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团闹剧班的爆笑冒险 京剧之美传统艺术的瑰丽瑰宝

京剧《雪夜访普》又名:《际会风云》《君臣乐》剧本唱词

角色

赵匡胤:红生
赵普:净
张千:丑
赵夫人:正旦
曹彬:小生
石守信:副净
王全斌:外
潘仁美:末

剧情

宋太祖赵匡胤,自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创一统之基业,天生令主,其历精开治之心,实有加人一等者,盖于受禅后,天下未曾大定。隅据群雄,尚有数处。太祖实不敢高拱深宫,以逸乐宴安为事。凡臣下有所奏陈,必咨取访问,不厌其烦。赵普为太祖所信任,位冠百僚之上,尝言以半部《论语》,佐太祖平治天下,无论军情政事,均与计议。太祖往往易服出行,至赵普私第接治。是夜风雪甚大,赵普以为可以无事矣,仍取《论语》,在书房细心检读,咀嚼其中趣味。突闻叩门声,命人探视,而太祖已翩然入内。相与酌酒围炉,极尽君臣之乐,遂定出兵之计纲,分遣将校,征讨诸乱焉。

【第一场】
(赵普上。)
赵普(引子)执掌经纶,调鼎鼐,辅佐乾坤。 

(念)官居黄阁近丹阶,调元辅襄位三台。盐梅落落调羹手,舟楫堂堂济川才。

(张千上。)
赵普(白)老夫,赵普。宋室驾前为臣,官居当朝首相。今日天下,虽已稍定,还有四处,尚未平靖。圣上意欲发兵讨贼,与老夫商议。怎奈夜焦思,一时无策。看今夜,风雪漫天,不免到书房中,去检阅史书。来,

张千(白)有。

赵普(白)掌灯,书房去者。

张千(白)是。

赵普(二黄原板)有老夫在二堂心中烦闷,

想不出巧计策扫荡妖氛。

叫张千,

张千(白)有。

赵普(二黄原板)你与我把路引,

去到书房检阅书文。

(白)张千,好好看守府门,倘有什么紧急军情,速报我知。正是:

(念)捡今阅古聊为伴,独坐挑灯暂息眠。

(赵普下,张千下。)
【第二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念)江山一统坐汴京,几处干戈尚未平。独坐深宫天气冷,乔装私出访元臣。

(白)孤,赵匡胤。自从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即登大宝。天下虽然粗定,尚有江南、两广、西川、吴越四处未平。今夜风雪漫天,因此私自出得宫闱,到丞相赵普府中,商议平定贼寇大事。出得禁廷,好一派雪景!

(二黄原板)都只为边庭上贼兵骚扰,

在龙床睡不宁私自出朝。

寒风起更鼓催人声寂悄,

但只见半空中降下鹅毛。

五凤楼碧玻璃全不见了,

好一似粉装成玉宇琼瑶。

来至在丞相府门已闭了,

孤这里且向前轻把门敲。

(张千上。)
张千(念)侯门深似海,不许外人来。

(白)是哪个敲门?

赵匡胤(白)听了!

(二黄原板)叫门官休叫我名姓通上,

我有言来你细听端详:

今夜晚特把你丞相来访,

你就说来了个赵大郎。

张千(白)你住了!

(二黄原板)说什么赵大郎来赵二郎,

细听我张千说端详:

丞相现在书房上,

他在灯下看文章。

赵匡胤(二黄原板)你家相爷看文章,

我也要去听听讲。

张千(二黄原板)俺这里是三公府,

并非寺院与佛堂。

你若是要听讲,

何不前去找和尚?

赵匡胤(白)住了!

(二黄摇板)我冒雪冲寒来相访,

有机密大事待商量。

张千(白)你既然有机密大事,何不早对我说?也免得费这许的唇舌。你且候着,待我与你通报。

有请相爷。

(赵普上。)
赵普(白)何事?

张千(白)外面来了一人,说有机密大事要见。

赵普(白)你去问他,是何处的官员,有什么紧急之事?这等时候,才来禀报!

张千(白)方才也曾问过他来,他说他叫什么“赵大郎”。

赵普(白)哦哈哈呀!原来是圣驾到了,快请夫人出堂。开正门,一同接驾。

(〖吹打〗。赵夫人上。赵普、赵夫人同跪。)
赵普(白)臣赵普,不知圣驾到此,有失迎接,望吾主恕罪。

赵匡胤(白)你等休要多礼,一同平身。

赵普、
赵夫人(同白)万万岁!

(赵普、赵夫人同起。)
赵普(白)张千,快取茶汤来。

张千(白)是。

(张千献茶。)
赵普(白)今夜如此风雪,万岁为何私出禁廷?

赵匡胤(白)爱卿呀!

(二黄原板)孤王在宫闱把龙床上,

不愿深宵梦高唐。

青衣便服出宫闲望,

特到此访贤卿同叙衷肠。

赵普(白)臣启万岁:为臣有一书斋,颇可御寒,请万岁圣驾,到那里闲坐。

赵匡胤(白)如此,卿家带路。

赵普(白)领旨。张千,掌灯伺候。正是:

(念)君入臣门第,蓬荜又生辉。

(白)臣启万岁:臣有百花美酒,可以解寒。待臣持壶,臣妻把盏。

赵匡胤(白)既有佳酿,寡人自当叨扰。但烦皇兄自斟,何敢烦劳贤嫂?

赵普(白)臣受君恩深重,愚夫妇理当孝敬。张千看酒伺候!

赵匡胤(白)卿家在此,所看何书?

赵普(白)乃是《论语》。

赵匡胤(白)想这《论语》,乃是幼堂儒子所读,卿看它则甚?

赵普(白)这《论语》,虽是儿童所读之书,但是那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在上面。非比凡书也!

(二黄摇板)《论语》虽是儿童读讲,

经济权衡治朝纲。

圣道如天不可量,

一统山河定有方。

赵匡胤(二黄摇板)听一言来心清气爽,

看此书果能够治国安邦。

张千(白)酒到。

赵夫人(白)待臣妾与万岁把盏。

赵匡胤(白)有劳皇嫂。

(二黄原板)雪夜里在相府同饮琼浆,

初登基庆丰年君明臣良。

老皇兄在筵前来斟佳酿,

老贤嫂在席间亲捧霞觞。

赵普(白)臣糟糠之妻,何敢劳圣上,以“贤嫂”称之?

赵匡胤(二黄原板)卿道是糟糠妻不下堂,

孤与卿贫贱交更不可忘。

孤好比周文王卿比姜尚,

你夫妻比梁鸿匹配孟光。

酒过了三巡甚是欢畅,

老贤嫂且回避孤有话商量。

(白)孤与卿家,有天下大事商量,贤嫂且请后堂歇息。

赵夫人(白)万岁,万万岁!

(念)臣妾裣衽归香阁,准备烹茶待圣人。

(赵夫人下。)
赵普(二黄摇板)天寒夜静雪纷纷,

何故私自出宫廷?

国事明朝同众臣论,

圣驾何必亲降临?

赵匡胤(白)卿家呀!

(二黄原板)孤心中恨的是钱、李两王,

有刘银和孟泉更觉猖狂。

行霸道去仁义万民失望,

众黎民同受害各处遭殃。

命何人守西川,谁定两广?

那江南同吴越无人主张。

我朝中哪一个是员良将?

哪一个韬略广是架海金梁?

定江山扶社稷要选能将,

还仗着老皇兄仔细参详。

赵普(二黄原板)万岁爷听为臣把本奏上:

定江山平疆土且莫着忙。

依臣见取西川后去上党,

再领兵去征剿江南的李王。

倘若是破刘银得了两广,

然后再除却那吴越的钱王。

这一班酒色徒不难扫荡,

旗开得胜定然是奏凯朝堂。

赵匡胤(白)卿家所奏,甚是有理。但有良策,应命何人前往?

赵普(白)臣启万岁:想那孟泉、刘银、钱、李二王,皆是些酒色之徒,昏庸无道,暴人,民心怨恨。若命曹彬下江南,王全斌取西川,潘仁美定两广,石守信收吴越,自必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赵匡胤(白)此四人之韬略,孤亦尽知。就命卿家,速速遣人,将四将唤进府来。急速着他们,领兵前去。

赵普(白)领旨。

张千,速速将四将,传进府来,不得有误。

张千(白)遵命。

(张千下。)
赵匡胤(白)少刻四将到来,就命卿家,替孤传旨,不得有误。

赵普(白)臣领旨。

(张千引曹彬、石守信、王全斌、潘仁美同上。)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念)江山本是将军定,还得将军定太平。深夜相爷传谕唤,同到相府请令行。

张千(白)四将到。

赵普(白)圣驾在此,你等向前见驾。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臣等见驾,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赵匡胤(白)众卿少礼平身。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万万岁!

赵匡胤(白)众卿到此,丞相代孤传旨。

赵普(白)赵普,今奉圣上谕旨,命曹彬带领五千人马,征剿江南,不得有误!

曹彬(白)领旨。

赵普(白)石守信,带领五千人马,攻打吴越,不得有误!

石守信(白)领旨。

赵普(白)王全斌收取西川,须要小心!

王全斌(白)领旨。

赵普(白)潘仁美,扫荡两广,须要在意!

潘仁美(白)领旨。

赵普(白)明日校场,点动人马,即速兴兵前往。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臣等,蒙圣上洪恩录用,当效犬马之劳。

赵匡胤(白)众卿站立两厢,听寡人道来:

(西皮二六板)众卿进前听旨降,

孤王言来记心旁:

自古道用兵须有胆量,

兵机战策在腹中藏。

日战要将阵图讲,

夜战须把锣鼓扬。

步战弓箭护大帐,

水战随风使帆桨。

各路若把王师抗,

扫灭妖氛理应当。

三军莫把黎民掠抢,

休污民妻烧损民房。

得胜归来定封卿相,

凌烟阁上美名扬。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臣等领旨。

赵匡胤(白)正是:

(念)领兵征讨尽贤臣,扫灭群雄一战成。

赵普(念)马到成功齐奏凯,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念)山河一统庆升平。

(同白)臣等送驾回宫。

赵匡胤(白)众卿面送。

(赵匡胤下。)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万万岁!

赵普(白)列位将军,此番征讨各路,但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班师回朝,加官进爵,也不辜负老父的举荐。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多蒙丞相保举提拔,末将等,定常尽心竭力,报效朝廷!

赵普(白)正是:

(念)文臣执笔安天下,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念)武将提刀定太平!

(同白)我等告退。

赵普(白)恕老夫不送。

曹彬、
石守信、
王全斌、
潘仁美(同白)请。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