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名角在舞台表演之外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个人品质 京剧剧本戏迷们的宝藏

早期的京剧界中,十生中有九个都是杨派老生,其他的流派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影响。不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我认为原因在于其他老生演员的唱腔技巧难度太高了。他们需要既有好嗓音又要有唱腔技巧,这两个因素都极为重要。而杨派老生的唱腔则被认为相对容易掌握。这种情况导致今天的年轻演员很难精通其他流派的唱腔,所以杨派在京剧界迅速走红。相比较而言,余杨两家流派的差异更加明显,余派的高音发音遵循谭派的特色,音色明亮,声音不散。这种发声方式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有些男演员很难掌握这种技巧。我认为,中年嗓音的天然变化是很难通过保持发音位置来达到立而不散的效果的,这种情况对于余派男性传人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他们遵循着谭派发音的传统,这种高音声音比较亮丽,但需要非常高的技巧来掌握。因此,在今天,余派和谭派都几乎没有什么能够传承下来的“角色”。 与此相比,杨派则是利用声音的后倾来完成高音区的演唱,这让普通人也能轻松掌握这种技巧,进而大量学习杨派唱腔。对于女性角色来说,她们的声音特征在中年后变得更加醇美,这种特点在余派中更为突出,例如孟小冬和张文娟。 余派的低音区发音位置稍向下,这样可以增强声音的共鸣,但并不会太宽厚,目的是让高、中、低三个音区的声音贯通,成为一个整体。 如果只学习余派的高音,但变换发音位置,那就不算是真正的余派。学习杨派则可以舍去“天赋嗓音”的要素,就像流行歌曲一样,不需要特殊的自然条件也能演唱得很好。因此,杨派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受欢迎的流行老生。我想说,有些人夸杨派的唱腔有着强烈的韵味,但余派、言派、马派、谭派、奚派的唱腔岂会缺少韵味呢?他们的唱腔技巧更加高超,因为杨派的技巧性实际上是简化的,这也是为什么“十生九杨”的原因之一。 我认为余派的唱腔非常空灵、优美、明快、激昂,让人听得非常愉悦。只有马连良也能达到这种美的水准。这种美是任何艺术的生命之源。余派的行腔非常明快、简洁、跳跃、节奏感强,特别是在二皇原版中表现得更为突出。举个例子,如“老丈不必胆怕惊”这段唱腔中的“擞音”运用非常出色,轻巧且多变,同时发音的位置基本不变,这使得余派的高音非常“立而不散”。 如果你反复细听十八张半,特别是二黄原版,你会发现这个规律。而杨派的行腔基本上也遵循余派的风格,但由于嗓音的特点,唱腔听起来比较宽厚、平稳,跳跃感不那么强(毕竟需要有非凡的嗓音才行),尤其是在擞音方面,杨派在节奏上做了些许改变,让擞音更简单。这让学习杨派的人更容易掌握。我认为,杨派唱腔与余派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杨派使用发音位置的后移来实现高音区的演唱。这种方法明显比余派更容易掌握。 因此,杨派更适合演唱忧郁、婉转的慢板曲目,但从行腔的复杂度、跌宕起伏、清秀悦耳等方面与余派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杨派要求嗓音不需要那么苛刻,这也正是杨派相较余派更容易掌握的特点,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有如此多人学习杨派的原因。 当然,杨派也有其独特的特点,特别是在大段现演唱方面非常出色。但把杨派推崇到与余派并列的地位是不现实的。 从老生的发展脉络来看,谭派是发展,余派是开拓,马派是创新,麒派则是别具一格。因此,把杨派的成就与余派相提并论,是一种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