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剧本的历史起源哪些因素导致了京剧的诞生 什么是京剧的四大家他们的代表作又是什么呢

合肥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的人们对南北文化是兼收并蓄的,反映在戏曲上就是徽剧、京剧、庐剧、越剧、黄梅戏在这里都有观众。全国或地方性的名角在这里粉墨登场,俊朗的扮相和优美的唱腔响彻在庐州大地上。

老合肥都知道庐州城里的“四大名旦”,即王熙春、谢黛林、刘美君、曹畹秋,他们都为合肥的京剧发展做出过杰出贡献。而一批批有才华的名角也纷纷来肥搭班加盟。早期有著名程派青衣新艳秋、坤角马派老生解宗葵,红生张韵楼,老生迟世恭,武生缪春华、盖天鹏等。

解放初期成立的国营合肥市京剧团,徐鸿培先生为首任团长,剧团拥有王熙春、薛浩伟、路大东、董成和万惠明等表演艺术家,创作的剧目《初出茅庐》、《画皮》、《齐姜遣夫》三剧,参加安徽省第一届戏剧观摩演出,就荣获演出奖、导演奖、演员奖、音乐奖、舞美奖等20多个奖项。其中,团长徐鸿培先生11岁拜师学艺,16岁登台一鸣惊人。23岁时,已经成名的他暂别舞台,拜与周信芳同台多年的范叔年为师,是著名的麒派传人。

有一件事可以说明徐鸿培先生的影响力:1984年,周信芳诞辰90周年的时候,为了继承和发展麒派艺术,上海举办了第一期麒派艺术进修班,选招了来自11个省市的22名卓有成就的中青年京剧老生演员集中培训,当时年已七旬、仍任安徽省京剧团团长的徐鸿培先生被邀请出任主教。上海的老戏迷们有许多还记得他在上海卡德戏院挂头牌演出的盛况,麒派戏《萧何月下追韩信》、《徐策跑城》等剧久演不衰。当时上海的报纸评价说他注重在唱、念、做中刻画人物的性格,其做功在夸张中又有细致,唱腔韵味浓郁。

合肥的许多京剧名角中,徐鸿培的名气很大,个头中等,方脸,面皮微黑,经常香烟不离手;而长相魁伟的薛浩伟嗓子洪亮、潇洒;王熙春当年穿戴打扮讲究,嗓音更是缱绻婉转、余音缭绕;身材瘦切切的杨旭东,扮演《杨家将》中的佘太君,嗓音洪亮得掷地有声!

许多人都是通过《天仙配》、《女驸马》里的牛郎和刘丞相认识王少舫先生的,其实,王少舫先生是京剧演员出身。

“新生平剧社”成立时,选举王少舫为社长,他唱做俱佳,舞台经验丰富,在当时已经有一定名气。1950年,王少舫才正式改唱黄梅戏,参加了丁永泉父子和潘泽海父女所在的民众剧团。熟悉王少舫唱腔的人都知道,他的黄梅戏里吸收了京剧的唱法,行腔吐字均有独到之处,韵味无穷,为后人争相摹唱。比如黄梅戏从前是没有花脸唱腔的,在《陈州怨》里,他为包拯设计出一套花脸唱腔,算是填补了黄梅戏的一项空白。

庐剧是从一个只在乡村野寨搭草台班演出的地方小戏,逐步成为能够进入省城合肥及周边城市的地方大戏。这其中,丁玉兰功不可没。

丁玉兰是合肥东乡人,即今天的肥东县。她幼年丧父,随母亲在养父丁友和的丁家班演戏谋生,主工青衣、花旦。由于当时庐剧还是小戏,社会地位很低,在辗转的演出路程中,丁玉兰也饱尝了人间的冷暖。

丁玉兰8岁开始登台,13岁就可以唱庐剧代表剧目,并很快成为一方名角,经常有人点名要丁玉兰唱场子。在艺术上锐意进取的丁玉兰,随后又正式拜庐剧名角郭士龙为师,使艺术品位更臻完美。

1949年,丁玉兰参加了合肥市平民剧社。后来历任皖北地方戏实验剧场、安徽省庐剧团演员,合肥市庐剧团演员、副团长、名誉团长。合肥观众耳熟能详的剧目有《休丁香》、《秦雪梅观画》、《玉簪记》、《双丝带》等。

作为名角,她用她那玲珑的表演风格和甜美的地方韵味将庐剧一次一次推向全国。从地方味十足的《借罗衣》到文词高雅的《玉簪记》,无论是村姑还是大家闺秀,无论是青衣还是花旦角色,她都表演得出神入化,活灵活现。

这种百变的表演天才征服了淳朴的村民,也征服了苛刻的雅士。就像黄梅戏的严凤英、豫剧的常香玉一样,丁玉兰也可以说是观众心中的一个艺术符号。

不论是作为庐州府衙的驻地,还是后来成为安徽省会,合肥这座水陆码头,来自四面八方的优伶名角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倒是饱了老少爷们的眼福和耳福。

老合肥丁之才至今还记得那段余音绕梁的唱腔:“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那是1958年,刚建成不久的江淮大戏院里,楼上楼下座无虚席。伴随着柔美的皮黄过门,雍容华贵光彩照人的杨贵妃上舞台亮相了,梅兰芳先生的一曲《贵妃醉酒》,倾倒了现场无数观众,大家起身报以长时间的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