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韵千曲一幅抽象的戏曲长卷 绘传中国风探索脸谱艺术的古韵与现代魅力

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有关文化的跨国传播研究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戏曲艺术历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展现国家风貌不可或缺的精神窗口。京剧是传统戏曲大家族中的一员,它将“唱”“念”“舞”“演”巧妙地融为一体,堪称一种完美的表演形式,成为中国传统戏曲中最为突出的一种类型,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的典范。此外,京剧还承载了我国众多的民族文化元素,它不但凝聚着中华民族独特的艺术形式和审美方式,而且还蕴含着国人深层次的人生哲学、伦理道德和价值观念,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和文化血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资源。因此,向其他国家译介京剧,不仅意味着介绍了中国戏曲艺术的精华,而且还意味着将中国的民族文化传播到海外。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随着中国文化“走出去”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京剧积极推介到国外是中国对外发展的需要,也是增强中国国际话语权的需要,更是彰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与此同时,京剧的域外传播也是加强不同国家之间人文交流与文明互鉴的有效手段,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中国文化形象亲和力的重要环节,对提高我国的软实力有着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然而,向海外译介京剧这种极具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尤其是对其进行翻译,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任务。要实现京剧文化的有效传播,既保持艺术形式上的原汁原味,又兼顾不同国家民众的欣赏需求,必须经过仔细研究,在中文准确贴切地阐释京剧艺术的历史沿革、文化背景、剧情梗概以及表演、舞美、音乐等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的语言特点,将其诠释为易于外国友人理解和体验的内容。这不单是简单的文字转换,更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需要译者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扎实的双语功底。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人民大学国剧研究中心和北京外国语大学艺术研究院携手合作,经过多年精心策划,邀请了国内外数十位著名戏剧理论工作者、表演艺术家和语言翻译家共同研讨京剧经典剧目翻译、海外演出和文化传播等问题,启动了“中国京剧百部经典英译系列”丛书的编写工作(以下简称为“英译系列”)。2013年,“英译系列”被列为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这是京剧的首个英译工程,也是我们第一次将整部京剧完整地翻译成英语。“英译系列”丛书计划出版十辑,每辑收录十个剧目,每个剧目独立成册。除此之外,未来丛书还将增加舞台演出示范录像,实现文字、图片与声音、影像两相参照,丛书还将为中文演唱增加英语字幕,使传播效果更加充分、流畅。

截至2019年,“英译系列”已经完成了前三辑的出版发行工作。在这三辑的源本选材方面,译者选取的大都是诸如《霸王别姬》《空城计》《四郎探母》《武家坡》《打龙袍》《定军山》以及《赵氏孤儿》等以“传统老戏”为主的经典剧目。这些剧目具有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包含了大量的典故,涉及了中国的、哲学、历史、民俗、艺术和文学等多方面内容。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以往有关京剧的外文译本有所不同,“英译系列”在译介模式方面利用了“多模态”的呈现方式。以《空城计》为例,其译作内容包括:剧情梗概、剧本文学、主演简介、主要艺术特点赏析、音乐伴奏、主要人物造型以及道具、《空城计》的曲谱与曲词、京剧艺术概述、京剧的简史、京剧的艺术特点、京剧的行当与流派、京剧的音乐和声腔、京剧的音韵和念白、京剧的服装、京剧的面部化妆、京剧的道具和舞台以及京剧的表演。不难看出,该系列不单是传统的唱词、念白的简单翻译,它还涵盖了导读、剧本、曲谱、装扮等京剧文化知识,并佐之以大量的剧照和图片。可以说,“英译系列”是全面展现京剧艺术之美,并集文学剧本、背景知识与舞台表演于一身的多模态“百科全书”。

至于“英译系列”采用的翻译原则及方法,译者在宏观上遵循了我国资深翻译家,同时也是本套丛书的英译总顾问许渊冲先生提出的翻译原则。具体而言,许先生作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重要推动者,曾翻译过《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多部戏剧作品。在几十年的翻译生涯中,他把自己的翻译心得概括为:“美化之艺术,创优似竞赛”。在这里,“美”指的是“音美、意美和形美”;“化”即钱钟书先生所谓的“化境”,又有“等化、潜化、深化”之分;“之”是指“知之、乐之、好之”,其语出自《论语》——“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竞赛”则是把翻译看作“两种语言之间的竞赛,而文学翻译更是两种文化之间的竞赛”,原文和译文可以进行竞赛,译文在审美上不一定会输给原文。

在许先生翻译原则的指导下,丛书译者在翻译时灵活运用了多种方法来实现译文之美。比如说,在对剧名进行翻译时,译者就采取了直译与意译并举的方法。具体来讲,丛书延用了一些前人已采取直译方法处理过的剧名(如《断桥》),以保持传播内容的一致性;而对于首次出版的剧目,则大多采取了更加易于被西方读者接受的意译方法。例如,将《女起解》译为“SuSanEscortedUnderGuard”,《打渔杀家》译为“TheFisherman’sRe⁃venge”,如此等等。再比如,在翻译京剧中的特定称谓时,译者通常会根据上下文语境以及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来调整,因此很多时候会有“一词多译”的现象。举例来说,京剧唱词和念白中,“丈夫”“夫君”“我夫”“郎君”等都是对情人、丈夫的称谓,但英语中只有“husband”一词与之对应。为了准确地表达剧情,翻译团队翻遍了数种英语词典,反复斟酌,并和参与编写的外国专家进行核对,最终根据不同剧目的剧情和人物关系,确定了“husband”“lover”和“sweetheart”等多种不同的表达方式。此外,针对源文本中出现的专有名词或人名地名,译者分别使用了音译法、释义法以及注释法等,其中以注释法为重。例如,将演出道具“红小帐”译为“smallredcurtain,symbolizingacommandpostoranaudiencehall”;将“包头联”译为“baotoulian,akindofheadorna⁃mentwithastringofpearls”。这样的处理方式一方面比较忠实地传达出京剧特有的文化质素,另一方面也照顾到西方读者的理解和接受,可谓一举两得。

综上,正如“英译系列”丛书主编孙萍教授指出的那样:“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她的各个方面,每个‘零部件’都是久远的文化和艺术层累、叠加、融合、结晶而成,不管从哪个单独的角度深入精研,都足以编写成皇皇巨著。专论京剧剧本、表演、音乐、服饰、舞台美术的著作不可胜数,令人深感戏曲艺术之精华‘尽在不言中’。”若单论剧本、唱词等,则无异管中窥豹,远远不能展示这座艺术殿堂的美轮美奂。面对这样深邃的艺术,非面面俱到不足以状其貌,非阐幽发微不足以道其妙,在“专而精”与“博而全”之间寻找平衡,是京剧对外传播必须努力贴近的目标。“英译系列”恰好达到了这种平衡,它不仅向西方国家展示了京剧艺术的独特魅力,而且还让西方读者了解到京剧背后所蕴含的中华文化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