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脸谱文化面具背后的故事与象征 茶渐凉复言中国贵妃

京剧《海潮珠》又名:《崔子弑君》《碧尘帕》剧本唱词

角色

崔杼:老生
棠姜:花旦
齐王:丑
太监:丑

剧情

春秋时齐相崔杼,其妻棠姜,美丽有殊色。齐庄公光素,与之私,为崔杼所觉。崔杼因恶之,且阴蓄异志,与右卿庆封约谋分国,并贿结内侍贾竖为内应。迨周灵王二十二年五月,庄公大飨莒黎比公于北郭。崔杼托疾不往。得贾竖密讯,云公飨毕,将便道来问相国疾。崔杼鼻嗤之曰:“无道君岂真忧吾病哉,正以利吾病,欲籍此以行其无耻之事耳。”然颇阴喜其得计,乃先与棠姜谋,且胁之曰:“从吾则终身不扬汝丑行,否则先屠若也。”棠姜曰:“妇人从夫者也,子有命,焉敢不从。” 崔杼乃令棠无咎伏甲士于内,令东郭偃及二子崔成、崔疆,伏甲士于大门之内外,约以钟鸣为号。无何庄公至,贾竖故屏绰缕堙等于门外,惟贾竖举一人从入,至中堂而止。崔杼故遣棠姜艳妆出迎庄公。庄公见之,已神魂颠倒。乃甫欲交言,以贡其款款之忧。而棠姜忽以他故匆匆入室去。庄公倚槛痴待,竟忘其为视疾而来者。迟之半晌,棠姜卒不至,庄公乃作望美人之歌曰:“室之幽兮,美所避兮。室之邃兮,美所会兮。不见美兮,忧心胡底兮。”歌方毕猝闻左右复厢起刀戟之声。正惊诧间,两厢甲士俱起矣。庄公知有变,急趋后,破门出,登园楼而避。棠无咎已引甲士至,围楼外数重。庄公先以理谕之,不可。复乞盟不许。终且哀请缓死须臾,愿往自尽于宗庙,以谢相国。棠无咎亦不许。不得已乃从窗中跃出,遂被刺。

注释

剧本中棠姜亦为崔子杀死,与正书所载不同,其余节目亦颇简略。阅者请以两副眼光,分别读之也可。前见崔灵芝去棠姜,颇称佼佼。而马飞珠之庄公,亦甚形容绝倒,皆此剧上驷材也。

京剧《海潮珠》剧本唱词

【第一场】
(中军扶崔杼同上。)
崔杼(唱)有崔子回府来明察暗访, 

狗贱人安下了害我的心肠。

行几步来至在府门以外,

(家院暗上。)
崔杼(白)家院。

家院(白)参见老爷。

崔杼(白)退下。

(中军下。)
崔杼(唱)叫家院近前来细听端详:

进府去对夫人把话言讲,

你就说我老爷得病回乡。

家院(白)有请夫人。

棠姜(内西皮导板)忽听得家院一声请,

(棠姜上。)
棠姜(西皮慢板)但不知他请我所为何情?

将身儿来至在二堂以上,

问家院你请我所为何情?

家院(白)老爷回府。

棠姜(白)哦!

(西皮原板)忽听得家院说一声,

他言说老爷转回程。

不放心出府去用目观定,

(白)哦哦哦!

(西皮原板)果然是崔子回府门。

我这里假意儿把泪来抆,

(白)那是老爷?老爷,夫吓!

(西皮原板)问一声老爷几时回程?

来来来,为妻我挽你二堂进,

崔杼(白)喂喂。

棠姜(哭)哇吓……

(西皮原板)问老爷你得的什么病情?

崔杼(西皮导板)有崔子在二堂把话来讲,

棠姜(白)老爷怎么样了?

崔杼(白)罢了,夫人。

(西皮慢板)夫妻们坐床前叙叙家常:

可恨那狗番奴发来兵将,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封疆。

我主爷差为夫前去打仗,

到夜晚困至在牛皮帐房。

卸金盔换金甲风冒身上,

得下了冤孽病不能久长。

棠姜(白)哦哦。

(西皮原板)忽听得崔子一声讲,

他言说得了病不能久长。

狠心肠骂崔子你死死了吧,

我好与大王爷婚配久长。

来来来,妻搀你安卧床上,

我去到花园里前去降香。

(棠姜下。)
崔杼(西皮摇板)有崔子在二堂用目观望,

狗贱人到花园前去降香。

我这里手使剑忙赶上,

追杀贱人走一场。

(崔杼下。)
【第二场】
棠姜(内西皮导板)急急走来莫稍停,

(棠姜上,崔杼暗上。)
棠姜(西皮快板)三步当作两步行。

迈步且把花园进,

过往神灵听分明:

保佑崔子他死死了吧,

(崔杼下。)
棠姜(西皮摇板)我去到二堂看分明。

(棠姜下。)
【第三场】
(四龙套同上,齐王、太监同上。)
齐王(唱)有孤王登基来风调雨顺,

全凭着文共武保定乾坤。

内侍臣摆着驾九龙口进,

等候了众卿到细问分明。

(大夫上。)
大夫(唱)将身且把龙庭进,

见了大王奏分明。

(白)为臣见驾,大王千岁!

齐王(白)卿家平身。

大夫(白)千千岁!

齐王(白)赐坐。

大夫(白)谢座。

齐王(白)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大夫(白)崔子回朝。

太监(白)哎,大王,崔子无故回朝,理当问斩。

齐王(白)着吓,无故回朝,理当问斩。

大夫(白)有病回朝。

太监(白)假意得病。

齐王(白)着吓,他假意得病。

大夫(白)大王不信,过府探病。

齐王(白)内侍摆驾。

太监(白)为臣告假。

齐王(白)却是为何?

太监(白)臣常要拉稀。

齐王(白)不妨事,多带草纸。快快保驾来。

(唱)听说崔子得病症,

但不知是假还是真?

内侍臣摆驾崔府进,

我与那崔子妻……

太监(白)哽哼!

齐王(唱)细看分明。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崔杼、棠姜同上。)
崔杼(西皮摇板)假意儿跌倒在流平地上,

(白)夫人你搀我来。

棠姜(白)你自己起来吧。

崔杼(白)你搀我来。

棠姜(白)为你可就累死我了。

崔杼(白)哦哦。

(西皮慢板)狗贱人她果有害我心肠。

叫夫人你请上受我一拜,

(白)来,跪下。丈夫有话对你言讲。你跪下吧。

(西皮慢板)叫夫人近前来细听端详:

两军阵得下了冤孽病恙,

怕的是夫妻们不能久长。

棠姜(白)哎,老爷若是亡故,撇下为妻,倚靠何人?

崔杼(白)哦哦。

(西皮原板)我死后嫁一个真龙皇帝,

(白)特。

(西皮原板)你千万不要败坏我崔家门风。

棠姜(白)倘若老爷死后,为妻与你守节立志。

崔杼(白)你不能。

棠姜(白)我一定。

崔杼(白)你不能。

(西皮原板)叩罢头来抽身起,

狗贱人她想改嫁万万不能。

(齐王、太监、大夫、四龙套同上。)
齐王(唱)内侍进府去传禀,

就说孤王驾来临。

大夫(白)为臣告假。

齐王(白)为何?

大夫(白)前去观花。

太监(白)我也去。

齐王(白)去去去!

(大夫、太监同下。)
龙套甲(白)门上哪位在?

(家院上。)
家院(白)何事?

龙套甲(白)大王过府探病。

崔杼(白)为臣身有重病,不能迎接大王。

棠姜(白)老爷身有病症,不能迎接大王。为妻倒也迎得。

崔杼(白)你是妇道人家,如何迎得?

棠姜(白)为妻受过三次诰封,可以迎得。

崔杼(白)迎不得

棠姜(白)迎得。

崔杼(白)迎不得。

棠姜(白)迎得迎得,迎得。

崔杼(白)如此你与我迎、迎、迎。

棠姜(白)好吓。

(唱)一见崔子说一声,

怎不叫人喜心中。

我这里出府用目看,

只见大王到门庭。

我上前双膝跪倒地,

叫声大王把我封。

齐王(西皮摇板)叫声梓童莫高声,

(白)梓童!

(西皮摇板)墙里讲话墙外听。

但愿崔子丧了命,

孤王封你昭阳宫。

棠姜(西皮原板)叩罢头,谢恩情,

谢过了大王把我封。

齐王(西皮原板)手挽手儿进府去,

再对卿家说分明:

卿家得的什么病,

快对孤王说从头。

崔杼(双西皮导板)有崔子身有病不能迎驾,

(白)夫人,与大王打坐

棠姜(白)晓得了,哎哎。

崔杼(白)特。

(西皮慢板)他二人竟还敢私自调情。

有本帅撩罗帐用目观看。

(白)呔!

(西皮慢板)他二人果然有此心肠。

叫夫人搀扶我下床去,

本帅见驾说分明。

(白)夫人搀我下床,迎接大王。

棠姜(白)床下有风。

崔杼(白)我不怕风了。

(西皮摇板)有崔子下床来假意栽倒,

叫大王近前来细听根苗:

倘若是为臣亡故了,

撇下了我的妻无有下梢。

(白)呔。

齐王(白)卿家若是你死了,你妻有孤照应。

棠姜(白)着吓,撇下为妻,有大王照应。

崔杼(白)不要你多言。

(西皮摇板)叩罢头来抽身起,

他二人要想活转世投胎。

齐王(西皮摇板)卿家但把心放定,

孤王与你请名医。

(白)卿家但放宽心,孤王回得朝去,请那太医院,与你疗病就是。孤王要回宫去了。

崔杼(白)为臣身得重病,不能送驾大王。

齐王(白)不用你送,不用你送。

棠姜(白)老爷身得重病,不能送驾,为妻倒也送得。

崔杼(白)你妇道人家,如何送得?

棠姜(白)方才迎得就送得。

崔杼(白)送不得。

棠姜(白)送得。

崔杼(白)送不得。

棠姜(白)送得送得。

崔杼(白)如此你与我送、送、送。

棠姜(西皮快板)一见崔子来应允,

怎不叫人喜在心。

手搀手儿出府去,

咱二人到花园前去调情。

(棠姜拉齐王同下。)
崔杼(西皮摇板)站立二堂用目望,

他二人到花园前去调情。

迈步且把花墙上,

他二人来到看分明。

(棠姜、齐王同上。)
齐王(唱)今日与你来调情,

明日接你进宫庭。

棠姜(白)我说你这个人吓,唗唗唗!崔子回朝,就该将他斩首。为什么还请太医院,与他疗病?

齐王(白)我说你这个人吓,嗳嗳嗳!哪里是与他疗病,分明是下付毒药,将他害死,你我不是长久夫妻么。

棠姜(白)这就好了。

崔杼(白)好贱人!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崔杼追齐王同上。)
齐王(白)卿家这是为何?

崔杼(白)好昏王!

(崔杼杀齐王,下。)
【第六场】
(崔杼追棠姜同上。)
棠姜(白)老爷我再也不敢了。

崔杼(白)好贱人!

(崔杼杀棠姜,下。)
【第七场】
(大夫、太监同上。)
太监(白)这是什么花?

大夫(白)这是祥玉麟。

太监(白)为何不抬头?

大夫(白)抬头就要死。

(崔杼上。)
崔杼(白)看剑!

(崔杼杀太监,太监下。)
大夫(白)大人往哪里去?

崔杼(白)进宫杀院。

大夫(白)就该保幼主登基。

崔杼(白)怕他弟报兄仇。

大夫(白)有老夫担当。

崔杼(白)全仗大人。大人请。

大夫(白)大人请。

(崔杼、大夫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