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中国脸谱文化面具背后的故事与象征 茶渐凉复言中国贵妃

京剧《黛玉伤春》剧本唱词

角色

林黛玉:旦
贾宝玉:小生

剧情

贾宝玉偷看《会真记》遭林黛玉责斥后,大病月余未出“怡红院”。一日往视林黛玉。时春光暗移,花期渐逾,林黛玉感时伤春,乃抚琴题诗,借发幽情。

京剧《黛玉伤春》剧本唱词

【第一场】
(贾宝玉上。)
贾宝玉(引子)九十春光,半消磨,病榻愁肠。 

(念)碧桃花下探春回,烧尽心香志不灰。恼煞画梁双燕子,放春归去有余哀。

(白)我、贾宝玉。自从那日与林妹妹,偷看《会真记》,她笑我是个银样镴枪头。我一怒之下,大病一月有余,未出“怡红院”大门一步。想她独坐潇湘,定是一样的愁损人也!

(西皮原板)病回春去感纷如,

室近潇湘人迹疏。

竟月未将织手握,

何时重见黛眉舒?

(白)我今病体痊愈,不免去到“潇湘馆”寻她便了!

(西皮原板)步出怡红日已哺,

移将花影过庭除。

遥闻鹦鹉声声唤,

不见潇湘心辘辘。

(贾宝玉下。)
【第二场】
(林黛玉上。)
林黛玉(引子)春去魂消,葬花归,梦冷珠帘。

(念)东风似剪拂帘钩,只剪韶光不剪愁。欲诉无言惟有泪,可怜鹦鹉在前头。

(白)我、林黛玉。生不逢辰,命途多舛。自从双亲见背,寄居舅氏家中,镇日与宝玉哥哥晤言一室,十分相得。那日沁芳桥前,桃花树下,我二人偷看《会真记》,宝玉言道,他是一个“多愁多病的身”,我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是我一时羞愤,假意要去告诉舅父、舅母。走到“梨香院”前,恰值那伶官等在内演习戏文,偶尔听得几句道:“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又道是:“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情词悱恻,感慨良深,一直记在心头,不曾忘记。这几日宝玉哥哥他又病了,我这满腔心事,更向谁言?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二黄慢板)西厢记牡丹亭潇湘写照,

似有意若无意怎不魂消!

侬本当狠心肠将他弃掉,

怎奈这困人天燕姤莺撩。

(白)咳,独坐无聊,空思何益!不免收拾香案,将琴示意,以解闲愁。

(林黛玉起身拂尘,焚香,理琴坐。)
林黛玉(一封书)抛书午梦余,

悄焚香,春怨虑。

不见那惜玉怜香花下侣,

选胜寻芳帘外履,

教我惜春无计。

春光暗移,

惜花良苦,花期渐逾,

镇日弹琴独坐,

短叹长吁。

(紫鹃上。)
紫鹃(白)姑娘琴音缭乱,必然又有什么心事。待我来将她打断。

姑娘,明日乃是饯花之期,姑娘你该休养休养才是呀!

(林黛玉惊。)
林黛玉(白)怎么,就要送春了么!

紫鹃(白)正是。

林黛玉(白)春去了,它还来是不来?

紫鹃(白)春去无言,我哪儿知道哪!

林黛玉(白)春光既去,花事阑珊。你与我收拾花锄、花囊,明日好去葬花,了此一春光景。

紫鹃(白)是。

(紫鹃下。)
林黛玉(白)咳,似水流年,今果如此,杜丽娘有词伤春,我岂得无词寄兴,待我来题诗一首!

(林黛玉研磨,蘸笔,沉思。)
林黛玉(西皮原板)侬今制就送春词,

望春归兮是何时!

伤心从此长相别,

未死春蚕忍断丝!

(林黛玉起身。)
林黛玉(白)咳,身体困乏,不免稍睡一时。

(贾宝玉上。)
贾宝玉(白)风竹萧萧,悄无人语。想是林妹妹春困未醒,待我偷看片时,免得扰她清梦。

(林黛玉翻身卧被坐床。)
林黛玉(白)每日价情思睡昏昏。

(贾宝玉掀帘笑。)
贾宝玉(白)为什么情思睡昏昏?

(林黛玉惊羞,举被掩面倒身伪睡,贾宝玉坐床,推林黛玉。)
贾宝玉(白)妹妹,你为何不理我呀?

(紫鹃上。)
紫鹃(白)鹦鹉传呼,想是宝二爷来啦,待我进去看来。

啊二爷,姑娘现在酣睡,你有话,等她起来再说吧。

(林黛玉翻身坐起。)
林黛玉(白)哪个睡觉?

紫鹃(白)我当是姑娘睡着了哪。

(林黛玉理发。)
林黛玉(白)我正要睡觉,你来此作甚?

贾宝玉(白)给你个榧子吃,我都听见了啊!

紫鹃(白)二爷听见什么,可是我们姑娘叫我不是?

(贾宝玉摇首。)
贾宝玉(白)不是,不是。快把你们的好茶倒与我喝。

紫鹃(白)我们这儿哪有什么好茶?您要好的,等袭人来吧!

林黛玉(白)休要理他,快去与我舀水。

紫鹃(白)他是客人,自然是先倒茶来,再给姑娘舀水呀。

(林黛玉怒视。)
林黛玉(白)讨厌!

(紫鹃回顾。)
紫鹃(白)这可怎么好!

(紫鹃下。贾宝玉背供。)
贾宝玉(白)好丫头,我若得与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叫你叠被铺床。

(林黛玉推贾宝玉。)
林黛玉(白)宝二哥,你说些什么?

(贾宝玉拉林黛玉手笑。)
贾宝玉(白)我无有说什么呀。

(林黛玉以手掩面哭。)
林黛玉(白)如今是新兴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账书,也拿我取笑,我倒做了替爷们解闷的了。我去告诉舅父、舅母,评评此理。

(贾宝玉惊阻林黛玉。)
贾宝玉(白)好妹妹,不要如此,我再说这样话,教我嘴上长个疔疮,烂了舌头,一辈子不能说话。

(紫鹃捧茶上。)
紫鹃(白)咳,这是何苦?无缘无故地,又来跟姑娘生气。袭人刚来找你,叫你快去换衣裳,老爷叫你去哪。

贾宝玉(白)你莫骗我,你不怕我去了,你家姑娘更要生气么?

紫鹃(白)您快着点儿出去,茗烟在外头等着您哪。

(紫鹃推贾宝玉,贾宝玉向内。)
贾宝玉(白)我要走了。紫鹃,你好好伺候姑娘,我去去就来,好与你家姑娘陪礼,免得她又要生气。

咳,这是哪里说起!

(贾宝玉下。)
林黛玉(白)适才真是老爷叫二爷么?

紫鹃(白)正是。姑娘不要跟二爷生气,待我就去与姑娘舀水。

林黛玉(白)淘气的丫头,方才若不是你多嘴,哪里来的闲气,还不与我拿斗篷来。

紫鹃(白)这般时候,姑娘要斗篷何用?

林黛玉(白)老爷呼唤二爷,不知为了何事,我要去探听探听。

紫鹃(白)二爷刚说去去就来,外面风大,姑娘你不用去啦!

林黛玉(白)休要多言,快快与我取来!

(紫鹃取斗篷为林黛玉披上。)
林黛玉(西皮导板)明明的我与他心心相印,

紫鹃(白)姑娘回来还要抚琴吗?

林黛玉(白)正是。

紫鹃(白)待我拿到院中,月光下等候姑娘。

(紫鹃下。)
林黛玉(西皮原板)苦衷情无处诉留证无人。

离潇湘过蘅芜落红成阵,

待明朝收拾起瘗玉埋春。

(白)正是:

(念)情种情根天造就,情天难补恨难平。

(林黛玉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