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名角表演艺术中的角色塑造与表演技巧 京剧资讯为何这一传统艺术形式依然风靡全球

大伙儿都说了不少,且由老夫来谈一谈京戏后台的规矩吧,该文章是老夫读本科时的游戏之言,距今已有十年,聊以纪念当年在学校京剧社的青春岁月。

临场推诿,革除。临时告假,同上;或缓留;如有特别事故,不在此例。在班思班,永不叙用。在班结党,责罚不贷。临时误场,责罚。背班逃走,追回,从重惩罚,不留。夜不归宿,责罚。夜晚串铺,重责,罚跪。偷窃物件,重罚,不留。设局赌钱,责罚。口角斗殴,责罚。以强压弱,责罚。克扣,责罚,不叙用。无事串班,责罚。歇哑巴工,如辞班,责罚。扮戏耍笑,责罚。扮戏懈怠,责罚。当场开搅,责罚。错报家门,责罚。台上翻唱,责罚。当场阴人,责罚。混乱冒场,责罚。登台懈场,责罚。台上笑场,责罚。

后台不得犯野蛮。撞闯祖师龛、銮驾、供器桌;斗殴拉账桌、摔牙笏、砸戏圭、捅人名牌、抢箱板等情,一律罚办不贷。

后台座位管理各有次序,不得乱扰。管事人做账桌。催场人、上下场,坐后场门旗包箱。生行坐二衣箱(1)。贴行(即旦行)坐大衣箱(2)。净行坐盔头箱(3)。末行坐靴包箱(4)。武行上下手坐把子箱。丑行座位不分。此外,后台还有两桌子:彩匣子(5)、梳头桌(6)、后场桌(7)。

后台不得坐箱口。大衣箱上不准睡觉。箱案(8)不得坐人(笔者按:由此可见大衣箱最重要)。不得两脚磕箱。上玉带不得白虎(9)。后台不准幌旗。加官、财神、喜神、各脸不得仰面,戴脸不准照镜说话。戴王帽遇草王盔,不得同箱并坐。扮关公、角色须要净身。后台不得做闲事。净行不得掭彩条。生行忌落髯口。贴行忌掭头、吊跷、落裤。贴行扮戏,不得赤背。扮相不得丢头忘尾。扮戏不得吃烟。后台不得张伞。后台不准弈棋。后台不准合掌。后台不准搬膝。前台不准言“更”(音如“经”)。后台不准言“梦”(音如“兆”)。青龙刀、白虎鞭、火髯、魁星脸、神鬼脸,一切大样刀具如大枪、斧、戟、镏金镋、盘龙棍、大小槊、降魔杵、大纛旗、灵官鞭、鬼头刀、雷公锤、钻、彩匣、朱笔等件,不得乱动,如犯重责。

生末行扮加官。净丑行扮财神。净丑行扮魁星。武行扮雷公。上下手穿形(10)。九龙口(即打鼓佬——鼓师)言公。生净行言公。领班人调查。丑行调查。武行头掌刑。管伙食人掌刑。丑行开笔勾脸。生净行上香开戏。

如:各行当歇坐于戏箱时,各按行当分坐,各有位置;旦角绑跷,头必向里;各行角色一进后台必先到祖师龛前恭敬行礼,再向四周拱揖,敬拜前辈等。

以上诸禁例,具有相当浓重的传统色彩和迷信成分,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戏班的客观要求。比如,财神、加官面具、开门刀、青龙刀的持放均有规定,也是为防止磨损、毁坏,以及演员上场时便于拿取。禁止掀帘儿外窥,是为了净化舞台和保证上场的艺人不受干扰,不至于分散观众的注意力。禁止在后台、禁止顿足骂人等,是针对戏界的“时弊”而订,要求艺人一进后台,必须精神集中,也避免滋生事端影响上场演剧。禁坐九龙口,因为鼓师入座指挥上演,他人擅坐,再妄动击鼓,后台必乱,自当防止。跨坐戏箱、抱膝而坐都对管箱人的工作有碍。各行角色坐在戏箱上休息,各有一定位置,是为管事人组织演出,便于及时指派角色,不必四处寻觅。要求旦角绑跷,面须向里,是为了将跷绑正绑牢,以免台上因绑跷不牢而出危险。旦角上装后,不得赤身露体的规矩,是为免同人开玩笑,保证后台秩序的良好。禁止撑伞,是避免伞妨碍别人行动或误毁别人的剧装。丑角不开面,他角不得抹彩,按旧例丑行为众行之首,丑角用色只黑、白、红三色,脸谱简而精,丑角先勾脸,不必因笔染杂色而先涮笔,并且也是为了给繁笔重彩的净角让出席位。未上彩前不试戴口面,是为了管箱人的管理方便,如试好口面,再去扮装,口面必放置一边,或错被人拿去,或被损坏,都会出事故。至于一进台先拜祖师,后拜前辈的礼仪,是艺人们一种尊师敬业的思想教育形式。一进后台,即缅怀前贤,增强后台的严肃气氛,然后各就岗位,郑重对待自己的工作,遵守纪律,一丝不苟地演唱,以保证演出质量。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戏班规矩也必因时而给予修订。比如清光绪以后,戏班中的名角挑班制取代了原来集体制的演出,包银制变为戏份制等等的实行,旧规章制度也随之修改,如不许妇女进后台的规矩,随着坤班的兴起也就自然地被取消了。

2.喜神、牙笏、蟒袍、官衣、裙子、斗篷、女裤、裙子、帔、开氅、云肩坎肩、汗巾、腰带、绢子、扇子、朝珠,归大衣箱;

3.盔、巾、冠帽、翎尾、鬅头、发须、髯口,增容网子、水纱、牛角钻、懒梳妆等,归盔头箱。玉带、羽扇等盔头由大衣箱监管;

9.左为青龙、右为白虎,上玉带时,必须从左往右插,从右往左插行线.上手穿龙形、鹤形、猫形、驴形、一切大行。下手穿虎形、狗形、狐形、鼠形,一切小形。

王泰合睡觉的时候,梦见炕头站着一个皮肤泛绿的小人,身高不足成年人的一半,浑身湿漉漉的,就像刚淋了一场雨。

绿色小人的头上没有一根毛发,看不清面目,低着头一言不发。它左手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铁钉,右手提着一把锤子,对准王泰合的右膝盖一下一下地敲。

王泰合以为自己遇到了梦魇,尽管意识清晰,身体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只能躺在那里忍受一波又一波如潮水般袭来的痛楚……

毕竟是人到中年,王泰合以为自己的右膝盖长了骨刺,专门开拖拉机去县医院拍了片子,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

从县城回来之后,王泰合一连几天还在做同一个梦,那个光头的绿色小人每晚都会出现,对着王泰合的右膝敲钉子,一直把他折磨到天光大亮才算罢休。

王泰合住的是爷爷留下的老宅子,前两年王泰合的老婆因病去世,两口子无儿无女,就剩下王泰合一个人独守空房。

本来这几天表姐就看着王泰合不对劲,脑门上一团黑气,走路一瘸一拐,等到听王泰合把做梦的事一五一十地说完,表姐这才算明白过来。

自从在医院查不出病因,王泰合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对劲,眼下经过表姐这么一说,便止不住地唉声叹气。

表姐夫说:「大仙确实是找不到,不过还有别的驱邪的法子。去年村长小舅子发癔症,找了好几个大夫都没看好,后来他们家花钱请了一个戏班子,在院里唱了一天大马金刀的戏,没过几天病就好了。」

唱戏驱邪这一档子事,王泰合也听说过,三个人一合计,既然眼下想不出别的法子,也就只能这么办了。

请的时候当然不能说是为了给家里驱邪,否则哪个人敢接,表姐夫就对剧团班主说是家里老人过寿,村里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就寻思找人来唱一天戏,一家人乐呵乐呵。

班主问都要唱什么戏,无奈表姐夫对京剧一窍不通,搜肠刮肚想了半天,只好说:「岳飞、包公、关二爷的戏,有多少唱多少。」

王泰合以为人家是想摆个香案什么的,正要让表姐夫帮忙准备,戏班的人赶紧给他拦下来,说开台可没有这么简单的。

所谓戏班开野台子,其实就是要在正式开唱的前一天晚上,把隔天要唱戏的地方清空,除了留下两个演员之外,一个闲人都不能在场。

清场之后,一个演员要扮成关二爷的样子,站在戏台子上来个亮相,然后另一个演员化成丑角,从上场门跳上台子,再从下场门跑下去,让「关二爷」在后面追。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定要把整个唱戏的地方都跑遍了,最后再回到戏台上,由「关二爷」一刀把丑角给劈了。

当晚,王泰合一家招待京剧团的人吃过了饭,自己和表姐表姐夫去邻居家对付一宿,锣鼓乐手们在院门外等着,老宅子里只剩下花脸和老生。

这次下乡唱戏来的人少,原本那个唱丑角的没来,为了完成开台仪式,只能让唱老生的人临时顶替一下,扮演小鬼。

京剧开台,其实就是为荒郊野地的死鬼怨灵单独唱的一出戏,只有「它们」听够了戏,第二天活人们来听戏的时候才不会捣乱。

不仅如此,开台的主角可是忠义无双、亘古一人的关云长关二爷,活人死人都爱看,而且台上关二爷把小鬼劈成了两半,对孤魂野鬼们也能起到震慑作用。

说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是为了唱戏的演员着想。即便扮成了关二爷,演员们也是肉体凡胎,如果真要是窜出来个什么东西,站在戏台下面叫好,演员可千万得稳住了心神,要是受不住惊吓调头就跑,开台失败了事小,演员的命可不一定能保得住。

眼瞧着天上明月高悬,花脸和老生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各自画好了妆,老生先在后台稍等片刻,花脸则提着关刀,脚踩皂靴,上了戏台。

时值深秋,正赶上夜里起风,在耳边刮得呼呼作响。花脸心想这样倒好,台下真要是有什么怪动静,估计也都被风声给压住了。

没有观众叫好,唱戏也就没那么讲究。花脸在台上左右晃了几步,就算走好了过场,右手拄着关刀,列好架势,盯着上场门,等老生上台。

虽然心中着急,可是花脸根本看到后台,为了区分前台后台,他们早些时候在木台子后面挂了一块黄布,演员候场的时候就站在黄布后面。

多大岁数的人了,还给自己找了一身绿色的行头……花脸暗骂对方不懂行,把关刀在手里挽了一个枪花,冲对方大步走过去。

不对啊,你得从下场门走……花脸差点喊出了声,那个唱老生的好歹了也干了十多年了,估计是今晚喝酒喝太多了,连这最基本的规矩都忘了。

平房一共多大、有几间屋子,花脸在白天就已经摸清楚了,免得半夜三更撞到什么地方。花脸一边盘算着还有几间屋没走过,一边在后面追。

花脸没当回事,总不可能是老生眨眼间变矮了吧?估计就是自己眼花了,于是也没想着把眼睛全睁开,看不看老生倒无所谓,要是看到点别的东西可够受的。

京剧演员穿的皂靴本来距离地面就有一定高度,没几年童子功根本别想自如走动。花脸的功底其实不算差,可就在马上跑到后台的时候,脚底一滑,整个人平拍在了地上,手里的关刀也甩出去了好几米。

这下也不由得他不睁眼,花脸蜷起身子,捂住膝盖,疼得嘴里直抽冷气。用眼角四下打量一番,发现就在自己摔倒的地面上,有一小滩未干的水迹。

谁这么缺德,在这洒水?花脸在心里骂了两句,好在摔打对于戏班的人来说是家常便饭,花脸腰腹一扭,耍了一个鹞子翻身,重新在地面上站定,小跑几步捡起关刀,正要接着完成开台仪式,结果一看到后台,当时就挪不动步了。

老生坐在后台的地面上,仰面朝天,双颊翻红,胸膛一起一伏,酣睡正香。再低头去看老生的身上,穿的是丑角常用的一袭黑衣。

西皮与二黄是京剧的主要腔调,所以有时西皮二黄成为京剧的代名词,他们的节奏旋律不同,因此风格也不同。

西皮:起源于秦腔,明末清初秦腔经湖北襄阳传到武昌、汉口一带,同当地民间曲调结合演变而成了西皮旋律起伏变化较大,节奏紧凑,曲调高昂、激越,较为流畅活泼、明快,适于表现喜悦、欢快的情绪,或抒发缠绵、细腻的情感,也可以表现慷慨激昂的情绪。《打渔杀家》中萧恩怒打登门逼税的丁府大教师时,唱的就是西皮唱腔“听一言不由我七窍冒火”。

二黄:由吹腔,高拔子演变而成,旋律平稳,节奏舒缓,曲调深沉,凝重、稳健、浑厚,适于表现庄严肃穆的情景或抒发沉郁忧伤哀怨悲愤的情感。《借东风》中诸葛亮设坛祭风,环境气氛庄严肃穆,诸葛亮稳操胜券,所以唱成套的二黄唱腔。

当然也有例外,有些戏里用西皮表现忧郁悲伤的情感,《四郎探母》“坐宫”一场,杨延辉唱的【西皮慢板】即是。有时用二黄表现激昂奔放的情感,《大保国》中老臣徐延昭听说奸臣李良要篡位,怒气冲冲出场时唱“徐延昭出朝房气冲牛斗”,这几句唱的就是二黄。

西皮二黄属于板腔体结构。板腔体是我国戏曲唱腔的一个主要类型,板腔体的“板”指的是戏曲音乐的节拍,戏曲乐队以鼓板按节拍,凡强拍均击板,次强拍和弱拍则以鼓签敲鼓,所以强拍称为板,次强拍和弱拍成为眼,合称板眼。由于节拍形式不同,便形成了不同的板式,板式的名称常以板数及速度、节奏特点来命名,有慢板、快三眼、原板、二六、流水板、快板、摇板、散板、导板、滚板等。板腔体就是由这些不同的板式组成的,这些板式按其节拍可分为四种形式:慢板、快三眼是一板三眼(四拍)。原板、二六是一板一眼(两拍)。流水板、快板是有板无眼(一拍)。摇板、散板、导板、滚板是无板无眼,节拍自由。

西皮二黄唱词节奏位置不同,胡琴伴奏定弦与过门也不同。西皮是眼起板落,即起音在眼上,落腔在板上,二黄是板起板落,即起音、落腔多在板上。“西皮”唱腔的京胡定弦为“6~3”(la~mi)弦,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la”音,外弦为不带高、低音点的“mi”音;“二黄”唱腔的京胡定弦为“5~2”(gol~re)弦,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gol”音,外弦为不带高、低音点的“re”音。

【原板】节奏为中等速度,旋律比较简洁,原板是各种板式的基础,其他板式均由原板发展变化而来,西皮原板用途较广,常用于叙事抒情,写景。《失街亭》中马谡请令镇守街亭,行前诸葛亮叮嘱马谡时唱的“两国交锋龙虎斗”即是西皮原板。

【慢板】又称【慢三眼】,由原板伸长、放慢、加花而成,其特点是字少腔多,西皮慢板节奏舒缓,唱腔华丽,曲调优美,长于抒情,《穆桂英挂帅》“接印”一场,穆桂英出场唱的“小儿女探军情尚无音信”就是西皮慢板。

【快三眼】比慢板稍快。《打侄上坟》中,陈伯愚感慨自己老来无子唱的“张公道三十五六子有靠”就是西皮快三眼。

【西皮二六】比原板速度稍快,节奏紧凑,板式灵活,使用度较高,常用于说理写景,抒发快慰、得意的感情,也可以表现急切匆忙的情绪。《空城计》诸葛亮唱的“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就是西皮二六。

【西皮流水】速度比二六更快,流水字密腔简、节奏紧凑,常用于叙事,展现故事情节,适于表现紧迫的情景或轻快慷慨激昂的情绪,《女起解》中苏三唱的“苏三离了洪洞县”就是西皮流水。

【西皮快板】速度比流水更快,西皮快板所表现的情绪比流水更为急迫,常用于矛盾异常激烈,人物情绪异常激动,急于表态、辩理的场合。《四郎探母》“坐宫”、《武家坡》等多有快板。唱快板要求接得快,字头齐字尾(行话叫“咬着唱”),而且要越唱越快,间不容发,给人一种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的感觉,快板不仅要唱得快,还要字字清晰。

【摇板】特点是紧拉慢唱(胡琴过门的节奏比唱腔节奏要快),摇板表达的感情很广泛,用于一般的叙述和对话,也可表现紧张,激动,悲伤或喜悦,悠闲自在的情绪。《空城计》中诸葛亮“我用兵数十年从来谨慎”就是摇板。

【散板】特点是散拉散唱(伴奏的节奏与唱腔一致)。散板表达的情绪内容相当广泛,激动,喜悦悲伤的情绪均可表现,《打渔杀家》中萧恩受责后唱的“恼恨那吕子秋为官不正”就是散板。

【导板】只有一个上句,是原板上句的散板化,曲调高亢,节奏伸展,在大段成套唱腔之前出现,起引导和制造气氛的作用,为人物出场及成套唱腔做铺垫,可在幕后唱,也可在台前唱。西皮导板表达较激越奔放的感情,《铡美案》中包拯唱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一句就是导板。

反西皮属于西皮,多用于生离死别或哭祭亡灵等极悲痛的情景。只有散板、二六两种板式。《鱼肠剑》中伍子胥逃至吴国,落魄行乞,吹箫讨饭时唱的“子胥阀阅门楣第”是反西皮散板。《连营寨》中刘备哭祭关羽张飞时唱的“点点珠泪往下抛”是反西皮二六。

【西皮娃娃调】也属西皮,曲调高昂华丽。小生,老旦,老生都有此唱腔。《四郎探母》杨宗保巡营时唱的“叫一声众三军细听分明”即是。

【南梆子】是在西皮旦腔基础上吸收梆子[小安板]的腔调特点形成的,曲调缠绵委婉,富于抒情性,多用于表现年轻女性的欢快喜悦之情和内心活动。《霸王别姬》中虞姬月下闲步时唱的“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即是南梆子。

【原板】旋律比较简洁,抒情叙事均可。《搜孤救孤》中程婴劝说妻子舍子救孤时唱的“娘子不必太烈性”即是二黄原板。

【慢板】抒情性较强,长于表现比较复杂的情感,如感叹忧伤的情绪。《窦娥冤》“探监”中,窦娥在狱中向禁婆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时唱的“未开言思往事心中惆怅”就是二黄慢板。

【二黄快三眼】比[二黄中三眼]快一些。常作为过渡性唱腔,与其他唱腔搭配。《红灯记》中李铁梅唱的“爹爹给我无价宝”一段都是二黄快三眼。

【二黄摇板】长于表达比较激动紧张的情绪,叙事抒情均可。《大保国》徐延昭的“徐延昭出朝房气冲牛斗”即是。

【二黄散板】长于表达悲伤、痛苦、愤慨的情绪或用于无关紧要的叙述对话。《洪洋洞》中杨延昭临终前见到母亲佘太君时唱的“一阵昏来一阵醒”一段就是二黄散板。

【二黄导板】长于表达激动的情绪,二黄导板常接[碰板回龙],再接唱原板,已成固定模式,习称“导、碰、原”,《借东风》中诸葛亮的唱腔即是一例。【二黄回龙】是一种迂回婉转的长腔,因势若游龙,故名。[回龙腔]前半部分常为垛字句,开头为碰板起唱,所以合称[碰板回龙]。[碰板回龙]之后,亦可唱慢板或散板。二黄导板之后还可接唱原板、慢板或散板。

反二黄也属于二黄。是把二黄曲调降低四度来唱。胡琴定15弦。反二黄曲调旋律起伏跌宕,适于表现悲壮,苍凉,凄楚哀怨的情绪。如《碰碑》大段反二黄唱腔就是杨继业被困两狼山,兵尽粮绝,身处困境时所唱。反二黄也有原板、慢板、快三眼、摇板、散板、导板、回龙等板式。

【唢呐二黄】也是二黄腔调,只是用唢呐伴奏,调门较高,曲调浑厚古朴,气势磅礴。《罗成叫关》中罗成唱的“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一段便是。

【四平调】是与二黄相近的腔调,又称【平板二黄】,其过门与二黄原板相同,胡琴定弦与二黄同,但其唱腔结构与二黄不同,曲调流畅平滑,节奏舒展、跳跃,兼有西皮、二黄两种风格。四平调虽然只有原板、慢板两种板式,但因其曲调节奏都十分灵活自由,任何复杂和不规则的唱词都可以由它来唱,故可表现多种情感。《游龙戏凤》的四平调轻松闲适,活泼明快;《贵妃醉酒》的四平调委婉缠绵,华丽多姿;《清风亭》的四平调则苍凉凄楚。

【反四平】将四平调改变定弦为15弦,唱腔下移四度。即是反四平。《太真外传》“听宫娥在殿上一声启请”和“脱罢了罗子衣温泉来进”两段都是反四平。

虽然,西皮二黄两种腔调来源不同,但在京剧里却显得十分和谐。在一出戏里根据故事情节和人物思想感情的变化,有时唱西皮,有时唱二黄。《捉放曹》“行路”一场唱西皮,“宿店”唱二黄;《宇宙锋》“修本”一场,前半场唱西皮,后半场唱反二黄;《智取威虎山》“打虎上山”杨子荣唱的“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的唱段,前6句是二黄,从“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开始转西皮。

说当年袁世凯要当皇帝,孙中山不肯,搞二次讨伐袁世凯,结果不幸被袁世凯打败,孙中山等人逃走了。黎元洪被袁抓住。袁当然是很高兴了,称帝没有阻碍了,就要庆贺庆贺,于是在他生日那天,排了一出很神奇的京剧,叫《新安天会》。

这出剧神奇在哪里呢?神奇在剧情。京剧本来有一出老戏叫《安天会》,演孙悟空大闹天宫被收服的事情。而这出新戏呢,演孙悟空重新下界,大闹人间,号称“天运大圣仙府逸人”,嵌的就是“孙逸仙”这个名字,角色在舞台上的化妆打扮也和孙中山一模一样。

而孙悟空手下,有妖将黄风将军,肥肥胖胖,暗喻黄兴;有独木将军,头戴李花,暗喻李烈钧;有刁钻古怪、古怪刁钻,暗喻李烈钧手下的林虎、方声涛二位将军。

然后上方玉帝派广德星君下凡,生在河南陈州府,兴兵打败众妖,顺天命当皇帝,暗喻袁世凯。广德星君手下有大将军冯异、桓侯张飞、通臂猿李广、忠武王曹彬,暗喻冯国璋、张勋、李纯、段芝贵。

众妖被打败之后,各现原形。孙猴一个筋斗云逃往瀛洲(日本);黄风大王原来是一只肥猪,前爪还缺了一指(这点心思都用这细节上了),长嘴往土里一拱,借土遁而去;独木将军是狼狗,乘风往南洋;刁钻古怪逃进山林,古怪刁钻逃不掉跪地求饶。

到最后的最后,全剧演员撤下去,台上突然布景一变,变成汪洋大海里一块礁石,石头上一个孤苦伶仃满脸苦相的角色在月光下对月怀乡,好不怅然:

“小生姓×名×,广东××人氏。向来学医为业,奔走海外,华侨,中国多事,潜入国门。窃得总统一名,今日身世凄凉,家乡万里,仰看一轮月色,岂不惨杀人也…………”

这剧是由当时想要复辟帝制的“筹安会”,写的《孙文》一书改编,大受袁家欢迎,要请当时最有名的京剧名家来唱。但是当年前辈的京剧名家一看这个剧本…………嗯??!这叫什么玩意儿!!!不肯演。当时京剧最出名的三位,一位谭鑫培被九门提督江朝宗绑了过去,结果他一路上疯狂大笑,装疯卖傻,到了总统府死活不演;另一位孙菊仙也是舍命推辞,还把袁家送他的二百银元都给扔大街上。第三位汪桂芬当时已经去世了。

袁家没办法,最后就请了另一个差一点儿的刘鸿升,这位肯演还很卖力气,最后袁世凯一高兴把一件龙袍都赏给刘了。

当时被抓的黎元洪也着一起看这个戏,上将军段芝贵故意问他,你看今天的戏怎么样?黎元洪说,戏我不懂!段说,那这台上的人你认识吗?黎说,我耳聋眼瞎,看不见!

到后来袁家倒台,恢复,辛亥元老刘成禹和黎元洪谈及此事,黎元洪大笑说,我当年装聋装瞎,袁世凯如今要唱对月怀乡都办不到了!我现在好比是瞎子复明,比袁世凯闭眼长眠,可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