爹三击掌,饿在寒窑……也是不回去的了!

陈氏(哭板)儿吓,狠心的儿,不把娘来送!

王宝钏(哭板)娘吓,儿跪寒窑送娘亲。

陈氏(哭板)娘哭儿来天地震!

王宝钏(哭板)儿哭娘来泪成冰!

陈氏(哭板)我那狠心的王三姐!

王宝钏(哭板)我那疼儿的老娘亲……吓……

陈氏(哭板)啊……啊……啊……啊……我的儿吓……

王宝钏(哭板)啊吓……儿的老娘亲吓……吓……吓……吓……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