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京韵千曲一幅抽象的戏曲长卷 绘传中国风探索脸谱艺术的古韵与现代魅力

以前我并不自信,尤其是文戏。最早那会儿我演了很多武戏,有时唱文戏人家就说,你这哪是文戏啊,一转身跟武旦似的,吐字也不清楚,含含糊糊的你唱什么呢。但是我特别喜欢唱,比如《贵妃醉酒》,一哼那个调,这迷人呐,我觉得特别美。后来卢文勤老师听我唱了一下,就跟我的老师张美娟说,“你把她交给我吧,我可以把她打造成很好的梅派青衣。”

史依弘借用“文武昆乱”的概念,推出《文武昆乱史依弘》系列演出,连续五天上演五出风格各异的传统戏,这一大胆尝试在京剧圈引起不小的轰动。为了不辜负观众的期待,又拿出《梅尚程荀史依弘》巡演专场,一人挑起四大名旦看家戏,再一次完成了“不可能”。史依弘的“野心”,不止于跨行当,跨流派,她把法国雨果小说《巴黎圣母院》搬上中国京剧舞台,把香港经典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改编成新京剧,一次次为京剧寻找新的生命力。

史依弘:一路质疑。有的人说传统的都没唱对,还想搞新的。其实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不可怕,我不太在意。我知道我要做什么,这是我要做的事情,不做我会后悔。