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晋剧算粮的舞台艺术与现实意义

过门,就是演员在演唱之前,由乐队演奏的引子和在演唱之中的间奏,俗称“垫头”。什么板式的唱腔就要有什么样的过门,有经验的观众一听过门就知道演员要唱什么板式,什么调门,什么节奏,甚至能分出演唱者是老生,还是老旦,是青衣,还是花脸。还能听出是梅派,还是张派,是《宇宙锋》的反调,还是《祭塔》的反调。可见过门不仅起到定调,定腔的作用,还能起到渲染情感,烘托气氛与衬托表演的作用。例如《智取威虎山》中“打虎上山”的导板过门,就以鲜明的音乐形象表现出杨子荣跃马驰骋林海雪原的意境。唱腔中的小过门,小垫头,实际上起到我们说话中逗号、句号和感叹号、问号的作用,使演员在唱腔中加强语言的功效和给予调整气息的气口。过门,有大过门,小过门,整过门,半个过门和花过门,大的慢板过门约十小节,简化的二六板过门则只有一小节(原为十二板)。优秀的琴师能够在过门和唱腔交接之处拉出很好的过度,俗称“肩膀”,使演员很自然地启唱。有的能够通过过门给演员的表演增色生光,例如谭元寿先生演唱《打金砖》时,在过门中出场,这时,琴师燕守平就使用连续的花过门,以表现皇帝出场时隆重和威严的气氛,使舞台气氛骤然一变,如果在这里仍采用平常的慢板过门,就不会收到如此热烈的剧场效果。在拉《遇皇后》老旦上场的慢板过门时,燕守平就采用相当于原板的尺寸加快和加花的双过门形式使这段慢板显得紧凑、挺拔、铿锵有力而没有冗长之感。但是,在演员演唱中不顾唱腔本身所表现的情感在过门中加花的做法是不足取的。

我们常听京剧演员说某某唱正工调或六字调,也有说工半调,六半调的,由于过去以正工调为京剧舞台的标准调门,所以又有正工老生和正工青衣的说法。原来我国古代音乐中乐器的定调以笛或箫为准。通用的笛分为七调。即上字调,相当于今之降B调;尺字调,相当于今之C调;小工调,相当于今之D调;凡字调,俗称趴字调(可能是4字调的谐音),相当于今之降E调;六字调,相当于今之F调;正工调,又称五字调,相当于今之G调;乙字调,相当于今之A调。

所谓上、尺、工(小工)、凡、六、五(正)、乙,这七个调门或称音调是以我国传统戏曲记录曲调的文字谱,即工尺谱中的七个音符来命名的。按现行简谱来对照,相当于阿拉伯数字为音符的1、2、3、4、5、6、7七个音符。因曲笛中各音调的定调都是以小工调为基础,要看各调中的“工”音(即3)相当于小工调中的什么音,就定为什么调名。例如正工调中的“工”音相当于小工调中的五音,所以称五字调,又称正工调;凡字调的“工”音相当于小工调的“凡”音,所以称为凡字调,又称趴字调;乙字调的“工”音相当于小工调的“乙”,所以称为乙字调,以此类推,遂形成上、尺、工、凡、六、五、乙这七个音调。由于现在通用简谱或五线谱,尤其是大演样板戏的时候,京剧与西洋乐队联袂演出,六字调,小工调的叫法就更不时兴了,所以现在都以CDEFGAB这七个英文字母取而代之了。

京剧的角色是根据男女老少、俊丑正邪分成生、旦、净、丑四大行当,以演历史故事为主。它的富有装饰性和夸张性的人物造型-脸谱,是显示人物性格、辨认善恶忠奸的象征与其辉煌艳丽的头饰服装,都成为京剧独特的风格。传统剧目约有一千三百多个,常演的有四百多个。

旦分为:青衣–指中年妇女,一般指贵族家庭的夫人、小姐。武旦–指能打斗的女性。花旦–指青年小姑娘,社会底层的女性,如丫鬟。

末也属老生类,但在年龄上应更老,思维糊涂,生活在底层的老人。由于化妆时在鼻梁上抹以小块白粉而俗称小花脸,又同净角的大花脸、二花脸并列而俗称三花脸。

京剧的后台分为大衣箱、二衣箱、三衣箱、盔头箱、旗包箱、梳头桌等各司其职。盔头箱,即负责演员头上所戴的冠、帽、盔、巾和髯口、耳毛、鬓发等。

冠,为帝王所戴的平天冠,九龙冠,后妃所戴的凤冠,皇子或少年中显赫人物所戴的紫金冠;帽,有软硬之分,也有贫贱之别。有帝王所戴的皇帽,也有穷苦人所戴的毡帽。有官僚所戴的纱帽(亦有忠纱、奸纱、圆纱、相纱之分),也有鞑帽、侯帽、僧帽、皂隶帽、罗帽。罗帽为家院(佣人)和武戏中的武士所戴,又有软罗帽和带绒球的硬罗帽之分,太监所戴的称太监帽,李逵和武丑中朱光祖等所戴的称蛐蛐帽。

盔,有元帅所戴的帅盔,及赵云所戴的夫子盔,马超所戴的倒缨盔,项羽所戴的霸王盔,高宠所戴的扎巾盔,典韦所戴的虎头盔,孙悟空所戴的钻天盔,扈三娘所戴的蝴蝶盔,中军专用的中军盔,山大王所戴的草王盔等。

巾,多为便帽,如陈伯愚所戴的员外巾,赵高所戴的相巾,梁山伯和祝英台所戴的文生巾,诸葛亮所戴的道巾和陈宫所戴的高方巾,以及许仙专用的许仙巾,林冲所戴的将巾,唯有关羽所戴的夫子巾,黄忠、窦尔敦、史文恭所打的扎巾可在官场中使用。

除以上四种外,还有观音菩萨所戴的观音兜,诸葛亮(借风)所戴的九龙箍,鲁智深所戴的月牙箍,岳云所戴的叫垛子头,乔玄所戴的相貂,杨继业所戴的金大蹬,铫期所戴的金貂,杨洪所戴的沙锅浅,丑婆所戴的彩旦箍,虞姬所戴的渔婆罩等,也属冠帽盔巾四类,只是叫法不同而已。此外,在冠帽盔巾之中还可以随人物和剧情的需要加配一些配件,如异族人可加雉翎狐尾,有的可加飘带,绸条,面牌,茨菰叶,铲头等。

京剧舞台上的中央,通常在演出中桌椅不同程式的摆法,有着不同的意义。它们代表不同的地点和环境。比如:舞台上的一张桌子可以代表饭桌、床、陵寝、又可以代表楼、山。舞台上的一把椅子可以表示内室、书房、围墙、门、井。而桌子和椅子搭配起来可以表示是城楼、船只。

这些桌椅不同的组合,意义更有区别。比如: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搭配起来,不同的摆法就有着不同的解释。比如:正中央摆了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有一把椅子,称为大座,根据桌上不同的摆设,可以代表书房、公堂、也可以表示人在睡眠。如果椅子放在桌子前面,称为小座,表示人物闲来无事,或者等候消息。

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的时候,桌子摆在中间,两边各一把椅子,摆成八字型,这说明宾主交谈、二人对饮、或者夫妻相坐。

三张桌子和三把椅子组合起来,摆成品字型,根据桌子上的不同摆设,可以代表会审的公堂或者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宴会等等。

除了这些摆法,还有二桌二椅、二桌四椅、三桌五椅、三桌六椅、三桌七椅等等代表着不同意义的摆法。

西皮是京剧的主要声腔之一。西皮的曲调活泼、欢快,唱腔刚劲有力、节奏紧凑,非常适合表现欢乐跳跃、坚定、愤懑的情绪。

西皮的板式有:原版、快板、慢板、流水、导板、散板、滚板、摇板、二六、回龙、快三眼、娃娃调、反西皮等等。

二簧是京剧的主要声腔之一,是一种抒情的腔调,比较稳重、平和、深沉。在节奏上比较平稳,唱腔舒缓流畅。适合于表现忧伤的、悲愤的和正在沉思的情绪,具有悲剧的情调,所以,悲剧题材采用二簧腔的比较多。

二簧的板式有原版、慢板、散板、摇板、滚板、碰板、顶板、快三眼、反二簧等等,另外,还有唢呐二簧。

为武场伴奏的打击乐器基本上有四件:首先是板鼓(包括檀板和单皮鼓)。板鼓是很重要的乐器,是京剧乐队的指挥,由它来掌握节奏的快、慢。另外,还配备三组乐器:首先是以力度强、音响丰满的大锣为主,加上声音哑、音色低闷的铙钹和音色清淡的小锣为辅,表现热烈的场面。第二组只用以铙钹为主小锣为辅,用来表现压抑、悲凉的剧情。第三组是只用一件小锣,为了表现安详的气氛。

除了这四件主要的打击乐器外,武场乐队还包括堂鼓(大、小堂鼓)。表现水战的水钹、大铙。表现机智、轻巧小礤锅,还有齐钹、木鱼、梆子、碰钟、小汤锣、大筛等等。

京剧乐队是为京剧伴奏的乐队,是京剧艺术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部门,如果京剧演出没有乐队伴奏的话,舞台上的演员就无法张口、武功演员也无法开打,俗称:“没戏”了。

京剧乐队由管弦乐器和打击乐器来组成的,总的称为“场面”,以管弦乐队为主的称为“文场”、以打击乐器为主的称为“武场”。

“鬼门道”也叫“古门道”、“鼓门道”、“鬼门”。实际是宋(公元960–公元1279)、元(公元1279–公元1368)时期舞台通向后台的门。所谓“鬼门”、“古门”都是说演员们所扮演的角色多是古代的人,都早已作古了,因而称这道门是鬼门道。

“起霸”源于明代(公元1368―公元1644)《千斤记》中有起霸一折,专门用来塑造霸王威武勇猛的形象,故称“起霸”。

“起霸”在京剧表演中,集中了基本功中的很多动作和技巧,演员们把它们有机的组合成了一套连续的舞蹈而且赋予这些动作以鲜明而生动的内容。这些程式动作用来表现古代将士在出征以前豪气十足的整理盔甲,准备上阵撕杀前的威武气概,以烘托和渲染舞台上的紧张气氛。 “起霸”可分为很多种:男霸、女霸、正霸、反霸、整霸、半霸、倒霸、大霸、小霸、单人起霸、双人起霸、蝴蝶霸、通用霸、专用霸等等。

主要角色上场时、下场前,或者是一段舞蹈动作完毕后的一个短促停顿。集中而突出地显示出人物的精神状态,采用一种雕塑的姿势,这就称其为“亮相”。

文场乐队的乐器包括四组:首先是必不可少的三大件:京胡、京二胡、月琴。还有小三弦。第二组是以笛子为主的管乐器包括笙。第三组是一对唢呐,既能吹曲牌,又能为唱伴奏。第四组是海笛、云锣等等。(唢呐还有兼学战马嘶鸣、鸡叫等音响效果)。

他们往往是四个人一组,或者两组(以求显示人多)摆出不同的队形,代表不同的阵式,手里举着旗、摇旗呐喊,所以“龙套”还有一个名称叫“打旗”的,由于“龙套”代表着众多的人物,总是跟着主帅跑来跑去,上来下去,烘托气氛,因此生动地称其为“跑龙套”。

“行头”是京剧服装的统称。也就是戏装。从历史上沿用至今。“行头”里面包含了很多东西:蟒、靠、帔、褶、盔帽、靴鞋以及所有这些衣服的附件在内,统称“行头”。

“行头”是戏曲里塑造人物和辅助表演的最重要的手段。它是以古代日常生活的服装为基础,经过历代的艺术家们在实践中逐渐地根据剧情的需要逐步改进而形成的。

相传在清朝(公元1644―1911)初年,八旗凭着朝廷颁发的“龙票”,到全国各地演唱子弟书,这仅仅是作为宣传,演唱不收任何报酬。后人就把这种戏称为“票戏”,而具体组织者则称为“票房”。这种没有报酬的业余演出的演员们被称为“票友”。

“下海”是指京剧的业余爱好者,从业余转到专业,正式加入戏班参加演出,成为职业演员,这种做法叫“下海”。但是这当中有一个规矩:必须事先拜师,取得梨园公会的会籍,方能“下海”。

历史上唐朝(公元618―公元907)时期的一个皇帝――唐明皇(唐玄宗)是一个风流皇帝,他酷爱音乐、舞蹈、戏曲等艺术。他在宫里养了上千个歌伎、舞伎。皇宫的禁苑里有一个很大的园子遍植梨树百余棵,名叫“梨园”,但是这并不是单纯的果园。梨园里有宫殿、酒亭球场等豪华设施,是供皇室和达官贵人们娱乐的场所。唐明皇就将这些人都集中在“梨园”里,练习歌舞、戏曲,以备宫中开宴会时来表演助兴,也供唐明皇平日娱乐之用。他还亲自担任了“梨园”的崔公(相当于现在的校长)。

这个“梨园”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培训演员的地方。除了请专门的人士来教习,还请当时有名的文人雅士为他们编撰节目,象唐朝著名的诗人李白、贺知章等人都为梨园编写过节目。这里成了历史上有名的集歌、舞、戏于一体的练习场所。因此,在“梨园”这个地方培训过表演行当的都叫“梨园行”。在这里学习过的都叫“梨园”。

京剧界追根溯源就到了“梨园”这个地方,于是,就用了“梨园”的名称,世代相传,称戏曲界叫“梨园界”,这一行业叫“梨园行”。戏曲演员们为“梨园”,而有几代人从事这个事业的家庭为“梨园世家”。

过去戏曲界大都是世代相传,子承父业。这样世世代代的传了下来。因为老祖宗曾是“梨园行”的艺人,因此,这个家族就被称其为“梨园世家” 。

比如京剧界最负盛名的梅兰芳先生的家庭――梅家。第一代梅巧玲是唱旦角的,第二代梅竹芬也是唱旦角,梅兰芳的伯父梅雨田为琴师,到了第三代梅兰芳更是旦角里的名角,梅兰芳的儿子梅葆玖、女儿梅葆钥,前者唱旦角、后者唱老生。 再举一例:梨园界有名的谭家。第一代谭志道是老旦,第二代谭鑫培唱老生,第三代谭小培唱老生,谭富英也是唱老生,而第五代谭元寿则是文武老生,第六代谭孝增又是唱老生的。

地址:玉泉区大东街加油站西50米路南玉泉区校外教育中心(青城公园南门向西第一个十字路口西2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