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宋代, 陈世美中了状元, 又当了驸马。原妻秦香莲带领子女入京寻夫,陈世美不认,反使家将韩琪追杀灭口。秦香莲哭告实情,韩琪自刎于三官堂。秦香莲到包拯处控告,包拯设计召来陈世美,与秦香莲对质。陈世美自以为国戚,强词狡辩,包拯欲铡之。太后、皇姑前来劝阻,包拯不顾,铡死陈世美。

(白)只因新科状元陈世美,人品出众,文才超群,圣上见喜,奏明太后,太后要将公主许配于他,招为东床驸马。是咱家命人去请,少时定要到来,待咱家在此等待。

老太监(白)只因状元公金榜题名,扬名天下,如今太后要将你招为东床驸马。你一步登天,这造化可不小哇。

张三阳(数板)张三阳我开客店,屋子干净可价钱又贱,苍蝇没有,臭虫甭谈,虱子、老鼠一辈子看不见。不信问问看,汴梁城中店房之中数着咱,数着咱。

(白)小老儿张三阳的便是,在这汴梁城中,开了个招商客店。天不早了,外边张罗着,招呼着客人了。

秦香莲(白)我们乃是湖广荆州人,千里迢迢来到京都,又寻不着官人的下落,也无亲无靠,望求你老人家行个方便。

张三阳(白)别提了,就在前三年,我这店里住着个赶考的举子,是湖广荆州人,叫陈世美。他还中了状元,做了官哪。

张三阳(白)你瞧,我这嘴怎么这么快啊!我跟你说了吧,自从你丈夫陈世美中了状元之后,老太后十分喜爱,招为东床驸马了。

这么办,待会儿领你们娘儿仨到驸马府,他们要是不让你进去,你就跟他们说,你跟驸马是乡亲,他就叫你进去。见了你丈夫有什么话不是就好说了吗。

门官(白)这一妇人,我家驸马言道:他公务繁忙,不能接见,赏你纹银百两,命你速回原郡,另谋生路去吧。

秦香莲(白)这个……门官哪,可怜我受了千辛万苦乞讨来京,盼望夫妻和睦团聚,谁想他招为驸马,不肯相认。望求门官想个主意,让我们见他一见。

门官(白)哎呀这……有了,你将罗裙撕下半幅与我,你就往里闯,我在后面嚷,就是驸马怪罪下来,小官也有抵赖之词。

门官(白)小人怎敢违抗驸马之命,只是她执意要闯,小人我就挡,她在前面闯,我在后面嚷,撕下罗裙半幅,驸马请看!

秦香莲(白)难道你不见我身穿孝服么?二老公爹他们每日思念于你,悲痛成病,不想他二老竟下世去了。

秦香莲(白)儿啊,早也盼望你家爹爹,晚也盼望你家爹爹,如今千辛万苦将他找到,谁料他身做不肯相认,你二人还不向前哀告。

冬妹(同白)爹爹,自你走后,我爷爷奶奶想您都想死了,我妈带着我们哥儿俩好不容易找到您,您就把我们认下了吧?

秦香莲(白)那里是记不得了?分明是你得新忘旧,背弃前言。你临行之时,对我言道:我陈世美若是得不中便罢;若是得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夫妻恩爱,地久天长。可是你讲的?

王延龄(白)知道就好,明日就是你丈夫寿诞之期,老父还要亲自过府祝贺,我有意明日设法将你带进府去,你用乡音曲调编些歌词,打动于他。倘若将你认下,岂不是好?

王延龄(白)哦,有了。驸马,适才老夫路过长街,见一个村妇在那里歌唱,倒也动听,倒不如唤她前来唱上一段,助助酒兴,你看如何?

王延龄(白)嗳,慢来,慢来,驸马今日生辰,他们的事务甚多,焉能抽出身来?倒不如派老夫这个小厮去唤,你看如何?

陈世美(白)噢,不是啊。相国,今日乃本宫寿辰,你看这村妇破衣烂衫,而且身穿孝服,这成何体统!

王延龄(白)想你我有朝为官,府中有家眷,吃的是珍肴美味,穿的是绫罗绸缎,可惜这个村妇不曾嫁给一个好丈夫,故而她抛头露面,到处卖唱度日。驸马你不怜悯与她,反笑她衣裳褴褛。哎呀呀,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吗?

王延龄(白)哦,怎么,湖广荆州曲调?哎呀呀!唱起驸马爷的家乡之音来了,哦,想湖广荆州乃是文章礼义之乡,曲调么,想必也是好的。好好好,老夫倒要一饱耳福。

王延龄(白)不是呀,你我唤来村妇歌唱,为的是助助酒兴,府马你叫她廊下去唱,分明是嫌弃于她,厌烦于我,故而告辞。

王延龄(白)她唱的是“夫在东来妻在西,劳燕分飞两别离,一个东一个西,儿女不是儿女,夫妻不是夫妻”。

王延龄(白)呀呸!世间之上,同姓同名的甚多,她丈夫叫陈世美,与你家驸马什么相干?哼!狐假虎威,狗仗人势。驸马你说对不对呀?

王延龄(白)实在的可怜。啊,秦香莲,你那丈夫假装吃醉,想是有回心之意。待老夫暂退,你前去哀告与他去吧?

王延龄(白)哦,怎么,你与她素不相识?哦,哦,我明白了。你怕夫妻相认之后,圣上降罪与你,这也无妨。倘若圣上怪罪,老夫我拚着我这顶前程不要,替你担待担待!

王延龄(白)哼哼,岂有啊,岂有!老夫好心好意,劝你与妻相认,怎么说老夫设此圈套,真正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