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与两大国粹并称三大国粹 一台集合了教育部规定的15首京剧教学曲目的晚会京腔京韵

京剧《罗四虎》又名:《独虎营》剧本唱词

角色

罗四虎:净
施世纶:老生
黄天霸:武生
朱光祖:武丑
关泰:净
玄空:副净
乔四:丑
乔四亲家:丑
杨忠妹:旦

剧情

此剧,系在霸王庄拿捉黄隆基之后,黄隆基被,其仆役乔四之乔三,亦同时被杀。乔四以黄隆基与罗四虎系郎舅姻亲,遂往投之。颇蒙罗四虎嬖幸。适施公按临临清州,沿途百姓纷纷投告。施公遂扮作星卜之士,至独虎私访。不意为乔四识破,几被杀。赖是日系武举杨忠之妹,为州吏勒派与罗四虎为妾之吉期,罗四虎恐于花烛不利,故暂将施公吊在马棚,得以保全。黄天霸、朱光祖等均暗为寻访,当即救回。罗四虎亦就擒。

注释

此本武戏中之小剧,为花面硬角。昔年老何九曾演过,极为可观。

【第一场】
(罗四虎上。)
罗四虎(念)家财万贯逞富豪,府县官员结故交。二目圆睁天地小, 

(笑)啊,哈哈哈哈哈!

(念)最爱美貌女多姣。

(白)吾,罗四虎。人称“活阎罗”。在临清独虎营居住,家有万贯。结交绿林英雄好汉,本城府县官员,皆与我交接。只因此地,有一杨忠,他有一妹子,长得十分美貌,是我命家院前去提亲,亲事不准,倒还罢了;反将吾家院暴打一顿。是我恼恨在心,将他送至州衙,道他欠我纹银三百两。若有银两还我,倒还罢了;若无银两,将他妹子与我作妾。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乔四上。)
乔四(念)忙将州衙事,禀报四太爷知。

(白)参见四太爷!

罗四虎(白)乔四,你回来了?

乔四(白)我回来了。

罗四虎(白)命你所办之事,怎么样了?

乔四(白)启禀四太爷:是我去至州衙,将四太爷你能得话,说了一遍。那州官即刻升堂,将杨忠叫上堂来。言道限他三天,还了咱的银子便罢;如若不然,就将他妹子,送来与你能作妾。

罗四虎(笑)呵哈哈哈哈……

(白)好一个会办事的州官!

乔四(白)他借咱们爷们的脸使么!

(乔四亲家上。)
乔四亲家(念)奉了师傅命,来此独虎营。

(白)里面有人么?

乔四(白)是谁呀?

哦,原来是亲家呀!

乔四亲家(白)可不是嘛!亲家你好吓!

乔四(白)好吓!亲家什么事吓?

乔四亲家(白)我师傅请四太爷,到我们那里饮酒。

乔四(白)亲家你等等,我与你回一声。

启四太爷:今有玄师傅,请你能到庙里去喝酒,你能是去不去?

罗四虎(白)即刻就到。

乔四(白)嗻。

亲家,四太爷说啦:随后就到。

乔四亲家(白)请假,你回来也去吓!

乔四(白)好,我去。

(乔四亲家下。)
罗四虎(白)来,带马。

(罗四虎下,乔四下。)
【第二场】
(朱光祖上。)
朱光祖(念)离了河间地,来此是临清。

(白)俺,朱光祖。是我在霸王庄,投了施大人,请假探望师傅病症,且喜师傅病体痊愈。是我来至临清,闻听大人在此下马,不免暗地保护便了。正是:

(念)爬山越岭,探听大人虚实。

(朱光祖下。)
【第三场】
(玄空上。)
玄空(引子)带发修行,结交绿林。

(念)带发出家入空门,禅堂不喜读。爱惜刀枪与拳棒,最爱美貌女佳人。

(白)咱家,玄空。闻听施不全,在此下马,是我命人去请罗四太爷。等他到来,准备行刺赃官,以替绿林英雄报仇!

手下(内白)四太爷到!

玄空(白)有请!

(罗四虎上。)
玄空(白)四太爷驾到,未曾远迎,面前赎罪。

罗四虎(白)岂敢!某家来得卤莽,望乞海涵。

玄空(白)岂敢!

罗四虎(白)柬帖相邀,有何见谕?

玄空(白)今有施不全,在此下马。今晚三更时分,去至公馆行刺赃官,替绿林英雄报仇!

罗四虎(白)若能杀却赃官,方可消我心头之恨!

玄空(白)后堂摆宴,与四太爷痛饮。

罗四虎(白)来此就要叨扰。请了!

(罗四虎、玄空同下。)
【第四场】
(施世纶上。)
施世纶(西皮摇板)乔装打扮把贼访,

不知恶霸在何方?

(白)本院,施……

(施世纶四下瞧。)
施世纶(白)施世纶。只因此处有一恶霸罗四虎,欺压良民,扰害百姓。是我出了行台,暗地私访。

(施世纶看。)
施世纶(白)“独虎营”,“独虎营”。

(乔四暗上。)
乔四(白)呔!我说你是个干什么的?在此东瞧西看!

施世纶(白)我乃是个算命的呀!

乔四(白)你是个算命的?你是哪里人呐?

施世纶(白)我是个乡下人呐!

乔四(白)好好好!你既会算命,我家四太爷正要找个算命看相的呐!你随我在这来,在我这小屋坐坐。

我说伙计们,给这位先生泡茶吓!

(施世纶下。)
乔四(白)哈哈,我看此人好似赃官施不全。我在霸王庄,曾看见过他。我哥哥乔三,就叫他杀啦!今个碰着我,也是活该!

正是:

(念)世间无有好事,就怕碰见好人。

(乔四下。)
【第五场】
(黄天霸、关泰同上。)
黄天霸(白)请了。大人出衙私访,你我前去找寻便了。来此已是独虎营,不免进庄观看。请。

(黄天霸、关泰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同上。〖水底鱼〗。罗四虎上。乔四迎上。)
乔四(白)四太爷回来啦?

罗四虎(白)唔噜噜噜噜……

乔四(白)四太爷,今个又多贪了几盅吧?

罗四虎(白)某吃得倒也爽快!

乔四(白)四太爷,我与你能找了个看相的,给你能看看好不好?

罗四虎(白)好,叫他前来。

乔四(白)我说相面的先生,你这儿来,我们四太爷叫你呐!

施世纶(内白)哦,来了。

(施世纶上。)
施世纶(白)四太爷在哪里?

乔四(白)跪下,磕头!

罗四虎(白)他乃是个乡下人,一旁坐下。

乔四(白)好造化!坐下,坐下。

罗四虎(白)先生与我看上一看。

施世纶(白)是是是。四太爷,将尊冠升上一升。

(罗四虎推巾。)
施世纶(白)四太爷真乃是好贵相:

(念)天庭饱满地角方,眼如日月放明光。唇红面白多尊贵,日后定作并肩王。

(白)四太爷,

罗四虎(白)嘁。

施世纶(白)日后定有一字并肩王之位。

罗四虎(白)你待怎讲?

施世纶(白)一字并肩王之位!

罗四虎(笑)呵呵哈哈哈哈……

(白)好一个看相的先生!来,赏他纹银十两。

乔四(白)嗻。

先生,四太爷赏你十两银子,等你再与你美言几句,你再闹上一份,你看好不好?

施世纶(白)多谢多谢!你要好话多讲。

乔四(白)我说四太爷,你当他是谁呀?

罗四虎(白)他是何人?

乔四(白)他就是赃官施不全,到咱们这私访来啦!

罗四虎(白)就是他!

(罗四虎打。)
罗四虎(白)赃官呐!

(西皮摇板)赃官吃了熊心胆,

阎罗殿前乱胡言。

姐丈隆基被你斩,

仇报仇来冤报冤!

家院与我乱棍打,

乔四(白)四太爷,若将他打死,与你能洞房花烛不利。

罗四虎(白)依你之见?

乔四(白)以小子之见,将他交给我,把他吊在马棚之内,我拿小修脚刀,慢慢把他剐了,看好不好?

罗四虎(白)与我搭下去!正是:

(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罗四虎、乔四同下。)
【第七场】
(朱光祖上。)
朱光祖(白)来此已是独虎营,不免越墙而过。

(朱光祖下。)
【第八场】
(黄天霸、关泰同上。)
黄天霸(白)来此已是庄院,你我越墙而过。

(黄天霸、关泰同下。)
【第九场】
(乔四上。)
乔四(念)酒是高粱水,醉人先醉腿。嘴里说胡话,眼睛活见鬼。

(白)我,乔四的便是。只因我同哥哥乔三,在霸王庄黄大太爷那里当差服役。不料黄大太爷,被施不全杀啦,把我哥哥也奏啦!我扉法子,投奔罗四太爷这儿混饭吃。不想赃官施不全,

(黄天霸、关泰同暗上。)
乔四(白)到我们这私访来啦!被我看破,对我们四太爷一说,四太爷大怒,叫小子们一路乱棍,打死啦!

(黄天霸吓。)
乔四(白)你别害怕,他扉有死。是我将他吊在西北犄角马棚里,我拿修脚刀要把他剐喽!我剐不了他,你把我先奏喽,就结啦!

(黄天霸杀乔四,救施世纶,关泰背施世纶同下。)
【第十场】
(〖牌子〗。四青袍扶罗四虎同上。)
罗四虎(白)唔噜噜噜噜……

(〖牌子〗。杨忠妹、花轿上。)
罗四虎(白)尔等回避了。

(四青袍同闭门,同下。黄天霸、朱光祖同上。)
罗四虎(白)美人,你从了某家,你的造化不小!

(杨忠妹哭。黄天霸上前,打门。)
罗四虎(白)何方,敢在此偷盗!带我看来!

(罗四虎开门。)
罗四虎(白)你是何人,前来送死!

黄天霸(白)你老爷,四霸天“赛罗成”黄天霸!

罗四虎(白)哎呀呀呀呀!

朱光祖(白)老兄弟,还不动手嘛!

(黄天霸抓罗四虎衣服,罗四虎下,黄天霸、朱光祖同追下。)
【第十一场】
(罗四虎上。)
罗四虎(白)原来是天霸前来拿我。众英雄走上!

(众人同上。)
罗四虎(白)杀!

(黄天霸、朱光祖同上,同起打,同捉罗四虎,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