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的艺术表现形式有哪些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京剧剧本华丽传奇的京剧世界

京剧《挡亮》又名:《战土台》《江东桥》剧本唱词

角色

康茂才:老生
陈友谅:净
陈友杰:副净

剧情

军师刘伯温得悉康茂才与陈友谅,少年同学,并有结拜之谊,所遣紧要地点不肯委派前去。康茂才坚欲请令,愿将头颅赌赛。刘伯温遂责立军令状。使之带兵伏土台。陈友谅败至此间,康茂才出而拦截。陈友谅哀辞求情,动以前情,康茂才因此不忍擒拿,纵之逃逸。康茂才回营向军师请罪,朱元璋嘉其义,释之。

注释

考《英烈传》,陈友谅自立为汉王,起兵三十万直取采石矶,欲与吴王张士诚会合共取金陵。朱元璋定先发制人之计,以为陈友谅若败,张士诚必然丧胆。朱元璋麾下大将康茂才与陈友谅旧交,命其诈降。康茂才遣子康玉下书,诱陈友谅至江东桥,用埋伏计败之。陈友谅坠在术中,几乎全军覆没,逃至江边,得破船渡脱。此陈氏与朱氏第一次用兵大略情形也。至鄱阳湖一战,而陈氏灭矣。中间并无有唐邑用兵之事。枥老旧见梨园中,扮演康茂才赌头讨令,释放陈友谅一剧,剧名《江东桥》,即将第一次用兵事实,变本加厉,仿效《三国志》关公华容道义释曹操而踵成之。盖编排戏剧,万不能与旧本一一吻合,惟以任意点缀,令观剧者动目为长。此剧定名《挡亮》,又名《战土台》,沪上各舞台,近时未曾演过,罕有经目,寻绎剧本前后情节,当即是《江东桥》之原剧。

(四龙套、八挂旗、康茂才同上。)
康茂才(西皮二六板)某与军师打赌赛, 

气得豪杰怒满怀。

陈友谅提兵反唐界,

要夺我主九龙台。

军师锦囊命我解,

我命康玉下书来。

绿袍遮提黄金镫,

凤凰插翅五云排。

杏黄旗不住在空中摆,

耀武扬威站立土台。

陈友谅(内西皮导板)损兵折将把兵回,

(陈友谅、陈友杰、龙套同上。)
陈友谅(西皮原板)陈友谅在马上恸伤悲。

悔不该在唐邑摆大队,

又谁知中奸谋难把头回。

到如今兵败人马溃,

事到头来埋怨谁?

(白)贤弟,你我且喜逃出重围,你看前面又有旌旗招展,倘若那贼设有埋伏,你我性命难保!

陈友杰(白)待我向前看过。

启禀兄王:前面旗号高打“康”字。

陈友谅(白)旗号之上写的“康”字,想必是康茂才贤弟在此。我与他有八拜之交,他若到此,你我君臣定得活命也!

(西皮摇板)听说来了康茂才,

不由孤家喜心怀。

叫贤弟与我把路带,

停鞭立马在土台。

小校(白)启爷:陈友谅到!

康茂才(西皮二六板)军师将令把咱委,

站立土台抖雄威。

刘基不识英雄辈,

他道豪杰少计策。

站立土台往下觑,

那壁厢来了一伙贼:

半似人,半似鬼,

个个脸上带土灰。

好一似佛爷离宝位,

罗汉下损土沙坯。

损兵败将悔不悔,

事到头来埋怨谁?

战鼓儿不住的咚咚咚咚,咚咙咚,紧紧地打,

追命锣不住的叮当叮当叮当,当得啷当,紧紧地催!

吓得他魂灵不附体,

好一似阎罗把命追。

美不美,湘江水,

亲不亲,故乡客。

康茂才又把良心昧,

问一声土台下来者是谁?

陈友谅(西皮二六板)康贤弟说话言太差,

细听孤家说根芽:

我与你同窗共长大,

一母同胞也不差。

今日为何出大话,

洋洋得意不识某家?

康茂才(西皮导板)康茂才站土台高声大骂,

(西皮原板)骂一声陈友谅无义的冤家:

你与我在原郡同窗长大,

你爱我,我爱你,才把香插。

又谁知你一时心意太大,

一心意只想着吞并中华。

你好比秦赵高

(西皮二六板)指鹿为马,

你好比楚霸王败国亡家。

你好比曹丕前仲达司马,

你好比宋秦桧丧了邦家。

你好比王莽贼称孤道寡,

你好比汉昭君怀抱琵琶。

陈友谅(西皮二六板)贤弟说话甚蹊跷,

孤家言来听根苗:

三国有个奸曹操,

他与关公结故交。

赠他金银和财宝,

又赠他美女、战马、锦绣袍。

到后来败走华容道,

也曾放他把命逃。

关公放曹三不死,

你今救我这一遭。

康茂才(西皮二六板)这一辈古人比得好,

我比关公你比曹。

我比关公不敢比,

你比曹操不差分毫。

我今不放陈友谅,

负了当年旧故交;

我今放了陈友谅,

只怕人头保不牢。

叫小校摆一字长蛇道,

认得此阵放尔逃。

陈友谅(白)贤弟看看康贤弟摆的什么阵式?

陈友杰(白)乃是一字长蛇大阵。

陈友谅(白)谢天谢地!关公放曹就是此阵。你我君臣逃走了吧!

(西皮摇板)听说一字长蛇道,

好叫孤家喜眉梢。

贤弟齐催跨下豹,

异日相逢再报琼瑶。

(陈友谅、陈友杰、龙套同下。)
小校(白)启爷:陈友谅逃走!

康茂才(白)回营交令!

(西皮快板)忽听小校一声报,

陈友谅催马把命逃。

在头上按按盔缨帽,

身上抖抖锦战袍。

悔不该与他来结拜,

悔不该与他把香烧。

不该辕门来发笑,

不该举头逞英豪。

关公犯罪刘备保,

豪杰犯罪怎能饶?

叫小校与爷收兵卷旗号,

(龙套同下。)
康茂才(西皮摇板)但不知军师爷饶与不饶。

(康茂才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