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剧之美你的惊艳 京剧的历史是怎样的

京剧《红灯记》故事《红灯记》改编自电影《自有后来人》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39年。在东北敌占区某城市中住着一家祖孙三代人。老奶奶是女工出身,儿子叫李玉和是铁路工人,孙女叫李铁梅。一家人生活得非常和睦,谁也不知他们家的来历,连铁梅也不知道,只有奶奶和父亲知道他们的家史。14年,大连的铁路工人闹,李师傅有两个徒弟,师兄叫张大喜,是工会主席,师弟就是李玉和。一天夜里,张大喜在家里和工人们开会,敌人突然闯进来,在搏斗中,李师傅、张大喜和其妻被敌人打死。李玉和带着师母和张大喜的女儿铁梅从大连逃出来。从此这不同姓的三代人就成了一家人。党员李玉和接到党的指示,地下交通员将送来一份密电码,必须尽快转移到游击队去。但是交通员在途中发生了意外,跳车时被敌人打伤。李玉和背着交通员猛跑,王巡长在后面作掩护。到了家里,交通员把密电码交给李玉和就死去了。日本宪兵队长鸠山也同时接到指示,立即全城戒严搜捕。李玉和几次想把密电码转移出去,但都没有成功,于是只好带着铁梅把密电码埋在铁路的路基里。鸠山搜不到密电码,却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就是王巡长左臂的枪伤,显然不是被人打的,而是自己开枪打的。意志薄弱的王巡长,经不起考验,叛变了,全部如实招供。鸠山假借与李玉和是老相识,请李玉和前去赴宴,叫李玉和把密电码交出来。岂知李玉和是一个硬骨头,软硬不怕,宁死不屈。阴险狡猾的鸠山,自以为是“中国通”,大讲起人情,提着礼物来到李家,企图利用之情,从奶奶的手中骗出密电码。但是富有斗争经验的李奶奶早就识破鸠山的骗局。第二天,鸠山又为李玉和的一家三代安排了一次会面,暗中窥听密电码的下落,也毫无结果。鸠山用尽心机,不得其果,立刻把李玉和一家三代拉到刑场上,转而逼问铁梅。但是铁梅在这场尖锐的斗争中,特别是当她知道李家的家史之后,她成长了,已经不再是年轻幼稚的小姑娘了。奶奶和父亲的英雄行为给她树立了榜样,所以当鸠山用奶奶和父亲的死作代价,向她逼问密电码的下落时,铁梅毅然地走向刑场。这时,枪声响起,奶奶和父亲倒下,英勇牺牲。鸠山把铁梅放出来,并派叛徒王巡长与铁梅联系。铁梅虽然已经知道有叛徒,但却不知道就是坐在她面前的王巡长。当她发现王巡长左臂的伤,不禁大吃一惊,义愤填膺。但她抑制住内心的愤怒,骗走了王巡长。乘机跑出去取出密电码,向江岸跑去。游击队派来的张大爷尾随其后,将铁梅带到游击队驻地,铁梅终于完成了奶奶和父亲未完成的任务。京剧《红灯记》剧本人物表李玉和——铁路扳道工人。中国党员。铁梅——李玉和的女儿。李奶奶——李玉和的母亲。交通员——八路军松岭根据地交通员。磨刀人——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慧莲——李玉和家的邻居。田大婶——慧莲的婆婆。八路军柏山游击队队长。游击队员若干人。卖粥大嫂。卖烟女孩。劳动群众甲、乙、丙、丁、戊。鸠山——日寇宪兵队队长。王连举——伪局巡长。原为秘密党员,后叛变投敌。侯宪补——日寇宪兵队宪补。伍长——日寇宪兵队伍长。假交通员——日寇宪兵队特务。皮匠——日寇宪兵队特务。日寇宪兵、特务若干人。第一场接应交通员[抗日战争时期。初冬之夜。[北方某地隆滩火车站附近。铁道路基可见。远处山峦起伏。[幕启:北风凛冽。四个日寇宪兵巡哨过场。[李玉和手提号志灯,朝气蓬勃,从容镇定,健步走上。李玉和(唱)【西皮散板】手提红灯四下看……上级派人到隆滩。时间约好七点半,等车就在这一班。[风声。铁梅挎货篮迎风而上。李玉和哦。铁梅!(觉得孩子冷,摘下围巾给她围上)今天买卖怎么样?铁梅哼!宪兵和狗腿子,借检查故意刁难人,闹得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买东西。李玉和这一群强盗!铁梅爹,您也得多留点神哪!李玉和好。铁梅,你回去告诉奶奶,说表叔就要来了。铁梅表叔?李玉和对。铁梅爹,今儿这个表叔是个什么样儿呀?李玉和小孩子,别老问这个啊。铁梅回去问奶奶。李玉和这孩子!李玉和(望着铁梅背影,高兴地)好闺女!(唱)【西皮原板】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王连举老李,我找你半天……[李玉和机警地制止王连举讲话,观察四周。王连举老李,鬼子的岗哨,今天布置得很严密,看样子好象有什么事!李玉和我知道。老王,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有事我临时通知你。王连举好吧。[远处火车汽笛声。李玉和下。灯暗。[火车轰鸣,飞驰而过。枪声。[灯亮。交通员从坡上“抢背”下来,晕倒。[李玉和急上。李玉和(见状自语)左手戴手套……[枪声。王连举返回。王连举这是谁?李玉和自己人。我背走,你掩护!王连举好。[李玉和背交通员下。[日寇宪兵追喊声、枪声。王连举朝李玉和走的相反方向放了两枪。日寇宪兵将至,王连举为保自己,畏缩颤抖地朝胳膊打了一枪,倒地。[伍长带日寇宪兵追上。伍长跳车的有?王连举哦!(手指李玉和下场的相反方向)在那边。伍长(惊慌地)卧倒![众日寇宪兵慌忙卧倒。第二场接受任务[紧接前场。[李玉和家内外:门外是小巷。屋内正中放着桌椅,窗户上贴着一只“红蝴蝶”。右后方是里屋,挂着门帘。[幕启:北风呼啸,四壁昏暗;李奶奶捻灯,屋中转明。李奶奶(唱)【西皮散板】打渔的人经得起狂风巨浪,打猎的人哪怕虎豹豺狼。看你昏天黑地能多久!的火焰一定要大放光芒。铁梅奶奶!李奶奶铁梅!铁梅奶奶,我爹说:表叔马上就要来了。(放下货篮)李奶奶(自语,盼望地)表叔马上就要来了!铁梅奶奶,我怎么有那么多的表叔哇?李奶奶哦。咱们家的老姑奶奶多,你表叔就多呗。[李奶奶补衣服。铁梅奶奶,那今儿来的是哪个呀?李奶奶甭问。来了你就知道了。铁梅嗯。奶奶,您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李奶奶知道?你知道个啥?铁梅奶奶,您听我说!(唱)【西皮流水】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李玉和背交通员急上,推门进屋,示意铁梅关门,注意外边。关切地扶交通员坐下,递水给他喝。交通员(苏醒)请问你此地可有个扳道的李师傅?李玉和我就是。[李玉和、交通员对暗号。交通员我是卖木梳的。李玉和有桃木的吗?交通员有。要现钱。李玉和好,你等着。[李玉和示意李奶奶拿灯试探。李奶奶(举煤油灯看交通员)老乡……交通员(见暗号不对)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走啦!李玉和(高举号志灯)同志!交通员(激动地)我可找到你啦![铁梅接过号志灯,看到了它的作用,惊悟。[李奶奶示意铁梅提货篮出门巡风。交通员老李,我是松岭根据地的交通员。(从鞋底取出密电码)这是一份密电码。[李玉和郑重地接受。交通员你把它转送柏山游击队,明天下午在破烂市粥棚,有个磨刀的人和你接头。暗号照旧。李玉和暗号照旧。交通员老李,这个任务很艰巨呀!李玉和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交通员好。老李,时间紧迫,我得马上回去。李玉和同志,你的身体……?交通员刚才是摔晕了,现在我能走了。李玉和好。等一等,我给你换件衣服。[李玉和拿衣服给交通员换上。李玉和(郑重叮嘱)敌人正在到处搜查,情况很紧,路上你要多加小心! 交通员老李,你放心吧! 李玉和同志…… (唱)【二黄快三眼】 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 沿小巷过短桥僻静安全。 为同献出忠心赤胆一一, [送交通员下,铁梅进屋。 烈火中迎考验重任在肩。决不辜负党的期望我力量无限, 天下事难不倒党员! [警车声响,李玉和机智果断,示意李奶奶吹灯。 [李玉和持密电码“亮相”。 第三场粥棚脱险[次日下午。 [破烂市粥棚。 [幕启:群众丙坐着喝粥。群众甲、乙走进坐下喝粥。 [粥棚近处,坐着卖烟的女孩。群众丁买烟下。 [李玉和一手提号志灯,一手提饭盒,沉着机警地走上。 李玉和(唱)【西皮摇板】 破烂市我把亲人访, 饭盒里面把密件藏。 千万重障碍 难阻挡,定要把它送上柏山岗。 群众丙(站起)李师傅! 李玉和哦。(关心地)老张啊,你的伤好了吗? 群众丙好多了。 李玉和哦。往后可要多加小心哪! 群众丙嗳。(自语)这年头,碰上日本鬼子,坐车不给钱,还打人!这是什么世道! [群众丙下。 [李玉和走进粥棚,把号志灯挂在柱子上。 群众甲 李师傅来了,这边坐。 群众乙 李玉和(亲切地)你们坐。 卖粥大嫂李师傅您喝碗粥啊? 李玉和好。大嫂,近来你的买卖怎么样啊? 卖粥大嫂咳!凑合着吧。(盛粥递给李玉和) [群众戊上。 群众戊掌柜的,给我来碗粥。(接过粥刚要喝)掌柜的,这粥什么味?都发了霉啦! 群众甲嘿!这是配给的混合面! 卖粥大嫂没法子! 群众乙哎哟!(砂子硌牙,啐出)硌着了我啦! 群众甲这里头尽是砂子! 群众乙哼!真拿咱们不当人呐! 群众甲小声点,别找倒霉呀! 群众乙这怎么吃?没法活呀! 李玉和(感同身受)唱【西皮流水】 有多少苦同胞怨声载道, 铁蹄下苦挣扎仇恨难消, 春雷爆发等待时机到, 英勇的中国人民岂能够俯首对屠刀! 盼只盼柏山的同志早来到一一 [磨刀人上。 磨刀人(唱)【西皮摇板】 为访亲人我四下瞧。 红灯高挂迎头照, 我吆喝一声:“磨剪子来抢菜刀!” 李玉和(接唱) 磨刀人盯住红灯注意看, 又对我扬起左手要找话谈。 我假作闲聊对暗号—— [正要与磨刀人接关系,突然警车声响,日寇宪兵冲上,磨刀人为掩护李玉和,故意把磨刀凳碰倒,将敌人引向自己。 李玉和【散板】 他引狼扑身让我过难关。 [机智而镇定地边唱边把喝剩的粥倾倒在饭盒里。 李玉和大嫂,再来一碗。 [李玉和让卖粥大嫂把粥盛在饭盒里。 [日寇宪兵搜完磨刀人,斥磨刀人下。转而检查李玉和。 [李玉和趁机主动地把饭盒递给日寇宪兵检查,日寇宪兵嗅到霉味,推开搜身毕,挥手让走。 [李玉和拿起饭盒和号志灯,泰然自若,从容走至正场,微微一笑,诳过敌人;转身,昂首迈开胜利的步伐。 第四场王连举叛变[下午。 [鸠山办公室。 [幕启:鸠山正接电话。 鸠山 哦,哦!哦!……怎么,掐断了?……哦,请你放心,密电码一定会弄到手里……限期破案!是!是!(放下耳机。自语)好厉害的 党啊!司令部刚刚找到一点线索,很快地就被他们掐断了!党厉害呀! [伍长、侯宪补上。 伍长报告,各处搜查,跳车的没有。抓来一些可疑分子。 鸠山 哼!抓了一些可疑分子又有什么用处?那个跳车人是党的交通员,他身上带着一份极其重要的密电码,如果这份密电码落到柏山 游击队手里,于我们帝国是大大的不利! 鸠山王巡长?侯宪补他来了。 鸩山叫他进来。 [王连举挎着一只受伤的胳膊走进。侯宪补下。王连举队长阁下!(敬礼) 鸠山哦!勇敢的年轻人,你吃苦了!我代表司令部授给你一枚勋章。(给王连举戴上勋章) 王连举多谢队长。 鸠山(唱)【西皮原板】 只要你忠心为帝国卖力气, 飞黄腾达有时机。 有道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就看你知趣(冷笑)不知趣! 王连举队长阁下,您的话我不明白。 鸠山哼!你应该明白!我问你:那个跳车人能够距离你三公分开枪吗? 王连举队长阁下…… 鸠山年轻人,快说实话吧。谁是你的同党? 王连举(脱口而出)同党! 鸠山对!事情很清楚,那个跳车人如果没有他的同党接应、同党掩护,他能长翅膀飞走吗? 王连举队长阁下,当时我中了枪弹,跌倒在地,跳车人怎么走的,我怎么能知道啊? 鸠山你当然知道。如果你说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打自己一枪? [王连举一惊。 鸠山 (步步逼近)年轻人,快讲实活,谁是地下党?谁是同党接应人?交通员藏在哪里?密电码又落到谁的手里?统统地讲出来,我 这里勋章和奖金是大大的有啊。 王连举队长阁下,您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鸠山哼……!这么一说你应该清醒清醒啦!来! 鸠山带下去清醒清醒!伍长是。来人! [二日寇宪兵上。 伍长带下去! 王连举(怕死求活)队长阁下…… 伍长(狰狞地)嘿!(踢倒王连举〕 [二日寇宪兵摁住王连举。 王连举我……冤枉! 鸠山打! 伍长带走!带走! [王连举喊“冤枉”,被二日寇宪兵拉下。伍长随下。 鸠山哼!用重刑撬开他的嘴,定叫他招出同党人! [伍长上。 伍长报告队长,他招了! 鸠山同党人是谁? 伍长扳道夫李玉和。 鸠山(似曾见过)李玉和!?…… 第五场痛说家史[黄昏。 [李玉和家内外。 [幕启:李奶奶在屋内,盼望李玉和。 李奶奶(唱)【西皮摇板】 时已黄昏,玉和儿未回转。、 [铁梅从里屋出。警车声响。

2020年湖南省株洲市渌口区小升初语文线年湖北武汉科技大学汉语写作与百科知识考研线年山东滨州小升初数学真题及答案B卷

2022年北京市昌平区小升初数学考试线年浙江舟山中考英语线年辽宁省盘锦小升初数学线海南海口小升初英语线年上海实验学校东校小升初数学线年北京高考专升本高数二考试真题及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