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悲欢离合的情节发展在京剧中卖油翁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展开呢 京剧剧本的匠心之作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承

河北盗魁窦二敦,善使虎头双钩,自仗武力,横行齐鲁间。先是窦尔敦与飞镖黄三泰,在李家店地方,因角技被挫,从此江湖间窦尔敦之威名大损,遂恼羞成怒,暗与黄三泰结不解仇,继往关外占踞连环套山寨,日夜图报复,后知梁千岁有钦赐千里驹一乘,遂故遣部下往盗之,且留书署明飞镖黄三泰,盖意欲藉此陷害黄三泰。初不知黄三泰已谢世也。时黄三泰子黄天霸,已得记名总兵之职,幸彭公知其为仇家诬陷,曲予成全,限期令黄天霸访拿,天霸探得为窦尔敦所盗,乃与朱光祖亲入虎口,侦缉证据,先生下山遇寇,既入连环套,投刺进谒,谈次,亦借献知宝马为言,以相餂取,窦尔敦果坠其计,尽将盗马始末根由和盘托出,黄天霸至此,复故作不信状,窦尔敦乃令部下牵马出,以证其实。黄天霸既探得御马之真凭据,及计陷其父黄三泰之真口供,乃始直告己名。窦尔敦闻语,赫然暴怒,立欲加害,黄天霸挺身受刀,容貌间绝无一毫惧怯,且知窦尔敦以好汉自命,必不出此不武手段,以真害己,故复侃侃争辩,卒至约期比武,终盗得御马而归。

前见杨小楼演此,从进见彭公做起,做至下山,其精细慷慨应变传神处,洵是得未曾有,非徒以白口工架声调等见长已也,从前潘月樵亦颇称拿手,然叫嚣跳荡,纯乎一团粗暴之气,以视杨氏,曾不可同日语矣。按曲本,仅为探山一段,盖此剧本以探山为菁华也,故近时演唱此剧者,大都皆不演全本,而仅演此一场。

窦尔敦(白)哦,想当年某家霸占河间府的时节,那些保镖达官,在窦某手中,逃脱性命不少,今日闻听窦某在此为了寨主,上山拜望,也是他们保镖的规矩。

黄天霸(白)寨主、众位英雄听禀。愚下保镖,路过马良关,观见一骑好马,此马生来头上有角,肋下生鳞,左右红光两朵,名为日月骕骦。金鞍玉缛,黄罗丝缰,赤金坠鐙,对对成双,登山越岭,如走平地,漫江过海,四蹄如飞,日行千里见日,夜走八百不明,你我绿林,若有能人,将此马盗来,可算得骑虎夺脆,鳌里夺尊,天下第一条英雄好汉!

黄天霸(白)且慢,此马的主人,日间有三百名家丁,夜晚有五百校手,不分昼夜,轮流看守此马,寨主此去,岂能得盗。

窦尔敦(白)今有太尉梁千岁,奉旨口外兴围,圣上恩赐御马,名为日月追风千里驹。俺窦某施展本领,将御马盗回。何况那大户人家,日间有三百名家丁,夜晚有五百校手,哪放在窦某心上!

黄天霸(白)既是梁千岁奉旨口外兴围,必然是兵多将勇,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寨主慢说盗马,连马面也是不能得见。

黄天霸(白)哦,呵呀,果然是金鞍玉辔,黄罗丝缰,赤金坠镫,对对成双。见马如见主,愿太尉梁千岁千千岁!

黄天霸(白)那梁千岁,失落御马,必差各府州县画影图形,找寻御马的下落,寨主不能出外乘骑,岂不是大大的废物了!

黄天霸(白)吓,寨主,有道是人死不记仇。何不学个宽宏大量。将御马献出,救了他全家的性命,就是那三泰爷死在九泉,也感你的大恩大德。

窦尔敦(白)哇,呀呀!天霸,你好大的胆吓。天霸,我与你父结下山海冤仇,这“报仇”二字,应在尔的头上。

黄天霸(白)窦寨主,你与我父怎样结下冤仇?你若说得情通理顺,还则罢了;你若说得情推理亏,窦寨主,你算不得英雄好汉。

窦尔敦(白)天霸听了。想当初你父命计全,与俺指镖借银,在黄土冈,被某家将他羞辱一场。他在你父跟前。搬动是非,我二人在李家店比武争论。他不胜某虎头双钩,他就暗发了甩头一子。也是某一时大意,未曾提防,被他扳倒尘埃,众家英雄,纷纷言讲。道俺姓窦的,正在青春,不胜那五旬以外的老儿。那时某家弃脱了河间,求在这连环套。话也讲完,谅尔难逃公道。

黄天霸(白)着着。想我父当初指镖借银,亦非是为己,只为搭救忠良,想你我为绿林者,敬的是忠臣孝子义仆节妇,恨的是赃官污吏恶棍土豪。你就该拔刀相助,你反助强为恶,窦寨主,你就算不得英雄好汉。

黄天霸(白)住了!俺天霸今日上得山来,寸铁未带,你们依仗连环套的人多,是你们来来来,将俺天霸碎尸万段,若是皱一皱眉头,算不得黄门后代!

网站资源来源于迅雷或百度网盘,本站不存储任何资源,如资源侵犯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将立即予以删除。站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