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古韵新声探索中国戏曲的瑰丽世界 京剧剧本带你领略传统艺术的瑰丽世界

今天第一次用知乎,平时呢混迹在微博、贴吧里面,本人自小学习京剧,对京剧、传统武术这类的传统艺术极具好感,因我自小学习京剧,除了会唱两段京剧,对于历史、哲学什么的一点也不懂。如有言语不通,但能明其意的请谅解。我自九岁起学习京剧,2014年毕业考大学,才发现自己除了会唱两段京剧此外一无所知,曾经抱怨过消极过,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学京剧?若是不学京剧我可能会的更多,我会物理数学也可能是哲学。

第一年没有考上大学,第二年也没有考上大学,是实力是社会?无论是什么谁的问题,一概不论,我们讨论(本来想写 这篇文章 但是一想有点自大 请见谅)的是京剧。

有人问我,学京剧后悔否。第一年的回答是肯定,然而第二年,一定是不后悔。因为我会京剧。第二年高考失败以后,心慢慢的平静,偶然的一天让我用静下来的心去捋顺自己多年所学的知识,也就在过后,我对京剧改变了看法。

京剧是国粹,这是大部分中国人的共识,可愿意去了解这门艺术的人,少之又少。究竟是京剧缺少创新,还是因为接受洋人的东西太多,呵呵。 我们不究根。

京剧起源于清朝,乾隆年间,全国各地大小戏曲进京与乾隆爷贺寿,自此因为各个剧种看到了京城的繁华,看到了前景,不少戏班子选择留在京城发展,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大徽班相互糅合,吸收昆曲,道光年间,平剧这门新剧种就此诞生。后来有位清画家,根据十三位奠基人的舞台形象,因这十三位奠基人辉煌在同治,道光年间故此画得名为《同光十三绝》。

京剧自创立以来就是血迹斑斑,烟火气十足,与高雅艺术四个字简直是一点都搭不上边,但是它是低俗的吗?并不是。有适合文人雅士的戏,也有适合贩夫走卒的戏。所以,雅俗共赏才是准确给京剧准确的定义。郭德纲先生说的对,俗不是低俗,是通俗。

血迹斑斑从何说起?浅显来讲,自京剧形成起,学戏就两种途径,一为坐科,二位拜师。无论是选择哪一种方式学戏,基本的不会变,那就是师父养着你,教你本事,演出的钱交于师父。如果你没出来,上不了台,那师父的钱就打了水漂。在此之下,“打戏”就这样产生了。不过,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京剧发展到了今天,是跟着相互依附起来的。

有人说“古人的生活是奢侈的”我想这句话是没错的,知乎上有位网友说,“我小时候用蒲扇扇凉,用井水冰西瓜”。还有位网友说”如今走路都成了奢侈“。在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有没有问过自己是好还是坏?正因为时代如此,所以京剧这门”综合艺术“并没有很多人愿意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京剧身上,然而这并不是重点京剧发展如何,重点不在于有没有新戏,在于技法能不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上一段我把综合艺术四个字着重提起,综合在哪里?综合在四功五法,四功:唱、念、做、打,五法:手、眼、身、法、步。每一个字都代表一种大概括和小细节,四功就不用说了,大概念一看就明白,而五法呢?例如手,单手指、双手指、掌型、手型等,与眼(眼神)、身(舞台方位、身体造型等)、步(台步等)都一样,在不同的戏不同的环境、心情下变换不同的表现方式,这是有着严格规定,不能乱来的。至于“法”我确实没有准确的定义,也不是很懂,我理解的法,应该是舞台法度,例如:上场门、下场门、九龙口、大边、小边、台中、以及舞台布置例如:大坐、小坐。不一定准确,只是给大家一个参考。这就是综合艺术,唱念做打全都有,古人的生活是奢侈的,因为都是真的,京剧和所有戏曲的舞台呈现都是这样。

不止如此,例如扮相好不好看,有没有嗓子,身高问题,都会直接的影响到你能否上台。俗话说:台山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计寒暑的苦练,为的就是让人关注,当然最一开始,是因为多数人吃不上饭。但是发展到了今天,更多的还是表现自己,然而人生本来就充满了未知,京剧这条人生里面的道路自然无法避免各种未知,比如说倒仓。

女孩有变声,男孩也有变声。而倒仓指的就是男孩的变声期,正常的生理变化。而嗓子一旦倒不回来,龙套不能跑,也就只能改行了。生死攸关。

接下来回答网络上的几个常见问题、质疑、否定。有人说“京剧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应该摒弃掉”。我不想引起骂战,明智的人应该看得明白如今多数中国人的样子。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京剧是旧时代的产物,应该摒弃掉。而晚年的时候说,京剧原来是门艺术。

可见京剧其实与榴莲一样。榴莲,闻起来是臭的,吃起来是香的。京剧更是如此,看起来是貌似与现在社会格格不入,仔细听却是婉转动听。美其实是共通的,不在于外表的形式。

还有人说“京剧,没有新戏,全都是些陈年的老戏,根本没有创新。”其实对于这样的话我想回复的太多了,但是觉得说多了也没用。简短地说就是 艺术需要深究。

我觉得京剧已经走过了他的青壮年时代,它已经是相对完整的。我觉得我们对于它这样的一种艺术形式,应该有必须的尊重才好。

对于自小学习京剧的我,对传统的文化、艺术形式,有着莫名的好感。我看过一个名叫《京剧》的纪录片,讲述了京剧的起源传承及以后的重生。刚开头铺垫那部分有一句话 “当国粹写入遗产,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我们无从回答”。讲完后莫名的触碰到泪点。这部纪录片仿佛是,我自出生到今日18年马上19年了,当最后一集结尾处一段谭元寿先生讲到“今天我想对京剧说,京剧万岁”时,潸然泪下。

也许就是这样一种感情的存在,催动我写到了这里。我明白我并没有表达清楚中心,但是我坚持写了下来。对于我们来说,不需要所有人都会京剧,但求现代的人们能给予传统文化发自心底的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