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最好听的戏曲歌曲大全经典京剧花旦唱段 河南曲剧全集大全全场古典艺术演绎

京剧《铁公鸡》【头、二、三本】剧本唱词

角色

张嘉祥:武生
向荣:生
洪秀全:净
铁金翅:净
张妻:贴旦
四眼狗:副净
吕肇受:副净
张:丑
李殿元:净
周凤标:副净
李占魁:副净
向翠屏:旦
铁差官:丑
沈师爷:丑
刘师爷:丑

剧情

全剧以张嘉祥为主体。大臣向荣、帮办军务陈国瑞,同率兵攻讨洪、杨。既抵江南,先接见属官及各将士,随即开仗,屡获胜利。太平军中以畏向军甚,即设计令张嘉祥及吴占鳌二人假降,既抵向营。向荣疑其伪,而又知张嘉祥之勇敢可用,乃用收姜维法,先令部下乘夜伪装张嘉祥,前往洪军诱杀,迨将天明,再令张嘉祥自往索战。洪军果堕其计,恨张嘉祥甚至,即将其妻子杀戮。张嘉祥无奈,莫能自明,只得仍回向营。既而吴占鳌复唆张嘉祥于夤夜往刺向荣,冀图有以报洪。孰意张嘉祥志已决计将假作真,弃暗投明,故遂伪允吴占鳌,而待至入帐行刺时,张嘉祥乃从后将吴占鳌杀死。向荣惊醒究问,张嘉祥即以实告。向荣于是益感张嘉祥忠义,为改名国梁,知张嘉祥妻子已为洪秀全所戮,即将己女许配与张嘉祥,以固结其心。讵意向女以为千金之身,下配盗贼,耻莫甚焉,固结褵之夜,即悬绳自缢。向荣闻讯,恐张嘉祥自危,更以次女再配之,其牢笼之术,亦可谓至矣。自是张嘉祥益感激涕零而愿粉身碎骨以报也。既而忽有暗与洪军通款之某帅,因忌向荣甚,欲图除之,竟设谋请向荣赴宴,而暗中先将铁公鸡藏匿营中。迨向既至,酒至半酣,即从四面放火围烧,而令铁公鸡出击之。向荣至是大险,几为所杀。幸赖张嘉祥力战保卫,终得出险。

注释

《铁公鸡》为二十年前之新编历史连台戏。当时颇足轰动一般社会,每演卖座必满。考此剧为小孟七之父孟福保(即孟七)与王鸿寿所合排者,取洪、杨时与清军战争之事略,而以旧小说中之奇情轶事,穿插组合之,以为节目。虽无旧剧中之精神,及文学之思想,然以合于旧剧程式,故颇能迎合普通观剧者之心理,而得至于今仍排演不疲,以视他新剧之或作或辍,方兴旋收,其魔力诚有不可同日而语者,洵亦非易事也。
按剧中各段情节,本系节取他剧中之剧情,以为其资料,原以动人观听为主,初非尽合于实事者。若考其实,则张嘉祥本为盗寇,旋见洪、杨起事,即自拔来归。其时向荣尚在广西浔州,并非在江南,亦非从洪军中来。官书中并称始系广西巡抚周天爵所招降,而后乃保荐至向军,随营效力者。至翁婿一层,亦系干爷义子之误。以此知全剧与事实距离颇远也。又考李秀成亲供中所称,张嘉祥之浑名,当为大头羊,初时与罗大纲,及另有一混名大鲤鱼者三人,同为广西巨寇云。

京剧《铁公鸡》【头、二、三本】剧本唱词

《铁公鸡》【头本】
【第一场】
张嘉祥(内白)马来! 

(张嘉祥上,趟马。)
张嘉祥(白)俺,张嘉祥。奉了大哥之令,探听官兵的消息。朝中派了钦差向荣,带领二十营兵马,来与我们作对,不免就此报与大哥知道便了。

(西皮摇板)一路打探军情事,

回营报与大哥知。

(张嘉祥跑圆场,扯式子。)
张嘉祥(白)呔,马来。

(张嘉祥下。)
【第二场】
(陈国瑞上。)
陈国瑞(引子)身受皇恩,立战功,扫荡贼人。

(白)吾,陈国瑞。官拜四川提督,尚未到任,特奉圣旨,命吾帮同向钦差,攻打洪秀全。

(二跟役同暗上。)
陈国瑞(白)是吾陛辞出京,到了江南,还靡有禀见过大帅。

来呀。

二跟役(同白)咋。

陈国瑞(白)换衣裳上院呐。

二跟役(同白)是。

(〖吹打〗。)
陈国瑞(白)带马。

(陈国瑞、二跟役同下。)
【第三场】
(李殿元、周凤标同上。)
李殿元(白)吾李殿元。

周凤标(白)周凤标。

李殿元(白)请啦。

周凤标(白)请啦。李大人,怎么样了?

李殿元(白)再别提啦。长毛子夺了城池,是我带兵,就同他们一阵好打。不意他们的势重,官兵全行溃散啦,我也靡有法子啦,只好去见大帅,去请罪吧。

周凤标(白)我也同你是一样。是我随营主出兵,被长毛子火攻之计,烧了一个不亦乐乎,主帅也不见啦,兵也全跑啦,没有别的主意,只好去见大帅去吧。

李殿元(白)好。一同前往吧。

周凤标(白)请。

李殿元(西皮摇板)败军之将难言勇,

周凤标(西皮摇板)纵有武艺难逞能。

(李殿元、周凤标同下。)
【第四场】
马母(内西皮导板)听说是众贼兵来,

(马母上,扑倒,马步良背行李跑上,扶马母。)
马母(西皮摇板)吓得我们胆战心寒。

虽然是逃出城无处避难,

眼见得老残生难以保全。

(白)嗳呀儿吓,你我虽然是逃出城来,看四面皆是贼兵,无处躲避,如何是好?

马步良(白)母亲不必忧虑,想这贼兵,到了江南地面,失守城池,也不止一处,凡有败阵的官,都去到大营,禀见老帅。如今我扶着你老人家,寻一庙宇安身,我也要去见老帅去。

马母(白)儿呀,想你官卑职小,又失守了城池,倘若上宪将下罪来,如何是好。

马步良(白)闻听人言,向老帅待人,极其厚道。孩儿此去,不但不受罚,只怕还要有好处呐。

马母(白)儿可以有好处?如此走吓。

(西皮摇板)我儿把娘来搀定,

你快去叩见向大人。

(马母、马步良同下。)
【第五场】
(四大族、八营官、二跟役、向荣同上。)
向荣(点绛唇)统带各营,奉旨出京,灭贼人,扶保大清,克复江南省。

八营官(同白)请大帅安。

二跟役(同白)免。

向荣(念)本帅奉旨出朝班,统领各营到江南。沿途克复各州县,一心扫灭洪秀全。

(白)吾,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衔、二等男爵、紫禁城骑马、智勇巴图鲁、钦差大臣、统带湘皖鄂赣诸营、节制各镇、统辖江南全省地面、两江总督、提督军门,向荣。奉旨出京,攻打长毛儿洪秀全。沿途一带,州县糜烂,官兵散漫,到处均是长毛,声势甚大。想我主洪福齐天,谅这些小,也闹不到哪儿去。

来吓,伺候着。

八营官(同白)是。

(二跟役引陈国瑞同上,陈国瑞投贴。)
差官(白)启禀大帅:四川提督、陈国瑞禀见。

向荣(白)哦,他倒来啦,开门请。

(〖吹打〗。)
陈国瑞(白)叩见老帅来迟,望求恕罪。

向荣(白)岂敢,一路上多受风霜,辛苦啦。

陈国瑞(白)不敢。

向荣(白)几时召见的?

陈国瑞(白)是初三日召见,初五陛辞出得京。

向荣(白)倒也很麻利。

来,看宴。

陈国瑞(白)老帅何必费心。

向荣(白)给陈大人接风。

(〖吹打〗。)
向荣(白)请。

陈国瑞(白)请。

向荣(白)看这江南州县,被长毛子糟踏得太不像样子啦。我们要早早开仗才好。

陈国瑞(白)但凭老帅吩咐。

向荣(白)我已经叫人去探听他们的动静啦。等探子回来,咱们就开仗。

陈国瑞(白)静候老帅的命令。

向荣(白)正是:

(念)准备铁笼捉猛虎,

陈国瑞(念)安排金锁制鳌鱼。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大旗、八长毛、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同上。)
洪秀全、
四眼狗、
吕肇受、
张(同点绛唇)自逞豪强,聚众山岗,惯掳抢,自立为王,哪怕官兵将!

(同念)招军买马在山冈,营中积草并屯粮。所过州县齐掳抢,劫库杀官坐分赃。

洪秀全(白)老子,洪秀全。

四眼狗(白)老子四眼狗。

吕肇受(白)老子吕肇受。

张(白)老子张。

洪秀全(白)老子自到江南,抢了十一处州县,倒也幸头得很。闻听人言,朝中派了什么钦差,叫做向荣,带来的营头不少。也曾命张嘉祥去打听,还不见他回来。

四眼狗、
吕肇受、
张(同白)想必来了。

(张嘉祥上。)
张嘉祥(白)大哥。

洪秀全、
四眼狗、
吕肇受、
张(同白)张兄弟回来了。打探官兵之事如何?

张嘉祥(白)老子已经打探明白了:京中派了一个向荣,带了四十个营头,要与咱老子作对,我们倒要留心提防着才好。

洪秀全(白)趁他们初到这里,我们先同他打一气再讲。

张嘉祥(白)老子先去,会会这些个养的。

洪秀全(白)好嗳。我们今天先去吃酒,明朝一同去会他们,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再讲哦。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跟役甲上,坐。李殿元、周凤标、马步良同上。)
李殿元(白)来此辕门,待我等进去。

大爷请了。

跟役甲(白)做什么的?

(李殿元持贴。)
李殿元(白)我是镇江参将,李殿元,要想禀见大帅,烦劳通禀一声。

跟役甲(白)大帅不见客。

(跟役甲掷贴。李殿元送门包。)
李殿元(白)烦大爷劳驾,这有一点小意思。

跟役甲(白)你等一等看罢。

李殿元(白)是。

(周凤标持门包、帖子。)
周凤标(白)烦劳费心,一并通报一声。

跟役甲(白)你是哪儿来的?

周凤标(白)我是扬州都司,周凤标。

跟役甲(白)坐一坐罢。

马步良(白)吾乃是宝应县把总,马步良,也要禀见。

(马步良腰中取铜钱二百并贴送呈。)
跟役甲(白)你也配见大帅。

(跟役甲掷贴,马步良跪。)
马步良(白)小子是一贫苦之人,又被贼人抢了一个干干净净,手中分文无有,就是这二百钱,还是把吾母亲的裤子当了来的,要求大爷开个恩典。

跟役甲(白)看你那一分面孔,真真讨厌,等着罢。

马步良(白)是。

跟役甲(白)有请大人。

(陈国瑞上。)
陈国瑞(白)什么事情?

跟役甲(白)有三个武官,要见大帅。

陈国瑞(白)请老帅。

(二跟班、向荣同上。)
向荣(白)什么事?

陈国瑞(白)有三个武官禀见。

向荣(白)这光景,全是被长毛子杀败啦的营官等辈。嗳,叫外头伺候着。

陈国瑞(白)闪门。

(〖大吹打〗。八大旗、八营官同上,向荣坐帐。)
向荣(白)叫他们进来。

(李殿元、周凤标、马步良同上,同跪。)
李殿元、
周凤标、
马步良(同白)叩见大帅。

向荣(白)你是从哪儿来呀?

李殿元(白)标下是镇江参将,同贼兵交了一仗,官兵力单,被贼兵杀得大败,全军溃散,求大帅恩典。

向荣(白)常言道养军千日,用军一时,全不讲求,一见贼来,大家就全散啦,真是辜负皇上家的恩典。起过一旁。

李殿元(白)谢大帅。

向荣(白)你是从哪儿来?

周凤标(白)标下是扬州都司,随同主将出城,中了贼兵火攻之计,把城池失守。主将不知下落,望求大帅恩典。

向荣(白)好,连你主将,都不知下落,别的就不比问啦,起来罢。

周凤标(白)谢大帅。

向荣(白)你是怎么一件事?

(马步良叹。)
马步良(白)老帅容禀,细听我马把总说详情。那一日天有一点多钟,我吃过饭正要过瘾开灯,忽听城外大炮连声,急忙上城观看,原来是长毛儿攻城。对着城墙一炮,打了一个窟窿,是我见事不好,吓得我胆战心惊。那时开城就跑,连夜逃到南京,幸而老母无恙,就是有点腰疼。望求大帅作主,我句句皆是实情。

向荣(白)好吓,你一见了贼,就开城跑啦,居然还知道同你母亲逃出来,倒是个孝子。

来呀——

(八营官同允。)
向荣(白)推出去杀了。

(八营官推马步良同下。探子上。)
探子(白)贼兵讨战。

向荣(白)李、周二人,随营效力。

来呀,开队出城。

(张嘉祥、八长毛同上,会阵,起打。张嘉祥耍刀花下,起打连环,八长毛同败下,官兵同追下。陈国瑞、张嘉祥对打,张嘉祥败下,陈国瑞下。)
【第八场】
(四大旗、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同上。)
洪秀全(西皮摇板)张嘉祥领兵去出阵,

不知谁胜与谁赢。

将身且坐帐中等,

单等探子报分明。

(八长毛、张嘉祥同上,同掷刀枪蹲地。)
洪秀全(白)你们都回来了。

张嘉祥(白)老子回来了。好凶恶的官兵。这些养的一个个都可以呀,凶得狠呐。老子今天算败了。

洪秀全(白)哦,官兵凶得狠,这便怎样好呐?

吴占鳌(白)老子倒有一计。

洪秀全(白)你有什么好计呐?

吴占鳌(白)老子同张嘉祥,同到向荣那里,假意投降。倘若他把我二人收留了,你们再带兵去,同他们打,我二人做一个内应。你看好不好?

张嘉祥(白)我两人前去?

吴占鳌(白)我两人去。

张嘉祥(白)只怕有点不妥罢。

吴占鳌(白)不要紧,有我。

张嘉祥(白)有你?好,明日我们就去。

洪秀全(白)后面一同吃酒,全仗二位了。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张妻、张子同上。)
张妻(唱)只为儿夫把命丧,

因此改嫁张嘉祥。

手挽娇儿堂楼上,

丈夫归来说端详。

(张嘉祥上。)
张嘉祥(白)好打,好打。

张妻(白)你回来了?

张嘉祥(白)老子回来了。

张妻(白)今日为何这样的慌张?

张嘉祥(白)你再不要提起。今天同官兵,打了一仗,这些养的真真凶得狠,竟将老子打败了。明日一定要去投降。

张妻(白)投降倒是正理,免得做强盗杀头。

张嘉祥(白)咳,不要讲这些不吉利的话。老子投降,是假投降。

张妻(白)以吾相劝,倒不如真心归降了,日后得个一官半职,也是一条出路。

张嘉祥(白)你哪里晓得这是做强盗的自由哦。

张妻(白)这强盗一朝事败,定要杀头的呦。

张嘉祥(白)不叫你说这不吉利的话,你怎么偏要讲,是什么道理?

张妻(白)我说的本是实情。

张嘉祥(白)老子偏不叫你讲。

张妻(白)我偏要讲。

张嘉祥(白)你再讲,我就毁你。

(张子持刀迎。)
张子(白)你敢,你要毁我娘,我就杀你个养的。

张嘉祥(白)好个小,敢同老子动起手来了!

张子(白)你敢来!

张嘉祥(白)是了,我不打你娘就是了。饭好了没有,我们同去吃饭去了。

(张嘉祥、张妻、张子同下。)
《铁公鸡》【二本】
【第一场】
(四护兵、八营官、二跟班、向荣同上。)
向荣(西皮导板)世受皇恩官爵显,

(西皮流水板)保定大清锦江山。

屡次把我来召见,

奉旨征剿洪秀全。

各路营哨属吾管,

来到江南扎营盘。

昨日阵前来交战,

杀得贼人心胆寒。

旌旗不住空中展,

且听探马报根源。

(差官上。)
差官(白)启禀大帅:营外来了二人,前来投效。

向荣(白)传他们进来。

(张嘉祥、吴占鳌同上。)
张嘉祥(念)假意投降乔改扮,

吴占鳌(念)只用虚言将他瞒。

张嘉祥、
吴占鳌(同白)叩见大帅。

向荣(白)罢啦,你叫什么名字?

张嘉祥(白)我叫张嘉祥。

吴占鳌(白)老子吴占鳌。

向荣(白)你们在贼营里,多少年啦?

张嘉祥(白)没有多少年,也不过是一年之久。

吴占鳌(白)也不过顶多有一年。

向荣(白)既在贼营一年多,为什么不作贼啦?

张嘉祥(白)只因他们待我们不好,我们要改邪归正了。

向荣(白)是要改邪归正,倒也是要好。

带他们两个人,去剃头去。

吴占鳌(白)这个头,不要剃了。

二差官(同白)一定要剃的。

吴占鳌(白)一定要剃就剃。

(二差官拉张嘉祥、吴占鳌同下。)
向荣(白)看这个张嘉祥,相貌魁梧,倒还像个人物,这个吴占鳌贼头贼脑,一脸的横肉,总改不了长毛子的习气。

(二差官带张嘉祥、吴占鳌同上。)
向荣(白)张嘉祥,我给你改名,叫张国梁,以为守备,吴占鳌为千总,待等立了功劳,再升你们的官。

张嘉祥、
吴占鳌(同白)多谢大帅。

(探子上。)
探子(白)贼人讨战。

向荣(白)再探。

昨天他们大败,今日又来讨战,真真不知进退,待本帅派兵抵敌。

张嘉祥(白)大帅不消派人,待我前去抵敌。

向荣(白)也好,就命你带上一营人,等到五鼓天明前去攻打,不得违误。

(张嘉祥下。)
向荣(白)李参将听令。

李占魁(白)在。

向荣(白)命你假扮张嘉祥的模样,带领官兵,三更时分,去到贼营将贼诱出,一齐杀进,不得有误。

李占魁(白)遵命。

(李占魁下。)
向荣(白)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八将士、李占魁同上。)
李占魁(白)吾,李占魁。奉了老帅之命假扮张嘉祥,去至贼营诱敌,就此前往。

(八将士、李占魁同转场。八长毛同上。李占魁拍手,八长毛同拍手。)
长毛甲(白)你是谁?

李占魁(白)张——

长毛甲(白)同转大营。

李占魁(白)看刀!

长毛甲(白)怎么打起自家的人来了?

(李占魁、八长毛同起打,连环。李占魁败下,张嘉祥引众人同上。)
张嘉祥(白)老子来了,同到大营。

长毛甲(白)你打了一个落花流水,还要骗老子,你看刀。

(众人同起打,八长毛同败下,张嘉祥、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大旗、四长毛、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同上。)
洪秀全(西皮摇板)我命张、吴去投顺,

准备妙计杀官兵。

将身且把大营进,

但愿早早把功成。

(八长毛同上。)
八长毛(同白)张嘉祥个养的,真心归了向荣了。

洪秀全(白)怎么知道他真心归降了?

八长毛(同白)他将头也剃了,已经做了官了。现已带兵前来,闯入我们的营盘,打了一个不亦乐乎。只怕他还要同我们开仗哦。

洪秀全(白)好一个养的,老子叫你去假意归顺,做一内应,要杀个里迎外合,你这个驴毬入的,竟敢背反了老子。

来,带马城楼。

(西皮摇板)心中恼恨张嘉祥,

不该真心把他降。

人来带路城楼上,

定要痛骂他一场。

张嘉祥(内西皮导板)统带官兵往前闯,

(四大旗、四营官、张嘉祥同上。)
张嘉祥(西皮快板)安排巧计腹中藏。

勒住马头用目望,

尊一声大哥听端详。

洪秀全(白)好你个养的,你降了那向荣,还敢带兵前来打老子!

来,把他的老婆孩子,一齐绑上城来,与我杀了。

张嘉祥(白)嗳呀!

(众人绑张妻、张子同上城,杀,头掷地。)
张嘉祥(西皮摇板)一见人头心好惨,

杀我妻儿为哪般?

人马一齐往前趱,

滚木垒石望下攒。

无奈何退兵且回转,

见了占鳌说根源。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大旗、陈国瑞同上。)
陈国瑞(白)吾,陈国瑞,奉了老帅之命,各处催办粮草,就此前往。

众军士,趱行。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吴占鳌上。)
吴占鳌(念)闷坐在大营,心中有些不安宁。

(张嘉祥上。)
张嘉祥(白)老吴你在此怎么事?

吴占鳌(白)我们二人,自到了他的大营,心中有些不合适,总是七上八下,不好过。你昨日出兵,可曾见过众家兄弟们靡有?

张嘉祥(白)你再不要提起,是我将到了城楼之下,一言未发,洪秀全个养的,他说我是真心降了向荣,不由我分辩,他就将我的儿子、老婆,都给我砍死了。你道可恼不可恼吓?

吴占鳌(白)这个事体,一定是有人替我们造了谣言了。我现在倒有一个主意在此。

张嘉祥(白)有什么主意,你讲一讲,我听听看。

吴占鳌(白)今晚三更时分,你我二人,去到向荣房里,将他一刀刺死,把人头带回营中,也叫他们看一看,岂不是我们一场大功劳?

张嘉祥(白)此事做得的?

吴占鳌(白)做得的。

张嘉祥(白)只怕不妥当罢。

吴占鳌(白)不要紧,只管的做,有我哦。

张嘉祥(白)又有你?好,我们就去做。

(张嘉祥、吴占鳌同下。)
【第六场】
(二跟班提灯、向荣同上。)
向荣(二黄原板)奉圣命到江南扫荡贼寇,

为国家终日里甚是忧愁。

将身儿来至在二堂后,

又听得三更鼓打在谯楼。

(吴占鳌、张嘉祥同暗上,同拨门。吴占鳌持刀。)
吴占鳌(白)看刀!

(张嘉祥踢吴占鳌刀落,张嘉祥拾刀杀吴占鳌。八营官同上。)
向荣(白)什么人行刺?

张嘉祥(白)只因吴占鳌,要行刺大帅,是我暗地跟随,已将他杀死。

向荣(白)好,多蒙你救本帅之命,实实可感,吾保你升为副将,明日出奏朝廷。

张嘉祥(白)多谢大帅恩典。

(张嘉祥下。)
向荣(白)看这张国梁,虽然是长毛出身,现在弃暗投明,倒是十分要好。听见说贼头儿因他投降,把他妻子全杀啦。吾不免将大女许配于他,日后我倒还可以有一个帮助。我就是这个主意,待吾请二位师爷,替我做媒,成却此事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向翠屏上。)
向翠屏(引子)闷坐绣房,每日里,刺绣鸳鸯。

(念)吾父在朝受皇恩,统领雄兵灭贼人。但愿早把戈干定,拜相封侯在朝门。

(白)奴,向翠屏。吾父向荣,官拜两江总督之职。膝下无儿,所生吾姊妹二人,这几日与贼兵交战,不知胜负如何,倒叫奴常常挂念也。

(西皮原板)自幼儿在闺中幽娴贞静,

每日里习针黹刺绣回文。

但愿得我的父早早得胜,

免得奴终日里常挂在心。

(向翠屏下。)
【第八场】
(四差官同上。)
差官甲(白)请了,今日老帅将小姐许配与张国梁,我们大家前去贺喜。

三差官(同白)好,一同前往。

(四差官同下。)
【第九场】
(二营官、张嘉祥同上,二丫鬟搀向翠屏同上,傧相上。)
傧相(白)伏以:

(念)一块沉香木,雕成玉马鞍。新人多富贵,步步保平安。

(白)先拜天地,后拜华堂,夫妻交拜,同入洞房。

(〖吹打〗,〖牌子〗。众人同转场,同坐。四差官、四营官同上。)
四差官、
四营官(同白)走罢,外面大家都在那里吃喜酒呐。你也去陪一陪。

张嘉祥(白)我正要去谢谢他们劳步,一同前去。

(四差官、四营官拉张嘉祥同下。向翠屏两厢看。)
向翠屏(白)嗳呀且住,想吾向翠屏乃是宦门的闺秀,指望嫁一状元夫婿,不想爹爹年迈糊涂,将奴许配了张国梁,吾乃千金小姐,怎能与这贼人匹配,岂不被人耻笑?也罢,不免我拜谢爹娘养育之恩,寻一自尽了罢。

(丫鬟上。)
丫鬟(白)小姐,天已不早,安眠了罢。

向翠屏(白)我口中甚渴,快与我取杯茶来。

(丫鬟下。向翠屏看,解带。丫鬟上。)
丫鬟(白)茶来了。

向翠屏(白)你将茶放在案上。你去安眠了罢。

(丫鬟下。)
向翠屏(白)看丫鬟已去,四下无人,待吾悬梁自尽了罢。

(西皮摇板)老爹爹做事太奇情,

不该将奴配贼人。

悲切切跪在了尘埃地,

(哭)老爹爹呀!

(西皮摇板)倒不如一死命归阴。

(向翠屏悬梁死。)
张嘉祥(内白)走吓。

(张嘉祥上。)
张嘉祥(西皮摇板)只吃得醉醺醺站立不定,

去到那洞房中陪伴千金。

(白)嗳呀不好了,小姐自尽了。

众位大人快来!

(四营官同上。)
四营官(同白)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张嘉祥(白)大事不好了,小姐不知为了何事,她自尽了。

四营官(同白)快请老帅罢。

有请老帅!

(向荣上。)
向荣(白)有什么事吗?

四营官(同白)小姐不知何故自尽了。

向荣(白)嗳吓女儿吓!

来,快把尸首抬至后面承殓起来。

(四营官抬向翠屏同下。)
向荣(白)这是从哪里说起。吾本为张国梁赤心为国,又救了吾的性命,所以吾将女儿许配于他,以报恩情。今日女儿一死,到闹成了一个镜花水月一场空。也罢,我一不做,二不休,爽利就将二女儿匹配他便了,我就是这个主意。明日就给他们二人成亲。正是:

(念)不是夫妻莫勉强,准备二次拜华堂。

(向荣下。)
《铁公鸡》【三本】
【第一场】
(四大旗、八将士、铁金翅同上。)
铁金翅(引子)安排妙计在胸中,一心要害老向荣。

(白)老子,铁金翅。可恨向荣,屡立战功,累加封赠,他心中看我不起,十分可恼。必须要想一妙计将他害死,方消吾胸中之恨。不免修书一封,送到他营,叫他到我这里赴宴。等他来时,四面放起火来,将他烧死,以去后患。

来,看笔墨伺候。

(〖牌子〗。)
铁王爷(内白)铁王爷到。

铁金翅(白)有请。

(四英雄、铁王爷扮妇人同上。)
铁王爷(白)大哥。

铁金翅(白)请坐。贤弟为何打扮这女人模样做么四啥?

铁王爷(白)老子恐怕向荣看见,似与大哥有些不便。

铁金翅(白)贤弟到此必有所为。

铁王爷(白)是老子要想将向妖害死,特来与你商议商议。

铁金翅(白)我也是正为此事,在这里打算,但须要想一条计策才好啥。

铁王爷(白)据老子看来,倒有一计可以使得。

铁金翅(白)有么四计呀?

铁王爷(白)你修下书信一封,送到向营,请他到你这里赴宴,将他骗了来,四面放起火来,将他烧死,你看好是不好?

铁金翅(白)此计甚好,待吾修书。

(〖牌子〗。)
铁金翅(白)差官走上。

(铁差官上。)
铁金翅(白)这有书信一封,下到向营,不得有误。

铁差官(白)得令。

(铁差官下。)
铁金翅(白)后面备酒大家痛饮。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大旗、八营官、二跟役、向荣同上。)
向荣(西皮摇板)奉旨领兵任两江,

(西皮流水板)扫荡贼匪把名扬。

节制各镇官兵将,

且喜收服张国梁。

勇猛刚强无人挡,

吾女与他配鸾凰。

累建奇功受封赏,

可算是国家一栋梁。

将身且坐中军帐,

灭却贼子报君王。

(铁差官上。)
铁差官(白)有人么?

跟役(白)做什么的?

铁差官(白)下书的。这有书信一封,拿去罢。

(铁差官下。)
跟役(白)有信一封呈上。

向荣(白)待吾看来。

(〖牌子〗。)
向荣(白)原来是铁金翅,请我到他营里去赴宴,这件事情,我倒拿不定主意。是去好,还是不去好?

八营官(同白)此事要老帅定夺。

向荣(白)来呀,请二位师爷。

跟役(白)有请二位师爷。

(沈师爷、刘师爷同上。)
沈师爷、
刘师爷(同念)闻听大帅唤,急忙去问安。

(同白)吓,东嘎。

向荣(白)老夫子,请坐。

沈师爷、
刘师爷(同白)东嘎呼唤,不知有奢革军情事体?

向荣(白)今有铁金翅下书前来,请吾到他营中赴宴。还是去好,是不去好?

沈师爷(白)据吾看来,革个事体,弗妥当。那铁金翅,是长毛出身格,鬼计多端,他请赴宴,虽然是好意,恐怕他设有埋伏。倘若是东嘎到罗里,中了计,逃走弗脱,可是危险得很,似乎弗要去格。

刘师爷(白)想那铁金翅,请东嘎赴宴,乃是好意,若弗前去,反被他们耻笑哉。据吾看来,似乎是要去格。

向荣(白)如此说来,我是定要去的。

刘师爷(白)是革,定要去格。

沈师爷(白)弗妥,弗妥,倘若中了他们的诡计,罗时罗俚逃得脱,只恐连性命,都弗能保格。

刘师爷(白)大约他也弗敢下此毒手,你老兄到弗要多心哉。

向荣(白)这个事,倒叫我犹疑不决,是去好,是不去好?

张嘉祥(内白)马来。

(张嘉祥上。)
张嘉祥(西皮摇板)加鞭催马往前进,

来在辕门下能行。

(张嘉祥下马。)
张嘉祥(白)请老帅安。

向荣(白)请坐,请坐,我正说着你,你倒来啦,来得甚好。现在有一件事,我正靡有主意呐。

张嘉祥(白)不知老帅,有什么事?

向荣(白)铁金翅来了一封信,请我前去到他营里赴宴。沈师爷不叫我去,刘师爷又劝着我叫我去。你看这件事,还是去好,是不去好?

张嘉祥(白)要去也可以去得。

向荣(白)倘若那铁金翅,他不怀好意,要有意外,那应当怎么办呐?

张嘉祥(白)若要防备那厮,必须有人保护老帅,方可去得。

向荣(白)自然是吓。若是你保我去,自然我就不怕他啦。

张嘉祥(白)但是我张嘉祥,同他们相处日久,他们哪一个不认得我啥。

向荣(白)如此说来,可就是不能去啦。

张嘉祥(白)也罢,待吾扮成马夫模样,随同老帅前去就是。

向荣(白)如此你就去改扮起来。

张嘉祥(白)遵命。

(张嘉祥下。)
向荣(白)我到他营赴宴之后就回来。营中之事,请二位老夫子代理,一切代折代行就是啦。

沈师爷、
刘师爷(同白)吾等遵命。

向荣(白)我也去换换衣裳去。

(向荣下,众人同下。)
沈师爷(白)今朝革个事体,都是你一人,参绰东嘎去格,倘有差池,悔之晚矣。

刘师爷(白)吾说弗要紧,定规弗要紧。老帅的名望甚大,谅那些小,未必敢用什么鬼计。

沈师爷(白)倘若东嘎被他们害死,吾二人岂不把吃饭的所在,丢吊哉。

刘师爷(白)若将饭碗丢吊,吾只好扔回绍兴,卖豆腐干去哉。

(沈师爷、刘师爷同下。张嘉祥扮马夫上,洗马,备马。)
张嘉祥(白)请老帅上马。

(向荣上,张嘉祥带马,向荣上马,跑圆场,趟马,拉下。)
【第三场】
(四大旗、八大将、铁金翅同上。)
铁金翅(唱)设计去把向荣请,

要害老儿命残生。

火攻之计安排定,

料他插翅也难腾。

(探子上。)
探子(白)向荣到。

铁金翅(白)摆队相迎。

(〖牌子〗。众人同下。四大旗、八营官、张嘉祥牵马引向荣同上。铁金翅、四大旗、八大将同迎上,铁金翅扯向荣手同下,张嘉祥、铁王爷同比架式,同下。众人同下,同上。铁金翅、向荣同坐。)
铁金翅(白)老大人驾到,吾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向荣(白)岂敢,相邀有何见论?

铁金翅(白)备得酒宴,要与大帅痛饮。

向荣(白)到此就要叨扰。

铁金翅(白)将宴摆下。

(〖吹打〗。送酒。)
铁金翅(白)请。

(〖牌子〗。探子上。)
探子(白)马队营中失火。

铁金翅(白)叫人去救去。

向荣(白)营中失火,但不知离此有多远?

铁金翅(白)不要紧,有十里之遥。

向荣(白)十里。

铁金翅(白)十里。请酒。

(〖牌子〗。探子上。)
探子(白)步队营中失火。

铁金翅(白)叫人快快去救。

向荣(白)步队营离此有多远?

铁金翅(白)不过五里。

向荣(白)五里。

(内擂鼓,同喊。张嘉祥两边看。)
张嘉祥(白)请老帅,可以回营了。

向荣(白)带马。

铁金翅(白)且慢。

(铁金翅拉向荣。)
铁金翅(白)你今日来得,你就去不得!

张嘉祥(白)呔,胆大铁金翅,你擅欺大臣,该当何罪!

铁金翅(白)你是何人,敢出此狂言?

张嘉祥(白)你老子张嘉祥,你都不认得了!

(张嘉祥扶向荣急下。)
铁金翅(白)追呀!

(众人同追下。)
【第四场】
(向荣上,放火彩,烧。向荣晕倒,起,急跑下。张嘉祥上,铁王爷持刀追上,张嘉祥夺刀起打,单刀对众人。张嘉祥败,跑下。众人同追下。向荣上,放火彩,烧。向荣倒,起,倒,跪,急下。张嘉祥上,众人同追上。张嘉祥单刀破长枪,四将士对张嘉祥,众人同败下。铁王爷持双刺刀上,对张张嘉祥,张嘉祥败,跑下。众人同下。向荣上,左右放火烧,向荣跌僵尸,张嘉祥上,救向荣。)
张嘉祥(白)老帅醒来!

向荣(二黄摇板)恨贼子暗地里设下陷阱,

张嘉祥(二黄摇板)害得我翁婿们好不伤情。

向荣(二黄摇板)到如今只怕是难逃性命,

张嘉祥(二黄摇板)但愿得大兵到及早回营。

向荣(二黄摇板)眼见得,

张嘉祥(二黄摇板)火光起,

向荣(二黄摇板)贼兵齐拥,

(众人同喊,同上。向荣下,张嘉祥起打,张嘉祥下,众人同追下。)
【第五场】
(四大旗、八营官、陈国瑞同上,四大旗、八营官同下,跟役上。)
跟役(白)陈大人。

陈国瑞(白)老帅呐?

跟役(白)大帅去赴宴去啦。

陈国瑞(白)上哪儿赴宴去啦?

跟役(白)铁金翅请了去了。

陈国瑞(白)营中之事,交给谁啦?

跟役(白)交给二位师爷掌管。

陈国瑞(白)快请二位师爷。

跟役(白)有请二位师老爷。

(沈师爷、刘师爷同上。)
沈师爷、
刘师爷(同白)原来是陈大人。

陈国瑞(白)怎么老帅去到铁金翅那里赴宴去啦吗?

沈师爷、
刘师爷(同白)正是。

陈国瑞(白)但不知何人保护老帅同去的?

沈师爷、
刘师爷(同白)就是张嘉祥同去的。

陈国瑞(白)想那铁金翅,是长毛头子儿,张嘉祥也是长毛出身,长毛遇见长毛,倘若有什么意外之事,只恐老帅性命难保。

刘师爷(白)吾说弗叫老帅去,沈师爷一定要叫老帅去格。

陈国瑞(白)事到如今,也不必瞒怨,老帅的令箭可在?

刘师爷(白)在革。

陈国瑞(白)快快拿来,待我急速带兵,迎上前去便了。

(陈国瑞接令。)
陈国瑞(白)众营官走上。

(四大旗、八差官同上。)
陈国瑞(白)带马迎接老帅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张嘉祥上,长毛追上,打。张嘉祥败下。陈国瑞追上,对阵,群场起打。长毛败下,陈国瑞追下。张嘉祥拉马扶向荣同上马,急下。长毛追上,陈国瑞打众人同下。陈国瑞耍刀花,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